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9 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9 交易字體大小: A+
     

    29 交易

    湖水中有兩隻鴛鴦遊過,水木掏出手機一看,已經快一點鐘了。他拾起木漿準備往回劃。

    “哎,哎,你要幹什麼?”劉芳菲突然出聲攔住他。

    “往回走啊,這都過了飯點兒了,你不餓啊。”水木手中握着漿,卻不再划動。

    劉芳菲好像突然意識了時間的存在,也拿出手機看了看,笑道:“都這個會兒了,吃飯沒問題,但我說了這麼半天,把什麼都告訴你了,你還沒給我個答案呢。”

    “什麼答案?”水木奇怪道。“哎,你別跟我這兒裝胡塗啊,徐水木,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找出殺死小貞的兇手?”劉芳菲臉色已經開始有些難看了。畢竟,她和徐水木只是第二次見面,雖然通過馬駿和tina,對這個人有了相對的瞭解,但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可能馬駿和tina也並不瞭解他。而自己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了他,如果他出去跟別人說了,那她豈不是把自己也毀了。

    水木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幫你是沒有問題,但是,你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我幫了你,你該怎麼報答我呢?”

    “只要你幫我找出殺人兇手,你想要什麼都隨你,前提是你要的我有。”劉芳菲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徐水木看着那兩隻遠去的鴛鴦說道:“我不僅可以幫你找到兇手,而且還可以幫你報仇。(href=";寸寸銷魂)如果這些我做到了,你能不能讓我,讓我……”

    “什麼?”

    “一親芳澤!”徐水木看終於說出了這句話,他鼓了很大的勇氣,幾乎不敢看劉芳菲的眼睛。

    沒想到,水木話可一出口,使引來劉芳菲一串咯咯咯的笑聲,笑得徐水木渾身不自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愛美女是男人的天性,這有那麼好笑嗎?”徐水木一臉的尷尬,在眼前這個大女人面前,他感覺自己毫無主動權。

    “一親芳澤!咯咯咯,咯咯咯,君子好逑,咯咯咯,咯咯咯,”劉芳菲笑得前仰後合,邊笑邊搖手,終於等她稍微平靜下來了,才說道:“我倒你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呢,原來只是想睡我罷了,想睡就想睡吧,還一親芳澤,咯咯咯。”

    徐水木作夢也沒有想到,她的笑點居然是在這兒,他試探着問道:“你難道不生氣?”

    劉芳菲都笑出了眼淚,她一邊拭去眼淚,一邊說道:“我爲什麼生氣,我早就不是什麼冰清玉潔的少女了,只不過是一朵殘花敗柳而已,還難得你這樣的小帥哥能夠賞識,我還求之不得呢,爲什麼要生氣?”

    這話把徐水木給震了,他遲疑道:“你說的是真的,沒有在忽悠我吧?”

    “當然,你要想要我的身子,我們現在就回房間,我說過你是我最尊貴的客人,我一定會把你服侍好的。(href=";大神,劫個色)”劉芳菲繼續道:“不過,你說的這也算不上什麼報答,我也不想拿這個跟你做交易,否則顯得你我的品格都太低了。讓我想想啊……”過了一會兒,劉芳菲又說道:“這樣吧,我在水上花園這套房子你看到了吧,我是全款買下來的,沒有貸款,只要你幫我找到兇手,報了仇,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

    徐水木一下子蒙了,剛纔他還在想這裏的一套房子可能需要他十輩子的積蓄,沒想到一個擁有它的機會就這樣擺在了面前。

    “好,這活兒我接了。”徐水木伸出手去,想去握一下劉芳菲的手,沒想到劉芳菲並沒有伸手,而是欺上身來,一下撲到徐水木的懷裏,並說道:“我就等你這句話了。”

    幸好木漿設計得偏中間一點,如果是在船,相信船早就翻了。就在這時,徐水木感覺有一束光晃了一下眼睛,他連忙推開劉芳菲,不想一隻手正好按在她的**上。此時,他自然是來不及享受這美妙的時候,連忙順着光的來源望去,遠遠的看到岸邊有一個小黑影,一晃就不見了。

    “不好,有狗仔。(href=";武魂)”水木低聲叫道。

    狗仔這個詞對劉芳菲確實有震懾力,她連忙藉助水木的推力,順勢坐了回去,但她反應很靈敏,並沒有回頭去找狗仔的行蹤,以防連面部也被拍到。

    “在哪裏,在哪裏?”劉芳菲低着頭問道。

    “已經跑了。”水木如實回答道。

    “哦,快划船,我們回別墅去。”劉芳菲命令道,她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極爲惡劣。

