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十四章 七月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十四章 七月十三字體大小: A+
     

    道士自己擦擦嘴,左扭右扭就離開了。老闆娘趕緊湊過來坐下:“你們別在意啊,那就是個瘋子,原本是個不錯的小夥子,媳婦跑了以後就瘋了,天天尋思自己是個道士。”

    我看了一眼王敬,她衝着我一笑:“瘋子的話沒必要當真。”

    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如果說他說的都是瘋話,他爲什麼會看出來王敬的靈魂不完整?還是說只是巧合胡說,被我想多了?

    老三一臉笑嘻嘻的一指我:“老闆娘,再來幾個菜吧,這瘋子還挺能吃。放心,錢他付。”

    老闆娘趕緊去準備飯菜了。我們三個胡亂吃了一通,交了錢就趕緊回縣城。

    村子就在縣城邊上,不到一小時就回到了宿舍。我想早點看看那本日記裏有沒有我想要的內容,本來老三還想出去逛一逛,現在也老老實實的跟我回去。同樣好奇內容的王敬也跟着我們去我們宿舍。

    一推開宿舍門我倆心裏就和到家了一樣,王敬皺眉捂着鼻子:“這麼大的潮氣你倆是怎麼住的?”繞過尷尬的我們直接推開窗戶,神情才緩過來一些。

    “男生嘛,也沒管那麼多,有地方睡覺就行。”我把揹包掛在門後,掏出那本日記,一屁股坐在牀邊,王敬也坐在我身邊,老三識趣地回自己牀上玩手機。

    我隨便翻看一眼,這日記看起來記得還蠻久的,從八年前他升爲檔案科的科長一直到他退休,雖然不是天天都記,但是看上去好像是有什麼重大案件或者大事才記上一筆,要不然這厚度不應該才這麼點。

    “你不覺得有點怪麼?”王敬咬着指甲,眉頭都快擰到一起。

    “你是說,明明這日記只記到他退休,爲什麼會放在電視機上?”我也有點納悶。

    “那有啥的,想翻起來看看就隨手放那了唄?”老三玩着手機還不忘搭話。

    王敬也不說話,我突然想起來,他的家裏我之前看過,不少的書本文件都被整理的井井有條,要說是隨手放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難道說,是有人故意把這日記放在電視上的?就是爲了讓我們看到?”

    越想越覺得亂。知道我們目的的應該是隻有那個一直在阻止我們的小女孩。如果是她的話不應該幫我們纔對。

    從頭開始一頁頁翻看,仔細尋找有關徐家村的內容,找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哪裏是個頭,就像是要查字典,但是要查什麼卻不知道。裏面大大小小的案件都有一點,大案件還寫的詳細點,小的案件基本上就是一筆帶過。

    “你看看四年前陰曆七月十三。”王敬沒等我翻,一把搶過日記。幸好這科長的習慣是寫陰曆的日期。

    “七月十三,有什麼說法麼?”

    “徐爺爺去世的日子。”王敬飛快的翻動,最終在一頁裏找到了那個日子,“七月十三,徐家村德高望重徐老爺子夢裏仙逝,這已經是第四十四起徐家村的案件。有人說徐老爺子是老死,有人說是橫死。具體原因有待查明。”

    王敬飛快地從那一頁往前翻找,一直翻到了第一頁,合上日記揉揉眉心:“不到四年,每個月陰曆十三日都會死一個徐家村的人,而且死法都很離奇,沒有外傷,也不是中毒,而且從小孩到老人都有。”

    我接過日記往後面翻:“三年前陰曆七月十三,徐家村沒搬走的四戶人家全部離奇死亡。這一天的人數是不是太多了?而且從那第一次的開始,並不是七月十三而是八月十三。”

    王敬一臉嚴肅的看着我:“你知道那一年的七月十三發生什麼了麼?”

    我有些納悶,我怎麼知道?又怎麼突然和我扯上關係了?

    “那一年七月十三,是你出車禍的日子。”

    她的話震的我心裏直髮麻。我的車禍纔是這一切的起因?

    “不只如此,還有很多地方想不通,爲什麼是每個月的十三號?按照付九的說法這些人的死因都是因爲靈魂被強行奪走,那靈魂去哪了?三年前的七月十三爲什麼突然會同時死那麼多人?”

    我一直翻找着從三年前一直到他退休這段時間的每個月的十三號:“而且自從留在徐家村的人都死光了以後就再也沒有在十三號發生過案件。”

    王敬只顧着想自己的事不回答我,我也只好繼續翻看着日記,但是從那一天起就沒什麼收穫。

    “你記得那吊爺的樣子麼?”王敬突然問我個措手不及。

    “啊?不就是仰着頭看着天死的麼?”當時我看到的樣子難道說有什麼不一樣?

    “吊死的人都是低着頭,生前呼吸不暢所以死後會吐着舌頭。那屍體明顯是死了以後才掛上去的。而且昨天就是七月十三,他也是徐家村的人。”王敬站起身關上窗戶,“走吧,再去一趟,可能會有點線索。”

    我們三個大概收拾一下,跟着王敬就去到那間屋子。被山魈引過去又被諸懷擺了一道就那麼浪費了一天,警察早就把現場收拾過了。雖然今天沒那麼多人,還是有幾個警察還在看着現場守在門口。就在我們愁着怎麼進去的時候,我們遇見了個熟人。

    “張局長!”我看張局長正從裏面出來,趕緊喊。

    張局長看到我們先是一愣,走到我們跟前:“你們三個怎麼來了?”

    “實話跟您說,這徐科長可能跟我們有點關係。”王敬也不明說,張局長心裏也清楚,帶着我們就進了屋子。

    我進到屋子裏四處打探,眼睛睜的不能再大,生怕漏了什麼地方沒注意到,但是還是一無所獲。

    張局長讓屋子裏剩下的警察都出去,屋裏沒人才問道:“你們說,他的死是人做的麼?”

    “不是。”在我不知道怎麼說的時候王敬突然開口。她站在窗戶旁仔細看着窗戶。

    張局長欲言又止,一臉苦的不能再苦的表情:“我知道他是徐家村的人,明明早就搬離了那地方,而且也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你要說我之前那些事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都不信。”

    原本一直看着窗戶的王敬突然推開窗戶跳了出去,嚇的我趕緊跟着也跳出去,差點摔了個大馬趴。心裏一陣嘀咕,這姑奶奶是什麼身手?說翻窗戶就翻窗戶?

    眼看着王敬在前面的路口停下來,我喘着粗氣扶着牆:“敬姐你看見什麼了?”

    王敬左看右看,路口左右明明什麼人都沒有。

    “楚河一直在盯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