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三十七章 吃飯也不消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三十七章 吃飯也不消停字體大小: A+
     

    沒說幾句話,冥王帶着付九就離開了。我們三個收拾收拾王敬的宿舍,眼看着很快就到了中午。

    把最後一點垃圾掃乾淨,我直了直腰:“走吧,咱先去吃飯吧。”

    王敬瞪了我一眼:“這都火燒眉毛了你還有心思吃飯呢?”

    “別這麼說嘛敬姐。”老三摸着自己的肚子,“咱別管要幹啥都得先吃飽飯啊,就算死也得做個飽死鬼。”

    我狠狠給老三一胳膊肘,這混小子現在嘴裏沒個把門的,啥都敢說。王敬也看扭不過我們倆,嘆了口氣:“唉,真不知道該說你是心大還是心裏有算盤。”

    我們三個鎖好門,沒等走出宿舍大門,突然間我感覺手腕一鬆,嘩啦啦有東西掉了下來。之前那個男人給我的手串居然斷了。

    我們三個都沒敢說話,看着地上幾顆珠子。王敬隨手撿起來一顆:“看來這東西的氣數到頭了。按照老人們的說法,開光過的手串能擋災,但是隻能擋一次。”

    她把手裏的珠子遞給我,我仔細地看着這珠子。自從這東西到了我的手還沒仔細看過呢。這珠子和一般的檀木手串很像,但是顏色看上去有點不對勁。我輕輕捻着珠子,沒想到這珠子居然褪色了!

    我心跳的越來越快,捻着捻着終於露出了本來的樣子:“媽呀。這那是珠子,這是眼睛啊!”

    老三被我嚇得一激靈,本來正在撿着珠子突然手一鬆,又掉到了地上。王敬一把搶過我手裏的眼珠狠狠一捏,被捏的粉碎,並沒有想象中有液體流出來。王敬拿出紙巾擦手,皺着眉頭看着我:“這東西更像是用來下咒的。你是從哪弄來的?”

    下咒,我這人生也真是奇葩,什麼都能遇見。那個男人難道就是剛纔冥王說的那個想要我們命的人?他們也不知道他投胎成了什麼樣子,再這樣下去早晚要草木皆兵。

    我把剩下的眼珠隨手扔進我隨身帶着的塑料袋裝進揹包裏,打算出去遠遠地扔掉。

    “行了,沒事,要有事早出事了,咱先吃飯。”我拍着手,直接就奔着學校對面的小餐館。

    這小餐館我和老三總來吃,小屋子不大收拾的很乾淨,做出來的飯菜也很好吃,最主要的是還不貴。

    我們三個一進門,就看到了收錢的桌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擺着關羽的神像。老三心血來潮地拜了一拜,老闆娘正好從後廚出來,看着給二爺鞠躬的老三笑道:“哎呦,小姜子居然還信這個?”

    我們仨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老三一臉笑嘻嘻地看着老闆娘:“張姐,你這飯店爲啥要供着二爺啊?要轉行收小弟了啊?”

    我偷偷踹了他一腳:“別胡說,關二爺是武財神。”

    我們仨隨便點了幾個菜,老闆娘就回後廚忙活去了。奇怪的是,這個時候正是吃飯的時間,但是除了我們居然就沒別的顧客了。

    上菜的速度很快,老三拿起筷子就開吃。老闆娘張姐就在我們旁邊隨便找個椅子坐下歇着。

    “張姐,今天生意怎麼不太好啊。”我邊吃邊問。

    張姐嘆了一口氣:“唉,本來學生們假期來吃飯的就少,再加上這兩天也不順。有時候給食客上完菜莫名其妙盤子就碎了,杯子摔了,他們都害怕,就沒敢再來吃了。我家孩子也發燒好幾天了,我家那口子一直在照顧。我尋思是不是中邪了,就請了關二爺來坐陣,也不見得好啊。”

    我放下筷子看着屋子裏,沒有什麼邪祟的痕跡啊。王敬在桌子下拿腳蹬了我一下:“發現什麼了麼?”

    我搖搖頭。都很正常,連一點陰氣都沒有。

    “張姐,您家孩子是男孩是女孩啊?”王敬沒一會就吃飽了,擦擦嘴問道。

    “我家那是個小子,淘氣的很。”說到孩子,張姐又來了精氣神,又想起來還在發燒,當媽的心裏還是不忍。

    “之前您家小子去了什麼地方麼?”

    “我聽孩子他爸說,他揹着我和幾個小朋友去了殯儀館去探險,回來以後就發燒了。”張姐一臉地內疚,“要不是我倆忙,怎麼能讓他去那種地方!”

    殯儀館在離着縣城不遠的山林裏,畢竟不是什麼好地方,不能在縣城裏。王敬想了一會:“小孩子太小,去那種陰氣太重的地方難免會帶回來點不乾淨的東西。”

    張姐嚇得臉色有點不好。我趕緊說道:“沒事沒事,曬兩天太陽就好了。張姐你也別多想,沒事。再說關二爺在這呢,放心吧。”

    張姐的手機突然響了,她走到一邊去接電話。我也吃好了,剩下一點菜老三就跟沒見過糧食似的一個勁地吃。這混小子倆大優點,一個是能吃,一個是心大。

    “什麼?你說孩子沒了?你怎麼看的孩子?”張姐的嗓門突然拔高,“趕緊去找,一會我關了店我也去。”張姐趕緊掛了電話走到我們着:“小姜子小徐子,我這邊有點事,錢下回再算,你們先走吧,我要關店了。”

    “難道是孩子怎麼了?”王敬問道。

    “我兒子丟了,不知道去哪了。本來一直髮燒的他一直在睡覺纔對,他爸見他睡着就去買了包煙,沒幾分鐘回來兒子就不見了。”張姐緊張的都快哭了。

    我看了王敬一眼,王敬點點頭站起來:“走吧,咱也去幫幫忙。”

    看來她心裏已經知道那孩子去哪了。我也清楚,十有八九是又去那個殯儀館了。和張姐胡亂說幾句,叮囑他們在縣城裏找找,其他地方我們去,我們就出來了。

    我們站在路邊隨便打個車,畢竟距離不近,還生怕孩子有什麼意外。我坐在前頭,司機問:“去哪啊幾位?要是去開房我可不拉啊,一男一女還行。”

    這貨怎麼這麼猥瑣?我瞪了司機一眼:“殯儀館。”

    司機原本要掛擋的手突然停下來,不自然地看着我:“你們瘋了?哪有大中午去殯儀館的?”

    也是,殯儀館向來都是只在上午開門,到了中午都下班了。突然說要去殯儀館誰都得嚇一跳。

    我正想解釋,司機的話反倒嚇了我一跳:“而且那殯儀館前兩天出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