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72 千刀萬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72 千刀萬剮字體大小: A+
     

    72 千刀萬剮

    盧洪俠四肢被綁得結結實實的,絲毫不能動彈,嘴裏被塞上了抹布,上面染滿了油垢,搞得她胃裏一撞一撞地想要嘔吐,感覺非常難受。 *小說&

    夏日的陽光非常刺眼,她不敢將眼睛張開,否則一定會被刺瞎。王世雄又去開船了,他想把船再往深海里開一開,開到一個只有海水和魚,甚至連海鷗都飛不到的地方。

    盧洪俠其實已經將近五十歲,但昂貴的美容保養讓她看上去年輕很多,尤其是皮膚,並不像她的同齡人那樣粗糙,只是150多斤的體重,讓她顯得特別的沒有氣質,有些像飯店的老闆娘。此時,她被綁着丟在甲板上,就像一頭像一頭待宰的‘肥’豬。

    她此時心裏恐懼到了極點,後悔用照片威脅劉芳菲母‘女’,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她絕對不會再妄想着不勞而獲的生活,而是老老實實的幹她的‘婦’產科醫生。不過,話說回來,其實她的工資並不低,如果當初沒有辭職的話,說不定已經幹到主任醫師了。

    然而,人就是如此,沒有走到絕路的時候,只會一‘門’心思往前奔,絕對不會晚回看一看,而等她回頭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盧洪俠身上的油被太陽曬得開始往上冒,汗水早已流乾,她渾身上下已經冒不出汗來了,嘴巴似乎也習慣了油污的味道,不再有反胃的感覺了,只是覺得喉嚨裏幹得想要冒煙。突然,她感覺有一片‘陰’雲遮了過來,勉強睜眼一看,正是自己的表侄‘女’劉芳菲。

    “嗚嗚嗚嗚”盧洪俠見到劉芳菲,拼命的扭動自己‘肥’碩的身軀,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劉芳菲咯了一口痰,從上而下,緩緩的吐在盧洪俠眼睛上,痰液順着劉芳菲的嘴巴緩緩地滴落下來,盧洪俠只好再次緊閉上雙眼。

    “盧姨,怎麼樣,這滋味好受嗎?”劉芳菲似笑非笑地問道:“哦,對不起,我忘了,你嘴裏還吃着東西呢,不能說話。”

    說着,劉芳菲伸手把盧洪俠嘴裏油布扯了出了。她手上戴着手套,所以並不感到多麼的噁心。

    盧洪俠的嘴巴剛一獲得自由,馬上哀求道:“對不起,菲菲,盧姨錯了,求求你了,你放過盧姨吧,求求你了菲菲,盧姨錯了,求求你了,求求你……”她嘴裏的唾液早就蒸發掉了,嗓子極度殺啞,發出的聲音就如同破風箱一般,聽了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閉嘴!”劉芳菲被吵得煩了,喝令道,但盧洪俠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還是一個勁兒的求饒。

    “再不閉嘴,我還把這塊臭布塞你嘴裏!”劉芳菲只好威脅道。不過,這一招非常管用,盧洪俠不敢再說話了,她瞪着驚恐的眼睛看着表侄‘女’,眼角還擠出幾滴恐懼的眼淚。在甲板上被太陽炙烤了大半天之後,眼睛是她此時唯一可以擠出水來的地方。

    “盧姨,你現在是不是很害怕啊?”劉芳菲問道。

    盧洪俠睜着眼睛點了點頭,不說話,劉芳菲又吩咐道:“你現在可以說話話了。”

    “害怕!”盧洪俠小聲說道。

    “是啊,害怕!”劉芳菲點點頭,又問道:“害怕的滋味好受嗎?”

    盧洪俠搖搖頭,小聲說道:“不好受。”

    劉芳菲又點點頭道:“是啊,不好受,不好受你他媽的威脅我!啊?!”劉芳菲突然兇相畢‘露’,手裏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一把匕首來指着盧洪俠的喉嚨,不,這不是匕首,而是王世雄專‘門’找來的殺豬刀!

    “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盧洪俠趕忙求饒,滿臉都是一副可憐相。

    劉芳菲突然聞到了一股‘尿’‘騷’味,擡頭一看,甲板上流出一道水痕了,盧洪俠這臭娘們給嚇‘尿’了。這種感覺對一心復仇的劉芳菲來說,簡單比**都要爽。

    後來,劉芳菲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她一定進入了某種瘋狂的狀態,完全失去的理‘性’,將自己內心中最原始的**毫無顧忌的展‘露’出來。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或另一些人享有絕對的控制權的時候,這種內心深處的惡魔就會慢慢擡頭。從某種意義上說,日軍犯下南京大屠殺的暴行,就是因爲完全沒有了道德、理‘性’、法律、倫理等種種條規的束縛,將人‘性’中最原始的醜惡釋放出來所造成的。

    “你以爲,我費這麼大勁就是爲了嚇嚇你嗎?你不是想讓我給你養走送終嗎?我現在就給你送終!”劉芳菲嘿嘿冷笑道,提刀向盧洪俠的喉管割去。

    “住手!”劉芳菲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制止自己,回頭一看正是王世雄。她這才注意到,遊艇已經停了下來,而四周除了海水之外,就只有藍天還太陽,甚至連一片雲彩也沒有。

