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第三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我的美麗人生 - 第三十七章 字體大小: A+
     

    大四上學期,陳驊晟因爲在專業課上頭花的精力大增,重新奪回二等獎學金。但是和三等只差一點點,應該說是險勝。好吧,多了幾百塊,抵得上一個月打工的收入,正好把兩個房間的牀上用品買齊。

    寒假她沒回家,全家人都在s市過了幾天假期,然後老媽回去上班加班、努力工作,老爸領到年終後樂顛顛地和老朋友們去度假旅行了。

    貸款只剩下十年。

    父母不同意出租,還很堅持給她兩千,支付那些家居用品。

    她的戶頭上現在有四千了,加上之後打工的收入,可以撐至拿到第二個本科本本。

    今年是暖冬,不論農業如何影響,起碼不用過分懷念空調的舒適感。

    小區裏入住了大約三成,人氣漸起,菜場也有了規模,可惜綠化帶裏只有小樹苗。周圍偶然響起幾聲鞭炮,空氣裏還存着沒有散盡的硝煙味。

    沒有值班門房,這很正常。現在大家還不習慣交物業管理費,東西兩排的沿街商業房只有不到十家店面,其中大部分是初五剛開張的。新房子裏頭四張實木椅子上的椅墊就是從其中一家牀上家居用品店裏買的,價格適中,不太貴也絕不便宜。

    再出去些,就是大馬路了。因爲不是主幹道,來往車輛不多,公交車十分鐘兩輛,到學校一部公交、三四十分鐘就到,在s市已經算是交通很便捷了。

    老爸臨走時難得講了句好話,說可以乘專線一小時直接到火車站,又快又省。

    老媽則不厭其煩地再次叮嚀要注意身體,別太累。

    他們不太清楚大四要找單位實習、開實習證明的事,她也沒跟爸媽提。

    實習的地方其實很多,但可以落實的就沒幾個了。咖啡店完全可以作爲實習單位,但她不想,因爲跟zì jǐ 的主修及輔修專業差距太大。

    去學校附近的網吧查了兩個半天,又厚着臉皮打了好幾個電話,終於找到一家翻譯社。

    說好了一個月的試用期裏不拿底薪但要每天下午坐班四小時——可以看她zì jǐ 的書,等顧客電話網絡諮詢時再幹活——如果做法律類的中英文翻譯件,只要主管認可,就能按社裏的統一報酬標準拿勞務費。一個月後給四百底薪,但需要做些少量的免費翻譯——f大的招牌,以及專業英語八級的證書真真有含金量。

    就是路途稍遠,需要轉車再走一段路,到學校來回一個半小時,到新房子來回兩個半小時。

    不過談好條件後,人家做事很利落,見她電腦熟練,經理高興得立馬在證明文件上蓋章,內容日期隨她zì jǐ 寫,又教了下說辭和幾個聯繫方式。

    然後,她就坐在空調間裏看司法解釋。

    傍晚居然還幫她訂了盒飯!

    真是不錯啊!

    開學後,回到寢室,突然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你找到實習單位了?找到工作了?”廉香玉一把揪住了問。

    “沒找工作。我在一個翻譯社實習,實習期沒有收入,但是管一份盒飯。今年的時間都用來考司法考試和自學考試,平時最多打打工。”

    “翻譯社?不去事務所?”黃凌雲顯得很吃驚。

    “我的八級證書就是派這個用處的,你呢?你去事務所實習?”

    “不,我去xx區法院實習。”

    “哦,很好嘛,學以致用。哪個庭?民庭?”陳驊晟說的是真心話。

    “嗯,民事二庭。”

    “呵呵呵,離婚案子多吧?”

    “啊……我還沒去呢。”

    陳驊晟拍拍她的肩,寬慰道,“可憐的孩子,上法庭的離婚案佔總體婚姻數量的比例很低的,別被那些奇葩影響了你的婚姻感情觀。”

    “……會這樣嗎?”若論起人生閱歷,黃凌雲跟陳驊晟一比,那還是個娃娃。

    “會吧。當然也許更多的是欠債不還的案子。fǎn zhèng 如果你做書記,就是在模板上改改內容,還是方便的。”

    “……”

    廉香玉本來想說什麼,還是打住了。

    倒是陳驊晟在問哲學系的實習。果然,跟他們的不太一樣。徐麗冰直接去實習單位了,據說是家鄉的某部門,而廉香玉則是統計調查大隊。

    “嗯,你的工作可能很繁瑣,很累。不過對你將來有hǎo chù ……如果有辦法,可以想法畢業後進編制。”

    “嗯,我也這麼想的,fǎn zhèng 法語一時半會學不出來,先賺了生活費再說——我還想買skii呢,不想向家裏要錢。”

    “好孩子,認真學。”

    黃凌雲奇怪地kàn kàn她們兩個,不響了,低頭看書。她也要考司法考試,而且必須儘快通過。哪怕用盡法子,現在要進法院也必須有那張資格證書,否則永遠是書記員!

    陳驊晟猶豫了三四秒,還是道,“我在看幾本參考書,覺得挺不錯的。要不要我寫給你?”

    “要。你的筆記能借我複印嗎?”陳驊晟字跡工整的考試筆記一向是班上的搶手貨。

    “行啊,我整理出來給你。還有,多複印一份給我吧,我可能經常住我們家新買的房子裏,不回寢室,所以其他人要的話你正好可以做人情呵呵。”

    “好!謝謝!”那樣的筆記頁數肯定多,複印一份不會很便宜,但陳驊晟的筆記確實有價值,端整、清楚、有條理。這樣算下來還是黃凌雲賺了。

    “是我要謝你。”

    “你的那份複印件要裝訂嗎?”

    “不需要。不過我得說明,筆記這樣東西,每年都要有改變的。這個只適用今年,明年後年,肯定有新的修正案、解釋、案例出來,也許會和以前的相反。”

    “知道!我fǎn zhèng 爭取今年通過的。”

    “互相勉勵!雖然這個考試不容易,通過率很低,不過我們的功底應該是不錯的。”陳驊晟真心誠意地微笑。

    黃凌雲極難得地跟着笑,充滿自信。

    她們這個班,考研的很少,學生們大多在拼命備考,倒是其他兩個班有不少人堅定信念要報考本校本專業的碩士研究生。

    交代完筆記,陳驊晟匆匆趕回去。沒法子,約好了裝熱水器——老媽給的錢,她用來買熱水器和取暖器了。數九寒冬裏開了取暖器看書,可以自我ān wèi zì jǐ 還過得不錯。而空調花費大,對眼下的她而言目前有些爲難,暫時不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