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1 大案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1 大案子字體大小: A+
     

    31 大案子

    水木見問,便說道:“劉芳菲覺得那個當年**她的男人一直在暗中監視她,發現她與**兒正在逐漸接觸,一旦她確定了**兒的身份,那麼她想辦法將當天晚上那個遊艇上的男人的基因和**兒一一比對,就能**到當年那個**犯 品 文 吧所以,爲了繼續隱藏當年的罪惡,下手將自己的親生**兒給除掉了。”

    樑冰冰一邊聽水木說,一邊點頭,等他說完,才說道:“嗯,劉芳菲這樣推斷也不無道理,可是那兇手是否也太處心積慮了,而且明知是自己的親生**兒,還……是不是太沒人**了?”“嗯,有人**他也不會做出那種無恥的事了。劉芳菲認爲,那人一定是個很有社會地位的人,一旦事情揭露出來,他不僅會坐牢,還會身敗名裂。”水木補充道。“可是,他爲什麼不直接把劉芳菲殺掉呢?這樣豈不是一勞永逸,也不必再寢食難安擔驚受怕了?而且根據他當年除去****員Tony和現在的車禍的手法來看,他除掉劉芳菲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樑冰冰又提出了質疑。“這一點我也不能肯定,只是推測,或者是他仍然垂涎劉芳菲的美貌,或者是害怕社會影響力太大,怕警方盯上自己之類的。”水木解釋道。“我還有一個疑問,而且是最關鍵的,即使他把Tina殺了,劉芳菲照樣還是可以拿她的DNA去做親子鑑定,查出那個兇手是誰啊。”“不錯,這也是我懷疑劉芳菲推論的根本原因,”水木點頭道,他知道樑冰冰說中了這一推論的根本癥結。樑冰冰搖搖頭,道:“不對,不對,也不一定,按?**話愕某絛潁?**在進行完屍檢之後一週會讓家屬來認領,而通常就是直接從停屍房進了火葬場。關於Tina,我們也聯繫了她的養父母家庭,見到了她的爺爺****,他們都表示不管,讓我們自行處理。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我們對Tina的死持懷疑態度,對劉芳菲的行爲進行暗中監視,劉芳菲跟Tina非親非故,是不可能見到她的屍**的,最終的結果,就是屍檢之後,一週之內無人認領,直接進火葬場。”水木點頭道:“嗯,雖然說起來有些勉強,但確實也解釋得通。也就是說,劉芳菲接觸到Tina的屍**是偶然事件,一旦Tina被焚化,那個背後的兇手就再一次安全了。”

    樑冰冰說道:“嗯,這作爲一條線索,我們會繼續跟蹤下去的。”

    “哦,這麼說,我算是立功了對吧?”水木討巧道。

    “嗯,算是吧,怎麼,想要賞賜啊?”樑冰冰似笑非笑道。

    “不敢,不敢,”水木連忙說道,但說了不敢之後,又嬉**笑臉的說道:“不過,你都說了,我連**相都搭上了,付出了這麼多,你多少得有點表示吧?”

    “呸,你要不提這茬我還真忘了。把自己團成團,給我滾,滾遠點。”樑冰冰佯斥道。

    “滾遠我不善長,只善長來回滾,嘿嘿。”

    樑冰冰抱着雙臂想了一會兒,從**包裏掏出一把鑰匙扔在桌子上說道:“好吧,給你一個獻殷勤的機會,今天晚上的飯就在家裏吃吧,你現在可以滾回去給姐姐我準備了。”

    “得令!”徐水木敬禮,拿起鑰匙便喜滋滋地走了出去。

    水木剛走到大門口,突然聽到有人叫他,回頭一看,居然是大鵬。

    “哥們兒,什麼美事兒啊,看把你樂得,走起路來還一蹦一蹦的,叫了你三聲就叫不住你。”大鵬打趣道。

    “保密!”水木伸出右手食放在嘴上。

    “切,還保密,你以爲我不知道啊,是不是跟冰冰和好了?”大鵬一副鄙夷的神情。

    “不關你事。”

    “怎麼不關我事兒,你們要和好了,趕緊從我家滾蛋,我好騰出屋子來,好賺點房租什麼的。”大鵬半開玩笑半認真的。

    “靠,我又不是不給你**房租,你這就要趕我了啊?”

    “你倒是給,我倒是好意思要啊。”

    “算了,不說這個,倒是你,怎麼跑到特警大隊來了?”

    “來打聽點情況。”

    “什麼情況?”

    “實話告訴你吧,我最近手上接了一大活兒,**了這一票,我那房貸就可以一次**搞定了。”大鵬神祕道。

    “哦,這麼大方,是哪個大款找你跟蹤自己老婆啊?”水木打趣道。

    “呸,這回可不是家庭**理劇,而是犯罪心理學,”大鵬道:“你以爲掙個錢那麼簡單呢。”

    兩人已經走出了大門,但水木還想再問一問,便在特警大隊的門邊過道上聊了起來。“哦,能告訴我嗎,究竟是什麼大案啊?”徐水木一副好奇的神情。大鵬道:“你知道前幾天的LULU車禍事件吧?”

