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64 象徵性違約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64 象徵性違約金字體大小: A+
     

    64 象徵性違約金

    徐水木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靠在高山的懷裏。 *小說&

    “高爺,是你把我送到醫院的嗎?”徐水木嚥了口吐沫問道。

    “醫院?哪有醫院,這還是李貞秀的家裏。”高山問道:“我剛進‘門’,就發現你躺在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徐水木從高?**忱鎰鵠矗粵聳裕⑾植⒚揮型蚜Γ耪酒鶘磣呦蛭允業慕鍬洹7⑾擲鈁晷愕囊?**’‘**’已經不在了。

    徐水木把剛纔的經歷告訴了高山,並說道:“看來,冥教的人也在找李貞秀的‘精’魂。”

    “哦,此話怎講?”高山問道。

    徐水木說道:“襲擊我的那個高大的男子正是冥教中人,也許不只他一個人,他們把李貞秀爺爺‘**’‘**’的‘精’魂帶回來,目的就是想引‘誘’李貞秀的‘精’魂現身。除了這個目的,我想不出他們有什麼理由這個時候來到這裏。”

    高山一拍大‘腿’:“‘**’‘**’的,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了!”

    徐水木聽高山這樣說,便知道他所追蹤的人也是冥教中人,如若不是見了死敵,他一定不會撇下徐水木而不管的。算起來,高山並不是一個莽夫,很多時候心思還是很細膩的。

    “高爺,引開你的究竟是什麼人,你看清他的樣子了嗎?”徐水木雖已猜到了**分,但還是問了一句。

    “他孃的,她不是什麼人,是一隻黑狐狸。”高山懊惱道:“我們‘**’上了手,三下兩下,她敵不過我便逃跑了。”

    徐水木聽到黑狐狸,立即想到了鳳隱。看來,這件事的確是徐有才他們**的。

    於是,水木簡要的把鳳隱的事情跟高山說了一下,冥教三大天山之一鳳隱,高山作爲詭道掌‘門’,自然是有所耳聞,但他並不知道鳳隱是一隻狐狸‘精’。

    徐水木說道:“高爺,你也不用懊惱,如果我沒有犯錯的話,他們並沒有找到李貞秀的‘精’魂。”

    “唉,但願如此吧。”高山嘆道。

    兩個人又檢視了一番,並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於是便鎖上‘門’,離開了李家。當電梯走到五樓的時候,突然停住了。徐水木看到電梯‘門’口站着兩個穿白大褂的人擡着一個**‘**’,**‘**’肚子大得像個**球,呀呀叫個不停,顯然羊水已經破了,即將臨盆。

    “對不起,請讓一讓。”前面的白大褂開口說道。徐水木趕緊拽着高山出了電梯,讓**‘**’先進去,**‘**’旁邊還跟着一個年輕人和一個老太太,年輕人顯然是她的丈夫,那個老太太和**‘**’長得比較像,應該是媽,而不是婆婆。

    “謝謝,謝謝”,那年輕人嘴裏道着謝,按上了電梯。急救車就在下面等着呢。

    雖然是無功而返,但徐水木的心情並不低落。他心裏一直在想一件事,爲什麼那個大漢沒有殺自己,是因爲高山及時趕到,來不及殺,還是因爲有其他的原因?

    他還想到,自己總是在這種危急關頭突然暈厥,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以前,他以爲是炳靈太子在自己腦袋裏,可是事實證明炳靈太子並不在自己**內,而是要林小曼的身**裏。那自己突然暈厥的‘**’病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難道是絕症?可是絲毫也沒有其他病變的跡象啊。而且,在此之前賀普仁已經用最先進的技術幫他做了全面的檢查,結果除了個痔瘡,什麼也沒查出來。

    難道,真的像‘**’‘**’臨終前說的,住着一個什麼薩滿巫師巴魯圖?想到這裏,徐水木驚出了一身冷汗。即使不是炳靈太子,但住個巴魯圖在本質上也是一樣的,自己的‘**’身終將被他侵佔,而自己的‘精’魂要麼流離失所,要麼魂飛魄散……

    ……

    回到家中,徐水木發現屋子裏漆黑一**,大鵬還沒有回來。於是,他給劉芳菲打了個電話。

    “水木,你電話怎麼一直打不通?我給你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是無法接通。”劉芳菲一接通電話就表示了不滿。

    “哦,是嗎?我手機最近總是信號不太好。怎麼樣,你那邊有什麼情況?”徐水木斷定,冥教的人一定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劉芳菲的,小優死了,他們一定還會再派人來。當然,冥教也一定不會殺死劉芳菲,因爲如果要殺死她,早就應該動手了,不會大費周章的來恐嚇她。冥教一定是想在劉芳菲身上實現某種目的。明白了這一點,徐水木才放心讓劉芳菲獨處,兩人約定,一旦有人找她立即跟他聯繫。

