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097 陪我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097 陪我回家字體大小: A+
     

    097 陪我回家

    這段時間,陳驊晟非常、非常忙碌。以至於到了十一,發現很多人都找不到了,連工讀小傢伙都回家去了,她這纔想起來:原來是放長假了。

    龐華留校工作,不過只上兩‘門’課程,死活不做行政方面的工作,收入自然不高,好處更是半‘毛’也沒有。

    可他很知足。

    長假最後一天,陳驊晟奮鬥完了所有的訂單,累得連洗澡的力氣都沒了。

    “我還以爲你要自己做飯呢。”陳驊晟只匆匆‘摸’出來一身有些文藝復古風格的連衣裙,就被龐華拉出來趕地鐵。

    “你會嫌棄我做的東西。嗯,其實我是想慶祝拿到的第一筆工資。”

    陳驊晟點點頭,“想當初我頭一回拿到連鎖咖啡店的打工費的時候,心情超級‘激’動。”

    “哦,我還去看過,你穿了制服,忙得團團轉,我都沒好意思跟你說話。”龐華應該沒有抹珍珠霜就出‘門’了,臉上的凹凸已經非常不顯眼了,而且紅紅黑黑的深淺印記也都被‘激’光和微針納米針的處理得相當乾淨,所以真實的外表已經達到了平均以上一點的水平。

    “你那時候一直低頭,要不是叫了我一聲,我都不知道是你。嗯,現在看,那家的咖啡就沒有剛開始時那麼貴得離譜了。”

    “是啊,所以店越開越多。”

    “收入高了、物價高了,蛋糕做大了,顯得大家的日子更好了。”陳驊晟這話說得比較輕,周圍人一般聽不仔細。

    “對啊!大三升大四的時候,我有段時間都急得睡不着。想。如果我就這樣什麼都不知道的跑到社會上,連工作都不知道怎麼找。”

    “嗯,那幾年你好像沒買過什麼東西?”陳驊晟掃了眼他的腰帶,嗯,就是她買的那條。這小子嘴巴上不說。其實對穿的用的非常挑剔,寧願一直穿舊衣,也不肯將就差勁的東西。好吧,假日裏乾脆幫他買兩雙同品牌的鞋子吧,權充作這幾個月他家閣樓的“倉儲費”。

    “是啊,那時怕畢業等於失業。加上我的臉真的有些……所以得把家裏給的學費生活費省下來,應付畢業以後的吃飯問題。”

    “有我在呢,怕什麼!”

    “呵呵,那不是跟你一起之前的事了。”

    龐華是洗過澡,換了衣服出‘門’的。沒用古龍水,只有股‘精’油皁的極淡植物香氣。這傢伙自制了蘆薈紅茶手工皁,不想居然頗受歡迎,尤其是夏季一到,所有的存貨都賣光了,把這小子給得瑟的……

    到站,‘門’開,他扶着她的肘往外走。

    節假日裏到處都是人。稍微受些歡迎的餐廳都客滿。好在龐華早早就定了位子,不然恐怕得坐在外頭、等着叫排隊號碼。

    “我們來得早,所以還有靠窗的位子。”

    位子是靠窗。不過望出去都是店鋪、人頭,以及各種廣告標牌,還有幾處艱難掙扎着出頭的綠意。

    “人真多!地鐵裏也是擠滿。”都快趕上上下班時的盛況了。

    “大多數人都放假了,住的地方又是普遍比較小,然後天氣也不錯,所以都出來人擠人。還是你喜歡別墅的那種清靜?”龐華有些沮喪。以目前整天缺錢的情形看來,別墅之類的。他們兩個得再奮鬥個十年八年。

    “別墅?哈,”陳驊晟搖搖頭。“離快遞站都太遠了。”

    龐華絕倒。她居然是這個理由!

    “不過如果是工業坊之類的,倒是不錯的選擇。可惜一般那些地方生活不便。所以,目前我們這樣還不錯。”

    “現在房價跌了不少,有買的興趣嗎?”

    “大跌特跌的房子肯定都是沒有多少價值,價格虛高的地方,你看那些房子物業和地段、生活配套都不錯的小區,一分錢也沒有降。”

    “這倒是——”

    “不過最重要的是現在沒錢。”

    “……哦。”更加沮喪。

    沙拉和湯都上了。

    兩個人慢慢吃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餐中小飲品和主菜上來的時候,店裏坐滿了人,而街道上的人更多了。

    “現在看人也是一道風景。”

    “對。可惜看不清楚。”

    “噗——”陳驊晟笑開,“看不清是美‘女’還是醜‘女’。”

    “我覺得都差不多。”龐華嘀咕着,“化的妝基本上都一樣,只有顏‘色’稍微有點變化。”

    “你喲!”陳驊晟一口喝乾沁涼的小飲料,擦擦嘴,然後進攻魚排。

    “其實你不化妝的時候也很好看。”龐華很認真地道。同時手心在出汗……

    陳驊晟咯咯笑開,“嗯,我今天發懶了。”而且今天還沒洗過澡,可能開始有汗味了。

    “想想古代的化妝更可怕,塗成一堵白牆壁,然後眉‘毛’嘴巴的畫出來,還貼一朵大黃‘花’。對了,不知道畫三道眉‘毛’是什麼樣子。”

    “如果所有人都畫三道,那麼你只畫兩道就成了異類。還有,畫三道眉大概只流行了幾年。接着又流行別的了,像是一座山的形狀,或者細細長長,有時又流行畫粗眉……其實現在也一樣啊,前短後長的裙子,連身‘褲’,煙燻裝的……嗯,看久了也‘挺’順眼的。”

