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61 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61 真相字體大小: A+
     

    61 真相

    英雄救美是天底下所有男人的一個抹不開的情結,無論是多麼自私、多麼猥瑣的男人,當看到一個仙子般的女人落難之時,都會忍不住動一下惻隱之心。(href=";皇妻)

    徐水木此時內心所保持的,正是這樣一顆惻隱之心,他覺得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每天就應該像天使一樣活在童話之中,而不應該受這樣的苦楚。事實上,她所遭受的苦難,遠遠要超過一個普通相貌的女子。

    “你說我殺了人,我倒想要聽聽,我究竟殺了什麼人?”劉芳菲見徐水木如此反應,眼睛當中多了一絲神采,她至少可以確定眼前這個男人不會害自己。

    徐水木點點頭,說道:“我記得你曾經跟我說過,你的孩子小貞生下來之後,在產房待了兩天,第三天早上醒來,發現她不見了,你問媽媽,她說孩子突然死了。而且,醫生也證實了你媽媽的說法。我說得沒錯吧?”

    “沒錯,你繼續。”

    “你還說,一年前,你媽媽去世了,去世之前,她告訴你,那孩子她沒弄死,而是送給了別人。我去查了你媽媽的病歷,她確實是因爲肝癌於一年前去世的,所以,你並沒有殺你媽媽,那麼對象就只有那個醫生了。要找到這名醫生並不難,因爲以你當時的處境,絕對不可能在醫院裏生孩子,你所說的產房其實只不過是在自己家裏罷了。(href=";他從末世來)而這名爲你接生的醫生,一定是和你們家非常親近的人,於是我調查了你的親屬關係,發現有一名叫盧洪俠的人,和你媽曾經是很要好的姨姐妹關係,而且是一句婦產科醫生。只是很不幸的,這位盧洪俠在十七前因爲一場意外溺死在了大連的海水中……”

    劉芳菲輕輕搖着頭,說道:“你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過獎了,接下來的事情還是由你來講吧。”

    劉芳菲手中抱着玻璃杯,剛纔徐水木倒的水早已經喝完了,她手中拿着一件東西,總覺得是有一點安全感。她沉默了一會兒,說道:“盧洪俠只比我媽媽小一歲,她們不僅是姨表親,更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家裏原本便是世代的接生婆,她長大後也就順理成章的考進了婦產科醫院,隨着我的肚子越來越大,紙是包不住火的,總是要找人來接生的。於是,我媽便找到了她。

    “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很吃驚,因爲兩家關係一直走得很近,她從小對我也不錯,我有點名氣掙了錢之後,也時常買些高檔品孝敬她,她自然是滿口答應。(href=";護花保鏢)後來,在她的幫忙下,果然小貞就順利的生下來了。當時,我對她是非常感激的。

    “後來,孩子被丟掉了,我自然是很傷心,她還不時的安慰我。那時候,她經常往我們家跑。後來,我身體恢復了,又開始工作,如果有去外地的工作,也時間帶着她和我媽一起出去玩。再後來,她居然把工作也辭了,自己到處遊玩,有時候跟我們一起,有時候自己跑出去。直到三年後的一天,我回到家的時候,聽到有人在吵架。仔細一聽,正是我媽媽和這位盧姨。

    ““盧洪俠,你不要太過分了!”這是我媽媽的聲音。

    ““李秀紅,你終於要翻臉了哈。我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天,幸虧還留了一個後手。”我媽媽的名字叫李秀紅。

    ““那是什麼?你給我,那是什麼!”我媽喊了起來,兩人好像動起手來,我想再聽聽所以沒有進去。

    ““你!你真卑鄙!你居然做出這樣的事來。”我媽的聲音很激烈,接着便傳來撕裂什麼東西的聲音。

    “”我卑鄙?我再卑鄙也沒有你卑鄙!我再卑鄙也卑鄙不過你,拿自己的女兒當搖錢樹也就罷了,還串通自己的情夫玷污女兒的清白,你說天底下有你這樣的媽嗎?你撕完了我這還有很多。(href=";帝玄劍尊)

    “我媽“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說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沒有玷污女兒,我沒有!”事實上這個時候我的內心是非常享受的,你知道嗎?我媽的痛哭聲能讓我的心理平衡一些,因爲確實是她的過失,才導致我被人**,還懷了孩子,我對她的恨深入骨髓,所以每當她爲此痛哭的時候,我的心裏就像吃了蜜一樣。我一直站在門口聽,一點進去的意思也沒有。

    “只聽盧姨聲音放輕了,似乎要和好的樣子,說道:“我也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可是孩子出事你確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吧,結果呢,是誰救了你們,還不是我?處理得那叫一個天衣無縫。你想想看,要不是我,現在菲菲還能掙那麼錢?早就被人封殺了,不是嗎?再說了,你說咱倆有什麼差別,你不就是比我多生了這樣一個能賺錢的女兒嗎?憑什麼你就能整天什麼也不幹,吃吃喝喝就把日子過了,我就不能?你想想這樣理兒,對不對,我說啊從今以後菲菲就是咱們倆人的女兒,你覺得怎麼樣?”