    “知道,怎麼了?”一聽這事,水木立即便來精神了。

    “那事件死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萬盛集團的公子,知道吧?”

    “知道啊,叫王達,怎麼了?”

    “他老子懷疑這起車禍是有人設計的,專門陷害他兒子,要讓我查出兇手,明白了吧?”說到這裏,大鵬四下看了看,看有沒有?**尤說韌堤幕啊?br/

    “哦,這樣啊,這樣的話你這錢就難賺了。”水木搖頭道。

    “怎麼難賺了?”

    “你想啊,萬一這本身就是一正常的車禍,根本就沒有什麼兇手,兇手就是他兒子酒後駕車,那你還查個**啊。”

    “嘿嘿,你說的有道理,”大鵬賊笑道:“不過,30%的預付金我已經到手了,就是沒有兇手也穩賺不賠。”

    “好吧,救不了你了,就他媽只認錢。那麼,你打聽到什麼消息了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冰冰手下那個張小凱好像是你同學吧?”水木問道。

    “沒錯,不過這個張小凱翅膀**了,**也沒透露給我。”大鵬一臉懊惱道。

    “哦,那你怎麼不直接去問樑冰冰啊?你好歹也是中華國學研究院的人啊?應該會送你一點料吧?”水木出了個點子。

    “唉,研究院的情況你還不?**飴穡坎皇悄愀涸鸕陌缸櫻鬩桓鱟忠脖孿氪蛺隼矗蟻裎藝飧霾慵兜模諮芯吭壕褪敲窆?**質的,遇到事就是出膀子力氣,根本接觸不到核心機密,否則他們也不會任由我在外面接**活了。”大鵬簡直是一肚子苦水。

    “哦,這樣啊。那你忙吧,我先走了。”水木說着,走到路邊擡手去攔出租車。

    “你不回家啊,坐我車吧,”大鵬邀請道。他是想在路上,從水木嘴裏撬出一點東西道。

    “我還有點事,你先回吧。”水木擺擺手道。

    “哦~”大鵬指着水木的鼻子,壞笑道:“今晚應該不回來了吧?”

    出租車來了,水木沒有回答,直奔了樑冰冰在鐘鼓樓的房子。

    大鵬見水木的車跑得沒影了,也走向自己的黑**本田。大鵬也沒有回朱辛莊的家,而是市中心開去。

    半個小時之後,大鵬來到了位於三環邊上的一幢大廈,這裏是萬盛集團的總部。

    “我叫高鵬飛,之前跟王總約過的,”大鵬來到王世雄位於八樓的辦公室外面,見到了他年輕貌美的祕書。

    “好的,您先在客廳裏等一下,我這就去通報,”祕書說罷,走進了辦公室。

    大鵬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另外一個祕書立即端來一杯茶,但是還沒有等大鵬端起茶杯來,剛纔那位祕書已經出來了,說道:“高先生您請進,王總在辦公室等您。”

    王世雄的辦公室極大,雖然擺了不多富貴竹之類的花**,但仍然顯得空曠,他的辦公桌後面的牆壁上掛了兩面銅築的地圖,左邊那張是中國地圖,右邊那張是世界地圖,由此可以看出王世雄是一個有着宏才大略的人。

    王世雄一米八八的個頭,比大鵬還高出幾公分來,他見高鵬飛進來,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迎上去握住大鵬的手,說道:“小高,歡迎,歡迎。”

    大鵬感覺到他的手非常的厚重,這位經歷過失子之痛的年過六旬的老人仍然精神矍鑠,可見其心理素質是極高的。

    “您太客氣了,王總,”大鵬坐在了王世雄大辦公桌對面的沙發上,王世雄也隨着他在另一張平行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在大鵬眼裏,這位坐擁數百億身家的大富翁確實是平易近人得有些過頭了。

    不一會兒,漂亮的祕書將茶端?**矗跏佬鄯願賴潰骸俺鋈ナ卑衙糯希揮形業姆願潰魏穩艘膊荒芙礎!?br/

    **祕書應聲出門,王世雄急切地問道:“怎麼樣,小高,有沒有好消息帶給我。”

    大鵬知道,王世雄所謂的好消息,自然就是有價值的消息。

    “是的,王總,我剛從特警大隊的一個朋友那裏得到一點消息,不知道對您有沒有用。”大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說道:“是這樣,車禍發生時後面跟着的那輛白**帕薩特確實存在,這一點警方已經認定了,而且他們根據證人提供的車牌號進行了覈查,結果發現是假牌照。”

    “假牌照?”

    “沒錯,不是套牌,而是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牌照。”

    “這麼說,後面那輛車上的人就應該不是記者了?”

    “也不能完全肯定,但是記者的可能**就降低了很多,而且現在警方的判定和您的推測是一樣的。”“認爲是謀殺?”王世雄突然目光如炬,變得很嚴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