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071 悲催的春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071 悲催的春節字體大小: A+
     

    071 悲催的春節

    老爸老媽和老朋友約好了,‘春’節裏一起去新馬泰。

    陳驊晟匆匆趕回去,買了一堆熱帶地方會用到的東西,幫他們重新準備行李,扔掉完全沒必要帶的,還寫好哪些不能買、哪些可以考慮,最後每人塞了三百美元零‘花’錢——一定要分開塞,不然他們倆非吵起來不可。

    “不要多買,上當的人太多了!當地導遊領你們去的金店都不一定是二十四k金或者足金,那麼你就可以想象虧多少錢了……”

    “出境的時候在機場免稅店買了放箱子裏,別在其它地方買,外頭假貨多……”

    “熱帶地方到處是螞蟻,所以不要計較,拍掉就好。但是碰到特別大的螞蟻別用手碰,那種螞蟻咬了會很痛……”

    爸媽對‘女’兒那是非常放心,而且是那種‘混’合着憂慮、驕傲的放心。閨‘女’的學業和事業毫無疑問的很不錯,可至今身邊連個男朋友的影子也沒有,甚至連閨蜜小姐妹也沒有,每天穿着硬邦邦的戰袍,化的妝也是老氣橫秋,似乎什麼都懂、什麼都會、什麼都難不倒,看,連爸媽旅遊都考慮到了方方面面!話說,那誰誰家的閨‘女’,現在還問父母要買化妝品的錢呢!‘女’兒現在自己做,多牛啊!

    老媽滿意地摩挲着“經過測試”有效而少化學添加的防曬霜,還有自制的茶香止汗粉——這個香味極淡,又是綠茶的味道,男‘女’都能用!嗯嗯,有個能幹的‘女’兒真好!

    陳驊晟是不知道,老媽在旅途中,在老朋友老同學的面前把她吹噓成一枝‘花’,

    龐華說要回家,所以她在做新配方的護手霜。

    月見草油、荷荷芭油、鱷梨油、‘乳’木果油、玫瑰果油,加上檀香、‘肉’豆蔻、沒‘藥’、玫瑰、熏衣草、天竺葵、依蘭,水相是保加利亞玫瑰純‘露’。

    誰讓她心情不好呢!所以配得複雜了點……嗯,但是氣味還可以,效果更是沒話說。嗯,純‘露’多加點就是護手‘乳’了。

    不想,傍晚的時候,龐華居然跑回來了。還買了熟菜和酒。

    “……我媽說我臉那麼難看,連個‘女’朋友也沒有,也只能唸書了。她還要給我一萬塊作學費——我拿了!其實我不需要學費……”

    紅葡萄酒明顯是勾兌的,品質很差,但好歹不是工業酒‘精’做的假酒。不過龐華酒量差,也許還要加上心情惡劣,所以一個小高腳杯下去就什麼話都往外倒。

    幸好陳驊晟吩咐他先吃幾塊羊羔‘肉’再喝酒,不然客廳地面要遭殃了。

    她當然沒有笑話他。

    想想自己的上輩子……一點也不比他好多少,蓋棺論定,自己其實就是個loser。

    窗外有成串的歡快的鞭炮聲——明天就是大年夜了。網店因爲快遞公司不接生意而只接單不發貨,而節日裏也沒多少人樂意打官司找不自在,事務所自然樂得自由上班。所以她的假期長達十天。

    可兩個人的情緒並不太愉快。

    陳驊晟很乾脆地倒掉低劣的酒,又往龐華嘴裏塞了一堆素‘雞’和牛羊‘肉’,然後稍微加熱了一瓶果汁讓他喝幾口解酒。

    “念念書,乾點活吧。有事情做的時候,心情也就不糟糕了。”不過她打算好,拿他的臉當自己試手‘激’光儀的試驗品——呃,她的培訓少了三成課時,希望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我還要念什麼書啊?”