    “我今天一直在外面跑,接觸到的人很多,但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人接近我。不過,有一件事‘挺’奇怪的,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一下。”從劉芳菲跟徐水木說話的語氣來看,她現在對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不僅信任他的爲人,同樣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是可能保護自己的男人。“什麼事?”“今天馬駿跟我說,lulu找他了,說是她的原來經紀公司的合約馬上就要到期了,想要簽到我這邊來。”

    “哦?有這事?你怎麼說?”“我說考慮一下,所以立即就給你打電話了,結果一直打不通。”“啊,真不好意思。對了,你問馬駿了嗎?lulu的合約確實到期了嗎?”“馬駿說因爲是跟公司籤的,他原來只是經紀人,具**情況他也不太清楚。不過,他答應幫我問一下,現在還沒有回信。”徐水木陷入了沉思,lulu這個人從出現以來一直都神祕莫測,她加入劉芳菲的經紀公司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正在這裏,劉芳菲突然說道:“你等一下啊,馬駿電話打進來了,我一會打給你。”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徐水木看了一下手機,已經凌晨兩點鐘了,他一點睡意也沒有。便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因爲有電腦的緣故,他和大鵬平時都很少看電視,幾乎讓它成了一個擺設,所以他一按開關居然能亮,他還是蠻驚奇的。

    電視剛打開,劉芳菲的電話便打回來了。“馬駿說什麼?”水木問道。“他說lulu的合約並沒有到期,至少還有兩年,是她單方面提出?**庠跡ⅰ?**’了違約金。”

    “違約金?應該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吧。”“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聽馬駿說好像只是象徵‘**’的違約金,她並沒有‘**’合約所籤的那麼多。”“象徵‘**’違約金?lulu的事業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她的老闆在她身上一定‘花’了不少錢來包裝她,他能這樣輕易的就把她放走了?”

    “是啊,我也覺得有些奇怪。我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簽下她。”徐水木冷靜地回答。

    ……徐水木掛斷電話,雖然眼前的電視還在開着,但他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那上面。經紀公司的核心價值完全在藝人身上,而一個藝人默默無聞一步步走到二線名星,前期的投入肯定是極大的。老闆能夠同意lulu跟自己解約,要麼是得到了其他方面的補償,要麼就是受到了威脅。

    “喂!瘋子,想什麼呢!”

    徐水木正想得入神,冷不丁傳來一個聲音,給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大鵬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他的背後了。

    “我靠,會死人的!”徐水木上去就給了大鵬一拳,但大鵬輕輕一躲就躲開了,水木也並沒?**僮坊鰲?br/

    “剛纔跟哪位小情人通電話啦?”大鵬壞笑道:“從實招來,否則我可要告訴樑大隊長啦。”

    “你連我電話都偷聽,還他媽是不是人啊。”徐水木拿着搖控,一邊溜臺,一邊說話。他雖然這樣說,但他似乎並不在意。對大鵬這個人,他覺得應該是放心的,完全不用設防,否則也不會死**賴臉的住在他家了。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大鵬在水木旁邊坐了下來,說道:“聽說你又回到研究院了,還做了老羅的助理,恭喜啊。”

    水木看了大鵬一眼,說道:“怎麼,怕我搶你飯碗啊?”

    大鵬切了一聲,表示不懈道:“什麼破飯碗,我巴不得早早的扔掉呢,一年的工資還不如我一個月**‘**’活掙的多。”

    “也是,不過話說回來,你最近總是起早貪黑的,是不是接了什麼大活兒?如果有油水,別忘了分哥們兒點。”水木半開玩笑道。

    大鵬嘿嘿笑了兩聲,看上去很得意的樣子,說道:“那當然,你猜我這次的老闆是誰?”

    “是誰?”

    “王世雄!牛掰吧?”

    “王世雄,你是說萬盛集團的老總王世雄?”徐水木突然警覺起來。

    大鵬對徐水木的反應很滿意,這正是他所期待的,說道:“沒錯,正是萬盛集團的老總,你要是有興趣咱倆合**這一票,回頭三七分帳,你三,我七,怎麼樣?”

    “王世雄找你查什麼?”水木對三七分帳並不感興趣。大鵬看水木的眼神有些不對,說道:“他兒子王達的死因啊,怎麼了?”“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兒子不明不白的死了,一定不會甘心的,我怎麼沒想到呢。”徐水木喃喃自語道。

    《老羅鬼話》僅代表作者老羅2013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牴觸的內容,請,我們立刻刪除,hotenshare的立場致力於提供健康綠**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