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7 失魂落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7 失魂落魄字體大小: A+
     

    27失魂落魄

    京城,中華國學研究院,老羅書房。書房內有四個人,分別是老羅,大勝禪師(即彩霞),高山和樑冰冰。當然,賀普仁的‘精’魂也暫住在老羅的體內。

    劉婭將冥教‘陰’陽界的情況告訴樑冰冰之後,國學研究院的領導們緊急開了個會,率部離開金鐘,返回了京城。

    ‘女’兒鍾寧和徐水木一起失蹤了,大勝禪師自然是心急如焚,聽說徐水木便是真正的炳靈太子之後,心知‘女’兒凶多吉少,此時更加按捺不住,說道:“照我看,直接率部攻入‘陰’陽界,打冥教個落‘花’流水。”

    老羅搖頭道:“戰爭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依劉婭所述冥教的勢力,如果是在人間,我們尚且無必勝的把握,何況是進入‘陰’陽界。去了也只是送死罷了。”

    老羅又變了一個聲調,此時已經是賀普仁了,道:“不錯,事實上我們連‘陰’陽界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更不要說進攻了。”

    高山道:“那依眼下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呢?”

    老羅道:“爲今之計,我立即返回冥府,將這一消息告知東嶽大帝和地藏王菩薩,進而寄望能夠上達天聽。”

    高山道:“東嶽大帝是炳靈太子的老子,誰知道是不是他幕後指使的?他不是也曾經爭天帝之位嗎?”

    老羅搖頭嘆了口氣,道:“如果真是東嶽大帝主謀,那麼正邪誰勝誰負就真的難以預料了。但無論如何,告御狀是如今最好的方法,這裏的事情依然由賀老來猜度。我走了。”

    老羅說罷,郭石頭的臉‘色’突然變白了,眼神也渾濁了一些。大家知道,老羅已經離開了他的‘肉’身,衆人也不在意,繼續開會。

    高山道:“賀那個康廣麗一直癡癡傻傻,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如果她醒過來,沒準備還可以探聽到更多關於‘陰’陽界的消息。”

    大勝禪師道:“你是懷疑劉婭?”

    高山道:“難道你不覺得她很可疑嗎?”

    賀普仁道:“康廣麗之所以神志不清,是因爲失魂落魄。”

    大勝禪師和高山同時道:“失魂落魄?怎麼會這樣?”

    賀普仁道:“人有三魂七魄,如果劉婭所說全部是實情的話,我想康廣麗的‘精’魂並沒有離開‘陰’陽界。附着‘精’魂的一魄也留下了。也就是說,現在康廣麗身上只有兩魂六魄,雖然飲食起居無異於常人,但卻沒有思維,就如同剛出世的嬰兒一般。”

    高山道:“那豈不是相當於失憶了。”

    賀普仁道:“也可以這麼說吧。”

    衆人說話時,樑冰冰一直沉默不語,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一個桌角。大家一開始並沒有在意,這時大勝禪師畢竟是‘女’人,注意到了,問道:“冰冰,你怎麼了?”

    樑冰冰聽到有人叫自己,突然回過神來,說道:“沒,沒怎麼。”

    高爺道:“怎麼,你不會也失魂落魄了吧?”

    賀普仁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樑冰冰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心裏苦,但這個時候更要振作起來,跟冥教的人鬥,只有鬥贏了,水木纔有可能活過來。”

    的確,徐水木本是炳靈太子返回人間的宿主,如今炳靈太子已經甦醒,搶佔了水木的‘肉’身,那真正的水木自然是煙消雲散了。樑冰冰故而極度傷心,以至於心不在焉。

    樑冰冰聞聽賀普仁如此說,擡起頭來,急問道:“賀老,你是說水木沒有死?”

    賀普仁點點頭。樑冰冰搖頭道:”不,你一定是在安慰我,炳靈太子已經甦醒了,水木安有活的道理。“

    賀普仁道:”‘陰’陽相生,正邪並立,冰冰你有所不知,炳靈太子由水木而生,那水木自然也能生出剋制他的能量。你前幾天在楓林酒店的時候,不是看到窗外的水木了嗎?“

    樑冰冰急切道:”你是說巴魯圖,真正的水木其實是巴魯圖,對嗎?那他現在在哪裏呢,爲什麼不來找我們啊?“她的眼睛的閃爍着‘激’動的淚‘花’。

    賀普仁作了個拈鬚的手勢,發現無須可拈,才作罷,道:“我想他一定就在我們身邊,他之所以不現身,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不過,他心裏還是一直在惦記着你啊,否則也不會冒險去探視你了。”

    兩行熱淚終於順着樑冰冰的鼻翼流下,多日來一直積壓在她心頭的大石得到了宣泄。她抹掉眼淚,說道:“賀老你說吧,要我們怎麼做,我們一定全力以負,配合水木,剷除冥教。”

    高山道:“對了,如果徐水木是炳靈太子,那麼上次被我們封印的林小曼究竟是什麼人啊?”

    賀普仁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以她當時的身手來看,應該是冥教一個極厲害的人物。這個問題先放一邊,眼下我們的任務是尋找突破口,獲得更多關於‘陰’陽界的消息,以做到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樑冰冰道:“我感覺那個馬楚威就是冥教教徒,應該先從他下手。”

    賀普仁道:“哦,爲什麼這樣說?”

    樑冰冰道:“那天劉婭講述‘陰’陽界的時候,他的反應完全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反應,他似乎一點也不感到奇怪。”

    賀普仁點點頭,高山也道:“還有孔瑾母子,也要好好查一查,我懷疑我捉到的那個冰鬼就是孔明的父親。懂得鎖魂的人,也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賀普仁道:“好,我們之所以從金鐘撤出來,就是因爲之前太招搖,引人耳目。現在樑冰和高爺,帶上大鵬,你們三個人變裝回到金鐘進行暗訪,我們在京城明查,一有消息隨時報告。就這樣,散會。”

    在高峯期擠地鐵如同強‘奸’,無論對方如何掙扎、拒絕,只要你力氣足夠大,總是能夠‘插’進去的。大鵬後退兩步,使盡全身力氣向人流撞去,一片掙扎斥罵聲之後,終於擠上了地鐵昌平線。與大鵬隔着三個‘門’,站着馬楚威。原本大鵬跟着樑冰冰去了金鐘暗查馬楚威,沒有想到他跟着跟着,居然跟回了北京。馬楚威到北京究竟有什麼意圖呢?此時,他一身素服,不僅沒有開車,而且也不打車,只是坐公共‘交’通,看樣子是想掩人耳目。地鐵坐到沙河站,馬楚威下了車,大鵬遠遠的跟了上去,看到他走進了一個別墅小區,大鵬想了想,決定進去探視一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