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十三章 鬼流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十三章 鬼流淚字體大小: A+
     

    我趕緊跟在王敬身後,我倆在之前說過的這最裏面挨着窗戶的房間停下來,門反鎖着怎麼也打不開。就在我倆想要怎麼辦的時候,裏面突然傳來瓷器破碎嘩啦一聲巨響,方林方海還有老三聽見聲音趕緊跑上來。

    “小霄子,你和他把門撞開,快!”王敬指着老三對我說,“其他人都讓開,我沒說可以了之前不允許湊過來。”

    我和老三對視一眼,狠狠用肩膀撞着門。這門和鎖也不知道是什麼牌子的,真結實。我倆一起的力氣可不小,撞到第四下才撞開。撞開門之後還沒等看清裏面發生了什麼,就感覺一股陰風直奔面門吹來。

    我和老三也沒敢睜眼,等了得有兩分鐘,才感覺這陰風散了去。“好了。”王敬拍了拍我倆肩膀,方林方海聽王敬說好了也湊過來看,一屋子的女人照片鋪滿了牆,就連天花板也都貼着照片,所有的生活用品堆在房間一角,正中間擺着黃紙鋪滿的桌子,上面站滿了白紙剪出來的小人,中間還是那女人的照片。照片前頭放着一個小香爐焚着香,我聞到的香味就是它發出來的。方天站在桌子前面背對着我們,他腳邊是摔碎的瓷器。他見我們闖進來,才緩緩轉過身子,也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怎麼着,反應很慢。等他轉過來我們才發現,他一手握着瓷器的碎片,右手袖子擼到胳膊肘,手臂上全是觸目驚心的割痕,新劃的傷口血留在香爐裏。

    “果然沒錯。”王敬自言自語。

    方林方海看着照片愣了,轉眼看着方天:“爸,媽媽的照片怎麼都在這?”

    方天突然哭了,“孩子啊,我捨不得你們的媽啊。”

    我和老三愣了,我隱隱約約看着方天的身後有個女人的黑影,之前握手的時候看到的方天右手黑氣連着那黑影。

    “鳳髓香,又叫鬼流淚,極難得手,點燃有奇香,用人血做引骨灰爲媒,能拘魂留鬼。”王敬一點一點靠近方天,嚴肅的神情就像換了個人。我不放心也跟在她身後盯着周圍。

    方天見王敬走過來,趕緊抱着小香爐蹲在桌子前,也不顧自己流血的手,嘴裏一直唸叨着:“別想搶走我的老婆。”

    王敬不再往前,看着方天背後,緩緩招手:“還不過來嗎?”

    一股陰涼的風緩緩接近我和王敬,我終於看見這黑影,就是照片裏的女人。黑影一直在哭,聽的我感覺瘮得慌。王敬看着方天嘆了口氣:“這東西不是你能隨便用的。你用你的精血供着她,她也被束縛在這不能投胎。等你被她徹底吸走所有精血之後她就成了真正的厲鬼,永世不能超生。你覺得這也是對她好嗎?”

    整個房間裏除了這女鬼的哭聲都安靜了,方天痛苦的扶着腦袋沉默了很久,然後發瘋了一般瞪着我和王敬:“我不信!你在騙我!你就是想搶走她!”

    “已經失了心智了。”王敬搖搖頭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只能盯着方天生怕他做什麼奇怪的舉動。

    “怎麼辦?”我在王敬耳朵邊小聲問道。

    “等。”王敬就跟我說了一個字,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她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周圍的陰冷不像只是這一隻女鬼的感覺。我突然想起來付九之前跟我說的,想了好久纔開口:“現在你,到底是誰?”

    王敬歪過頭笑着看着我,“我是你敬姐呀。”然後就轉回頭,也不看我,也不多說。

    整個屋子裏只有女鬼和方天的哭聲,其他人都呆傻在原地不敢動彈。方林方海回過神來衝着方天大喊:“爸,媽已經死了,你這樣是害她啊!”

    方天只顧着哭,什麼話也聽不進去了。我突然聽見有腳步聲走近。如果是這個家裏的傭人說不準又要有什麼危險了。我剛想去看看是誰,反正這邊我也插不上手,王敬突然開口:“你終於來了。”

    “你當這地方多好找嗎?”付九的聲音響起,沒多一會就出現在門口,“哎呦,這不是鬼流淚麼?好東西啊。”

    付九走進來,看着跪在地上不停哭的方天,又看看在王敬身邊哭着的女鬼,突然單膝跪在王敬面前:“您看這點小事就不用您親自出馬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我心一驚,王敬衝着我一笑,那股熟悉的陰冷消失了。付九給王敬一個腦瓜崩:“你也是真會惹事。她的名字不在你的名單上,你幹嘛要來摻和?”

