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3 鬼頭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3 鬼頭語字體大小: A+
     

    樑冰冰知道大鵬已經遭遇不測,強忍住內心的悲憤。眼下,她必須儘快聯繫上高山,然後回到北京研究院總部向老羅彙報這裏的情況,但在此之前,她必須要把大鵬的頭給搶回來。

    樑冰冰在研究院這些年,雖然沒有拜任何一個人爲師,但各掌‘門’都願意把自己本‘門’的功法傳給她,尤其是從高山和賀老那裏,學了不少詭道與歧黃的術數。到現在爲止,也可以稱得上算是並個神棍了。她知道,剛纔那話並不是大鵬說的,現在大鵬的頭是受人‘操’控,而‘操’控他的那人,一定就是殺他的兇手了。

    樑冰冰正想着,突然感覺‘腿’上一陣鑽心的痛,低頭一看,大鵬那裂口大張的嘴已經咬在了她的小‘腿’上!她急忙用力一踢,向它甩開。大鵬的頭像個皮球一樣撞破宿舍的玻璃,飛出了窗外。樑冰冰的小‘腿’被咬出一排深深的牙印,鮮紅的血水瞬間涌了出來,一條白‘腿’變成了紅‘腿’。看來,大鵬的牙上沒有毒。

    樑冰冰顧不上包紮自己‘腿’上的傷,一瘸一拐的衝出宿舍,想要將大鵬的頭找回來。她衝到宿管室的時候,看到裏面還有被褥。‘門’是上鎖的,她也不哪來的力氣,一掌拍下去,‘門’扇就向裏面倒了下去。

    自從魏珍珍死後,芳園便被清空了,原來的宿管是一箇中年‘婦’‘女’,她自然也不敢在這裏待。於是,學校就派老校工李大爺在這裏看守,主要是看守這裏的‘牀’鋪,這‘牀’鋪蓋正是他的。李大爺也不怎麼上心,經常動不動就去喝酒耍牌了,所以今天樑冰冰來的時候,大‘門’敞開。

    樑冰冰看桌上滿滿一缸子有菸蒂,從裏面挑出幾支長的,迅速的‘揉’爛抹在傷口上,掉下一塊布條纏上。李老漢是多年的鰥夫,平時又很邋遢,他那鋪蓋煙味、臭腳丫味,味,泔水味,甚至屎‘尿’味,各種噁心的味道全都有,如果是在平時,樑冰冰要麼早就奪‘門’而出了,要麼就當時就被薰暈了。而此時她卻毫無知覺,三下兩下包好傷口之後,又將李老頭的‘牀’單扯出來,將備用來包那大鵬的頭。

    樑冰冰走出芳園的時候,已經過卻了一分多鐘,她找到108房間的窗戶,順着破碎的玻璃找去,卻沒有找到大鵬的頭。情急之下,她又拿出手機,再次撥打高山的電話。沒想到這次卻播通了。

    樑冰冰急忙說道:“高爺,你在哪兒?”

    電話裏傳來了一陣模糊不清的聲音,樑冰冰沒有聽清,又問道:“在哪?大鵬遇害了,你知道嗎?”說到這裏,樑冰冰悲從中來,差一點就哭了出來。

    這次,電話裏的聲音樑冰冰聽清楚了,他說:“我在你身後。”

    樑冰冰一驚回過頭來,便看到一個圓圓的東西從宿舍樓的四樓向自己飛過來,等飛得近了,她纔看清,那圓圓的東西是正高山的人頭。後來樑冰冰才知道,高山的嘴巴被釣魚線打穿了,手機便穿了在了他的臉上,所以說起話來嗚嗚的撒氣漏風。

    樑冰冰手中有李老漢的‘牀’單,她雙手拉住兩端用力一展將‘牀’單鋪開,高山的人頭正撲進了‘牀’單之中,樑冰冰右手一攥,‘牀’單便像口袋一樣把人頭鎖在了裏面。不要小瞧李老漢這‘牀’單,它是集一個鰥夫數十年穢物於一身的。高山在人頭在‘牀’單裏一開始像個兔子一樣上躥下跳,緊接着便做出嘔吐的聲音,樑冰冰緊緊鎖住出口,沒過多久人頭便停止的反抗。

    在四樓。兇手就在四樓。樑冰冰拎着高山的人頭回身向芳園宿舍樓衝去。作爲特警大隊長的樑冰冰,如果是在平時,一定會三思而後行。對方既然連大鵬和高爺都已經幹掉了,而她樑冰冰的本事頂多也就和大鵬差不多,甚至還不如她,這個時候她衝上去找對方報仇,除了送死沒有任何意義。

    然而,親密的夥伴被殺,樑冰冰已經急了眼,完全失去了理‘性’。她不顧一切地一口氣向四樓衝去。當她衝到三樓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樓上的打鬥聲。

    樑冰冰心念一動,難道是孔明和對方打起來了?聽到這裏,她兩步便躍上了四層上,發現打鬥者還在上面,便再一路跑上去,最後來到了樓頂上。

    樓頂上有一共有三個人,一男一‘女’在鬥一個戴眼鏡的男人。三個人都是成年人,並沒有孔明的影子。三個人見有人來到了樓頂,倒停止了爭鬥,目光齊齊向樑冰冰看來。

    樑冰冰這才時纔看清,這三個人她都認得。那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水木和鍾寧!而他們所斗的人則是劉文。當時劉婭已經說過,劉文實際就是冥教三大天師之一苦凌。可是,水木不是炳靈太子嗎?苦凌怎麼和炳靈太子鬥了起來。樑冰冰一時陷入了‘迷’茫之中,無法判斷眼前的情況,以及究竟該幫誰。

    徐水木叫道:“冰冰,你來得太好了,快幫我們解決掉苦凌。”

    鍾寧也說道:“沒錯,冰冰姐,這個人就是苦凌啊。”

    樑冰冰一想,果然沒錯,就是水木和鍾寧,打開架式對準了劉文。不料,劉文也叫道:“樑警官,你是樑警官吧,我聽水木提起過你,你不要相信他們,他們兩個人都是鳳雛的部下,都是黑狐‘精’。不要中了他們的計。”

    樑冰冰一想也對,高爺曾經說過,前段時間出現在她生活中的徐水木就是黑狐。雖然她很希望水木能夠平安歸來,但此時這一點理智她還是有的。想到這裏,她又將矛頭對準了徐水木。她問道:“水木,你告訴我,我第一次吃你做的飯是什麼?”

    徐水木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相信我。”

    樑冰冰叫道:“回答我!”

    徐水木道:“當然是我最拿手的香椿炒‘雞’蛋。”

    樑冰冰嘴角泛起了笑意,道:“不對,是餃子,茴香餡的。”

    樑冰冰記得那是徐水木搬到她家的第一天,那一天她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了他。

    徐水木哈哈笑了起來,笑着笑着臉就變形成了一個黑狐的頭,鍾寧也成了一隻黑狐,只是體型比徐水木小一些。劉文向樑冰冰走過來,道:“樑警官,這兩個人可不好對付……”然而,還沒等劉文走到樑冰冰的身邊,樓頂發出一轟隆的爆炸聲。在白霧之中,整個樓頂又被白煙籠罩,樑冰冰眼前一黑,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