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0 魅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0 魅惑字體大小: A+
     

    既然是暗訪,大鵬晚上就不能住進以前住過的楓林酒店了,他和樑冰冰分手之後,看看時間還早並沒有急着去找旅館,而是決定回母校轉轉。-叔哈哈-

    金鐘警官學院位於北市區,距離金鐘大學只有兩條街,大鵬決定徒步走過去。

    月朗星稀,街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車輛,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甜絲涼酥酥的味道。回想起來,時光真如白駒過隙,轉眼已經畢業五年了,這五年當中大鵬恍如隔世,一切好像都在夢中一樣。

    當年,他曾經深愛着一個叫作周曉的‘女’孩,爲了這個‘女’孩他放棄了自己的理想,自己尊嚴,自己的一切。他原以爲會和這個‘女’孩在小鎮上白頭到老,幸福一生。然而,結果他們的幸福被冥教打碎了。周曉被騙加入了冥教,結果他在無奈之下親手殺死了她,正當他準備與仇人張彬(正是他貪戀周曉的美‘色’,才把她騙入冥教的)同歸於盡時,老羅救了他。後來,他又跟着老羅進了專‘門’對付冥教的組織——中華國學研究院。

    這一路打打殺殺,讓大鵬感覺異常的疲憊,他很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而能讓他的心安靜下來的地方無疑只有一個,那就是警官學院。

    不知不覺,大鵬已經走進了學院街,他擡頭驚喜的發現那家叫作“老地方”的串吧還在營業,他推‘門’走了進去。

    想當年,大鵬和周曉經常來這裏吃烤串喝啤酒,這裏的‘雞’翅‘肉’嫩焦香,周曉最喜歡吃了。不過,她的食量很小,大部分還是填進了大鵬的肚子。

    “老闆,來四十個羊‘肉’串,二十個‘雞’翅,十個板筋,五個腰子,兩瓶啤酒。”大鵬挑角落裏坐下了。此時,飯廳裏的人已經不是很多了,只有兩三撥人,其中一撥應該是學生聚餐,有六七個男生和兩個‘女’生,吃得很熱絡,說話很大聲。

    老闆還是原來的老闆,老闆娘也是原來的老闆娘,但她沒有認出大鵬,將他點的東西一一列在單子上之後,端上了兩個贈送的開味小菜。

    大鵬想了想,又道:“再給我來兩隻羊‘腿’。”

    老闆娘看了看大鵬,問道:“小兄弟,你幾個人吃啊。”

    大鵬擡頭道:“一個人,怎麼了。”

    老闆娘道:“說實話,一個人吃有點多,我怕你吃不了糟蹋東西,要不這樣,前面點的先給你烤着,羊‘腿’不夠了再烤,你看怎麼樣?”

    這時,老闆娘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道:“一起烤吧,我們兩個人。”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友榕,她一屁股坐到了大鵬對面,問道:“喂,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的?”

    大鵬道:“剛纔,你不是說有任務嗎?爲什麼又偷偷‘摸’‘摸’的跑來跟着我?”

    友榕小嘴一撅,道:“你個沒良心的,什麼倫偷偷‘摸’‘摸’的,當着蔓蔓的面,我當然不能跟你走了。你走之後,我費盡腦汁才拖身來找你,沒想到這麼不受歡迎,既然如此,那我幹嘛自討沒味,走了。”說罷,友榕站起身佯裝要走,大鵬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說道:“別走!”友榕順勢倒在他的懷裏。友榕老本行是按摩‘女’,她的裝扮妖嬈,身材火辣,尤其是兩隻f罩杯的大**,非常招人眼球。自打她一進‘門’,那些男學生眼睛就像着了魔一樣,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她的身上。其中一個‘女’生看不過眼了,猛拍一下桌子,道:“看什麼看,婊子有什麼好看的!”

    友榕聞言,怒從心中起,蹭地一下從大鵬身上跳起來,走到‘女’生面前,道:“你剛纔說誰是婊子?”

    ‘女’生喝了一些酒,雖自知失言,但面子上卻不甘示弱,道:“誰是婊子我就說誰,你幹嗎這麼急着對號入座啊?”

