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0 走陰後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0 走陰後裔字體大小: A+
     

    20 走陰後裔

    在樓道***現的女人正是金大中文系的年輕女教師孔瑾,而那個被高爺捉住的小男孩則是她的兒子孔明。(href=";強寵特工傻後)孔明趁高山愣神之際,嗖地一下逃了出去,從孔瑾身邊溜走了。

    樑冰冰和高山都不認識孔瑾,但兩個大人揹着家長欺負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說出去非常不長臉,所以高山也沒有去追孔明。孔瑾見兒子沒事了,轉身要走,被樑冰冰叫住了:“對不起,請等一等。”

    孔瑾回過頭來,訝異地看着樑冰冰,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人們都說,夜晚會掩蓋女人的醜,讓她看上去比白天漂亮,但對孔瑾這種超醜的女人來說,這一條顯然不太適合。反而因爲光線暗淡,讓她的容貌變得更加恐怖。樑冰冰被嚇了一跳,但她還是問道:“請問你們晚上來芳園做什麼?”

    孔瑾問道:“你們是警察嗎?”

    樑冰冰答道:“是的,”正準備要掏出證件來,但孔瑾擺了擺手,說道:“不必了,其實我來這裏無非是想和當年的幾個好姐妹來聊聊天而已。(href=";死亡神座)”

    孔瑾這話說得有點怪異,整個芳園早就空了幾個月了,她哪裏來的好姐妹,而且還是“當年的”。顯然,她話中有話。

    樑冰冰也不戳破,巧妙地問道:“不知道你見到她們沒有?”

    孔瑾道:“見是見到了,只不過她們都生我的氣,不願意理我。還好有我兒子在,她們喜歡跟我兒子玩,所以場面沒有那麼尷尬。”

    樑冰冰問道:“不知你住哪一個宿舍,是什麼時候的事?”

    孔瑾道:“八年前,芳園108。(href=";封神奪豔記)”

    樑冰冰聽聞此話,腦袋嗡的一下,她已經知道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是誰了。水木在電話中曾經給她講過,八年前芳園108有三個女孩離奇上吊,分別叫作小雅,瑋玲和趙珊,但和她們一個宿舍的孔瑾卻因爲給別人家教當時沒有回宿舍而逃過一劫。

    樑冰冰道:“原來是孔瑾老師,不好意思,我是北京特警大隊的樑冰冰,今天有點晚了,明天我們會登門拜訪,不知道您現在住什麼地方?”說着,樑冰冰伸出手去,和孔瑾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孔瑾聽完樑冰冰的自我介紹,態度有所緩和,道:“原來是徐水木的女朋友,失敬失敬。”

    樑冰冰聽到孔瑾提起了徐水木,心裏一怔,顧不及“女朋友”之類的說法有什麼問題,急忙問道:“怎麼,你認識水木?”

    孔瑾道:“是啊,徐水木兩個月前跟劉文老師一起到過我家,尋問八年前芳園108案子的情況。(href=";殿下的野蠻公主)誰知他們兩個隨即就失蹤了,真是讓人唏噓啊。”

    樑冰冰忙道:“對不想,我想再問一下,當時他們來你家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反常的情況嗎?”

    孔瑾沉思了片刻,道:“反常?好像沒有什麼反常的,當時芳園208的魏珍珍和八年前一樣上吊自殺了,學校裏亂亂的,徐水木說自己是公安部派來的特警,說什麼兩個案子要併案調查之類的。我就把八年前的情形講給他聽,聽完他們就走了。”

    樑冰冰問道:“剛纔你說來見朋友,是什麼意思?”

    孔瑾笑了,臉上堆滿了褶皺,更加醜了,道:“我是開玩笑的,因爲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所以嚇嚇你們。(href=";超神建模師)其實是因爲我兒子跑出來玩,我來找他而已。”

    樑冰冰道:“哦,是這樣啊,那你兒子膽子挺大的,大半夜的敢來芳園。”

    孔瑾應付式的說道:“是啊,是啊。”

    ……

    孔瑾離開後,高山突然說道:“這個孔瑾有問題。”

    樑冰冰說道:“是啊,一開始我就知道了,水木是不可能第一次見面就說自己女朋友的事。而且,他們的話題應該也涉及不到這個方面。”

    高爺道:“而且,她那個兒子也不簡單。我可以斷定,他是有陰陽眼的。”

    樑冰冰道:“你是說他是走陰人?”

    高爺道:“他現在這個年紀應該還沒有正式當上走陰人,但他一定是走陰人的種。”

    樑冰冰道:“那孔瑾呢,她是不是走陰人?”

    高爺搖搖頭道:“她掩飾得太好了,從外表我完全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來。”

    樑冰冰道:“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值得懷疑,就是我在走訪學生的過程中,中文系的學生紛紛反應,那位被剝皮的馬教授在課堂上經常詆譭孔瑾,一會說她被男人騙財騙色,一會說她花錢找男人才生下孔明這個種。”

    高爺道:“你懷疑是孔瑾殺了馬春花?”

    樑冰冰道:“至少她有殺人的動機。而且,八年前三名女研究生上吊自殺,她也脫不開干係。”

    高爺道:“這麼說來,孔瑾很有可能是冥教徒。不管怎樣,我覺得應該盯住她,從她身上打開突破口。”

    兩個人關上芳園的門,邊走邊說,很快便回到了青年教師公寓。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進公寓,而是在附近轉了一圈,看到門口沒有人的時候才往裏面走。高爺從劉文的學生中得知,他的公寓房間是302號。

    門是鎖着的,但沒有警方的封條。高山手握門把,暗運內力,只聽咔噠一聲,門便開了一縫。門鎖是那種簡易的二三十塊錢的鐵芯鎖,所以開起來非常容易。高爺先走了進去,樑冰冰前後打量了一番,沒有發現可疑人物,也順着門縫鑽了進去。她進門之後順手把門關上了。不過,鎖已經壞了,沒辦法鎖上。

    兩人怕引起注意,不敢開燈,打開手電筒壓着燈一點一點的檢查。屋子裏有點亂,但並不像有打鬥的痕跡。桌子上落滿了灰塵,看來很長時間沒有人來過來。

    樑冰冰和高山從門口一點一點的檢查,哪怕一個紙頭也不放過。樑冰冰將手伸到沙發的縫隙裏突然摸到一個硬硬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個打火機。

    “我找到了。”樑冰冰低聲叫道。高山回身從樑冰冰手中接過打火機,道:“水木的?”樑冰冰道:“沒錯,這個zippo打火機還是我送給他的。顯然,是他有意塞到沙發的縫隙裏的,可是他究竟想告訴我們什麼呢?”高山把打火機遞給樑冰冰,道:“至少目前可以確定水木來過這間公寓,很有可能他是在這裏被綁走的,匆忙之中留下打火機這個線索,等我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應該會有一些收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