    “古代的男人真是……半夜裏看到慘白慘白的臉,會不會嚇死。”

    “你應該問,如果這種鉛粉過夜,多久就會鉛中毒。”

    “哇……鉛,對的。”

    “還有,有一段時間,古代的男的也抹粉的。如果你不抹粉,就不是貴族,不能走在大馬路上,不能穿絲綢的衣服,不能進學校唸書。”

    “……靠!還是現在好。”

    “哈,很多人羨慕古代可以有三妻四妾。”

    “死得也快。”龐華立刻接口道。

    陳驊晟稍微思考了幾秒鐘,才明白他話裏的意思。差點把嘴裏的魚‘肉’噴出來。

    “古代男的也是會長期中毒了,丹‘藥’裏都是含有鉛啊貢啊這些東西的。”

    “我說吧,死得快。”

    “他們本來壽命就不長。”

    “倒是,一個齲齒就可以要了一條命。”

    “真的?”會那麼可怕嗎?

    “真的。挖出來過一個契丹的‘女’‘性’貴族,才三四十歲。死因可能和齲齒有關。反正不論是不是直接相關,即使穿戴再多的黃金,她的生活品質還是非常差。”

    “齲齒……”龐華對甜點不是很有興趣,不過還是都吃掉了。“太不可思議了。”他其實不想聊如此遙遠的話題的。

    “對了,你現在每個禮拜上幾節課?”

    “四個學時。外加一個選修課,一共六個學時。”

    “那你還是好好開店。”

    “我本來就是想着開店的。”

    “對了!”陳驊晟突然想起來。“不再幫你‘交’公積金,那麼……嗯……我會調整一下。你是選擇領工資,還是其他方式?薪資成本可是正經的經營成本。但是要‘交’所得稅的。或者,提高房租吧,還有閣樓的倉儲費。都算進去。”

    “……噢,這個由你決定。”龐華突然喪氣了。他看再多的小說祕籍的,也搞不定啊!

    “你今天怎麼了?”喝掉咖啡,擦了擦嘴,陳驊晟覺得他今晚有些古怪。“碰到什麼難下決定的事嗎?”

    陳驊晟頭一個反應就是他想拆夥,然後,心涼。關於這事,她早就有了腹稿。只是之前從沒有機會說出來。可是,如果他突然提出來,會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龐華還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個學期會很忙?”

    “不是!不。”

    “缺錢?”

    “呵呵。我們都缺錢。”龐華笑得,不太苦,但看起來也沒多少快活自嘲的神‘色’。

    “家裏有事?”陳驊晟挑起眉,他的家人是幾個不定時炸彈,不是一個,而是若干個。且爆炸時間不定。

    龐華低了低頭,“嗯。之前家裏,嗯。我爸問我有沒有‘女’朋友,他看中一個‘女’孩子,問我的意思——我讓他介紹給哥就行了,別管我……他讓我把‘女’朋友帶回家讓他過目。”

    “你媽呢?”

    “沒問,她應該覺得我有人要、不需要家裏賠一大筆錢就已經不錯了。”‘春’節回家時,他家老媽還是隻給側眼,嫌棄他不會賺大錢,也沒有“臉面”找富家小姐,連房間都懶得收拾,還說沙發上可以睡人。所以他只吃了一頓年晚飯就走了。

    “……”陳驊晟很無語。

    “嗯,那個,”龐華斟酌了一下語言,“能不能陪我回家?”

    “……”陳驊晟繼續無語。

    見、家、長?別的‘女’生碰到這種事,年少的可能有些惶恐吧,有一定年紀閱歷的應該會迅速與男友一起商量禮品甚至服裝……那麼,她呢?還有,這個,他們兩個目前只是合夥人的關係吧?

    “真的還是假的?”過了一會兒,陳驊晟纔開口。其實她也沒遇到過這樣的事,驚愕無措是必然的。

    “可以是真的嗎?呃,我是說,嗯,我們先試試看?”

    陳驊晟糾結於他的用詞。試試?試什麼?他們除了睡覺,幾乎就是一家子了,還要試啥?不過,爲了避免這傢伙講出更讓人無語的東西,她沒有把這話問出口。

    wWW● TTkan● c o

    就這樣相對無言了片刻,陳驊晟閉上嘴,“嗯”了一聲。

    很顯然,龐華也‘挺’無措的。冷場片刻,他招來服務生付賬。

    回去路上,除了必要的話,也有些冷場。

    陳驊晟因爲在思考,反省,斟酌。而龐華的沉默,她壓根沒放在心上。

    上了電梯,龐華問,“你還要去工作室嗎?”

    “好啊,磨豆機在那裏呢。”自從兼職小傢伙每週來四個半天以後,她把很多‘私’人用品拿回去,不過又拿了不少可以共用的東西過來。不過這樣一來,她在工作室的時間反而少了,她自己的上網本也拿回住處去了。

    進‘門’,煮開水,磨豆,準備濾紙和杯子。

    陳驊晟的理智回爐。

    “你近期不急着回家吧?”

    “不急。”龐華也在糾結。“過年的時候吧,不過,定筵席好像得提前個至少半年。”

    陳驊晟猛盯住他,片刻,低頭繼續‘操’作,“再說吧。”

    “嗯,其實這種儀式太麻煩了,又蠢得要命,要不,我們坐坐郵輪去?!”

    陳驊晟面無表情地看着興高采烈的龐華,“再說吧!”Q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