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8 連環姦殺案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8 連環姦殺案二字體大小: A+
     

    08 連環姦殺案(二)

    更新第一,認準我們的網址 |w|W♂

    之所以會引發這樣的焊點,除了lulu是當紅明星,新一代‘玉’‘女’掌‘門’人之外,還因爲發生車禍時開車的司機是萬盛集團的公子王達,富二代與當紅‘女’星深夜同處一車,自然會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想。 *小說&

    首長在電話中只是簡單‘交’待了併案調查的決定,樑冰冰並沒有細問原因,她知道焦若彬趕過來,就是要告訴她原因的。“大家靜一靜,我們先聽焦隊長介紹案情。”樑冰冰坐在臺下的第一排,她站起來轉過身雙手伸到空中向下壓,壓制了因突發狀況而引起的小小的‘騷’動。焦若林原本坐在右邊邊的角落裏,離講臺有一小段距離,但他兩個大跨步便走了上去,等大家都安靜下來,纔開口說道:“我想,關於案子的基本情況,大家已經通過媒體有了初步的瞭解,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與媒體的報道大體相當,2月13號晚上,lulu小姐和她的化妝師tina乘坐萬盛集團董事王達的‘私’人轎車,不想被記者發現,爲了擺脫記者的追蹤,王達開始超速行駛,眼看就要追上了,情急之下進入了逆行車道,不料迎面有車開來,王達爲了避開對面車輛,緊急右轉,不料撞上路邊護欄,導致翻車,王達當場死亡,‘女’星lulu和她的化妝師tina受傷被送往當地醫院,兩個小時之後,tina不治身亡,而lulu卻醒了過來,情況就是這樣。”“我聽說是那位化妝師‘挺’身救了lulu,對嗎?”張小凱提出了第一個問題。“從結果來看,tina確實傷勢嚴重,而lulu只受了點輕微的擦傷。我只能這樣回答,具體是不是tina有意相救,還需要進一步調查。”焦若彬非常嚴肅的作了回答。“你是說,還有可能是lulu情急之下用tina作擋箭牌來保護自己?”樑冰冰從焦若彬的回答中敏感地抓住了一個盲點。“我可沒這樣說,但是,不排除這樣的可能。”焦若彬回答得很狡猾。“即使是這樣,也是人的本能,沒辦法給lulu定罪的吧?”張小凱推測道。

    樑冰冰沒等焦若彬回答張小凱的問題,又說道:“不管怎樣,這也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與我們的案子沒有一丁點兒關係。”看樣子,她想把焦若彬打回去,不想再與他多費口舌。

    焦若彬卻不爲所動,繼續說道:“有沒有關係,還是聽我講完再下結論吧。案發後,我們對王達的屍體進行了解剖,發現他血液中酒‘精’超標,他顯然是酒後駕車。同時,我們還發現,在發生車禍的兩個小時之內,他曾與人發生過‘性’行爲……”

    “‘性’行爲”這個詞又是一個爆點,會議室中又是一陣‘騷’動,也難怪,會場之中,除了樑冰冰之外,都是青一‘色’的年輕小夥子,對這個話題顯然都極感興趣。焦若彬顯然對這種效果很滿意,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樑冰冰,好像在說,看吧,你們特警大隊定力也不過如此。樑冰冰回頭瞪了一眼,‘騷’動才漸漸平息下來。焦若彬繼續說道:“如果你們認爲和王達發生關係的是lulu,那就錯了,tina死後,我們在她的體內檢測到了王達的‘精’液。”

    果然出乎大家的意料,又是一陣‘騷’動,樑冰冰徹底坐不住了,蹭地一下從坐位上站起來,厲聲問道:“焦隊長,我想問的是,這起車禍究竟與‘奸’殺案有什麼關係,你七扯八扯這些沒用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焦若彬要的就是這個結果,讓自己喜歡的‘女’人生氣對某些男人來說確實是一件很爽的事,他笑了笑,說道:“樑大隊不要着急,我正要說到重點呢。剛纔小凱說得很好,但是我想是因爲某些原因,他漏說了一個重點,既然斷定是先殺後‘奸’,但卻又檢測不到‘精’液,那憑什麼斷定有被強‘奸’呢。朝陽區金盞鄉那起‘奸’殺案我有參與調查,所以我就直說了,是因爲檢測到死者處‘女’膜破損。”

