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1 前同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1 前同事字體大小: A+
     

    21 前同事

    水木決定將劉芳菲約自己見面的事告訴樑冰冰。(href=";皇妻)他的理由很簡單,既然樑冰冰能夠知道他第一次到劉芳菲家中的事情,那麼她一定也會知道他第二次去,且不管她是通過什麼途徑。

    至於二師兄這邊,他決定隱瞞過去,如果二師兄對此事不介意,那麼即使他知道了,也會二人心知肚明,不會說出來。而假如二師兄介意,那麼他直接打電話過去,讓二師兄做何反應?勸他不要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假使徐水木沒有答應劉芳菲那還好說,現在既然答應了,再去告訴二師兄,這的確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樑冰冰的手機一向很靈敏,鈴聲只響了一聲,便立即接通了:“喂,你好。”

    樑冰冰的聲音不帶任何表情,徐水木猜她周圍一定有其他人在場。接下來,他聽到了樑冰冰的呼吸聲以及走路的聲音,她應該已經來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什麼事,有話快說,我這兒忙着呢。”樑冰冰的聲音略微強硬了一些,但總算是帶了點情緒。

    “我想向你彙報一件事。”

    “哦,彙報什麼?”

    “不算是彙報,應該說是請示?”

    “有話快說,有……,別給我這磨嘰,我這真的還忙着呢。”樑冰冰有些不耐煩了。

    “那誰,劉芳菲想請我明天幫她治病,你說我要不要去?”

    “你說誰?你要去給誰治病?”樑冰冰一時沒反應過來,雖然她剛剛跟徐水木打過電話,但將他和劉芳菲聯繫起來,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href=";帝玄劍尊)

    “那個女明星,劉芳菲。”水木只好重複了一遍。

    那邊沒有聲音了,過了幾秒鐘之後,傳來彷彿地獄一般冷酷的聲音:“你是大夫,愛給誰治病給誰治病,問我作什麼?”

    “你看吧,我就知道你是這個態度,算了,我不去了。坐診到現在,我還沒有過一個病人呢,唉,算了,不說了,你忙吧,我掛了。”徐水木說罷,便將電話掛斷了。不過,他並沒有將手機收起來,因爲他知道,樑冰冰一定會打過來。

    果然,一分鐘之後,徐水木的手機響了。

    “喂,什麼事?”水木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態度。

    “那個誰,女明星,你要去她家給她看病是嗎?”樑冰冰問道。

    “是啊。”

    “那爲什麼她不到診所去?”

    “人家一個大明星,只要一出門就是人潮涌動,你覺得這方便嗎?”“哦,也是,那你去吧,不過有一點,回來你要把見到她的事情詳詳細細的給我說一遍,哪怕一句話,一個字,也不能遺露,聽明白了嗎?”“yesmadam!”

    水木掛斷電話之後,漸漸從興奮之中清醒了過來。(href=";白鐵無辜鑄佞臣)他覺得有些奇怪,沒想到樑冰冰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他,甚至沒有懷疑劉芳菲爲什麼會看中他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大夫,而不繼續找資格老道的魏莘農。事實上,他爲了說服樑冰冰事先準備了很多說辭,居然都沒有用上。

    此時,徐水木又想起了另外一個人,那就是以前在出版公司的同事白靜,昨天在劉芳菲家樓下的客廳裏,二人偶然撞見了,隨便聊了幾句。知道公司要給劉芳菲量身定製一本書。

    徐水木撥通了白靜的電話。

    “喂,領導真守信啊,昨天剛約了,今天就給我打電話。”水木在圖書公司的時候是白靜所在部門的經理,水木辭職後白靜接任,但白靜至今仍以“領導”相稱。

    “不是說好有時間聚聚嗎,怎麼不歡迎?”水木敷衍道。

    “歡迎!歡迎!你說吧,時間,地點!”白靜雖然長得嬌小,但性格卻是女漢子一枚,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現在11點半了,我現在就動身,在公司樓下的老北京,中午一起吃個飯。”

    “好,沒問題,我現在就打電話訂位置。”白靜說道。(href=";修羅武神)

    掛斷電話之後,徐水木一刻也沒遲疑,拿起衣服就往外走。走到前臺的時候,見到小吳隨**待了一下便出了診所。

    爲了節約時間,水木打了一輛出租車,半個小時之後,他坐在了老北京飯店的包間裏,對面坐着前同事白靜。

    “說吧,老領導,今天想吃什麼,我請客。”白靜把菜單遞了過去。

    “不,不,我請,我請,”水木一邊說,一邊把菜單推了回去。

    “得了吧,領導,一起同事這麼多年,我還不知道你,真要讓你出錢,再給你心疼出個好歹來,我還得給你出醫藥費。”白靜嘴巴從不饒人,雖然是好意,但好話不得好說。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嘿嘿。”徐水木接過菜單點了兩熱一涼,外加一個湯。

    “說吧,找我什麼事。”點完菜,白靜一邊玩手機,一邊跟水木搭話。

    “能有什麼事,就是好久不見了,跟你隨便聊聊。”

    “切,我還不知道你,隨便聊聊,能有這麼急,上午打電話,中午就跑過來。從你離職到現在,這也有大半年了吧,一個電話也沒有,切,我還不知道你。”

    “真的沒什麼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水木不太好直接問劉芳菲的情況,仍然一直在敷衍,最好在談話中很自然的引到這個話題上。(href=";戀上校草的吻)

    “得,得,你愛說不說,隨你。”白靜仍然在玩她的手機,竟然沒有擡頭看徐水木一眼。

    水木摟了一眼,見她在玩微信,便問道:“怎麼,交男朋友了?”

