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詭秘復甦 » 第093章:悔恨的淚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詭秘復甦 - 第093章:悔恨的淚水字體大小: A+
     

    徐聞現在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

    首先他不可能放過面前這個傢伙。

    對方十惡不赦,簡直就是個殺人變態。

    羅綺與他無冤無仇,他便殘忍的將其殺害。

    不管對方是什麼理由,殺人就是犯法,就必須交給法律來處置。

    自己不能放過一個罪犯,這是徐聞當初加入警探局的時候,立下的誓言。

    可是,如果徐聞不放過趙聰的話,這個傢伙就會殺了天啓中學全校五千多人。

    爲了一個人,而放棄五千人的性命,值得嗎?

    這個命題,然徐聞陷入了糾結。

    “徐聞,你考慮得怎樣了?”

    “是抓我,還是魚死網破?”

    “你應該知道,就算是你抓了我,你也沒有證據證明是我殺了羅綺。”

    “難道你要讓法官相信那些魑魅魍魎,妖魔鬼怪的存在嗎?”

    “什麼精神控制,什麼攝魂。你認爲自己說的這些話,法官會相信你嗎?”

    “恐怕到時候,大家都會認爲你是神經病。”

    “你認爲就憑你這個神經病說的話,能定我的罪嗎?”

    聽了趙聰的話,徐聞的的確確是有些猶豫了。

    畢竟趙聰說的沒錯。

    就算現在他向自己當面認了罪,可是沒有證據,是無法定罪的。

    他的殺人手法,實在是太靈異。法官是不可能相信什麼攝魂之說。

    所以,徐聞要如何將趙聰繩之以法,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就在徐聞陷入了兩難的時候,突然身旁的樑小仙走了出來。

    樑小仙看着面前的趙聰,然後搖着頭說道。

    “你不能這麼做。”

    “事到如今,你還打算執迷不悟下去嗎?”

    “放手吧,放了所有人。如果你真的要脅迫的話,就用我的命。”

    “反正我已經是戴罪之身,跟我一起自首吧!”

    當樑小仙說出,他要自首的時候,趙聰愣住了。

    “你爲什麼要自首?”

    “跟你有什麼關係?”

    “東西不是你偷的,人也不是你殺的。你憑什麼自首?”

    樑小仙聽後,喊道。

    “不,都是因爲我。”

    “如果我忍住了誘惑,如果我沒有看那本筆記,如果我沒有唱那本筆記本上的歌,那麼一切都不會發生。”

    “這是我虧欠羅綺的。”

    “我對不起她,我更不該許願讓所有人都忘記她的存在。”

    “我的內心,早已被邪惡所污染。我必須自首,才能讓自己得到救贖。”

    樑小仙說完,轉過身朝着徐聞伸出了手。

    “徐警官,把我拷上吧!”

    “我會將一切都交代。我必須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贖罪。”

    樑小仙本來就不是壞人。

    曾經的她,是一個陽光活潑的女孩兒。

    那個時候的她,也不知道筆記上的內容是羅綺的作品。

    如果知道的話,興許她也不會唱。

    可以說,樑小仙從頭到尾,都是很無辜的那一個人。

    現在的這一切,不過都是掉入了趙聰的陷阱罷了。

    而趙聰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急了。

    “不是的。小仙,這件事情都說了跟你沒關係。”

    “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偷來了筆記本,你也不會那麼做。如果不是我給了你項鍊,你也不會那麼做。”

    “所以罪魁禍首是我知道了嗎?是我。”

    趙聰歇斯底里的說道。

    看得出來,他是想要保護樑小仙,他不想讓樑小仙受到任何的傷害。

    如今樑小仙想要將過錯全部攬在自己身上,所以趙聰也急了。

    他自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姓徐的,我警告你,這件事情跟小仙無關。你要是敢帶走小仙,我這就讓全校的人去死。”

    徐聞看了一眼趙聰。

    他顯然已經看出來,這趙聰十分的在意樑小仙。

    可以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掩護樑小仙。

    他願意爲樑小仙付出一切,甚至是死。

    看出趙聰心思的徐聞,毫不猶豫的爲樑小仙拷上了手銬。

    “對不起,樑小仙涉嫌謀殺羅綺,我必須帶回局裡調查。”

    看到徐聞把樑小仙拷了起來,趙聰真的急了。

    “徐聞,你放開她,我最後警告你一次,放了她。”

    沒想到樑小仙反而朝着趙聰喝道。

    “夠了,我自首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你沒關係。”

    “既然你不自首,那麼着一切就由我來承擔。”

    “反正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這件事情我必須站出來給世人一個解釋,給羅綺一個解釋。”

    “徐警官,帶我走吧!”

    “就讓他一個人留在這兒,自生自滅。”

    樑小仙說完,朝着趙聰露出了一雙無比失望的眼神。

    眼神之中,有蔑視,有厭惡,有噁心。

    當趙聰看到樑小仙眼神的那一刻,他狂了。

    他猛地撲向了樑小仙,然後死死的保住了樑小仙的腳。

    “不行,你不能去。”

    “你要是去了,你的前途都毀了。”

    “我求求你,你不要去。我去,我去自首,我去自首好不好?”

    趙聰痛哭流涕的對樑小仙說道。

    隨後他看向了一旁的徐聞,然後狠狠地說道。

    “姓徐的,抓我 ,抓我啊!”

    “只要你放了小仙,我可以放了所有人。”

    “我自首,我可以去自首,只要你能放了小仙。”

    “她不能去,她走到現在很不容易。”

    “我已經毀了她一次了,我不能再毀她第二次。”

    “我不能,我不能。”

    趙聰朝着徐聞擡起了自己的雙手。

    那一刻,他雙手顫抖,眼中滿是恐懼。

    徐聞知道,他不是在恐懼審判,他是在恐懼樑小仙被帶走。

    這個傢伙,對於樑小仙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感情。

    那種感情,超越了愛情,甚至超越了親情。

    那是徐聞所無法理解的一種感情。

    趙聰,願意爲樑小仙去死。

    “小仙,只要你不去自首,我可以放過天啓中學所有人。”

    “我求求你,不要去。”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願意承擔這一切。”

    趙聰說完,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朝着徐聞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徐聞看了一眼樑小仙,隨後又看了看趙聰。

    之後,他解開了樑小仙手上的手銬。

    然後將手銬,重新戴在了趙聰的手上。

    就這樣,趙聰爲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自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