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7 黑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7 黑痣字體大小: A+
     

    27 黑痣

    劉芳菲先邁上船,在船頭坐了下來,水木隨即跟上,坐在船中央,拾起雙漿,解開纜繩,輕輕一劃,小船便輕快地向湖中央使去。(href=";總裁的小阿姨)“我懷疑小貞是被人謀殺的,所以我想請你幫忙查出真相。”船駛離岸邊約有三十米左右的時候,劉芳菲突然拋出了這樣一句話。“哦,關於車禍的報道我看了,”水木說道:“確實,車禍發生時,小貞是用自己保護了lulu。當然,事實的真相也可能是lulu本能地鑽到了小貞的下面,拿小貞當成了擋箭牌,以至於小貞身亡,而lulu只受了輕傷。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判定lulu謀殺了小貞,只能給她以道德譴責,卻無法用法律制裁。”“不,我說的並不是lulu,而是另有其人策劃了這起車禍,目標根本就不是lulu,而是小貞,是有人想讓小貞死,你明白嗎?”劉芳菲情緒顯得有些激動。

    “哦,你有什麼依據嗎?”水木將信將疑道。

    “當然,根據目擊者描述,車禍發生前,有一輛白色的帕薩特在後面追,所以司機王達纔會開的那麼快,等車禍發生之後,那輛帕薩特卻消失不見了。”劉芳菲眼睛裏充滿急切,渴望獲得認同的急切。

    水木道:“不錯,是有媒體這樣報道,而且奇怪的是,目擊者有六個之多,有人看到了這輛帕薩特,有人卻沒看到,而且警方根據目擊者的記憶,卻查這輛車的車牌,卻發現是個假車牌。(href=";天道霸主)”“不錯,這就是謀殺的證據。”劉芳菲斬釘截鐵地說道。水木一邊搖漿,一邊搖頭,道:“這怎麼能作爲謀殺的證據呢,可能那輛車上是記者,他們看到了富二代王達和女明星lulu在一起,上了同一輛車,自然是緊追不放,想要做明天的頭條。”

    “沒錯,有不少報道也是這樣說的,可是,記者爲什麼要偏偏開一輛假牌照呢,你想想看。”劉芳菲還是爲自己的推斷辯解。

    “這一點的確可疑,但這並不能謀殺啊,作爲狗仔隊來說,一般都是黑白通吃的,弄個假牌照也不是不可能的啊。另外,也有可能本身那輛車根本就不是追王達的車,只不過開得快了一點而已。發生車禍的原因本身可能就是王達超速駕駛,根據法醫鑑定,他的血液中可是酒嚴重超標。”水木繼續提出自己的質疑。

    “啊——你怎麼就不能相信我呢!啊——”劉芳菲突然像瘋了一樣拼命喊了起來,一邊喊一邊拼命地弄亂自己的頭髮。(href=";巔峯傳奇)

    徐水木一時間慌了,現在小船已經駛到了湖中央,雖然人工湖不一定很深,但是這個女人發起瘋來,把小船弄翻,還是難免可能會出現危險。

    “菲菲姐,菲菲姐!你冷靜一下,”水木把漿放開,想上前抱住這個發瘋的女人,但又怕引起她更激烈的反應,所以只是隔一米的距離僵持着。

    沒想到,劉芳菲的激烈舉動就像閃電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她見徐水木站了起,連忙擺手道:“你別過來,我沒事,讓我靜一下就好了。”

    水木又坐回了自己的船尾,靜觀其變。過了一會,劉芳菲情緒穩定下來了,他才輕輕地說道:“菲菲姐,你沒事吧?對不起,剛纔是胡亂說的,我知道你做出謀殺的推斷一定是有理由的,你能把你的真實的理由告訴我嗎?”

    劉芳菲顯然又哭過了,不由自主地抽泣了兩下,才說道:“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剛纔一定嚇着你了吧,水木。”

    “我沒事。”

    “嗯,你說的對,怪我沒有把真相告訴你。”劉芳菲擡起頭,看着遠處的湖面,慢慢講了起來……

    “那是20年前,我剛剛十五歲。(href=";神級雜役)本來應該還是一個上初二初三的孩子,但是因爲被星探發掘了,開始進入演藝圈,拍廣告,演電視劇,參加電視綜藝節目唱歌,什麼都幹。

    “我是單親家庭,我三四歲的時候爸爸就死了,我媽媽原本是酒吧的駐唱歌手,混了好多年都沒有紅起來,見我紅了起來,她便辭掉了自己的工作,專門做我的經紀人。

    “我媽媽本身的交際圈就很廣,經過她的一手打理,我的知名度迅速提高,一夜成名這個詞我想用在我身上是非常適用的。當然,這背後也少不了艱辛的付出。

    “十五歲那年,我已經算是當時最紅的童星了,除了正規的參加節目之外,我媽媽還帶我參加各種各樣的應酬,名義上說是爲了工作而交際,實際上就是陪酒,陪那些達官貴人們吃飯喝酒,因爲後來我知道,我媽媽是有收錢的,我的價碼在當時是陪一席飯二十萬。當然,遇到出手更闊綽的老闆,還會給得更多。”

