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四十三章 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四十三章 路上字體大小: A+
     

    我也不知不覺就靠着牀邊坐在地上睡着了,要不是王敬拍醒我我不知道要睡到什麼時候。這兩天太累了也沒好好休息過。

    “你啊,這麼大人了睡覺還流口水。”王敬笑着拿出紙巾要給迷迷糊糊的我擦擦臉。

    我正閉着眼睛打算享受享受甜美生活,老三打着哈欠說道:“行了行了,別跟新婚小兩口似的,這還有個大活人呢。”

    我狠狠瞪了一眼老三,老三也沒在意,慢悠悠走出去。我又閉着眼轉向王敬,她把紙巾往我臉上一甩:“自己擦吧大少爺。”

    我也沒好意思再蹬鼻子上臉,好好擦了擦,邊擦邊問:“你還記得昨天發生什麼了嗎?”

    王敬一沉吟,過了半天才開口:“我只記得你們要踹門,往後的事更像是在夢裏知道的。”

    也行吧,好歹是省下了講故事的階段。

    “你真要信那道士說的鬼話?”王敬下了牀一臉嚴肅地看着我。

    說實話他說的交易真的不錯。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讓王敬成爲真正的活人,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至於徐凌雪的事,就讓冥界的人去處理。

    見我半天不說話,王敬只好說道:“其實現在的我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我有能力幫你解圍。偶爾被附身也不錯,能保護你我就心滿意足了。”

    本來應該感動的我心裏也不是滋味。

    原本她應該過她的生活。

    氣氛壓抑到我不知道怎麼轉移話題的時候,門口居然有車按喇叭的聲音。老三跑進來就跟撿到錢似的:“九哥來了,咱們有車回去了!”

    我和王敬對視一眼,收拾利索以後我們三個出了鋪子,付九一臉痞子樣地看着我們:“你們可以啊,膽子夠大的,這昨晚上挺瘋狂的吧?”

    老三一臉悲憤趕緊說道:“別提了九哥,昨晚上不知道怎麼的,本來還想聽聽動靜,結果沾枕頭就着了。”

    我踹老三一腳:“胡咧咧什麼。我倆什麼事都沒有。”

    王敬臉上表情不怎麼好看,一拉車門:“別廢話,你倆趕緊上車。”

    見王敬生氣了,我倆也老老實實聽話上車。付九上車提鼻子一聞,“你小子身上什麼味?”

    我突然想起來殯儀館的事,一臉尷尬:“沒啥沒啥,可能是鑽爐子的時候沾了點。”

    付九心疼道:“我這車座套又得換了,本來工資就不夠花。我先送你們回宿舍,反正時間還早。二老闆跟我說要送你們去個地方,也不遠,你們三個回去該洗澡洗澡,收拾一下。”

    我早就想痛痛快快洗個澡了。付九可能是不想聞我身上的味,車開的飛快,他本來就是個死鬼,出事也死不了,但是我們仨不行啊!

    幸虧有驚無險。我們三個回到宿舍,我和老三簡單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沒倆小時我們就來到門口,付九和王敬已經在等我們。

    我們三個上了車,老三自己坐副駕,我和王敬坐在後面。我問付九:“你知道要去哪裏麼?”

    “我只知道要去的叫沈家村,其他的二老闆沒說。她只說你要幹什麼隨便你。”

    “沈家村啊?離我家村子不遠啊!”老三眼裏快放光了,“我還有幾個朋友在沈家村,看樣子能去蹭飯了。”

    “你就不想回家看看?”我問道。

    “沒啥可看的,我家老爸老媽在國外回不來,家裏就一個空房子。”

    我掏出揹包裏昨天晚上給我的信封,小心翼翼拆開,一打開我就有點懵了,這怎麼都是繁體字還豎着寫的?

    我一臉黑線問付九:“九哥,你們家大老闆和二老闆死了多久了?”

    “我想想,”付九一邊開車一邊想着,“據說大老闆活着的時候有個朋友叫夸父,二老闆比大老闆晚,不過據說二老闆小時候和蘇妲己打過架。”

    “真是好雅興。”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把信遞給王敬。王敬仔細看了一眼說道:“要找的人有兩個人,一個是沈家村的沈道人,另外一個是叫瞎婆婆。”

    這兩個人說是能幫我,既然有一個是老道,另外一個聽起來像是神婆,這是要我想辦法抓住徐凌雪?

    就在我在那胡思亂想猜她到底爲什麼要我找那兩個人的時候,付九突然一腳剎車,我的頭直接磕在前面的座椅。

    我揉揉腦袋看着周圍,看樣子是開出城裏挺遠了,除了一條公路周圍全是林子。空氣倒是蠻清新。

    “九哥怎麼了?”我問道。

    付九皺着眉頭沒說話,老三說道:“道中間有個倒了的石像,車開不過去了。”

    “一個破石像,搬開就是了。”我正要下車,王敬一把拉住我:“不對勁,那不是一般的石像。你看那石像像不像是在呼吸?”

    “你們待在車裏別動。”話正說着,付九解開安全帶開車門走向石像。他手裏拿着一把小刀,看了一會石像,把小刀狠狠劈下去。

    “白瞎這刀了,這要是插下去刀刃不得有豁口啊!”老三一臉可惜的表情。

    沒想到這一劈不僅沒有聲響,這小刀反倒像是劈到了什麼活物上,從被劈的地方噴出鮮血噴了付九外衣上,付九趕緊脫下外衣蓋在石像上,從褲子口袋拿出一疊黃紙,黃紙和石像一接觸就燃燒起來,燒了有一會,石像居然慢慢成了灰。

    付九這纔回來,等火滅了才上車。

    “真是邪了門了,這地方怎麼會有屍俑?”付九一邊罵道一邊開車。

    “屍俑是什麼東西?”我問王敬。

    “那是一種邪術,活人做俑,在給活人抹上泥之前要給活人吃些蟲卵,活人被黃泥活活悶死,死了以後屍體被蟲子吃掉,外面還是泥俑的外殼,裏面全是蟲子的血肉。。凡是接觸到屍俑,若是屍俑外殼不碎,蟲卵會藉着觸摸屍俑的皮肉寄生,最後被萬蟲噬心。若是碎了,被屍俑血沾到,就會被製作屍俑的人操縱成爲傀儡。”王敬一五一十解釋道。

    聽的我冷汗都下來了。

    “這種邪術一般在滇西的一些神祕村子纔有,爲什麼會在這?”付九自言自語。

    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吧。有危險的話我那鬼媳婦不會讓我送死。不過還是儘快找到那兩個人就回去吧。

    開了有一會兒,終於看見了村口。這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也不太遠,早上出來的,現在正好是中午。

    見有車過來,村口出來兩個青年攔住我們。看來這村子不太喜歡外來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