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54 窒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54 窒息字體大小: A+
     

    54 窒息

    雖然昨天晚上折騰到了兩點多,但早上6:30徐水木還是準時醒來,原本手機鬧鐘定的是6:40,但他的生理鬧鐘比電子鬧鐘還要準時。(href=";重生之我爲神獸)已經三月天氣,太陽親近地面的時間也提前了,此時已經天光大亮。徐水木穿好衣服,排完體內殘渣,隨便洗了洗臉、刷了刷牙,掏出鑰匙鎖門的時候,手機的鬧鐘才響。徐水木關掉鬧鐘,順勢打開手機qq音樂,翻出羅大佑的經典歌《鹿港小鎮》,信步向地鐵朱辛莊站走去。

    臺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黃昏

    徘徊在文明裏的人們

    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鎮

    請問你是否告訴我的爹孃

    臺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

    都市裏沒有當初我的夢想

    在夢裏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鎮

    廟裏膜拜的人們依然虔誠

    歲月掩不住爹孃純樸的笑容

    夢中的姑娘依然長髮迎空

    ……

    羅大佑渾厚而悲愴的嗓音震盪着徐水木的耳膜,使他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哼出了聲來:夢中的姑娘長髮迎空!

    從大鵬的房子到朱辛莊地鐵站走路要用近二十分鐘,徐水木基本上每天都是這個點出門,大約七點左右到達地鐵站,這個時候坐地鐵的人還不是很多,他不用擠就能上去,然後坐兩站坐到西二旗倒十三號線,再坐五站地到西直門,出了西直門地鐵再走10多分鐘就到了濟仁堂西直門總店,徐水木現在就在這裏上班。(href=";挑個王爺做夫君)

    徐水木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每天至少要三個小時。當然,這還不坐什麼,最可怕的就是坐十三號線地鐵,人擠人,擠死人,後面的人助跑往上撞,恨不得把人擠成照片。現在,徐水木每天就靠着羅大佑的悲愴才能捱到單位。

    然而,今天的徐水木不用去西直門了,因爲他快到地鐵站的時候,接到了樑冰冰的電話。

    “喂,你起牀了嗎?”樑冰冰問道。顯然,她這位大小姐一點都不瞭解身爲北漂一族每天擠地鐵的苦楚。

    “我都快到地鐵站了,怎麼了?”徐水木對樑冰冰的問題有些不滿。

    “你別坐地鐵了,打車來研究院。”樑冰冰的口氣不容置疑。(href=";傲氣凌神)

    “什麼事?”

    “你別問了,來了就知道了,以最快的速度。”樑冰冰說到這裏,補上了一句:“打車的錢,研究院給報。”

    樑冰冰最後這一句話徹底惹到徐水木了。男人嘛,面子最重要,你要傷了男人的面子,就如同要了他的命。

    徐水木長吸一口氣,對着手機說道:“那麼,昨天晚上我從研究院打車回來的發票能不能報?”

    “少跟我費話,趕緊過來!”樑冰冰沒好氣的把電話掛掉了。

    四十分鐘之後,徐水木的出租車停在了研究院的大門口,他下了車見大門開着,直接就往裏面走,不料卻被門衛攔下來了。

    “老孫,你不認識我了,我是小徐啊。”徐水木自報家門,面帶諂媚的笑。

    “我知道是你小徐,可你現在已經不是研究院的人了,想進去得出示證件,或者讓人來接。”老孫一本正經地說道。天底下的官,最大的就要屬門衛了。別管你是天皇老子,他說不讓你進就是不讓你進。

    徐水木鼻子都快氣歪了,他也懶得跟他吵,拿出手機就給樑冰冰打電話。(href=";冷梟霸愛:奇葩隱婚)結果,樑冰冰並沒有接,直接給他掛了。

    “我操!”徐水木忍不住怕了一句。

    “你操什麼?”樑冰冰從身後走了過來。

    “我操——這手機,這什麼破手機啊,老是他孃的沒信號。”幸虧徐水木反應快,終於給自己圓了回來。

    樑冰冰瞪了他一眼:“跟我來吧。”

    樑冰冰是研究院的副校長,老孫見了自然是點頭哈腰把她送進去,徐水木跟在樑冰冰後面,笑了笑,說道:“老孫,回頭我送你兩根大蔥。”

    老孫不知道這小子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問道:“平白無故你送我蔥幹什麼,哦,我知道了,你想給我送禮是不,甭說是兩根蔥了,你就給我送一掛蒜該登記,還得登記。”(注:當時大蒜漲價,一斤七八塊錢,一掛蒜可以賣到幾十塊錢。)

    沒想到樑冰冰聽見了,回頭說道:“老孫,他罵你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老孫一聽,氣不打一處來,追上去就要拍徐水木的腦袋,徐水木趕緊一溜煙兒,跑了。

