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106 旅伴或是損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106 旅伴或是損友字體大小: A+
     

    106 旅伴或是損友

    封黎所長與龐華上司的上司的理科學院院長都是第一時間知道下屬登記的消息,也相同的只是點了點頭,連眼皮子都不眨。

    這年頭,與‘門’當戶對的異‘性’同學結婚真的不算什麼,跟差一個輩分的同‘性’跑北歐去登記才叫有看頭、有新聞價值!更何況,結了離的比例太高了,現在祝福半天,明年就分了,這不是做白工嘛,等他們的孩子結婚時祝賀才比較確定。嗯,也許下一代對結婚這種社會契約形式嗤之以鼻了……

    陳驊晟不會去管這些。不論法律事務,還是商鋪和網店的事情,都是沒一刻停歇的。她又招了兩個工讀生,但是給實習工資的,還正經籤勞動合同、買商業意外險和集體醫療補充保險——小張見了有些眼紅,但他還有兩個月就畢業了,而且會離開s市,所以陳驊晟只幫他買了意外險。

    工讀生,以及可以裝即時通訊工具的智能手機,大大幫了陳驊晟的忙,但反過來又促使她付出更多的‘精’力在戰略‘性’的思考上。

    “現在大家都在用專職或者兼職的客服,有的乾脆找外包公司,客服、原創品牌還有物流上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但是蛋糕也做大了,其好處就是電子商務產業更加繁榮……”

    區裏想搞個網商的園區,結果租金沒法解決,最後不了了之,但這並不影響政fǔ部‘門’在統計和稅收方面的“熱情”。陳驊晟早早地就將公司歸類爲商業零售,讓業務主管部‘門’和稅務部‘門’都十分高興。她的“聰明”和識相是各方都欣賞的,所以也免不了時不時會被拉去參會、座談之類。

    尤其當前一天下午在一起開會的人,第二天上午又出現在同一地點時。她開始嚴肅考慮辭去律師之職。

    “陳,呃,陳驊晟?你也做司法局的項目?”對方代表商業主管部‘門’,所以昨天一起開過電子商務統計方面的會議。很有趣的是,今天在同一個擺攤場所的不同攤位上又碰上了。

    “陳處。我是律師。”陳驊晟笑眯眯地給陳姓本家的‘女’處長遞上事務所的名片,律師外加所長助理。她覺得對方的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開網店的和打官司的,如果再算上做美容的……這職業跨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啊,法律援助也是你啊……”

    “我是所長的助理,所裏這些公益活動很多都是我來參與的。”

    “哦,好。‘挺’好……”對方顯然還沒有徹底回過神。

    這邊司法局的已經在讓她過去幫忙搞定活計了。她匆匆送上“自制”‘精’油皁作爲小禮物,然後回自己的座位上。

    唉,自己是不是應該準備一些衣服?

    雖然她不打算拍婚紗照,但,不愛漂亮的‘女’‘性’根本就不是‘女’的!

    ——你說我穿什麼樣的衣服比較好?

    她發了短信給老公。

    ——什麼都好!

    某人很不負責任又很忠心地回覆道。

    ——你打算穿什麼?

    ——襯衫?t恤?那裏溫度不低吧?

    ……好吧。這人更沒概念!問了也是白問。不過她心裏開始有了個底,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只要好看,民族風更不用擔心抄襲冒牌等等問題。

    她火速與一直購買自家‘精’油的民族風店主聯繫,並且在手機上大概瀏覽了一個下午,定下中式新古典風格的幾身衣服。再想想,某一面頂天立地的大櫥裏的某幾個格子中還有一堆自己很少碰的樣式,但卻很適合‘春’夏度假……

    出發前是兩個人最忙的時候。

    龐華還相對好一點。請個假、調兩堂課就解決。

    陳驊晟就麻煩多了,除了幾方面的工作,還要衣服!

    “你看看這身怎麼樣?”陳驊晟轉個身。手臂擡了擡。小‘花’圖案的米黃‘色’真絲中袖套裙裝,穿在身上,滿是古典韻味。

    “很漂亮。”龐華從背後抱住,手臂放在她的腰身,暖暖的呼吸就在耳邊。

    “那幾天不是安全期吧?”

    “對。”

    “嗯……要不要考慮有孩子?”

    陳驊晟一愣,一時間得以無視耳畔頸間的曖.昧感覺。“你覺得現在的住處能養孩子嗎?”

    “可以啊。爸媽如果過來,就住我那裏。我們一時恐怕沒法買大一點、環境也合適的房子——肯定要買二手的了。否則‘交’房也得幾年後,而且配套一時也跟不上。或者再回去之前我們住的小區裏置換房子?”

    陳驊晟有時覺得。有個人這樣靠着,商量着,也是件‘挺’好的事,前提是兩個人能夠長久些……“嗯,要不再看看?小孩生也是麻煩,養的麻煩更大。你可以去有嬰兒的同事同學家體驗一下,每天要做多少事,才睡幾個小時。”

    “……唉,我也是一時腦子發熱……”龐華也清醒了。這棟樓裏養個娃娃?哦不,那麼孩子必須睡他們身邊,那得有一兩年沒法睡個呼隆覺,也幾乎無法請月嫂幫忙;岳父母嘴巴上講得好聽,可那畢竟是體力活啊!怎麼可能連着在這住一年兩年的?!

