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1 連環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1 連環計字體大小: A+
     

    高山‘混’跡江湖多年,是何等的老辣,他發覺情況有異並不回頭,而是縱身向前一躍,躍出三丈開外,同時右手猛地向後一拍,順勢轉過身來。

    那吃男一擊不中,臉‘色’陡變,整張臉都變得極度扭曲,再也不是那個濃眉大眼的男子,而成了一個鼠目獐頭的東西。高山仔細打量了一番這個人身狐頭的怪物,它臉上有一道刀疤,認得正是那隻幻化成劉文的黑狐,心知對付這個傢伙還是綽綽有餘的,但卻絲毫不敢掉以輕心。他不知道這裏是否還有其他的冥教徒。

    狐頭人身的怪物與高山僵持了約有一分鐘,終究是耐‘性’差些,一頓足使了個泰山壓頂向高山撲來。高山不慌不忙,待得黑狐近身,拂袖一掌擊出。黑狐只覺一股排山倒海的疾風迎面撲來,暗叫不妙,急忙收勢向左旁躍開,但已然遲了。

    黑狐被擊得沖天而起,陷入一團白霧之中,高山一個箭步衝了上去,然而卻沒有了黑狐的蹤影。從黑狐出手偷襲到被打飛,前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這期間並沒有人從這裏經過,高山以爲沒有人發現,但他回頭卻看到不遠處一個抱‘毛’絨玩具的小‘女’孩,大概只有三四歲的樣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她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

    高山擔心她被嚇哭,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轉身就要進入兵器館。

    那小‘女’孩卻說話了:“哥哥,我也要扔。”她看高山身高比較矮,所以叫哥哥,實在高山的年紀比她父母都大得多,至少應該叫個大大。

    高山心中一凜,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路數,回頭站在臺階上問:“扔,扔什麼?”

    小‘女’孩道:“扔狗狗。”

    說着,小‘女’孩把自己的‘毛’絨狗向着高山拋了過來。不過,她的力氣太小了,‘毛’絨狗舉過頭頂也只扔了一米來遠。高山邊折身去撿那‘毛’絨狗,邊說道:“小閨閨,不可以隨便……”

    高山“扔”字還未說出口,只感覺自己的手臂一陣鑽心般疼痛,心知中了敵了的計,猛得將自己的手臂甩出去。這才發現,那並不是什麼‘毛’絨狗,而正是一隻黑狐。高山的手臂被黑狐咬下來一大塊‘肉’,‘露’出了白次拉的骨頭。他急忙封住了少海、尺澤、曲池、天井,臂臑等幾大要‘穴’,防止血流出來。

    如果是在平時,‘精’明的高山一定是“三十六計走爲上計”,但此時因爲被算計得逞,心中怒火中燒。另一方面,他也認定對方應該沒有其他幫忙了,否則就會跟他正面對敵,否則也不會給他使用這種下三濫的詭計了。不過,作爲詭道掌‘門’卻中了人家的詭計,說出去也不算光彩,他要把事情在這裏解決掉。

    然而,等高山處理好自己的傷口,那黑狐卻又消失不見了,包括那小‘女’孩,也不見了蹤影。高山四下找了一番,沒有敵人的蹤影,但邁步走進了兵器館中。所謂的兵器館,當然都是冷兵器,什麼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鐗、錘、撾、钂、棍、槊、‘棒’、拐、流星錘十八種兵器,樣樣都有。當然每一種兵器又分好多種形式,比如以刀而論,又有金背大砍刀、‘門’扇大刀、齊鳳朝陽刀、象鼻古月刀、青龍偃月刀、銀龍鎖日月三‘挺’砍山刀、三尖兩刃刀、合扇板‘門’刀、金背砍山刀、三尖兩刃四竅八環刀、雁翎刀、青銅刀、丹鳳刀、板‘門’紅纓刀、鏽絨刀、三‘挺’金背刀、狼牙刀、七星刀、金背刀、三‘挺’刀等數百種,金鐘博物館裏雖然陳列的不全,但也有大幾十種的樣子。當然,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現代的仿品,而不是真正的古董。

    高山來到寶劍陳列區,讓大吃一驚的是,上百個劍架上居然空空如也。看來,被冥教徒們領先了一步。可是,他們爲什麼把所有的劍都偷走呢?原因只有一個,他們也不知道哪一把是七龍寶劍,都拿回去請高人來鑑定。老羅也曾說過,七龍寶劍平時在樣貌上與其他的劍並沒有什麼區別,只有真正懂劍的人才把看出來。

    想到這裏,高山覺得待在此處也沒有什麼必要了,得早點跟大鵬和冰冰他們會合。高山掏出手機,想先給樑冰冰打個電話,不料沒有信號,只好作罷。

    高山剛出兵器館的大‘門’,對面甬路上便走來一個人影。高山此時右手相當於廢了,他把全身的內力都管住於左手上。待那人走近,他纔看清,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阿文。

