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75 金鐘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75 金鐘之戰字體大小: A+
     

    臺灣中天電視臺的演播廳裏,徐水木和樑冰冰並排坐在大屏幕前,正與老羅、孔羨平、馬仲平、高山等中華國學研究院的其他高層開電視會議。自從學會了搜索:媽媽在也不用擔心我看不到最新章節啦!-

    在徐水木的帶領下,藉助落頭族、海夜叉的力量,終於將臺北市從冥教手中奪回來了。目前蔡永年和小八、姜婆婆等人分別帶了一路人馬臺東、臺南、臺中等地發起了進攻。雖然徐有才和鳳隱逃跑了,但冥教在臺灣的勢力已經大勢已去。

    徐水木道:“臺灣的情況就是這樣,北京的情況怎麼樣?”

    老羅仍然是那個八歲的小男孩,雖經歷了幾十天不休不眠的大戰,但他看上去絲毫沒有疲憊的感覺,他身邊坐着太虛真人樑詩正,樑冰冰的眼睛一直盯着爺爺。

    老羅道:“北京還頂得住,敵人的攻擊似乎並沒有我們預想的那樣強烈。儘管炳靈太子在北京現身了,但我懷疑那並不是真的,而是一個冒牌貨。”

    這時,從美國華盛頓的演播廳裏冒出一個高大帥氣的洋人,說道:“現在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首都被攻下的達到126個,囊括了除中國、美國、俄羅斯之外的所有大國,而其餘的國家也都有冥教在活動,面對冥教徒那些鬼魂,各國的軍隊簡直不堪一擊,大部分軍隊很快就被同化,反過來成爲冥教控制政權的武器。”

    “這位是?”徐水木問道。

    “你小子,連你師傅也不認識了?”洋人生氣道。

    “果然是你啊師傅,你怎麼成了一個洋鬼子。”那個洋人正是賀普仁,他離開老羅的‘肉’身,擁有了一個洋人的‘肉’身。

    賀普仁罵道:“他孃的,別提了,誰讓這美國鬼子不給力,老羅把我派到這邊來。這洋鬼子,一身的臊氣味,害得我整天打噴嚏。”

    樑詩正道:“據不完全統計,炳靈太子在全球300多個地區出現過。毫無疑問,這些全都是冒牌貨。水木,擒賊先擒王,你現的任務就是儘快找到炳靈太子,跟他決鬥,一旦降住炳靈太子,其他冥教的嘍羅就好對付了。”

    徐水木對樑詩正道:“真人,現在冥教都鬧這德行了,天界的神仙們怎麼都不出手啊。那‘玉’帝老兒都他娘吃糊塗了麼。”

    太虛真人無奈道:“唉,‘玉’帝那老傢伙說是什麼定數,其實他是害怕惹禍燒身,那些神仙們自己個個吃得腦滿腸‘肥’,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啊。你想一想二戰初期英法美是怎麼對待德日的就明白了,正是各家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高山道:“那他老子東嶽大帝呢,他兒子鬧成這樣,也不出來管管?”

    老羅道:“唉,別說東嶽大帝了,包括地藏王菩薩、各殿閻羅在內,地獄中各路高官全都被炳靈太子給關押起來了。現在啥也甭想了,就靠咱們這些人拯救人類吧。”

    徐水木道:“院長,現在臺灣基本平定了,我回北京麼?”

    老羅擺擺手,道:“不,今兒早上我卜了一卦,根據卦象來看,你現在應該回金鐘。”

    一進入金鐘城,徐水木立即便感覺有成千上萬的眼睛盯着自己,但那些眼睛都躲在暗處,四下望去大家都好像普通人一樣,忙着自己的事情。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看到街上人來人往,一切都正常,但實際上你眼前的都是假象,他們都不是人,而是鬼。

    金鐘的天還是像離開之前那樣‘陰’沉,看不到一絲的太陽。只有這樣的天氣,冥教的幽魂們纔敢在大街上游逛。

    水木心裏很清楚,這個城市現在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所謂,藝高人膽大,找回了前世真身之後,他已經成爲天下唯我獨尊的高手了,所以纔敢在這個百鬼穿行的城市裏悠閒地行走。

