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三十二章 夜半狗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三十二章 夜半狗叫字體大小: A+
     

    直覺告訴我還是趁早離開這裏的好。我走到三嬸子旁邊,三嬸子已經是有出氣沒進氣了。放着她不管的話我心裏也是不舒服,但是帶着她走到時候怎麼解釋?而且在我的記憶裏我三嬸子是失蹤了,難道我現在經歷的就是我的記憶?但是那個從來沒見過的小女孩是誰?看樣子也不是之後那個鬼魂,但是看着她我很不舒服。

    我把那張畫着黃牛的紙收起來,我還是離這枯井遠點的好。什麼事情都是因爲它而起,如果當初的我沒接近,那是不是就沒有後來那麼多的麻煩事?倒不如我現在試一試,如果現在的我要上山,我直接攔住,應該可行的吧。

    我只好自己下山。一路上心裏越來越涼。如果說是冥王的法術讓我回到現在,那我到底要怎麼辦?

    想破腦子也沒辦法,現在的我就是人家給我怎麼安排我就要怎麼去走。

    走出了後山,先前就是村子。爺爺就站在我眼前。我也不敢打招呼,只好趕緊離開。

    “你不是我們村的人,爲什麼你去了後山?”爺爺叫住了我,“而且你居然活着回來了。”

    “我命大唄。”我知道爺爺心裏都知道這後山都有什麼東西,但是我說多了他也不會信。

    我自己在村子裏閒逛,村裏的人都看着我這個陌生人。不過我多多少少記得他們,能再看他們一次也不賴。

    也不知道我閒逛折騰了多久,天了慢慢開始黑了。我開始犯愁我該吃什麼,住在哪。

    家家戶戶開始燒火做飯,這煙囪從我記憶裏可是好久沒見了,親切歸親切,但是它也不能給我掉出點吃的來。

    不知不覺我又逛到了我以前的家。爺爺正要關門,我倆目光相對,我想趕緊離開,爺爺叫住我:“沒地方的話就過來,反正就我和孫子孫女三個。”

    這也算是回家了吧。不過讓我好奇的是,這個妹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客客氣氣地走了進來,幫爺爺關上了門。這院子裏還是這麼熟悉。

    “小霄子!”爺爺喊道。

    我下意識的剛要答應,屋子裏跑出來個小男孩,小時候的我。

    “去帶這大哥哥去看看屋子。”小時候的我怯生生地看着我,轉身就走,我也跟了上去。我最近進來這屋子還是之前結婚的時候。小時候的我跑進那個屋子,就是我結婚的時候那個放着靈牌的屋子。

    我跟着小時候的我走了進去,腦子裏的東西看來是沒有了,只是普普通通的屋子。我把揹包隨手丟到炕上,一轉眼小時候的我就跑掉了。

    我走到客廳,爺爺端着幾小碗翻牌走出來,小女孩也幫忙拿着小碗。爺爺看我一直盯着小女孩,把手裏的飯菜擺在桌子上:“這丫頭是我小孫女,徐凌霄的妹妹,徐凌雪。”

    小丫頭衝着我甜甜一笑,但是這算是天上掉下來的妹妹麼?

    爺爺示意我隨便坐,我也沒客氣,給爺爺倒了一杯茶:“爺,這後山真的有妖怪?”

    爺爺愣了一下,臉色有點不好:“你能活着回來是你今天命大,別再想第二次了。明天趕緊哪裏來的回哪去。”

    我倒是也想哪來的回哪去。

    小時候的我大口扒拉着飯,偶爾還把碗裏的肉夾給徐凌雪。

    我還是感覺很不對。

    吃完飯幫爺爺收拾完,我就先回屋子裏躺着,這一天可真是折騰,現實半夜被叫去冥界,然後又被冥王送來這,真是讓人頭疼。

    慢慢靜了下來,看來是都睡覺了。農村睡的很早,也沒什麼娛樂活動。

    我掏出手機,剛看了一眼日期,還是陰曆鬼節。沒等我玩一會手機,手機就沒電關機了。

    現在我反倒擔心老三和王敬。也不知道吃了鬼丹的王敬最後是怎麼樣了,老三有沒有或者回陽界。

    我突然聽到鄰居的狗叫,而且叫的很大聲。我記得鄰居家的小黑狗脾氣很好,向來不怎麼叫的啊,如果是有小偷,但是我怎麼聽的這小黑叫的有點慘?

    我趕緊爬下來,揹着揹包就想往外走,爺爺突然從他屋子裏走出來,瞪着我:“外人不要多管閒事。”

    “我想出去看看是不是來小偷了。”我想找個藉口糊弄出去。

    “我是爲了你好。”爺爺攔着我,“而且你要是開門,玩意邪祟進了屋子,我家的孫子孫女就有危險了。”

    邪祟?難道是後山那個?

    見爺爺這麼固執,我也沒辦法。畢竟這關係到我自己, 只好聽話乖乖回去睡覺。

    小黑的叫聲突然就消失了,甚至連最後一聲都沒叫完。

    一夜煎熬,終於等到天亮了。我頂着黑眼圈,揹着揹包就往外走,我還是想趕緊去鄰居家看看。

    等我出了大門,領居家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村民。我湊上去看看,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小黑躺在血泊裏,腦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沒了,就連鄰居李大爺也和小黑一樣沒了腦袋。我強忍着想吐的衝動退了出來,村民們還在那說着,這是觸怒了山神,肯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了。

    我倒退着走了出來,沒想到直接撞到了人。被我撞的沒怎麼樣,我倒是沒站穩摔倒了。我連忙道歉,擡眼就看到被我撞到的是個道士。

    我這輩子就和道士這麼結緣?

    這道士也就四十來歲,一臉邋邋遢遢的,但是那目光就像刀子一樣。

    老道想扶起我,他的手腕居然有一條和我手腕一模一樣的手串!難道說,這個老道和之前給我手串那個,他倆是師兄弟?

    “這地方能有這麼厲害的邪祟,還真是了不得啊。”老道一直盯着後山的方向自言自語,停了一會又罵罵咧咧地向後山走。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沒幾步就追上老道:“先生,您有本事對付後山那東西麼?”

    老道停下來看了我一眼,摸着沒幾根的鬍子:“哎呦,陰陽眼啊,這就難怪的。”

    這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來我的眼睛?

    這老道緊閉着眼睛想了半天:“但是不對啊,你要是陰陽眼,那那個小丫頭是什麼回事?”

    老道一指我身後,我趕緊回身一看,徐凌雪居然跟在我身後盯着我!這丫頭絕對不正常!

    “算了算了,百因皆有果。我要去趟後山,你也跟我來吧!”老道不由分說拉着我就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