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60 紗帽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60 紗帽山字體大小: A+
     

    紗帽山全國最著名的一共有五個,除了臺灣紗帽山之外,還有廣東紗帽山,福建紗帽山,湖北紗帽山和貴州紗帽山。。 更新好快。

    臺灣紗帽山位於位於臺北陽明山國家公園,是屬於七星山的寄生火山,海拔高度約643公尺,因其形似於烏紗帽,故有此名,由於原本是火山的關係,因此擁有豐富的火山地形,而溫泉也是這裏的特殊景觀,吸引了許多的遊人。

    時近午夜,此時的紗帽山自然是鬼多人少。樑冰冰不再理會山鬼,深一腳淺一腳的踩着山石,急忙追趕小白龍他們。不過,經過這一耽擱已經遲了,絲毫看不到他們的影子了。

    已經到了半山腰,這裏不像山腳下那麼漆黑一片了,儘管是‘陰’天,但透過那密佈的鱗雲,依然可以見到些許的天光。然而,對樑冰冰來說,倒不如深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因爲小路的四周樹枝遍佈,看上去鬼影憧憧,再加上林深處突如其來的怪叫,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空氣中沒有一絲風,樑冰冰已經香汗淋漓。

    有個念頭在她的心裏一直揮之不去,到目前爲止,是不是他們進展的太順利了。自從到了臺灣,便有人接應,然後一切都由蔡永年安排,到現在爲止,他們居然沒有遇到一點阻力。

    正如黎明前的黑暗,大戰前的死寂一般,越是順利就越讓樑冰冰感覺不安。

    不知什麼時候,那山鬼自己覺得無聊,也隱沒到山林之中了。

    走着走着,樑冰冰走到了一個三叉路口,正在猶豫間,她突然聞到左邊隱隱散發出一股‘尿’臊味,湊上前提鼻一聞,果然是一泡‘尿’。樑冰冰心知是小白龍留下的記號,想來它變成了狗,自然要用狗的方法來做記號了。

    順着左邊的小路往上爬,地勢越來越陡,幾乎已經到了八十多度的坡度了,還好兩邊都修了吊鎖,順着吊鎖,樑冰冰爬到了一個半山腰平臺,平臺上出現了燈光。她仔細一看,發現是一幢山間小屋。

    小屋一共有三間,正中的堂屋亮着燈,屋前有一個涼臺,正中擺了石桌石椅,石椅上面放掛了兩隻鮮紅的燈籠,燈籠無風而動,讓樑冰冰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她繞過石桌,來到屋前,伸手推‘門’,發現蔡永年他們正在屋內等她。

    蔡永年坐在椅子上,小白龍蹲在另一隻椅子上,小八站在蔡永年的身邊。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樑冰冰進屋卻並沒有引起三人的注意,他們好像她不存在一樣,自顧自的說話。

    蔡永年道:“小白龍先生,我說還是去迎一迎樑小姐吧,山路陡峭,她又是人生地不熟的。”

    小白龍道:“沒有關係,沿途我都留下了記號,她應該能找上來。”

    蔡永年對小八道:“小八,你跑跑‘腿’去迎一下樑小姐。”小八應了一聲便出‘門’了,出‘門’時正從樑冰冰的身邊經過。樑冰冰並沒有阻攔她,而是冷笑地看着蔡永年和小白龍變的狗。過了一會兒,樑冰冰道:“又是你們這羣山鬼,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趕快給我滾。”

    樑冰冰話音剛落,眼前的蔡永年和小白龍突然化成了兩個怪物。怪物的樣貌相似,都是眼如銅鈴,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周身黑‘毛’,貌如夜叉。只不過一個身材高大,一個矮如冬瓜。

    樑冰冰雖說在研究院聽聞過諸多奇鬼,但現實中卻何曾見過這等怪物,不由得悚然而驚,兩‘腿’就有點發軟。正在這時,只覺身後‘陰’風陣陣,心知是那剛纔化作小八的山鬼在背後偷襲而來。當此,正可謂後有追兵,前有圍堵,她只得側身向旁邊躲閃。

    話說這樑冰冰雖未正式拜過師傅,不屬於任何‘門’派,但自從進入中華國學研究院,作爲首長的孫‘女’,大家都把她當大小姐一般的看待,她要想學什麼東西,大家自是求之不得,自會傾囊相授,哪有藏着掖着,而她此時只恨自己當初不夠努力。

    樑冰冰側身躲過山鬼的偷襲,與三鬼成對立之勢,她也拉開架子,正準備大打一場。不料,‘門’外卻傳來一聲呼嘯,這呼嘯聲剎是怪異,好似口哨一般,但卻又不像人口中所能發出的聲音。三鬼聞得呼嘯,對視一眼,竟然丟下樑冰冰奪‘門’而去。

    樑冰冰這才長吁一口氣,癱倒在正屋當中的椅子上。她只覺得頭頂發涼,一‘摸’額頭全是冷汗。

    樑冰冰坐了一盞茶的功夫,體力漸漸恢復了,擔心山鬼去而反覆,急忙動身前行。然而,走出不過百米,便聽到身後有人呼喚自己:“樑小姐。”仔細一聽,正是小八。

    樑冰冰擔心又是山鬼假冒,不待小八走近,便叫道:“你別過來!”

    小八停下來,疑‘惑’道:“樑小姐你怎麼了,我是小八。”

    樑冰冰叫道:“我問你,你從小是被誰養大的?”