    “不是這麼玩兒的!”王世雄在劉芳菲詫異的目光之下走上前去,把刀從她手裏拿過來,說道:“你以爲我費這麼辦天勁就是讓你一刀殺了她嗎,你殺了她我們玩兒什麼啊,哎呀,這天兒真是太熱了,”王世雄伸手擦了擦汗,說道:“你等一下,我去把遮陽傘拿出來。”

    說着,王世雄提着刀走進了船艙,過了一會兒,他抱着遮陽傘和一張旅遊專用的防‘潮’墊出來,他把刀子丟在一邊,先在靠近船欄的地方先防‘潮’墊子鋪開,然後再把遮陽傘撐開,這些都做好之後,王世雄拍拍手道:“好了,遊戲開始!”

    劉芳菲完全是一頭霧水,她不知道這個男人要搞什麼名堂,只是看着王世雄提着盧洪俠的一條‘腿’把她拖到了遮陽傘旁邊,痛得盧洪俠吱哇‘亂’叫。

    “哇,好美妙的音樂,”王世雄讚歎道:“菲菲,好聽不好聽!”

    劉芳菲還是一頭霧水,只是機械地附和道:“好聽。”

    “那就趕緊坐到遮陽傘下面去啊,我們要玩兒遊戲了,太陽很毒,小心被曬傷。”王世雄放下盧洪俠。

    “沒事的,我塗了防曬油,”劉芳菲做了個鬼臉,還是坐到了王世雄給安排好的大遮陽傘下面,她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菲菲,你喜不喜歡餵魚?”王世雄手裏提着刀,蹲在盧洪俠身邊,問道。

    “咦,什麼餵魚,怎麼喂?”劉芳菲不解的問道。

    “就是這麼喂啊,”王世雄說着,用刀在盧洪俠在小‘腿’上輕輕一旋,便旋下一塊‘肉’來,血液滋地一下冒了出來,痛得盧洪俠大叫。王世雄撿起掉在甲板上的那片‘肉’,丟到海里。

    劉芳菲看得呆了,盧洪俠每一聲叫喊都刺‘激’着她的神經,但這種刺‘激’沒有喚醒她的理智,而是喚醒了她內心中復仇的快感。她朝海里望去,盧洪俠那片‘肉’很快變得白刺啦的,漂浮在海面上,就像一小片衛生紙一般。過了一會兒,那片‘肉’動了一下,又動了一下,很快它就劇烈的抖動了起來,她看到‘肉’的下面有幾隻小魚在不停地啄食!‘肉’被它們拖着在海水裏躥來躥去,不一會便沒有了影蹤。

    “菲菲好不好玩?”王世雄笑着問劉芳菲,不過他手上並沒有閒着,手起刀落,盧洪俠的另一條‘腿’又掉了一大片‘肉’下來,他同樣丟進海水裏。

    劉芳菲多少還有點害怕,她嚥了口吐沫,輕輕點了點頭,並沒有敢說:“好玩!”

    “既然好玩,要不要也來玩兒一下。來嘛,玩一下嘛。”王世雄走過去,把刀塞到劉芳菲的手裏。劉芳菲感覺自己的手有點在發抖,但這抖只有一半是害怕,另一半則是興奮。

    劉芳菲走到盧洪俠身邊,照準她的大‘腿’一刀刺了下去,只能是太緊張了,方向有點偏,只在她身上劃了一道,但‘插’到了甲板上,並沒有割下‘肉’來。劉芳菲看了看王世雄,王世雄坐在墊子上對她點點頭,一握拳說道:“加油!你可以的!”劉芳菲從甲板上拔起刀子,再一次猛力刺去,這次倒是刺準了,鮮血‘激’‘射’了出來,差一點‘射’到劉芳菲的臉上,然而,還是沒有割下‘肉’來。

    “我來‘交’你,要這樣,一挖,一旋,就下來了,你這樣直直的刺是割不下來的。”王世雄走過去給劉芳菲再一次做示範。這期間,盧洪俠的嚎叫聲已經變成了瘋狂的謾罵,罵王世雄,罵劉芳菲,那話語簡直是不堪入耳,劉芳菲可能一輩子也只能聽到這一次。因此,對劉芳菲和王世雄來說,這可能也是世間最動聽的音樂,撫慰着他們惡毒醜陋,令人髮指的魔鬼心靈。

    終於,劉芳菲在王世雄手把手的教導下,割下來一小片‘肉’,而這個時候,盧洪俠的雙‘腿’早已經被搞的是血‘肉’模糊了……

    ……“就這樣,我那可愛的盧姨被我和王世雄一刀一刀給剮着餵了魚,‘腿’上的‘肉’被割完之後,‘露’出了白滋滋的骨頭,然後是手臂,這個時候,她的叫罵聲就越來越小了,直到消失,但嘴巴還是一張一合的。手臂割完,是**,軀幹,最後只剩下下了一顆頭,和一顆心臟,她的嘴巴還是在一張一合,心臟還在一下一下的跳動。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她還沒有死,她還有着清醒的意識。”劉芳菲以看似平和的語氣講述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