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6 死亡者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6 死亡者說字體大小: A+
     

    06 死亡者說

    金鐘市公安局長馬楚威接到報警,親自帶隊趕赴金鐘大學。(href=";重生之狂神鬼劍)他見到徐水木似乎並不感到詫異,反而很客氣的打了個招呼。

    在傳銷謎案的時候,徐水木曾經和馬楚威打過交道,當時他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好像對方對自己非常瞭解,這次見面那種莫名的感覺更深了。

    馬楚威問道:“徐大夫,不知你這次回金鐘是公幹還是……”

    徐水木很乾脆的回答道:“休假。”

    馬楚威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好好休假,那麼這裏就交給我吧。”很顯然,馬楚威不想讓徐水木插手這起案子。

    徐水木無奈,只好靠邊站了。他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等着馬楚威的人做完現場勘查離開之後,他才又回到芳園208宿舍,這裏已經被貼上了封條。(href=";妖女莫逃)

    這時,劉文打電話過來,他們去警察局做筆錄已經回來了,於是約在劉文的公寓裏見面。說是公寓,實際上是一室一廳,有廚房,帶獨立衛生間。徐水木趕到的時候,房間裏只有劉文,康廣麗和胡小月,唯獨沒有劉婭。

    徐水木問:“劉婭呢?”

    劉文把徐水木拉到外面,道:“她去教務處彙報了,我現在也要過去,現在胡小月的情緒非常不穩定,我怕出什麼差池,你幫我看好她。”劉文走後,徐水木回到了房間。原本康廣麗和胡小月還在輕聲說話,徐水木進來後,她們便停止了,胡小月低着頭,康廣麗看着她。水木想問一問當時的情況,但又怕刺激她,只得作罷。三個人就這樣僵着,過了一會兒,胡小月居然主動說起了當時的情形:“屋子裏只有我和魏珍珍兩個人,我靠在牀上看書,電視開着,播的是《office有鬼》,我起初以爲魏珍珍在看電視,後來才發現她坐在牀上發呆。(href=";大主宰)過了一會兒,她蹬着凳子上了窗臺,我以爲她是去取衣服,並沒有在意,繼續看我的書,看着看着我有點困了,就眯了一會,等我醒過來,發現窗簾後面有一個影子,我就問了一句:魏珍珍,你取個衣服怎麼這麼久啊,用不用幫忙。然後她就……她就……”

    說到這裏,胡小月一臉的驚恐,康廣麗握着她的手連說:“沒事兒,沒事兒,徐師兄是個有本事的人,你告訴他,只有他能夠幫你。”

    胡小月嚥了口吐沫,看得出她在強力壓制自己內心的恐懼。過了一會,她繼續說道:“當時她用很奇怪的聲音跟我說:你告訴馬春花,我做鬼也不會放過她。(href=";不良之無法無天)”

    康廣麗補充道:“馬春花是我們的古漢語教授,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然後捏了捏胡小月的手,讓她繼續。

    胡小月看了一眼徐水木,繼續道:“我知道那不是魏珍珍的聲音,走過去掀開窗簾,發現她已經吊死在護攔上了。”

    胡小月的意思徐水木聽明白了,魏珍珍跟她說那句話的時候已經死了,死人是不可能說話的。因爲她們是在二樓,也不可能是外面的人。徐水木陡然驚了一下,他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時,康廣麗好像看透了徐水木的心思,說道:“是鬼上身。”

    徐水木心道:“難道真的是小蓉的鬼魂來找替身?否則爲什麼魏珍珍會毫無原由的上吊自殺?”不過,他並沒有說出口。(href=";都市魔聖)

    徐水木注意到一個細節,他發現胡小月稱呼魏珍珍的時候一直都是全名。事實上,在大學生當中,男聲一般會排名,比如老大,老二,老三;而女生則一般會疊字,比如麗麗,月月,如果像劉婭這個不好叫“婭婭”,也會稱“小婭”,或者“丫丫”。劉婭和康廣麗說起魏珍珍,就是稱“珍珍”。

    徐水木看着胡小月問道:“你,和魏珍珍平時關係如何?”

    胡小月愣了一下,擡起頭道:“還好。”

    康廣麗卻說道:“小月和珍珍前不久剛吵過架。”

    徐水木好奇道:“哦,爲什麼吵架?”

    康廣麗道:“魏珍珍丟了一瓶香水,誣賴小月,兩個人就吵了起來。要不是我和劉婭攔着,差一點動手呢。”

    我們小時候經常遇到這種情況,在一個集體當中,丟了東西往往首先懷疑的就是最窮的那一位,好像窮天生就是要跟小偷掛鉤一樣。

    看魏珍珍的打扮,她那瓶香水一定不便宜。徐水木問道:“後來那香水找到了嗎?”

    康廣麗道:“找到了,在洗衣室的窗臺上,但只有一個空瓶子了。”

    徐水木點點頭,心中若有所思的樣子。突然,他想起來一件事,連忙問胡小月:“你把魏珍珍鬼上身的事情告訴警察了嗎?”

    胡小月搖搖頭,道:“不,沒有,我說了他們也不相信。剛纔麗麗告訴我,你會捉鬼我纔講給你聽的。”

    徐水木心想,別看胡小月老實巴交的樣子,心眼倒是不少。如果她給警察說了鬼上身的話,別的先不說,一定會增加警察對她的懷疑。可是提到捉鬼,徐水木頭都大了。現在大家都知道他會捉鬼了,一定會拱他出馬,然而他們不知道,他比他們還要怕鬼。

    聽小月的講述,那個鬼好像還要對馬春花老師下手。當務之急,還是找一個幫手來,眼下大鵬正在養傷不便前來,樑冰冰跟徐水木一樣,只見過鬼但不會捉鬼,想來想去他想到一個人——彩芸。

    徐水木藉口去外面透透氣,出來給彩芸打電話,結果發現彩芸手機關機了,又給花枝,珞什打,全都關機。他感覺有點納悶,正要準備繼續撥有榕,也就是小綠的電話,突然聽到身後一個女人輕輕叫了一聲:“徐師兄。”

    徐水木回頭一看是康廣麗,他把手機收起來,問道:“你怎麼出來了,小月怎麼樣了?”

    康廣麗道:“小月太累了,她已經睡着了。”

    徐水木“哦”了一聲,沒有答話。康廣麗問道:“徐師兄,你跟我們劉老師曾經是舍友,你一定很瞭解他吧。”徐水木道:“是啊,不僅是舍友,他曾經是我最好的兄弟。”話說出口,徐水木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味,細一回想才發現,他用了“曾經”兩個字。的確,現在他們之間已經有點生疏了,時間讓兩個陌生的人相識,也讓兩個熟悉的人陌生。回想當年,林小曼突然消失,正是劉文陪着他度過那一段難熬的時光;回想當年,劉文家境不好,經常蹭他的飯吃;劉文向一個女孩表白,吃了閉門羹……想起來,所有的回憶都是美好的,只是現實讓人覺得沮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