    焦若彬說得沒錯,八個被殺少‘女’死狀完全一致,都是頭部一擊致命,下體遭到破壞,而之所以斷定是先殺後‘奸’,則是因爲八個犯罪現場都沒有死者掙扎反抗的跡象。很明顯,八個少‘女’在被殺之前全都是處子之身,但奇怪的是,現場居然沒有落紅的痕跡。對此,大家的普遍認爲,是兇手爲了清理現場,不留下痕跡,才帶走了落紅,但樑冰冰隱隱之中覺得不對,而這恰恰是破獲案件的關鍵所在。焦若彬說,張小凱因爲某種原因纔不提這一點,顯然這個“某種原因”指的是因爲樑冰冰這位‘女’‘性’在場,張小凱才故意不提。

    這時,張小凱突然站起來,說道:“焦隊長,我剛纔之所以沒有提到落紅的事,是因爲之前的七宗案子,大家都已經知曉了,但確實是我疏忽了,並不是什麼特別原因,還請不要誤會。”他顯然是想替樑冰冰解圍。樑冰冰對張小凱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小凱,焦隊長是客人,還是不要打斷他,讓他繼續說完吧。”焦若彬也不以爲意,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這八起案子有一個很重要的共通點,那就是死者本身是處子之身,但犯罪現場卻沒有發現落紅,我想,這正是本案偵破的關鍵點。我們可以斷定,tina在車禍前兩天之內也是處子之身,然而奇怪的是,我們搜遍了tina的住所以及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沒有發現她初夜的落紅。”

    焦若彬這句話引來鬨堂大笑,有個警員說道:“焦隊長,我看是你多心了吧,她當然是給扔掉了,都過去兩天了,我覺得你應該到垃圾桶裏去找纔對。”

    焦若彬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說道:“小夥子,你還是太年輕,‘女’人對自己的第一次都是很珍視的,有不少‘女’人會將自己的初夜落紅像寶貝一樣保留一輩子,我說的沒錯吧?樑大隊。”說着,焦若彬似笑非笑的看着樑冰冰。

    樑冰冰的臉刷的一下變得彤紅,再‘女’漢子的個‘性’,談到這個問題也會難以啓齒的。樑冰冰的系一次獻給了徐水木,當時初紅落在了一塊‘毛’巾之上,她至今還保留着。

    在焦若彬的帶動下,所有人都注視着樑冰冰,她情急之下,說道:“這個我哪知道,你應該去問李銀河教授才比較權威吧,你還是繼續講案情吧。”李銀河是我國著名的‘性’學家,樑冰冰臨時把她搬出來,終於解了自己之圍。焦若彬不懷好意地笑笑,說道:“沒錯,這個問題我們確實諮詢了李銀河教授,並從她那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當然,任何事情,即使是有百分九十九的機率,仍然不排除百分之一的意外。我們還是像剛纔那位小兄弟說的一樣,去翻了tina家附近的垃圾桶,也沒有找到。當然,這也不能肯定tina的死與‘奸’殺案有關,在對tina的朋友偵訊過程中,我們另外有了一些收穫,tina有一個朋友叫小艾,她告訴我們,在車禍前大約一週左右,tina曾經告訴她,說有黑衣人跟蹤她,讓她很害怕。這一點,我們在tina住處找到的日記本中得到了證實。事實上,這個日記本中還有一件事情,出乎我的預料,我覺得這件事情樑大隊應該會感興趣。”說罷,焦若彬把一個看上去很像書的日記本寄給樑冰冰,樑冰冰見其中有幾頁拆角的,但從這裏看起。她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臉‘色’突變,先是煞白,繼而彤紅。老羅鬼話 最新章節08 連環姦殺案(二)網址:html/51/51435/.html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