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52 鬼城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52 鬼城一字體大小: A+
     

    雖然是白天,但整個金鐘城卻是一片灰‘色’的世界。,

    在古蓮‘花’池大街上,汽車行人如流般川行。街邊有一排小攤販,大家好像昨夜沒有睡好,眼圈全都一團黑,看上去無‘精’打採的樣子。

    南邊臨近市一中心醫院,有一個西點‘奶’糕專櫃,排了一組大約有四五米的玻璃櫃,裏面各式各樣的烤箱製品,以及西式蛋糕。店主是一箇中年男子,膀闊腰圓。他坐在靠椅上,好像在打盹兒。

    馬路的對面有一個小乞丐,十歲左右的樣子,看上去髒髒的,樣貌也相當的萎縮。他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奶’糕店主。如果仔細觀察他的眼睛的話,你會發現他的眼裏有沒有眼白,一開始是黑的,漸漸變成了深藍,然後是墨綠,紫‘色’,最後變成了赤紅!

    突然,小乞丐一躍而起,在一輛裝載活豬的大卡車到來之前衝過了馬路,一把抓起兩條擺在櫃檯外面的兩條‘毛’‘毛’蟲麪包,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向西邊的朝陽大街跑去。

    誰也沒有看到,睡熟的‘奶’糕店老闆嘴角泛起了笑意,他幾乎是在小乞丐抓住麪包的同一時間縱身躍起,在他逃離玻璃櫃不到兩米的地方,抓住了他的頭髮。

    被擒的小乞丐在店老闆手裏奮力掙扎,他沒有求饒,而是像一隻猴子一樣吱吱‘亂’叫。店老闆則像一隻捕到老鼠的貓,提着頭髮來到了櫃檯的後面,從櫃檯裏面拿出一把鮮紅的斧頭,對着小乞丐的腦袋猛力的劈了下去。

    只一下,小乞丐便停止的掙扎,因爲他的腦袋已經只剩下一半了。

    所有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然後對於路過的人們來說,卻似乎是習以爲常的,大多數人瞥上一眼便匆匆離開了,只有幾個遊手好閒的遊民圍在一旁觀看。

    當然,除了遊民之外還有一個土裏土氣的‘女’人,她手裏牽了一隻比她更加土氣的流‘浪’狗。

    店老闆劈死了小乞丐,事情並沒有結束,他隨後又拿出一把尖利的短刀,將他的腦漿挖出來,放進一個不鏽鋼圓盆裏。

    旁邊圍觀的流民盯着盆裏的腦漿,口裏流涎,‘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然後,店老闆又去剝皮,好像完全要肢解他一般。

    土氣‘女’人看到血淋淋的骨‘肉’被從人皮下剝離出來,胃裏一陣反酸,急匆匆的離開了。

    ‘女’人走出大概幾十米的樣子,看看四下無人,才小聲的對土狗說道:“嚇死我了,這個世界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土狗道:“弱‘肉’強食,這本身就是世界的原貌啊,只不過以前被人類虛僞的外衣所掩蓋了,這很正常啊。”

    ‘女’人對狗的觀點不太認同,反駁道:“什麼正常,這簡直是一羣魔鬼。”

    土狗道:“他們本來就是魔鬼啊。人本身就有兩面,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而冥教的目的恰恰是屠殺人的天使的面向,而張揚其魔鬼邪惡的一面。所以,這就是冥教的所謂的新世界。”

    ‘女’人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們必須要推翻冥教。你說我們能成功嗎?”說到這裏,‘女’人有些猶豫了。

    土狗道:“要推翻冥教,靠咱倆是不行,太虛真人也不行,說到底還得靠你男人啊?”

    ‘女’人道:“討厭,什麼我男人。”

    土狗道:“算了,還是甭費話了,還是找徐水木要緊。”

    ‘女’人道:“是沒錯,問題是現在去哪裏找他啊。”

    土狗道:“你不是在楓林酒店見過他嗎,我們先去那裏看看。”

    ‘女’人道:“可是都過去這麼久了,他怎麼可能還在那裏。”

    土狗道:“你知道地縛靈嗎?”

    ‘女’人道:“知道。”

    土狗道:“徐水木現在也就是一個鬼魂。他在楓林酒店出現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可能就死在那裏,還有一種是可能跟隨你到了那裏。如果楓林酒店找不到他,我還有一個絕招,不過這個絕招最好不要使出來,否則我怕‘弄’巧成拙,把咱倆都陷進去。”

    ‘女’人道:“說說看,什麼絕招。”

    土狗道:“我們不用去找他,讓他來找咱你。”

    ‘女’人道:“找我?他怎麼會來找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土狗道:“很簡單,只要你公開你的身份,冥教的人自然就會動起來,冥教的人動起來,躲在暗處的徐水木自然就會知道你的位置。明白了?”

