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4 行刑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4 行刑官字體大小: A+
     

    44 行刑官

    保鏢小陳開車,劉芳菲坐在後排的中央,左邊是徐水木,右邊是馬駿。(href=";劍荒劫經)另外三個保鏢,一個坐在副副駕駛上,其餘兩個坐在最後一排。

    劉芳菲抱着雙肩,閉上眼睛,一言不發。

    “小陳,究竟是怎麼回事?”馬駿看了看劉芳菲,小心翼翼地問道。事發當時他不在現場,難免會在劉芳菲心裏留下一個失職的印象,這個時候他一定要表現出果決幹練的氣質來,否則這個飯碗可能也保不住了。

    “有一個讀者找菲菲姐簽名,好像說了句奇怪的話,不知道怎麼惹惱了菲菲姐,把書拽他臉上就大叫着往外跑,我們就連忙跟出來了。”保鏢兼司機小陳說道。

    馬駿心想,這下糟糕了,今天除了讀者簽名之外,他還請了十幾家媒體,本來是想通過媒體的宣傳,給圖書做個免費的廣告,這樣一來豈不是流言滿天飛了。

    “那人長什麼樣,他說了什麼讓菲菲姐這樣生氣?”馬駿又問,他看似是在問小陳,實際上是希望劉芳菲能夠回答,因爲現在可能這一事件已經在網絡上發酵了,他要準備做危機公關。

    “那人看上去有四十來歲的樣子,長得很結實,中等身材,頭戴一個鴨舌帽,一身運動服……”小陳一邊開車,一邊回想。(href=";世紀兵神)

    “行了,他說什麼了?”馬駿打斷了他。

    ”我一開始沒太在意,所以只隱約聽到什麼通姦割胸,殺人刀山什麼的……“

    ”你們能不能讓我安靜一會!“劉芳菲突然吼了起來。

    車廂裏頓時寂然無聲。

    半個小時之後,劉芳菲回到了水上公園,她把保鏢和馬駿都支走了,唯獨留下了徐水木。然後,劉芳菲卻並沒有招呼徐水木,而是把他晾在了客廳裏,自己獨立進了臥室,還關上了門。沒過多久,劉芳菲的女助理小優從外面回來了。

    小優看到在客廳沙發上打手遊的徐水木,指了指臥室的門,小聲說:”在?“她指的自然是劉芳菲。

    水木點點頭,問道:“今天你去哪了?怎麼在活動現場沒有看到你?”

    水木這樣問是有道理的,明星的助理實際上就是小姐的貼身丫鬟,明星到哪裏,助理就要跟到哪裏。上次徐水木單獨來的時候小優不在,可能是劉芳菲把她支走了,而這次參加活動,屬於工作範疇,小優居然也沒有在現場,這確實有點奇怪了。

    “我有個朋友生病了,跟芳芳姐請假了,一聽說出事兒就趕緊跑回來了。(href=";神級雜役)”小優小聲說道,聲怕被屋裏的劉芳菲聽見。隨即問道:“你要喝茶還是喝咖啡,我去給你衝。”

    “給我來杯白水就行。”水木本想拒絕,但小優這樣一說,確實嗓子裏有點幹。

    “嗯,不愧是做醫生的,白水是最養生的飲料了。”小優很快從飲水機裏接了一杯水端了上來。

    水木輕輕啜了一小口,有點燙,便放在了前面的茶几上。他看了一眼精心打扮過的小優,問道:“你確定今天去見的是普通朋友嗎,該不會是跟男友約會了吧。”

    小優愣了一下,臉騰地紅了。她沒料到徐水木會這樣說,因爲他們只不過是第二次見面而已,說道:“他真的是生病了,在醫院打點滴呢。”

    “哦,他,一定是男友嘍,”徐水木微笑道。

    小優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

    “你既然有男友了,怎麼還住在這裏啊,據我所知,助理應該也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吧,也不用二十四小時跟着自己的藝人對吧?”水木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北京的房租多貴啊,這附近的小區,一個次臥就要2000多,我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塊,我哪租得起啊,既然菲菲姐原意讓我住她這大別墅,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還搬出去。(href=";逆仙戰皇)”小優邊說邊搖頭,一副讓徐水木覺得自己很幼稚的表情。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

    水涼了一些,水木一口氣喝完了,小優又要去接,被他拒絕了:“行了,我夠了。”小優便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對了,這裏經常有人來嗎?”水木問,然後又補了一句:“我指的是男人。”“菲菲姐在圈裏一向以爲人熱情出名,過去經常邀請一些圈內好友來這裏玩,開party,男的女的都有,女的居多。”小優如實回答道。

    “最近這種聚會還有嗎?”水木問道。

    “春節過後一直沒有過。”

    “爲什麼?”

