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60 可怕的推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60 可怕的推理字體大小: A+
     

    60 可怕的推理

    徐水木看着劉芳菲的臉色瞬間由紅潤變爲慘白,知道她的心理防線已經接近了崩潰的邊緣。(href=";一筆擎天)收到這樣的效果,此行的目的算是已經達成了。他已經確認,小優確是眼前這樣看似嬌弱的女人殺的。

    “我沒有殺人,你憑什麼這麼說!”劉芳菲不愧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女人,她在數秒之內便恢復了理性,開始了反擊。

    “既然沒有殺人,你就不用這麼緊張了。”徐水木坐回沙發上,一副勝利者的姿態說道:“實話告訴你吧,警方已經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小優的死因不是中毒,而是窒息。也許你已經注意到了,昨天晚上臨走的時候我把小優用過的那個杯子也帶走了,杯子裏的殘留物和小優體內的藥物一致,只是一種叫千屍蟲粉的迷藥。我原本以爲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沒想到在這件事情上你這樣魯莽,一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說說看,沒準我可以幫你?”

    “既然你們證明小優是被人捂死的又怎麼樣,你們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就是我下的毒手吧?”劉芳菲仍然是一副盛氣凌人的表情,但徐水木知道她只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href=";伐清)

    “我沒有說她是被捂死的啊,我只不過說她是窒息而死,窒息嘛也可能是鎖喉啊。”

    “我沒有時間跟你玩什麼文字遊戲,我說沒有殺她就沒有殺她,信不信同你。”劉芳菲看樣子很生氣,而正是因爲她的生氣,才讓徐水木斷定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劉芳菲見徐水木不說話,又說道:“再說了,動機呢?既然已經把她揪出來了,交給你們處置不是更好,我有什麼理由非要親自動手殺人呢?這樣豈不是連我自己也折了進去,難道在你眼裏我是那麼不理智的人嗎?”

    徐水木撓了撓頭,說道:“哎呀,這確實是一個難題,也是一直以來我非思不得其解的地方。(href=";妖孽兵王)不過,後來讓我想到了一件事。”

    “什麼事?”劉芳菲急忙問道。

    “還記得那天去西單圖書大廈參加你的籤售會,當時出了一個事故,你突然大叫着跑了出去。後來,你告訴我,讀者當中有一人和你經常在噩夢中看到的行刑官很像,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那個人無論相貌還是聲音,和我夢裏夢到的行刑官都很像,只是現實中的他沒有了絡腮鬍子。(href=";阿玖)可是,你到底想說什麼?”劉芳菲小心翼翼地看着徐水木。

    “我記得當時老陳的兒子小陳開車,事發時他也在現場,他說那個人四十來歲的樣子,長得很結實,中等身材,還說了一句話通姦割胸,殺人刀山什麼的……”

    說到這裏,徐水木停了下來,想看看劉芳菲是什麼反應。她的反應還算正常,除了臉色更加白了之外,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在這裏,我有必要跟你解釋一下。事實上,我第一次跟着師兄來,你曾經說過,每天晚上睡着之後,在夢裏就會出一個黑衣人,戴口罩,包頭巾,包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對眼睛,只要他一招手,你就會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他會把帶到一個小劇場,劇場中都會演一些挖眼、掏心等很血腥的話劇。(href=";界王)事實上,那並不是什麼夢境,而是真正的地獄,那個把你引到地獄去的黑衣人正是小優。她在你喝的飲料中放入了千屍蟲粉,這樣你的精魂就會脫離肉身,然後她把你引到真實的地獄中去……你,怎麼了……喂!喂!菲菲姐!”

    劉芳菲已經恐懼到了極點,暈了過去,徐水木急忙給她切脈,發現只是驚恐過度,並沒有什麼大礙,於是倒接了一杯純淨水慢慢倒入她了口中,幾分鐘之後,她漸漸甦醒了,發現自己躺在徐水木的懷裏。

    “菲菲姐,你,沒事吧?”徐水木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對不起,我真是太沒出息了,”劉芳菲試着自己坐起來,但試了兩下失敗了。

    “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太莽撞了,把你嚇着了,我把你抱到牀上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們明天再說。”徐水木聞到了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髮香,軟玉柔脂在自己懷中,他真擔心自己下面的帳篷非常不合時宜的支起來。

    “不,不,你要說的話今天說完,我想聽,你等我一下。”劉芳菲深吸了幾口氣,勉力坐了起來。

    “你真的沒事?”徐水木擔心的問道。

    “沒事,你說吧,那是真實的地獄沒錯,之前我也就想到了,只是一直是半信半疑,今天從你嘴裏說出來,我是相信了纔會這樣……”劉芳菲說着,自己端起來徐水木放在茶几上的溫開水又喝了兩口,似乎恢復了一些力氣。

    “好吧,關於冥教的事情,我一時半會也跟你解釋不清楚,我只能告訴你,他們當中的大部分成員是走陰人。”

    “走陰人?”劉芳菲似乎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沒錯,也許說黑白無常,牛頭馬面,你可能更熟悉一些。他們負責將人死後的鬼魂送入地獄。不過,冥教相當於地獄當中的邪教組織。關於冥教,我只能說這麼多了,至於你殺害小優的動機,我想是因爲你一定是有什麼把柄落在他們手中,否則他們也不會用地獄來恐嚇你了。你殺害小優,實際上是害怕小優把你的祕密泄露出來,而那天那個行刑官所說的“通姦割胸,殺人刀山”正是你不想讓我們知道的祕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所說的刀山指的是刀山地獄,你在之前已經殺過人了,對嗎?”徐水木故意繞開了通姦這個字眼,不過這也足以再次讓劉芳菲大吃一驚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劉芳菲喃喃自語道,臉色已經沒有了一丁點兒血絲,但她還是強忍着,沒有再次暈倒。“什麼太可怕了?”徐水木問題。“冥教太可怕了,你也同樣可怕,”劉芳菲喘了口氣,說道:“如果我知道冥教是這個樣子,我絕對不會有殺小優的想法,只是認命便罷了。如果我知道你這樣可怕,也絕對不會找你來查tina的死因。”徐水木搖頭道:“菲菲姐,你錯了,冥教的確可怕,但是我並不可怕,至少對你來說我並不可怕。因爲,我真心實意的是想要幫你。”說着,徐水木捏住了劉芳菲那隻雪白的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