    白靜這才把手機收了起來,說道:“沒有,一高中同學。”

    “同學,找對象的資源庫啊。”水木笑道。

    “真不是,唉,對了,你以前還說給我介紹呢,把我等成剩女了都,也沒有見你給我介紹一個半個的,你趕緊的啊。”白靜顯然是想把話題從微信的聊天對象上引開。

    水木一眼就看出來她在掩飾,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男人就是這樣,別人的東西永遠都是好東西。事實上,他對白靜壓根沒有什麼感覺,但一知道她有了對象,心中突然就感覺不是滋味。

    “好,好,你說說看,想找個什麼樣的?我看看身邊有沒有適合你的。”既然白靜打馬虎眼,水木也就不戳破她,隨口敷衍着。

    “當然是找個有錢的。”

    “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庸俗了?”

    “什麼叫庸俗,有錢就庸俗啦?照你這說法,路邊要飯的乞丐就最高雅了。”“可是有錢的花心居多,回頭玩膩了像垃圾一樣把你甩了,等着後悔去吧。”“也是哦,錢多了選擇也就多了,我可能還真有點hold不住。”

    “就是嘛。”

    “那就找個潛力股。”

    “潛力股?”

    “就是現在雖然沒有什麼錢,但是能賺錢,將來肯定會有錢。俗話說,槽糠之妻不下堂,等將來有錢了,即使養個小三兒什麼的,我正宮的地位還是能保住的。”

    “哎,我說,真是三日不見,如隔三秋啊。你嘴裏怎麼老是錢錢的,掉錢眼裏啦,這是找對象,不是做買賣。”

    “張愛玲曾經說過,婚姻就是長期合法的賣淫和嫖娼,總歸是要賣,我當然要把自己賣個好價錢嘍。”白靜說話,一直有股咄咄逼人的架勢。

    “得了,我是管不了你了,到時候吃了虧別來找人哭訴。”水木一副放任自流的神情。

    “切,你是我什麼啊,你管我。”白靜說話一點情面也不顧及。

    這時,菜上來了,白靜讓添了米飯,之後問水木:“要不要喝點酒?”

    “算了,下午還要上班。對了,還沒問你,最近公司情況怎麼樣?”水木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把話題引到業務上,已經不會顯得那麼生疏了。

    “一般般吧,受數字閱讀的衝擊,傳統圖書是越來越不好做了,新年一過,公司裁員三分之一,咱們部門現在連我只剩下七個人了。對了,昨天遇見你,你說你當醫生了,真是沒想到啊?”

    “唉,是啊,連我也沒有想到。”徐水木回想起這大半年來的甘苦,不禁感慨萬千。

    “古人云,不爲良相,便爲良醫。醫生好啊,掙錢多。”

    “唉,時代不同了,我學的是中醫,現代中醫式微,現在一般人生了病都是看西醫,沒有幾個人相信中醫了,看中醫的一般都是被西醫下了死亡判絕書的,來這裏死馬當活馬醫罷了。”水木說的確實是中醫的現狀。

    “唉,管那麼多,能賺錢就行。那個劉芳菲不是也找你看病了嗎?說明你還挺牛的嘛。”

    “她不是找我看病,她知道我是誰啊,昨天我是跟着我師兄去看病的。”

    “昨天那人是你師兄啊?還挺和藹可親的嘛。”

    “嗯,對了,你昨天說要給劉芳菲合作一本書,是怎麼回事?”

    白靜擡眼看了水木一眼,哼道:“終於繞到正題上來了,領導,你今天來找我就是想聊劉芳菲的吧?”

    徐水木連忙否認:“哎,我聊她幹什麼,跟我又不熟,話趕話說到這兒了,我就隨口一問。”

    “得了吧,你我還不知道,”白靜又白了水木一眼,說道:“其實也沒什麼,現在不是流行名星出書嗎?像謝娜的《娜麼快樂》、《娜寫年華》、楊瀾的《一問一世界》、《幸福要回答》,林青霞的《窗裏窗外》啊之類的,劉芳菲也想找個團隊幫她量身定作一本書,好用文青路線包裝一下自己,正好咱們老闆跟一個叫馬駿的經紀人熟,經他牽線才把這個項目拿下來了,先簽了一本,如果反響好,還要繼續做下去。”

    “你說馬駿?”

    “是啊,怎麼你認識?”“不,不,不認識,這對公司來說一定是個大項目吧,需要你親自出馬?”水木問道。“這個數。”白靜伸出一隻手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