    友榕擡起手正準備要落下去,不料卻被大鵬拉住了:“榕榕,不要壞了今天我們重聚的好興致,你就放過她吧。”

    友榕甩了一下手,瞪了‘女’生一眼,轉身要回自己的座位上,誰知那‘女’生突然冒出一句:“什麼饒不饒,有種你動手啊,老孃就不信你敢動手。”顯然,這‘女’生仗着人多,有恃無恐。

    在坐的幾個男學生都很尷尬,他們顯然不想鬧事,另外一個‘女’生在旁邊添油加醋,道:“自己穿得這麼‘騷’,還不讓人說了。”

    大鵬嘆了一聲,說道:“我救不了你們了。”說罷,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他原本以爲友榕會大打出了,就憑眼前這幾個小‘毛’孩,他們絕對鬥不過友榕的一根小指頭。然而,她卻一言不發地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

    二‘女’以爲友榕害怕了,更加囂張了起來,冷言冷語說個不停。不料,店‘門’突然不知怎麼關了起來。

    此時,店裏除了工作人員,還有一對情侶。他們看到剛纔的爭吵,怕打起架來被誤傷到,結了帳正準備要離開,不料剛走到‘門’口,被關進了裏面。他們親眼看到,房‘門’在沒有任何人推動的情況下啪地一聲關上了,嚇得臉‘色’煞白,急忙躲到了大鵬他們對面的角落之中。

    飯堂內‘陰’氣‘逼’氣,桌布無風而動,在坐的每一個人都感覺身處冰窖之中。

    靜,靜到了極點。那兩個囂張跋扈的‘女’生此時也嚇得閉上了嘴,盯着友榕這邊看。她們知道是友榕作的怪。

    突然,‘女’生身邊的七個男生動起手來,七手八腳的把兩個‘女’生的衣服扒了個‘精’光。兩個‘女’生大張着嘴,好像在呼喊救命,但又發不出一點聲音。

    ‘女’生被扒光之後,又被按在桌子上暴打,剩飯剩菜糊了一身。暴打之後,有一個男生猛地解開自己的腰帶,‘淫’笑着想要去***已經氣息咽咽的‘女’生。位於頭頂上的攝像頭記錄了這一切。

    ‘女’生瞪大了眼睛,看着友榕這邊,作出苦苦哀求的表情。大鵬實在看不過眼了,大叫一聲:“夠了。”

    大鵬話音剛落,七個男生便好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一樣,停止了暴行,左右打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看到兩個赤身**‘女’生,趕忙用衛生紙把髒東西擦掉給她們穿上衣服。兩個‘女’生還是不能說話,她們跑到友榕身邊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

    友榕看也沒看她們一眼,說道:“你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說話做事怎麼就這麼沒教養呢。好了,我原諒你們了,你們走吧。”

    友榕說完,兩個‘女’生還是跪地不起,友榕說道:“你們回到家自然就會說話了,以後記得待人要謙和,說話要小心。”

    兩個‘女’生這時才轉身離開,她們走到‘門’口時,大‘門’立即打開了,其他人也一鬨而散,只剩下老闆和老闆娘,這是他們的地盤,沒有地方可去,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

    友榕道:“怎麼,我鵬哥點的東西還沒烤好嗎?”

    老闆和老闆娘這才反應過來,立馬說道:“烤好了,烤好了。”說罷,急忙到後院廚房把烤好的羊‘肉’串‘雞’翅拿過來。

    大鵬對着香味十足的燒烤卻沒有了味口,說道:“打包吧。”

    兩個人打包出來,大鵬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館,走進旅館,鎖上‘門’,大鵬才問道:“榕榕,你什麼時候學會馭鬼的?”

    友榕笑笑,道:“咦,你還‘挺’厲害的嘛。知道是鬼附身啊。你別忘了,我們薩滿可是驅鬼的祖師啊。自從崔師祖死後,師傅從徐師伯那裏得到了薩滿寶典,我們便開始一起修煉了。幾個人當中,我是最差的了。”

    大鵬問道:“你養了幾隻鬼?”

    友榕道:“不多,十隻吧。”

    大鵬道:“你要小心,養鬼很危險,有時候它們有可能會反噬主人。”友榕燦然一笑道:“放心好了,我會小心的。”她將打包的燒烤放在桌上,說道:“鵬哥,現在有兩樣美食放在你前面,你是想先吃烤羊‘腿’,還是想先吃我?”大鵬聞言,心中一動,下面不由自主的支起了小傘,一把將友榕攬在‘牀’上,道:“你比羊‘腿’要香上百倍,當然是先吃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