    “你的英文還不夠好,法語日語一樣都不會。不過這些都太‘花’時間。”

    “……”

    然後,她被龐華嘴裏的氣息薰到——幸虧不是惡臭,否則她會直接把人趕去醫院檢查身體——惡臭的口氣多數與內臟的問題有關。她拿了他的酒杯,稍微沖洗一下,然後噴了五下濃縮漱口水,再加了一點點自來水,遞給他,“漱漱口,不能喝,吐掉!”

    “呸——”沒有防備的龐華一下子被刺‘激’得差點把漱口水吞下肚。然後酒也徹底醒了。

    “哇,這是什麼?”

    “漱口水。你中午吃完飯肯定沒刷牙或者漱口。以後記得,不用濃茶水就用漱口水。”

    “……”她不是合夥人,而是家庭禮儀教師!

    一腳踢走很想哭又不敢真哭的龐華,陳驊晟開始做商業規劃。她想經營網店到五十歲以後,不過如果沒有好好規劃財務問題,她的退休生活會很貧困——這一類的年輕人她還真見過:只管眼前消費,結果四十多居然就要辦退休,不想一看退休工資預算嚇傻了,居然還跑去上訪!她當時一聽說就火大了,乾脆透‘露’給網絡記者、社會新聞記者,當成反面案例來採訪,嗯,尤記得看的人很多,反響‘挺’……兩極化的。

    看來,律師還將是她賺取生活費的重要“兼職”。

    嗯,該換個上網本和無線網絡端了,雖然隨時上網的‘花’費不小,但這樣可以及時回覆顧客提問、提高滿意度。

    然後,陳驊晟預訂了明晚的自助餐廳。大年三十的,國人少有吃自助餐當年夜飯的。所以相當不錯的餐廳空位不少!

    中午的菠蘿炒飯分量很少。她的理由是下午還有好吃的——龐華原本是頗爲懷疑的,不過等伯爵紅茶、純巧克力、提子鬆餅和提拉米蘇上桌的時候,他覺得中飯還可以再少一點。

    可惜吃完就得幹活了。

    “不動一動,晚飯吃不下。”陳驊晟理由充足。

    “我們做這麼多原液幹嗎啊?批發嗎?”

    “當然,賣diy原料,批發價格面議。不然這點成品的顧客還是不夠機器折舊。”

    “那個,批發的利潤好嗎?”

    “嗯,你一上午的勞動能掙一百左右吧。”

    “……”

    “當然這個成本里,其實已經把你的社保成本都算進去了。我給過你清單的,社保‘交’的錢不少。”

    “嗯……”他知道自己不少大學同學的名義工資也就這些,所以陳驊晟其實給的工資不低……呃,不過她無情冷酷的壓榨也是很恐怖的,尤其,他的臉還是店裏的活廣告好不好?!

    “對了,我打算試驗‘激’光,嗯,你就是實驗*。”

    “……”龐華連眼皮子都不擡。她什麼時候不拿他做實驗來着?吃的喝的抹的塗的點的……奇怪的是他居然能活到今天,真是福大命大!

    其實陳驊晟這回是真的有些許“愧疚”的心態。她是‘激’光儀的新手,甚至還打算找一款自己從沒實踐過的針往他的臉上扎……

    呃,晚上吃得好些吧。

    “過年的時候居然也有打折的東西。”龐華繼續從巧克力噴泉裏拿回不少棉‘花’糖和水果。

    “就今天晚上有。平時連位子都很難訂到。”海鮮、生魚片、低度‘雞’尾酒和各種冰淇淋,就差一個現場音樂表演了。

    陳驊晟邊喝着第二杯‘雞’尾酒邊再次認真反省:自己還是深受上輩子的影響,尤其是在物價方面,看價格的時候偶然會代入到前世的後期,那時的兩百和現在的兩百塊完全是兩個概念啊!所以錢總是‘花’得飛快,卻還在暗暗抱怨利潤太低……

    龐華也去拿了一杯她正在喝的三層綠‘色’‘雞’尾酒。顏‘色’非常討喜,不過口味一般。

    “這個沒什麼酒味。”