    麻煩!麻煩哪!!

    “算了,我們就當丁克族吧。這樣‘挺’好。”他徹底沒了心情。

    陳驊晟拍拍他的手,親親他的面頰。這幾天她身上不方便,只能用些邊緣‘性’的動作來親近。

    膩歪了一會兒,兩個人繼續查天氣和人文地理,以及整理收拾箱子。

    陳驊晟直到第二天歡迎晚宴前,才見到此行的旅伴。因爲不是同一個機場走,更沒有上同一輛接駁巴士,所以他們沒有機會碰到。

    這次旅行,左智軒“糾集”了五男四‘女’。四對,加一個單身男。那位單身男一個人住一間艙房,而且還是陽臺套間,據說這位想靠這間房釣一個美‘女’共度假期,不過陳驊晟半點也不看好他,這個鬍子的造型比不刮更醜。最重要的是,船上的美‘女’幾乎沒有孤身一個人的——她本人稱不上美‘女’。

    左智軒跑進他們的房間時,陳驊晟正在不大也不失極其小的衛生間裏,洗衣服、洗澡、化妝、穿衣。

    其實時間並不長,估計相當於正式化寫真濃妝的時間的一半。等她出來,左智軒還在和龐華打鬧寒暄。然後他也得回去洗澡換衣服。因爲陳驊晟嫌棄他身上有股子汗味。

    “陳驊晟,你化妝了?”左智軒湊過來。

    “一點點。”

    “看不出來?哦,眼睛上畫了!哎……確實只有一點點——”他幾乎貼上來細瞧了。

    “好了,你太臭了,回去洗洗。”

    “切!我‘女’朋友不嫌。”

    關上‘門’。開窗,“這幾天沒有風‘浪’,‘挺’穩的。嗯,快去洗澡。”

    “我也有汗臭?”龐華十分介意。

    “比我臭多了!快去!”

    “哦——”

    ……

    宴會上的食物,中規中矩。衣服,千奇百怪,從地攤裝到晚禮服應有盡有。國人從不知道宴會和家族聚餐的區別,塑料拖鞋和背心照樣穿出場子。餐刀在盤子上刮出難聽的聲響,小孩子因爲半點不愉快而放聲尖叫,男人‘女’人中氣十足地接打手機而無視漫遊費和極差的信號。幼兒把食物扔在地上……

    真是一團‘亂’糟糟!

    陳驊晟一身旗袍,神情冷淡,迅速地吃完東西就要離開。

    “我訂了間棋牌室,去不去?還有免費飲料,但是沒有酒。”鄰桌的左智軒連忙招呼。

    “……好。”

    “我們一起走吧,這裏太吵了。”邊上的小男孩又在殺豬一樣地尖叫。祖父母正在賣力哄着,令人人很是無語。

    讓陳驊晟瞠目結舌的是。船上居然有小半層棋牌室,以及——自動麻將桌!只是桌子少。而且可能是艙房改裝的、大多是包間,收費自然昂貴;國內用人民幣,這裏用的是歐元。只是沒有茶水,龐華酒量又太差,所以她回自己房間,泡了壺紅茶過來。壺是房間裏的燒開水壺——這明顯也是爲了迎合華人喝茶的習慣——茶葉則是她自己帶來的,杯子也都是自帶的紙杯。

    “哇,陳驊晟,我以前還不知道你這麼賢惠。”左智軒怪叫連連。

    “我不喜歡這裏的啤酒,只能喝自己的。”陳驊晟給了個讓人很無語的答案。

    包間裏有兩個桌子,不少沙發,還有個長條茶几。左智軒這次帶來到‘女’友看上去不像是之前的那個,但這是他的‘私’事,與他人無關。

    “哎,我們剛纔還在說,你高中的時候信誓旦旦要念英語專業,結果居然跑去念了法律、當了律師!‘女’律師啊,也就是你們龐華是被你調.教得習慣了。”

    “誰說我不念英語的?我念了個第二專業輔修、拿了自學考試的學位、考了專業英語八級,不就是一個本科?我不過多念一個法律、多考一個司法考試。多‘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把英語的學士學位拿到手。”

    艙裏靜默了會兒。一年……好牛啊!和龐華雙碩士一博士有得拼!

    “英語輔修念起來難嗎?”忘記哪位的‘女’友,弱弱地問了句。

    “輔修應該很簡單的。八級有點難度。嗯,對陳驊晟是有點難度,對其他底子不太好的人可能很難很難。”另一位‘女’士應該是正經老婆,擁有合法身份,但是與丈夫在人前的親暱還不如陳驊晟這一對多,於是看其他人手裏的“‘女’友”們都不太順眼,甚至與陳驊晟也不是很有共同語言。

    “……”

    其實大家都不是很喜歡麻將,但船上似乎沒有別的可以聚在一起聊天又不至於影響別人的地方。Q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