    ‘女’人道:“明白了,不過這確實是個蠢招。這樣一來,不僅咱倆要陷在冥教,而且把水木也搭進去了。”

    ‘女’人說音剛落,突然聽到身後有人說道:“招雖然蠢,但卻不妨一試。”

    樑冰冰一回頭,看到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徐水木的同窗好友劉文,他身邊還跟着兩個人,一個是金鐘市公安局長馬楚威,另一個則是劉文的學生劉婭。

    劉婭看到樑冰冰吃驚的樣子,‘露’出小人得志的笑意,道:“怎麼樣,沒想到吧,我其實早就是冥教的人了,結果把你們國學研究院從上到下一幫子窩囊廢給騙得團團轉,哈哈哈哈。”

    樑冰冰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一副鄙夷的神情,罵道:“不過是一個膽小如鼠的叛徒,有什麼好得意的。”

    “你!”劉婭上前揚手要去打樑冰冰,被劉文給攔住了,他瞪了劉婭一眼,示意她退下,然後對樑冰冰道:“走吧,我的大小姐,你的男友徐水木有請。”

    樑冰冰聽到徐水木三個字,愣了一下,但轉念又想明白了,道:“你說的是炳靈太子吧,他不過是一個從地獄裏逃出來的惡棍罷了,怎麼配稱徐水木呢。”

    劉文道:“不管是誰,今天你總歸是要跟我走的。你覺得,就憑你一個人能夠從我們三個人手中逃走嗎?”

    樑冰冰道:“跟你走沒有問題,但在此之前你先得回答我幾個問題。”

    劉文道:“你問吧,什麼問題?”

    樑冰冰道:“康廣麗和張牧野怎麼樣了?”

    張牧野是考古學院副院長宿白的徒弟,他被安排在金鐘城祕密看管康廣麗和劉婭。如今劉婭既然叛變了,那麼張牧野估計也就凶多吉少了。

    劉文道:“康廣麗‘精’魂已損,已經成了個瘋子,整天瘋瘋顛顛的,還在886醫院關着呢。當然,如果她還沒有被餓死的話。”

    樑冰冰怒道:“劉文!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她可是你的‘女’朋友啊!”

    劉文無賴道:“承‘蒙’誇獎,你別忘了,我的真實身份可是冥教天師。所有的人對我來說都是幫助教主成其大業的工具,當然工具有兩種,一種是有種的工具,比如劉婭,所以她在我身邊。還有一種是無用的工具,比如康廣麗,既然無用自然就是隨手可丟嘍。”

    樑冰冰氣結,一時說不出話來。這時,馬楚威在旁補充了一句,道:“苦天師,康廣麗應該是還沒有死。”

    “哦?”劉文瞪着眼回頭看了馬楚威一眼,問:“你怎麼知道。”

    馬楚威被嚇得臉‘色’陡變,小聲道:“不知道什麼人把她從醫院的鐵房子裏給放出來了,現在每天在大街上溜達呢,昨天我還看到了。”

    劉文的眼睛從馬楚威的身上移到了劉婭的臉上,依舊是兇巴巴的,問道:“這事是不是你乾的?”

    劉婭平時應該沒有少捱打,臉‘色’嚇得煞白,道:“廣麗畢竟是我的姐妹,我不能讓她餓……。”

    劉婭話未說完,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她雪白的大餅臉立時腫成了包子臉,彤紅彤紅,看得樑冰冰心裏都有些不忍了,便說道:“那麼張牧野呢?”

    劉文面不改‘色’心不跳,似乎剛纔只是用‘毛’巾擦了擦手,說道:“這個張牧野嘛,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會告訴你。”

    聽劉文這樣說,樑冰冰心裏稍稍踏實了一些,至少可以證明張牧野還沒有死,沒準被他們關到什麼地方去了。

    劉文掃了樑冰冰一眼,道:“怎麼着,問你也問了,答我也答了,跟我走吧。教主還等着你呢。”

    樑冰冰笑了笑,道:“不過你剛纔說錯了,其實我並不是只有一個人。”

    劉文暗提內力,準備動手擒拿,卻冷眼道:“哦,是嗎?那其它人在哪呢?”

    樑冰冰道:“你沒發現嗎?其實我還有一條狗啊。”說罷,只聽她銳叫一聲,道:“小白龍!”那隻土狗立即化身爲龍,約有三四米長,樑冰冰躍身上龍背,小白龍一個神龍擺尾,將劉文等三人狠狠地掃到了一邊,然後嗖地一聲飛走了。只聽身後劉婭驚歎道:“oh,mygod。龍耶,這就是龍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