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四十章 焚化室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四十章 焚化室裏字體大小: A+
     

    我看着哆哆嗦嗦站起來的老李臉上戰戰兢兢的樣子,我心裏也理解,估計當初的我看見那些鬼怪的時候也沒比他好哪去。老三隨手搬起一塊大石頭就要往前走,我趕緊攔住他:“老三你瘋了?”

    老三氣呼呼的瞪着墓碑:“我看這東西有點邪門,我必須砸了它。”

    我不知道怎麼說他好,敬姐看着我倆就往林子外走:“咱們可沒時間在這看你倆瞎折騰。還不趕緊走,等天黑了就來不及了。”

    我把老三手裏的石頭接過來扔到一邊,接過來的時候沉的我石頭差點沒砸到我腳。這孫子怎麼這麼大的勁能搬起來這石頭?

    我們三個趕緊跟到王敬身後,本來是打算邊走邊想好怎麼脫離這個鬼打牆,但是意外的是這次竟然直接就走到了焚化室的樓門口。難不成,是老李那柱香起效果了?

    王敬走到門口,說來也奇怪,原本的玻璃門居然都是漆黑的玻璃,從外頭根本看不見裏面什麼樣。窗子也被漆黑的窗簾嚴嚴實實擋住,這裏頭怕不是一點陽光也進不去。實話實說我以前並沒有來過這種地方。村子以前比較落後,大部分的人家還是喜歡土葬,火葬只是一小部分有錢人能接受得了。

    老三趴在門上看着:“我說老四,這門怎麼這麼奇怪啊?你說之前看到的小孩的影子是張姐的孩子麼?且不是這麼奇怪的地方,而且你看這鎖。”

    我看着這大門上鎖着一道道的鎖,與其說是鎖門,還不如說是爲了把裏面的什麼東西鎖死在裏面更恰當,一把又一把的大鐵鏈鎖再加上門上的鎖鎖的是嚴嚴實實。

    我轉過頭看着還是驚魂未定的老李,心想這老同志是怎麼有膽子自己在這打更的:“老李師傅,這麼多的鎖,你能打開麼?”

    老李一愣,臉色慢慢開始變白:“娃娃們,這裏頭自從上次李有財的事以後就再也沒開過了,館長請了個高人說這裏面有邪祟,只能把所有門拿黑油漆塗黑,窗戶拿黑窗簾擋死才能鎮住邪祟,這鎖鎖的這麼嚴實,怎麼可能有人進得去?聽話回去吧,對你們不好。”

    我剛想開口忽悠老李讓他開門,只聽嘩啦啦一陣響聲,王敬手裏拿着被打開的門鎖,站在那一動不動。老三看着王敬手裏的鎖一臉呆樣:“敬姐,你可以啊,開鎖這活你也會?再說你手裏也沒工具啊,你拽開的?”

    我趕緊懟了老三一胳膊肘,湊到王敬身邊看着她手裏的鎖:“這鎖,怎麼像是自己開的?”

    王敬也有點不知所措:“我就輕輕碰了一下,沒想到它居然就突然打開了。”

    我突然感覺後背發涼。老李剛纔說這裏面有邪祟,這鎖居然也自己開了,這恐怕不是什麼好事。“要不我們先走?”

    王敬點了點頭,把鎖纏回去,小心翼翼鎖好。看着什麼事都沒有,總算是稍微放下心。按理說,就算是小孩子被附身或者丟了魂,畢竟身體是真是存在的,這門鎖的這麼嚴實,不能說穿牆就穿牆啊。

    我們四個看了一眼天也不早了,還是趕緊回去吧,趁天黑之前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我們剛轉身,突然一陣卡拉拉的響聲在耳朵邊炸響,嚇得我們頭髮都快立了起來,眼看着門上的所有的鎖都掉到了地上!門突然打開了!看得見的白慘慘的牆上一個大大的奠字,而且這字居然還是血紅的!

    “不對勁,快跑!”王敬趕緊拉着我們就要跑,一股強大的吸力把我直接往焚化室裏吸!王敬和老三還有老李死死拽住我,我也拉着他們的手。突然我看見他們三個的身後慢慢出現了三個黑色的影子!我剛想提醒他們,就覺得後脖子一涼,沒了知覺。

    等我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冰涼的地面居然讓我覺得有種久違的感覺。我好像沒少被打暈了直接扔在地上,這種劇情好像隔三差五就得來一遍。

    漆黑的周圍不用想就知道這是哪。不出意外應該就是焚化室裏,現在這裏一點光也沒有,也沒有一點聲音。我從包裏拿出打火機,一點微微的亮光也讓我放心了點,不過也當不了什麼事,畢竟就那麼大一點的火苗。我儘量藉着光亮發現不遠的地方應該不是窗戶就是門的黑色,我一步一步地走過去,和殭屍似的平舉着手,指甲碰到了像是牆一樣的東西。奇怪,我記得牆是白的啊,就算是火苗小了點也不應該是這樣的顏色。

    我正納悶,突然身後有人拍了我一下!我趕緊回頭,拿打火機照着眼前,嚇得我叫出聲來:“媽呀!”

    “叫什麼媽,差輩了。”敬姐的聲音聽起來居然這麼動聽。本來火苗就小,我還以爲是女鬼。敬姐一口吹滅我手裏的打火機:“這玩意還是留着先別用。”

    有她在我多少也安心了,就按照她說的收起了打火機、黑就黑吧,有她呢。“敬姐你怎麼也在這?老三和老李呢?”

    “不知道。”敬姐拉着我的手腕,但是我感覺她的手有點不一樣,就像是帶了一層手套一樣。

    她拉着我就走,我也不知道這是要去哪。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覺腰上撞到了什麼東西,好像是一個小推車的感覺。咣啷一聲在這裏顯得刺耳,似乎是車上有什麼東西被我撞掉了,我下意識地彎腰去摸,不小心摸到了她的鞋。但是這手感,怎麼像是紙的?

    我突然想起來進殯儀館之前那家扎紙鋪裏的紙人。我趕緊打掉她抓着我的手往後退兩步。

    “你要幹嘛?”王敬的聲音是沒錯啊,我也不能聽錯,難道這紙人還能學人說話?還是說我摸到別的東西了?

    “啊,沒,沒什麼,我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嚇了我一跳。”我偷偷掏出打火機,如果她真是紙人變的,紙怕火,“敬姐你來一下。”

    撲面感覺一陣風,我沒有聽到腳步。之前我以爲她是王敬我就大意了沒注意到從一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的腳步聲。感覺她湊近,我突然按下打火機,火光裏照出她的臉,慘白的臉,雖然五官很像但是沒有活人氣兒!她一張嘴吹滅了我手裏的火苗,我藉着最後的火光看見那張慘白的臉一笑,頭似乎被什麼東西狠狠砸了一下!

    一天暈倒兩次,我好像破紀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