    二人匆匆回到別墅,一路上並沒有再發現狗仔的行蹤。水木坐在沙發上,劉芳菲卻不停地在屋中踱步。兩個人的心情都很差。

    “這個小區裏監控一向很嚴格,怎麼會有狗仔呢?”劉芳菲好像是在問自己,也是在問徐水木。

    “我怎麼知道,你還是想想如何應對明天記者的盤問吧。”水木心不在焉地說道,他正在想自己可能明天要上頭條了,該如何向樑冰冰交待。

    “你說,當時的距離至少應該有幾百米吧,他們應該拍得不是很清楚吧?”徐水木問道。他想從劉芳菲那裏尋找到肯定的答案。

    “哼,現在的照像技術,別說上百米,就是上千米,也會拍得真真兒的。”劉芳菲兜頭給他潑了一盆冷水。(href=";公孫策與包拯)

    徐水木心中懊惱不已,自己一向小心,怎麼這時候卻大意失荊州呢,說道:“現在的狗仔還真是無孔不入啊。”

    劉芳菲搖頭道:“如果是真正的狗仔我倒不擔心,我有辦法把那張照片要回來,讓它永遠不會在任何媒體上出現。可是,你說有沒有可能是他派來的呢?”

    “誰?”

    “還有誰?”

    “你是說那個兇手?”

    “沒錯,你想,他爲什麼對我的事情那麼瞭如指掌,一定是一直派人在監視我,尤其是這一段時間,他肯定不會放鬆……”

    “不會吧?”徐水木吃驚道:“這樣的話,那個人也就太可怕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真是那人派來的,你可就很危險了。”劉芳菲推測道,漂亮的雙手不停地在胸前揉搓,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劉芳菲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紀元,怎麼樣,最近工作還順利吧?”

    “……”

    “這樣啊,那你們做記者的還真辛苦啊。”

    “……”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讓你幫我查查,今天有沒有你們同行在我小區裏蹲點。”

    “……”“哦,那就多謝了,我等你消息。”劉芳菲掛斷電話,告訴徐水木道:“一個朋友,x週刊的總編,資深狗仔,只要剛纔那個人是娛記,他一定能幫我查出來。”

    徐水木點點頭,道:“看來明星狗仔還真是一家親啊。”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問道:“今天我來水上花園的時候,你是不是有打電話給門衛,直接把我放進來?”

    “打電話?沒有啊,”劉芳菲皺起了眉頭。

    徐水木一想也對,劉芳菲一個大明星,衆星捧月慣了,即使是很有心計,也總不會想到打電話去招呼門衛這樣的小事吧。

    “我跟你說啊,上次我跟二師兄來的時候,門衛檢查確實很嚴格的,但這次直接就把我放行了,而且保安也不一樣了,這次是一個小平頭,長得很黑的傢伙,我問他爲什麼,他說是你打電話招呼他,說讓我直接進小區。我猜,那個照相的就是這個人,你現在打電話給門衛,問有一個小平頭,皮膚黝黑的小夥子。”水木想了想說道:“對了,我好像看了他的胸牌,叫大衛。”

    劉芳菲聞言,也覺得這個大衛很可疑,於是便給門衛保安打了個電話,得到的結果是,他們那裏確實有一個叫大衛的,但並不是小平頭,而是自然捲,而且膚色也不黑,格外的白,像歐美人,所以才被人叫大衛。

    “果然是他。”徐水木稍稍放鬆了下來。

    “這個人是誰?你知道?”劉芳菲奇道。

    水木搖頭道:“這個人是誰我並不知道,但我知道是誰派他來的。”

    “誰?”

    “特警大隊。”

    “特警大隊?”這回輪到劉芳菲大吃一驚了。

    水木說道:“沒錯,嚴格來說,我也是特警大隊的大隊長樑冰冰派來的。”“啊?你!”劉芳菲又是一驚,她沒想到自己掏心掏肺說了這麼多,居然說給了一個警察的臥底,而且還跟他**。“no!no!no!你別誤會,你聽我解釋,我並不是警察。”徐水木見劉芳菲臉色大變,眼看就要翻臉不認人,急忙爲自己辯解。

    “我,我,我不會誤會,你說,你究竟是誰?”劉芳菲明顯在壓抑自己心中的怒氣。

    “事情是這樣的,馬駿一定跟你說過,我以前的工作跟特警大隊有些關聯。不什麼原因,特警大隊盯上了你,一直派人暗中監視,那天我跟着二師兄來你這裏,就被他們給發現了,並且找去談話,我只好如實交待。結果,他們聽說你讓我來出診,便想通過我來調查你,你明白了吧?”徐水木自信自己的口才還是不錯的,這幾句話應該能夠解釋清楚。

    “哦,這樣啊。”劉芳菲突然也放鬆了下來,一副神祕莫測的表情說道:“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了,不過我想問一下,特警大隊讓你調查我沒錯,可是那位樑大隊長應該沒有讓你一親芳澤吧?”

    對面這個女人太狡猾了,徐水木完全沒有料到她會在這裏等着自己,只好張口結舌。劉芳菲笑道:“怎麼,沒話說了,不,你要說的話還有很多,而且最好還是我想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