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5 偶遇小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5 偶遇小貞字體大小: A+
     

    15 偶遇小貞

    那是兩年前的一天,我在招商銀行辦理信用卡業務,我的手機放在抄手的衣兜裏,很淺的那種,你知道,我平時便是一個很謹慎的人,等填完單子之後,隨手往口袋裏一摸,口袋裏空空如也,手機不見了。(href=";九流閒人)

    那可是我剛入手的愛瘋死!

    此時,我並沒有慌,頭腦還是異常的清醒,就在兩分鐘之前他還摸到過手機,小偷一定跑不遠,我四下打量周圍的人,大廳裏連保安在內只有八個人,一眼便掃完了,沒有人露出緊張的神情,小偷一定出了門。

    我飛速奔往門外,大喊一聲:“你給我站住!”這時,附近行人紛紛扭頭看我,我迅速掃視,發現大部分人都是一臉茫然,只有一個瘦小的女孩神情慌張,待到四目相對,她立即扭身就跑。

    沒錯,小偷就這個人!當時我跟她相距不到十米,迅速追了上去。

    事實上,在追出門時,我並不知道小偷是誰,但所謂做賊心虛,我一招打草驚蛇,立即便讓她露出了馬腳。

    小偷奔跑的速度很快,一開始我與之相持不下,甚至有越追越遠之勢,漸漸差不多相差三四十米了。然而,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在大學參加過馬拉松社團,持久力很強,差不多從五道口追到了圓明園的時候,我們的距離開始縮短。(href=";晶碼戰士 第四部)

    她一見甩不掉我,便把手機往草地上一扔,繼續往前跑。

    新手機,剛用兩天,雖然是扔在草地上,但還是給我心疼得不行,我撿起手機,繼續往前追。那賊已經跑得沒力氣了,剛追出幾百米,她索性不跑了,一邊喘氣一邊看着我。

    “你,呼呼,手機,都還給你了,你還追什麼,追!”她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長得很一般。

    我跑得也是上氣不接下氣,跟她一塊喘,喘完了恢復過來,便問她:“你爲什麼偷我手機?”

    “大哥,你真逗,偷東西當然是爲了賣錢了,這還用問。”她一點懼意也沒有,這讓我有點吃驚,莫不是這附近有他們的人。

    我四下張望,並沒有看出什麼端倪,這才稍稍放心。我打開手機開始在上面撥。

    “你要幹什麼?”女孩見我打手機,警惕地問道。

    “抓住了小偷,當然是交給警察叔叔嘍。”我本意並沒有想報警,一來是她還是個小姑娘,報警可能就會毀了她一生,二來,她並不讓人討厭。(href=";風流鑑寶王)只是,我並不想就這樣放過她,至少要教訓她一下。

    突然,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這個時候知道哭了,早幹什麼去了。”她這一哭,我的心就軟了,但仍然故意擺出一副訓人的架勢。

    “你以爲我願意做賊嗎?我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無路,怎麼會去偷別人的東西?”她一邊嗚嗚的哭,一邊爲自己辯解。

    我一想也對,沒有誰是天生的賊骨頭,她一定有情非得以的苦衷,便和她攀談起來。一談之下我才知道,原來她叫小貞,從小便是被人領養的。

    小貞的養父母都是中學老師,在她三歲的時候,養父母生了自己的孩子,雖然養父母沒有拋棄她,但畢竟還是自己的骨肉親,自從妹妹出生之後,養父母便對她不那麼上心了。在她十四歲那年,家中發生了煤氣中毒事件,養父母同時去世。爺爺奶奶變相的把她趕出了家門,從此踏上社會,變成了一個小太妹,跟着一幫附近的小混混廝混。

    “跟這些人在一起,我唯一學會的就是打架偷東西,如果我不偷東西,就沒有錢,沒有飯吃,”說到這裏,小貞哽咽了一聲,道:“反正像你這樣的人是不會體會到三天餓肚子的感受的。(href=";凌然邪少)”

    聽了小貞的經歷,我心中涌現出一股憐憫之情,想要幫幫她。現在這個社會上,很多人都在做善事,什麼慈善晚會,慈善拍賣,在我看來行善在這些人眼裏就是一個平臺,在進行着交易,要麼利用其謀利,要麼利用其謀名,甚或謀權,還有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行善是謀來世。事實上,我認爲的行善並不是這樣,善良在我們心中,行善在我們身邊,看到有人困難,伸出手幫他一下,這纔是最純粹的善。而我面前,就有這樣一個需要幫助的人。