    “哦,二十萬!”徐水木驚叫道,這可是他兩年的工資,沒有到人家劉芳菲一餐飯就吃出來了。

    劉芳菲苦笑道:“很多是吧?可是《無間道》裏有一句話,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href=";武破魔天)後來,我便爲這二十萬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

    “那是在遼寧商演的時候,演出完畢,第二天當地有一位富商要在自己的私家遊艇上舉辦一個海上派對,邀請我參加。我本來計劃當天就要返回北京的,但是我媽媽貪圖勞務費,便給我接了下來。那位富商出手非常闊綽,我的價碼一下子被擡高到了50萬。

    “那天,參加派對的不光我自己,還有不少漂亮的女明星,有我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除此之外,都是一些當地的達官顯貴,有鑽石大王,有鋼鐵大王,還有高級官員,這種場合我見得很多,無非就是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通過女人來互通有無,相互交流。

    “當然,因爲我年紀還小,大家都把我當孩子看,所以並不太爲難我,喝酒也是點到即止。至少,我當時是這麼認爲的。

    “媽媽替我接這樣的活動,其實她也是有目的的,因爲她也需要交際。那天,她一上船便跟一個做外貿生意的人眉來眼去,打得火熱,把我丟在了一邊。我一個人覺得無聊,也沒有什麼朋友,宴席開始沒多久便一個人跑到甲板上坐着等媽媽。後來,有一名服務生專門跑過來問我要不要喝什麼,我隨手拿了一杯飲料,沒想到喝完之後便失去了意識。

    “我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酒店中,感覺下面身體很痛,伸手一摸,摸出許多久來。我一下慌了,知道自己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趕緊去找媽媽,發現她正睡在昨天晚上跟她眉來眼去的那個男人懷裏。

    “可以想象,我當時對她恨之入骨,恨不得一刀殺了她。”說到這裏,劉芳菲露出一副咬牙切齒的神情,繼續說道:”然而,我知道,我殺了她也無濟於世,而且我還未成年,還要依靠她。所以,我什麼都沒跟她說。事實上,這種事對於一般的女孩子來說可能是非常嚴重,嚴重到滅頂之災的程度都有可能,但是我畢竟是在娛樂圈,雖然年紀小,但聽得也多了,也知道是遲早都要失去的東西,所以我當時並不感到絕望。

    “真正讓我感到絕望的是,我發現我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並且出現了可怕的妊娠反應。我想盡辦法虐待自己,想讓這個孩子自己流掉,可是無濟於事,這孩子的生命力是那麼頑強,可是她不知道,那時候她的媽媽剛剛十五歲啊,根本不可能歡迎她來到這個世上。”講到這裏,劉芳菲又哭了起來。

    徐水木心想,怪不得小貞長得那麼難看,看來是她媽媽在懷孕的時候不斷地虐待自己,再加上心中害怕,影響了她的容貌。

    “等我媽媽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胎兒已經過了四個月了,不可能再做人流了。她狠命地罵我,說我小小年紀不學好,偷男人。當時,我氣急了,一巴掌就扇了過過,當時我的身高已經比她高了,又使出全身的力氣,一下子就把她打倒在地。

    “我當時,一邊哭,一邊罵,並且說出了那天在遊艇上發生的事。她這才傻眼了,跑過來抱着我哭,說她害了我,求我原諒,但是,直到她死我都沒有原諒她。”

    說到這裏,劉芳菲嘆了口氣,繼續道:“孩子生下來了,在產房裏陪我待了兩天,但有一天早上醒來,我發現她不見了,我問媽媽,她說孩子突然死了。醫生也這麼跟我說。我一聽這個消息,就哭了,哭得很傷心。俗話說,虎毒不食子,經歷過十月懷胎,我對這孩子已經產生了感情。我可以用一切對換她,當時我就是這麼想的。

    “我一直懷疑,孩子是我媽媽給弄死的,她是怕孩子遲早會被記者發現,影響我的前途,但無論我怎麼問她,她就是不承認。一年前,我媽媽去世了,去世之前,她告訴我,那孩子她沒弄死,而是送給了別人。”

    水木點頭道:“嗯,後來,你無意間遇到了小貞,可是你怎麼斷定她就是你的女兒呢,畢竟你和她相處的時間只有兩天啊?”“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母女天性吧。”劉芳菲說道:“我記得,在她的大腿根部有一塊很大的黑痣,本來在她出事之前,我約她週末到家裏來,想跟她開誠佈公的談一談,確定一下她是不是有那塊黑痣,如果有的話,可以再做個親子鑑定什麼的,但還沒等到她來,就……“車禍發生後,我去看過她的屍體了,果然就有那塊黑痣。”劉芳菲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