    王敬伸手指着我:“還不是因爲這傻小子。”

    付九看了我一眼,“你這招災體質還沒變啊。要不是我來了,恐怕你們今天在這都得死。就別給老哥們增加業務量了行嗎?”

    付九走到方天面前,一把搶過小香爐,方天發瘋了一樣想搶回去,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不了。付九打開香爐,從裏面居然拿出了一枚暗紅色的小珠子。隨着着小珠子出現,女鬼的哭聲更像是慘笑。

    “還好只是暗紅色的,等變成鮮紅色的,這女鬼也就成了厲鬼了。”付九把珠子收回上衣口袋,轉身看着女鬼:“你自己想吧,你被我鎖回去,還是老老實實跟着我去投胎?”

    女鬼安靜下來,付九帶着女鬼下樓了。我和老三跟着下樓,在窗子前看着付九開着吉普車離開了。我趕緊回來找王敬,正好看到王敬一拍方天的腦門,方天突然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只是捨不得她,不想讓她走啊。”

    “方叔,再捨不得她也死了。人鬼殊途,逆天道養鬼到最後你這一家子的活人到最後一個都活不了。你要爲了一個鬼魂讓你兒子們也成了孤魂野鬼嗎?”我在門口看着王敬,王敬一邊撕碎桌子上的紙人一邊說道。

    方天也不哭了,方林和方海陪在方天身邊。王敬撕碎了所有紙人之後走到我身邊,“走吧,完事了,女鬼被付九帶去投胎了,還好來得及。”

    我突然有些納悶:“你不說鬼白天出不來麼?”

    “這地方本身陰氣太重,再加上鳳髓香的陰氣,鬼出來也很正常。而且鬼只是怕太陽,小鬼白天會躲起來不現身,稍微厲害點的鬼還是可以在陰影裏現身的。”我和王敬還有老三看這他們爺仨抱頭痛哭,我們先下樓了。

    “你怎麼突然聞到香氣變重就過來了?”我問道。

    “鳳髓香燒一點就夠了,隔着這麼遠聞到的香味應該很淡纔對。但是突然香味變重了,要麼是女鬼要變厲鬼,要麼是焚香的人想讓女鬼變成厲鬼,總之肯定要出事就對了。”王敬笑道。

    一看時間也快晚上了,這別墅還僻靜,這時候也找不到出租車,只好先在客廳等一會。

    我餓了。也不知道這爺三個怎麼這麼能哭,我們仨都把果盤裏的水果都吃光了。方海終於下樓了,看着我們三個:“真是謝謝你們了。”

    “都是兄弟客氣什麼。”老三一把摟過方海的脖子,“只是有些事,咱幾個知道就行了,可別外說啊。”

    我心想老三不傻啊。

    “走吧,我帶你們出去吃點飯送你們回去,我哥和我爸他倆在一起讓他倆冷靜冷靜吧。”方海拿出車鑰匙,給我們開門。

    我們三個也不客氣坐上方海的車,我還是有些介意:“方叔叔沒事吧?”

    “沒事兒。想清楚就好了,我老爸沒那麼脆弱。”

    我們四個隨便找了個飯館吃了一口,方海送我們三個回宿舍,寒暄幾句他也開車回去了。沒想到這麼就折騰了一天。我和老三還有王敬站在校門口,我正打算問問王敬住在哪我好送她回去,這大晚上的她自己我也不放心。她卻直接走向女生宿舍。

    “唉?你怎麼?”沒等我說完,王敬拉着我站住了,老三識趣的自己先走。

    “我現在開始就住女生宿舍了,離着也近,有什麼事也方便。”王敬小聲說道。

    “對了敬姐,”我突然想起來她之前說要和我說什麼來着,“之前你說要我和我說什麼?”

    王敬一愣,隨即甜甜一笑:“看來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突然想起來今天王敬突然的變化,問道:“你現在還是敬姐麼?”

    王敬沒回答,只是自己往前走,忽然轉過身來:“至少現在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