    “因爲怕大家發酒瘋不付賬啊。”陳驊晟純屬說笑的刷了卡買了單。

    付完賬,理直氣壯地繼續吃。

    商業區沒什麼人拼命地放炮仗鞭炮的,不過年初五和新店開業的那天除外。

    很安靜。

    吃客分散坐着,說笑評論的,而且大多很年輕。當然也有全家老少七八口人跑來吃現成年夜飯的,但畢竟少,就那一家。然後他們邊抱怨着‘春’節聯歡晚會一年不如一年,邊嘀咕要是有電視就好了。

    可惜了,現在還沒有手機電視直播,平板上網電腦也看不見。

    喝着咖啡,陳驊晟沉默地想着未來。然後就收到無數拜年短信。其他的反正都是你轉發我的、我轉發你的,而一個同城網店主的短信讓她若有所思。這家店在經歷無數轉型和成敗後,終於找到了品牌服裝櫃檯折扣代銷這條道,她也是陳驊晟的顧客,只是商城店鋪與普通個人網店不好隨便‘交’換鏈接。

    她拜年吉利話後頭,“順便”問陳驊晟要不要幾個牌子的衣服,不用付現金,只要陳驊晟手工制的東東。當然以店裏的價格作爲‘交’換基數。

    陳驊晟回覆短信,拜年的話之後“順便”答應了。現在開始做大的網店都開始擔心稅收問題。那位店主約她‘春’節假期裏喝茶,地點最後定在工作室裏,對方帶陳驊晟要的衣服,現場看無數賣的和非賣的成品,“順便”泡一壺成本不過五塊錢的茶,又便宜又好,還免了快遞費。

    “怎麼了?有工作?”龐華又拿了一大盤子回來。

    “不是。快遞要漲價了。嗯,你各種各樣的東西吃那麼多,小心拉肚子。”

    “怎麼可能呢!不多吃點,怎麼把這些飯錢吃回來。”

    陳驊晟不是營養師、也不是醫生,她並不太清楚這些東西的寒涼秉‘性’,不過總覺得……

    果然,她在喝最後一杯熱茶的時候——龐華就去拉肚子了。

    真是……很有意思的年夜飯啊!

    “你家裏有‘藥’嗎?”

    “沒有。”

    陳驊晟苦笑了下,先帶他回家,找出黃連素讓他吃下去,然後動手煮清粥。

    外頭的鞭炮聲非常熱鬧了。發掉了給爸媽的新年短信,再回復了他們哪樣不能買、哪樣不能吃,然後她找出自己的‘藥’盒子,簡單問了問他的日常生活,寫了張常備‘藥’物清單,還告訴他要用哪張卡片可以用公積金買‘藥’。

    “我發現我除了唸書,真的什麼都不會。”

    “經驗是用無數的教訓換來的。”陳驊晟想了下,又加上一樣抗過敏‘藥’。“你如果吃了什麼海鮮起疙瘩,或者用外面的、別人的梳子梳頭頭皮癢,等等,很可能是過敏了。”

    “哦。”對於陳驊晟的“諄諄教導”,龐華一向是非常虛心地接受,不過遵守與否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又拉了一回,不過終於止住了,也頹廢地趴在桌上不動彈。

    粥好了,陳驊晟讓他慢慢吃完,看他可憐的相,又給他帶走一包‘奶’黃包和一包芝麻湯圓當大年初一的早飯。幸好他買了微‘波’爐,也知道怎麼煮麪團和湯圓。

    然後,她就把人趕走了。

    沒有家回去過年,連吃飯也變得無比痛苦。她開始考慮要不要繼續相親。

    快十一點的時候,龐華髮來短信,說沒有再拉肚子了,不過因爲不確定小區旁的‘藥’店是否開‘門’,決定明天再去買‘藥’。

    陳驊晟做完面膜正在上網,看了短信差點笑翻。大年初一‘藥’店就會有筆不小的生意呵呵……

    然後他又發來消息問她的取暖器是什麼牌子的——他家的空調罷工了,估計要維修也得過幾天才有人上‘門’。

    陳驊晟回了個短信:別哭,再找兩條被子出來,一條蓋,一條墊,明天去買取暖器。

    這樣折騰着,過了十二點了。外頭的鞭炮煙‘花’聲響也漸息。

    該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