    樑冰冰帶着徐水木來到了小會議室,會議室裏已經坐了不少人,坐在正中的便是老羅。(href=";傲神武尊)昨天晚上,徐水木帶着小優的屍體來的時候,老羅不在。現在看到了,他自然知道,此時老羅內在的精魂便是自己的師傅賀普仁,他心裏有千言萬語,極想上前傾訴,但也知道此時不太適宜,只好隱忍。

    除了老羅之外,現場還有高山、魏莘農、宿白、黃迪等人,大勝禪師也在坐,她本是崔曉茹坐下大弟子,但她的身份除了少數幾個人知道外並沒有暴露。爲了掩人耳目,她此時已經恢復了大勝禪師的形貌。她見徐水木也來了,不由地多看了幾眼。

    “好了,人都到齊了,高爺,你來跟大傢伙說說吧。”假老羅站在椅子上說道。老羅的肉身已經安上了發音器,所以此時他已經能自如說話了。不過,賀普仁一貫潛心醫術上,與原來的老羅相比,此時的肉身被賀普仁弄得有些髒乎乎的。

    “好的,諸位,昨晚冰冰和小徐送來一具活死人,說是冥教徒,冰冰,是不是這樣?”高山也站在椅子上,他的身高比老羅還矮,但卻敦實很多,底氣極爲充沛,讓人很難想象這聲音是從這樣一個侏儒口中發出來的。

    “沒錯,在送來之前我已經檢查過了,她的左腎被摘除,這是典型的冥教標識。據我所知,她原本只喝了一種迷藥,不可能致命,但水木趕到的時候卻發現她已經斷氣了,故此斷定她是精魂逃走了,形成了活死人。”樑冰冰一席話說得明明白白。

    在場的人都是研究院的骨幹,自然知道活死人是什麼東西。走陰人在特定情況下,精魂是可以脫離肉身的,當他脫離肉身的時候,肉身的身體機能還是完好的,等精魂再回到肉身的時候就又如正常人一身,所以稱爲活死人。

    “可是,我回來之後和老羅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發現送來的並不是活死人,而是一具真正的屍體。也就是說,她已經徹底的死掉了。”高山說着皺起了眉。

    樑冰冰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所以並不感到吃驚,所以在場唯一吃驚是便是徐水木了。

    難道她喝的真的是致命的毒藥?可是她爲什麼要毒死劉芳菲呢,沒有道理啊,要下毒她有太多的機會了,爲什麼是這個時候呢?一連串的疑問在徐水木腦中來回輪轉。

    “水木,你怎麼看?”老羅突然問道。

    徐水木一驚,急忙說道:“她是中了什麼毒,已經查出來了嗎?”

    老羅搖頭道:“不,她喝下的叫作千屍蟲粉,只是一種產自泰國的迷藥,喝了會讓人產生幻覺,只有大量服用纔會致命。不過,據我判斷,她喝的量極少,並不足以致命。而事實上,她也不是中毒身亡的。”

    “啊?那她是怎麼死的?”徐水木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了。

    這時,高爺突然不見了,沒過多久他又突然出現,手中多了一副擔架,他將擔架放上桌上,上面是一具赤身祼體的女屍,徐水木不用看也知道,她就是小優沒錯。

    高爺扒開小優的眼睛,說道:“眼瞼出血,嘴脣發紺,同時,屍體內部出現血液呈暗紅色流動狀,內臟漿膜麪點狀出血,這一切都說明,此人是窒息而死。”

    “窒息?“徐水木重複了一遍這兩個字,他顯然是因爲不相信才重複的。

    ”沒錯,她是被人用外力捂死的,並不是中毒。“高山肯定道。

    “現在的問題是,究竟是誰捂死了她?“樑冰冰看着徐水木說道。

    ”不,不,不是這樣的,“徐水木搖頭道:“我不相信,不應該是這樣的,她應該是被毒死的。”

    樑冰冰的意思徐水木是明白的,在樑冰冰到達現場之前,只有他和劉芳菲兩個人,那麼殺死小優的不是他,就是劉芳菲。他心裏很清楚,自己肯定不是殺人兇手,可劉芳菲也是不可能的,她是那樣清純動人,靚麗可人,這且不論,單從現實角度也沒有可能,她根本就是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可能殺人,而且還是殺死一個冥教徒!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樑冰冰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原來,昨天晚上徐水木揹着她去劉芳菲的家裏已經很讓她生氣了,而此時他居然還毫無原則、毫無道理的死命袒護她,這不由得樑冰冰多想了。她真想罵他:“你這混球,是不是被狐狸精給迷住了!”不過,當着這麼多同事的面,她確實不好意思開口。“好了,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查個清楚的,我聽說冥教最近可能會有大動作,大家要小心爲妙。冰冰,水木,你們留下,其他人散會吧。”老羅宣佈了散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