    阿文看到高山好像很吃驚,轉身就跑,高山哪裏容他再逃跑,飛奔過去,照着他的天靈蓋拍去。高山這次受這樣重的傷是從未有過的,心中恨得極了,雖然左手不及右手,但畢竟灌注了幾十的的詭道功力,一掌下去,阿文來不及躲,腦袋便有半顆被像木楔子一樣被楔進了腔子裏,當即便斷了氣。

    高山原以爲眼前這個阿文的屍體會恢復黑狐的原形,但卻發現他的身子並沒有變形。他嘴裏嘀咕道:“難道是用的易容術?”俯身準備去死人的臉。

    這時,高山的耳膜突然被一股“哈哈哈哈”的大笑聲所震‘蕩’,光憑聲音就可以斷定,此人的功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

    高山顧不得躺在地上的阿文,一個縱奔,奔到前面一個空曠的地方,叫道:”是誰,給你高爺爺出來!!“

    “哈哈,咳咳咳……“那人好像笑岔了氣的樣子。

    高山四下打量,目力所及之處,除了已經被自己打死的那個,沒有任何人影,但光聽聲音他卻完全辨別不出對方所在的位置,哪怕是方向。

    高山決定使用‘激’將法:”你個縮頭烏龜,不敢出來是吧?像你這種暗中偷襲,使用‘陰’謀詭計的小人,也太給你們教主炳靈太子丟臉了吧?“

    那個聲音完全不受‘激’,依然是一副淡然地說道:”你倒是勇猛,親手打死了自己的愛徒還不知道。呵呵呵呵。”

    高山道:“你放屁,那明明就是你們的人假扮的,想要哄騙我。”

    高山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心中卻涌起一股不安來。他正要上前辨認,那聲音卻又說話了:“怎麼,你不是不信嗎?爲什麼要去看他?”

    這下讓高山完全震驚了。事實上,他當時還沒有邁開步,只是身體稍微抖動了一下,然而對方居然發現了自己的意圖。這簡直是不可能的!既然是敵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也不能看出他的舉動,何況是這白霧‘迷’漫的天氣裏。

    他的聲音有些緊張了:“你,你究竟是誰?”

    那聲音道:“怎麼,你害怕了?好吧,我也不逗你了,大家都‘挺’忙的,你把我放出來吧。”

    高山奇怪了,道:“放你,怎麼放?”

    那聲音道:“我就在你的身上啊,被你關了這麼久,你居然還不知道。”

    聞聽此言,高山急忙在自己身上‘摸’,他的手突然‘摸’到了一個小瓶,心想:“難道是他?”

    高山所說的“他”自然是被自己封印的冰鬼。這冰鬼當日是在金鐘大學捉到的,完全是一個行動遲緩,思維低下的蠢物,怎麼可能是他?

    雖然是這樣想,高山還是把藏鬼瓶拿了出來,放到眼前看了看,問道:“是你嗎?”

    那瓶子裏依然是一團濃濃冰霧,沒有人的影子。高山見沒有回答,正準備把瓶子裝回去,不料一股無形的力道,把那瓶子奪走了。那個力道並不是別人發出的,而是瓶子自己發出的。瓶子飛進了白霧之中,高山追上去,迎面看到一男一‘女’兩名學生的樣子,瓶子正在那‘女’學生手中,她正準備拔開了塞子。

    高山大叫一聲:“不要!”正要去奪,但已經遲了。一個戴眼鏡的男人的影子出現在了那一對學生面前。

    “我認得你,你不是丁磊,你是劉文!”高山叫道。他們在來金鐘之前,早就對徐水木進行了調查,知道他來金鐘市正是來找劉文的。

    劉文笑了笑,道:“當然,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

    高山問道:“什麼名字?”

    劉文道:“苦凌!”

    高山一驚,道:“難怪這麼厲害,原來是冥教天師啊。這麼說,孔瑾也是你殺的嘍?”

    劉文笑道:“當然,對於叛徒永遠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魂飛魄散。”

    高山道:“難怪當時我沒有發現兇手,原來是你僞裝成了冰鬼。”高山當時在孔瑾的家中,丁磊的棺前把冰鬼放了出來,他作夢也沒有想到,那蠢笨的冰鬼居然是冥教三大天師之一。

    想到這裏,高山自知今日已無勝算,心中籌劃着如何逃跑,然而,他的剛一動念,劉文就說道:“怎麼,想跑麼?”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不是見鬼,而是與有讀心術的人作對!

    高山道:“跑?不是我的風格,在‘交’手之前有一件事我還想請教一下,既然那邊躺着的,被我打死的就是我的徒弟阿文,他爲什麼見了我要逃跑呢?”

    那個男學生模樣的人向前踏了一步,說道:“這很簡單,因爲之前我扮成你的樣子打了他一頓。”那個男學生的臉上有一道疤,應該就是一直扮作劉文‘誘’自己來到博物館的黑狐,而那個‘女’學生應該就是剛纔那個扔‘毛’絨狗的‘女’孩了。高山點頭道,雖然面無表情,但他的心思卻無比的悲涼,他的悲一方面是徒弟死在自己手上,另一方面則是料想今日無法逃跑,老婆以後就成寡‘婦’了。高山大叫一聲,向着劉文三人衝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