    “我媽沉默了一會兒,才抽泣道:“錢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得把底片給我,讓我毀了它。”

    “這個時候,我突然推門闖了進去,盧姨和我媽都驚住了。(href=";極品梟雄)我看到我媽手拿着一疊撕了一半的照片,奔上去就搶在了手中。盧姨和我媽都想阻止,但沒有攔住。

    “你知道那照片是什麼嗎?”說到這裏,劉芳菲突然問徐水木。

    “如果我沒犯錯的話,一定和你懷孕有關吧。”徐水木推測道。

    劉芳菲苦笑了一下,說道:“沒錯,那些照片記錄了我生產的全過程。還包括我在生產前大着肚子的樣子。我一直想不通她是怎麼拍的,後來我才知道,她是不是拍的,而是用針孔攝像機錄的!”

    “那你當時怎麼做的?“徐水木心疼的看着劉芳菲。

    “我當時沒怎麼樣,甚至把照片還給了她,然後還按她索要的數目給了她錢,就是樣。”劉芳菲說得輕描淡寫。“可是,那個時候你的心裏已經暗藏了殺機。”徐水木說道。“沒錯,我媽看上去是個很吃得開的人,但其實她內心非常膽小,當我把我的想法告訴她的時候,她嚇壞了。但我主意一定,她也只能配合我。那時我已經十八歲了,演戲的技術爐火純青了。平時,我對她非常親近,有什麼好事都想着她,漸漸的她覺得我像我媽一樣,是個軟柿子,很好捏,也就放鬆了警惕。開始跟着我們到處去玩。而我一直在尋找各種機會下手。終於,機會來了,那是一個巨大的海上pary,大家都喝得爛醉,她一個人在甲板上,我輕輕鬆鬆地就把她踹到了海里。當時音樂放得很大,大家都在狂歡,沒有任何聽到一個老女人的呼救聲。”說到這裏,劉芳菲低下了頭。過了一會,徐水木才發現她其實是在啜泣。

    “你後悔了嗎?”徐水木問道。

    “你覺得我應該會悔?”劉芳菲擡起頭來,咬着牙說道:“永遠不!”

    “嗯,你是個勇敢的女人,我自愧不如。”

    “勇敢?”劉芳菲苦笑道:“與其說是勇敢,不如說是被逼入絕境的人,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你看看這是什麼?”說着,劉芳菲把自己的手腕舉到了徐水木的眼前,上面有一條不深不淺的疤痕。

    “你自殺過?”徐水木雖然之前已經猜到了,但此時還是有點吃驚。

    “我曾經自殺過三次,只到最後一次我纔想通,我死都不怕,還怕他孃的活着嗎?”劉芳菲的眼睛裏幾乎要噴出火來。

    徐水木盯着眼前的茶几一言不發,面對這個女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可是,我現在害怕了,我怕死了。”劉芳菲突然聲音又變成了小女生,眼睛裏充滿了膽怯。

    “爲什麼?”徐水木不解道。

    “因爲有地獄,有地獄裏那些的酷刑。”劉芳菲小聲道:“我原本以爲,人死如燈滅,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不害怕。可是現在你告訴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地獄,人死了以後還被割胸,被挖,被削成一片一片,磨成血渣,我害怕,我好害怕,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說着,劉芳菲一頭鑽到了徐水木的懷裏。

    看着劉芳菲那恐懼的樣子,徐水木一陣心醒,說道:“不怕,不怕,我跟閻王爺是好朋友,不會讓你受刑的,不會受刑的。”

    劉芳菲擡起頭來,看着徐水木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徐水木捧着劉芳菲的臉,認真的說道:“我發誓,如果讓你受地獄之刑,無論你受什麼樣的刑,我都會受十部的刑罰。”

    “你說的是真的?”劉芳菲又問了一句,好像還不相信。

    徐水木想了想,說道:“我這樣跟你說吧,你說我們研究院爲什麼能和冥教鬥?”

    “不知道,”劉芳菲搖搖頭。

    “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中華國學研究院的校長,實際上就是閻羅王轉世,專門來調查冥教的。這你總該相信了吧?”徐水木無奈,只好把底牌亮了出來。

    “既使你說的是真的,可是憑什麼我的罪會被原諒呢?”劉芳菲還是有些不放心,她顯然是被小優的地獄話劇給嚇得狠了,喪失了膽氣。

    “你可以將功抵罪。”“將功抵罪?”“沒錯,冥教找上你加以恐嚇,背後是有一個大陰謀的,目前我們需要你的配合,查出這個陰謀並加以粉毀,這樣你就立功了,就可以不受地獄之刑了。”說完這句話,徐水木知道,自己今日的目的達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