    小八一聽是爲了確認自己的身份,放下心來,道:“是蔡永年蔡老師把我養大的。”

    樑冰冰放下心來,輕籲一口氣,道:“哦,你不是在最前面嗎?怎麼從後面過來了?”

    小八道:“剛纔蔡老師見你一直沒上來,讓我下山去接你。”

    樑冰冰剛纔回想起三個山鬼在屋內所模仿的情形,知道蔡永年吩咐小八下山去尋自己,沒想到卻錯過了。不過,樑冰冰此時見到小八心中喜悅無比,卻未及細想,山路狹窄,兩個人怎麼會錯過呢。

    小八道:“我想,樑小姐應該是遇上山鬼了吧?”

    樑冰冰自尊心很強,怕被人看穿自己害怕,故作輕鬆道:“是啊,想不到你們這裏的山鬼卻生得如此怪異,簡直如同夜叉一般。”

    小八一聽,道:“哦?樑小姐見到的山鬼什麼樣子?”

    樑冰冰把剛纔看到的三個怪物模樣大致描述了一番,小八道:“看來姐姐遇上的不是山鬼,而是真的夜叉了。山鬼是人死後的‘精’魂,其形自然也是人形,即便有變化之能,也絕不可能變成夜叉,因爲鬼最怕夜叉。”

    樑冰冰一驚,道:“怎麼,你們這山中還有夜叉?”

    小八道:“只是一種傳說罷了,蔡老師跟我說過,他的太爺爺曾經在這山中遇到夜叉的襲擊,他們一行十多個人,都被夜叉打死了,太爺爺雖撿回一條命,但也身受重傷,沒過多久便死了。蔡老師說,夜叉可食人,其力大無窮,看來姐姐功夫不弱啊,把夜叉都打跑了。”

    樑冰冰道:“不是被我打跑的,是被一聲呼嘯叫走的。”

    小八道:“這倒奇怪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吧?否則三個夜叉怎麼會放着到嘴的鮮‘肉’而離開呢?”

    樑冰冰被稱爲鮮‘肉’,有些不高興,便不再說話。兩人走走停停,樑冰冰感到地勢越來越平坦,不知不覺腳步也加快了。沒過多久,眼前突然又亮起來燈光。

    小八道:“紗帽山山頂到了。紗帽山是個活火山,這裏有溫泉旅館,一會姐姐可以泡個溫泉。”

    果然,山頂上排列了不少建築,樑冰冰看近處的招牌上寫着美‘花’溫泉旅館的字樣。樑冰冰心想,這是什麼時候,誰還有閒心來泡旅館啊,這個小丫頭果然是不諳世事啊。

    蔡永年和小白龍不知是聽到了聲音,還是碰巧,從前面的一家溫泉旅館中走了出來。

    樑冰冰心中充滿了對小白龍的怨言,怪它不管自己的死活,只顧自己趕路,但當着外人的面卻又不好直說,只是站着一言不發。

    小白龍似乎沒有發現樑冰冰的情緒,道:“我和蔡老師已經查過了,這些旅館裏的人全都逃走了。現在一個人也沒有。”

    蔡永年道:“蔡小姐,這裏距離火山口不足兩百米,不知道佛身寶棺具體在什麼地方?”

    樑冰冰道:“這附近應該有一個山‘洞’,大家找一找,應該就在山‘洞’裏。”

    蔡永年道:“哦?在山‘洞’裏?在野原溫泉旅館的後面確實有一個隱祕的山‘洞’,我小時候經常去玩,可是沒有見到棺材之類的東西啊。”

    樑冰冰道:“應該就是那裏沒錯,佛身寶象自然不會‘露’在外面,蔡公你快帶我們去。”

    三人一狗,很快便來到了蔡永年所說的那個山‘洞’。這個山‘洞’確實是非常的隱祕,‘門’口有巨石擋‘門’,外面還有枝藤掩蓋,如果不是偶然發現,一般人到不了這裏。

    到了這裏,已經不用擔心燈光被冥教的人發現了,樑冰冰和蔡永年都各打了一個強光手電筒,而小白龍和小八自有夜視之能,不用手電。

    山‘洞’不大,寬不過三四米,縱深不過十米。‘洞’內的情形一目瞭然。‘洞’裏非常的‘潮’溼,可以聽到‘洞’壁向下滴水的聲音。顯然,這不是一個儲藏屍體的好地方,因爲如果不想讓屍體腐爛,自然是越乾燥越好。

    蔡永年以不悅的語氣道:“怎麼樣樑小姐,我說佛身應該不在這裏吧?”

    樑冰冰問道:“紗帽山只有這一個山‘洞’嗎?”

    蔡永年道:“我從小來這裏玩,幾乎把陽明山都走遍了。據我所知,紗帽山就只有這一個山‘洞’了。”

    樑冰冰道:“那就沒辦法了,地圖上說的就是這個地方,我們就好好找找吧。”

    蔡永年道:“這不是一目瞭然嗎?這山‘洞’的四壁全都是石頭,怎麼可能有人在石頭上挖個‘洞’放屍體的?”樑冰冰道:“你別忘了,鬥戰勝佛當年可是託身石猴來到人間的,而且被如來佛祖壓在五指山也是石山之下的。佛爺的事,咱們怎麼能想得清呢。”蔡永年被樑冰冰頂得無話可說,突然聽到小八叫道:“蔡老師,這裏的石頭是鬆的,好像有一個‘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