    “那麼,你想擺脫現在這種生活嗎?”我看着小貞的眼睛問道。

    我沒明白的我意思,猶豫了一下,才說道:“當然想,我也想像正常人一樣,靠自己的勞動去掙錢養活自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整天偷雞摸狗,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可是我除了偷東西,什麼都不會啊。”

    “那你有沒有理想?”聽小貞這樣說,我感覺很高興。

    “你說什麼?”她好像很久沒有聽到理想這個詞了。(href=";萬古天帝)

    這時,我聽到她肚子裏在咕咕叫,拿出手機一看,已經下午一點鐘了,從五道口跑到這裏,得有四五千米,我也早已餓得不行了,於是便帶着她進了附近的一家小餐館。一開始,她還有些遲疑,不知道我要如何對付她,但後來見沒什麼問題,也就放心了。

    “如果給你一次機會,你想做什麼工作?”在菜上來之前,我又開始跟她交流。

    “這個嘛,我想當一個化妝師。”小貞咬着嘴脣說道。

    “爲什麼?”

    “我聽人說電視上那些明星啊什麼的,長得其實也一般,都是化妝化出來的,我長得這麼難看,等我學會了化妝,就可以把自己化得漂亮一點了。”小貞漸漸放下了防備的心理,居然跟我開起了玩笑。

    “如果有人出錢,讓你去美妝學校學習,你願不願意?”

    “那感情好,可是那要花不少錢呢,誰那麼傻肯白給我出錢?”小貞好像並不感興趣,因爲她不相信有人會給她出錢讓她上學。

    “我。”

    “什麼?”

    “我出錢讓你去學化妝,你願不願意去?”我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小貞的眼裏閃了一下,但很快又滅了下去,低聲說道:“你又不是傻子,爲什麼會願意幫助一個偷你手機的人?”

    後來,菜上來了,我一邊吃一邊說服小貞,讓她相信我是真心實意的想幫她。當然,同時我也旁敲側擊,看她是不是對我撒了謊。要知道,這年頭騙子可是遍地橫流。我相信,憑我的智商,幾句話就能分辨出她有沒有騙我,但她好像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騙我。所以,無論我怎麼詐她,結果都和她之前說的並不差別,甚至,她把養父母的女兒的住址都給了我。

    事實上,小貞一直都不相信我會真心實意的幫她,甚至直到她甚至懷疑我對她有什麼圖謀,後來估計她自己想想也沒有什麼好被我圖謀的,也就漸漸失去了戒心。在我的安排下她進入了瑞尚美容美髮學校,進行爲期一年的學習。在這一年當中,除了學費之外,我會定期給她生活費,並藉機開導她希望她真的能夠走上正途。

    一開始,我發現她仍然和那些小混混有來往,我很生氣,但她向我道謙並認了錯,保證再也不和他們來往了。我擔心那些小混混仍然騷擾她,提議報警,但她不同意,說那些人把她當親人一樣,並沒有對她不好,也沒有欺負她。只要她自己跟他們斷絕來往,他們是不會騷擾她的,這才作罷。

    隨着她狀況的穩定,我們見面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後來她畢業了,自己找了一份在婚紗影樓做化妝師的工作,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直接前一段時間,剛從安國老家回來,一個偶然的場合碰上了,我差點沒認出她來,她變得比以前漂亮了。我們只是閒聊了幾句就會開了。

    哦,對了,她說要把以前我給她的錢還給我,但是我沒要,她也沒勉強。就是這樣。

    ……

    徐水木一口氣把事情的經過講完,之後目不轉睛地看着樑冰冰。

    “你們,真的沒有發生過那種關係?”樑冰冰仍然用充滿懷疑的口氣問道。

    “當然沒有,我對天發誓,如果有半句謊言,天打五雷轟!”

    “那你有沒有向她表白?”

    “當然沒有,我究竟怎麼說你才相信,你是沒見過她以前的樣子,我就是再飢不擇食,也不會找一個那樣的女朋友吧?”徐水木心中起急,一時不察,把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哼,那誰能保證,你們男人,有便宜誰不會不佔,”樑冰冰冷言道,她沒等徐水木反駁,又問道:“那她有沒有向你表白?”

    “也沒有啊,甚至兄妹相稱都沒有過,她一直都把我當恩人看待,就是這樣。”

    “照你說,什麼都沒有,那她爲什麼在日記中那麼寫?”“誰知道她抽的哪門子瘋,寫這些亂七八糟的,”徐水木都快急瘋了:“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她自己有妄想症什麼的?”樑冰冰看了徐水木一眼,覺得他不像在撒謊,說道:“好了,菜都涼了,快吃吧,你究竟有沒有幹見不得人的事,我一定會查清楚的,沒幹也不會冤枉你,幹了絕不會放過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