    “最近菲菲姐總是做噩夢,你不知道嗎?”小優奇道。

    “這我知道,可是越是心情不好,不應該越會找一些朋友來散一散心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也可能是最近忙着事業的轉型,沒有時間吧,菲菲姐近來一直感嘆自己老了,不會再有導演找她演戲了,我說其實她還是那麼漂亮,臉上一條皺紋也沒有。”

    “是啊,你說的沒錯,她要是老了,像趙雅芝、劉曉慶這些人豈不是要睡在棺材裏了。(href=";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呀,你的嘴巴可真損。”小優撲哧一聲笑了,趕緊捂住嘴。過了一會兒,才說:“菲菲姐說,一個女人的老,不關是外在的,主要還是內心的。”

    “這話也有道理。”水木點頭,似笑非笑道:“不過,我覺得菲菲姐應該換個助理了。”

    小優一驚,忙問:“爲什麼,我哪裏做得不好了?”

    “我們才見第二面,你就給我透露這麼多藝人的消息,這難道是一個助理應該做的嗎?”徐水木這話雖然說得很輕鬆,但聽在小優耳朵裏卻如五雷轟頂。

    “你!……我!”小優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只聽劉芳菲說:“小優,你回來了。”

    不知什麼時候,劉芳菲已經站在了臥室的門口,她的聲音好像很平穩,並沒有情緒激動的樣子。

    “嗯,菲菲姐。”小優立即站起來,紅着臉應道,她不知道自己和徐水木的對話劉芳菲聽到了多少。隨即,她狠狠地瞪了徐水木一眼,而徐水木則一臉壞笑。

    “小優,我餓了,你出去買點午餐吧。”劉芳菲想支開小優。

    “好的,菲菲姐,你想吃什麼?”小優巴不得離開這個尷尬的場面。

    “我想吃那家臺灣小館的豬血糕了,你去給我買點吧,”說着,劉芳菲看看徐水木,問道:“你想吃點什麼?”

    徐水木說:“隨便什麼都行。”

    “什麼都行?”劉芳菲說道:“你這人倒是挺好養活。”

    “是啊,我媽說我從小到大最大的優點,就是不挑食。”

    劉芳菲撲哧一聲笑了,說道:“不挑食,這不是形容豬的嗎?好了,給徐大夫來一份魷魚羹,兩個大腸包小腸,一份香酥炸排,”劉芳菲想了想,說道:“再來一份滷肉飯吧。”

    “菲菲姐,你這樣恨我嗎?”徐水木一副委屈的神情。

    “我對你多好,怎麼恨你了?”

    “你這明顯是想兵不血刃,活活撐死我啊。”

    劉芳菲又笑了,說道:“好吧,我就是要撐死你,”轉而對小優說道:“我們不着急,你自己先隨便吃點什麼吧,吃完再給我們帶回來就行。”

    屋內只剩下劉芳菲和徐水木兩個人了。劉芳菲還帶着妝,衣服也沒有換,是一身耦粉色的長裙子,看上去比電視上的她更要漂亮幾分。

    兩人誰也不說話,過了一會,劉芳菲耐不住了,問道:“你不想問點什麼嗎?”

    水木淡淡一笑:“你想說自然會說,何須我問。”

    “你的個性蠻招人喜歡的。”

    “那是你還不瞭解我,俗話說,距離產生美,就是這個道理,等熟了就要厭煩了。”

    “也許吧。我今天是不是很失態?”

    “對一個偶像明星來說,應該算是吧。不過,你的業務總監還挺有本事的,到目前爲止,網上的相關報道都是衆口一詞,國民女神劉芳菲簽書會場面火暴乃至失控,主辦方不得不提前結束。對於排隊等簽名的讀者,可以留下地址,主辦方會在事後免費寄送一本作者本人簽名書。”水木一邊劃手機,一邊念。

    馬駿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能把危機公關做到這個程度,確實是相當有能力的。因爲現場記者是他請來的還好說,但還有很多讀者,前面的一些讀者應該看到了劉芳菲的異常舉動,讓這些人不發微博是很不容易的。當然,依現在的情況,即使有人發微博,也會被認爲是造謠而石沉大海。

    劉芳菲對馬駿的能力一向是很認可的,否則也不會高薪聘請他當自己的業務總監。通過這件事,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不過,這個就沒有必要跟徐水木說了。

    “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劉芳菲閉上眼長吁了一口氣,顯然她現在仍然是驚魂未定。

    徐水木搖搖頭,算作是回答。

    “他就是那個行刑官。”“行刑官?”徐水木聽得一頭霧水。“我上次跟你說過,我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做一些可怕的噩夢,都是用極刑處置犯人的夢,那個人就是我夢裏夢到的行刑官!雖然現實中的他沒有了絡腮鬍子,但我一眼就認出他了,不僅相貌一樣,聲音也一模一樣!”劉芳菲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恐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