    整個城市散發出一股腐爛的味道,那是反抗者的屍體的味道。

    徐水木回到了金鐘大學,這裏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學生們還在認真的上課,好像世界上從來沒有冥教這回事。

    他正透過窗戶往裏看,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頭發現是鍾寧。

    “水木哥,你怎麼在這啊,讓我好找。”鍾寧道。

    有那麼一瞬間,徐水木真的以爲是鍾寧在跟自己說話。自從上次被劉文騙到金鐘,導致自己慘死之後,鍾寧便被冥教捉去了,一直沒有見過面。

    然而,鍾寧是不會叫他“水木哥”的,她一直以來都叫他“木哥哥”。

    徐水木也不點破,只是“哦”了一聲,道:“我隨便轉轉,沒想到你就不見了。”

    “那我們走吧。”說着,鍾寧就要去掉徐水木的手。徐水木聞到她身上飄過一絲淡淡香氣。

    “**香。”徐水木淡淡一笑,吐出了這三個字。

    “你說什麼?”鍾寧問道,‘露’出一副無辜的神情。

    徐水木說道:“沒什麼。”說着,漫不經心地將手向鍾寧的脖子。等到鍾寧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徐水木的手用力一握,鍾寧的脖子已經被擠成了麪條,臉上脹成了一個紅彤彤的豬頭。

    一瞬間她現出了胡小月的身形,然後變成了一隻雙尾黑狐。當然,是死掉的黑狐。

    “你的手段也太毒辣了吧?佛家以慈悲爲懷,在你身上簡直看不出一點慈悲的影子。”教室裏講課的老師隔着窗戶說道,滿屋子的人都看向窗外。那個教師不是別人,正是鳳隱。那滿屋子的人也全都是她的狐子狐孫們。

    徐水木淡淡一笑,道:“慈悲也要分人,對慈悲之人自然要慈悲相待,對兇狠之人則以兇狠待之。如果不你不想讓你這些徒子徒孫們變成一堆屍體。”

    徐水木雲淡風清的樣子,讓鳳隱感到了無盡的寒意。然而,此時她不能猶豫,否則等待她的將會是比死更可怕的事。

    “給我上!”鳳隱一聲令下,滿屋子的人,不,整幢樓的黑狐‘精’,張牙舞爪地從四面八方向徐水木擁過來,即使是螞蟻,一人咬上他一口,也能把他剔成枯骨。

    “好可怕啊,好可怕,”徐水木故作害怕狀:“果然讓冰冰留在臺灣是對的,否則真給你們嚇死不可。”

    這樣說着,徐木水輕描淡寫地揮動手掌,那些黑狐‘精’在他手上果然如螞蟻一般脆弱,一拍即碎,粘着即死。很快,在徐水木的周圍便圍了一座黑狐山。然而,那些黑狐好像瘋了一般,不顧死活地向徐水木撲去。

    徐水木搖搖頭,道:“告訴你們吧,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殺戮,而是讓人視死如歸。”

    徐水木的話讓鳳隱一哆嗦,她的心被擊中了。

    只剩下一隻小狐‘精’了,徐水木停了下來。她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穿着黑‘色’的套頭衫,樣子非常的可愛,如果不是滿臉血跡的話。她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

    “告訴我,炳靈太子在什麼地方?我就饒了她。當然,連同你一起。”徐水木依然是一幅雲淡風清的樣子,彷彿在欣賞一朵在‘春’風中搖曳的芙蓉一般。

    “他……”鳳隱剛說出一個字,突然感覺背後一陣刺痛,低頭一看,一把劍已經將她刺了一個透心涼。

    “叛教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徐有才冷冷地說道。

    鳳隱看了一眼徐有才,緩緩說了一句:“謝謝你,師哥。”然後倒地化成了一隻九尾狐,她的九條尾巴是彩‘色’的。

    在一旁的光明右使葉鵬說道:“是啊,你確實應該好好感謝她,否則你的結果可比這個要慘多了。”劉文看了一眼葉鵬,沒有說話,脫下自己的上衣,披在了鳳隱的身上。三大天師,‘玉’竹殺死了鳳隱,作爲老三的苦凌心中不知作何感想。大戰一觸即發,徐水木將以一人之力挑戰一座城的魔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