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1 割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1 割胸字體大小: A+
     

    01 割胸

    劉芳菲從牀上坐起來,四周一片漆黑,但她卻看得到前面那個黑衣人。(href=";超神建模師)那人一身黑衣,只露出眼睛,他向劉芳菲招了招手,便轉身向前帶路了。

    劉芳菲雖然滿心恐懼,但仍然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她已經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憑着感覺,劉芳菲走出了房門,穿過了別墅前面的草坪,走在濱河的林蔭道上。她彷彿聽到了河中小魚們的竊笑。

    “救救我,救救我,誰來救救我!”劉芳菲心中不停地吶喊,但這個世界沒有他人,只有她和前面那個黑衣人,黑衣人走得不緊不慢,兩個人一直保持了三四米的距離。

    慢慢地,劉芳菲習慣了內心的恐懼,她不再掙扎,而是老老實實地跟在黑衣人後面。她知道,自己是在做夢,或者說,她相信自己是在做夢,而這樣的夢已經是第三次了。(href=";鬼醫媽咪偷個娃)

    當劉芳菲走得覺得疲憊的時候,她來到了一座劇院一樣的建築,沒有霓虹招牌,甚至沒有任何一個文字,但劉芳菲相信它是一座劇院。世間彷彿就這樣一幢建築一樣,除此之外四周都是一望無垠的黑暗。

    劉芳菲跟着黑衣人走進了劇院,穿過廳堂,走到電梯前面。電梯打開了,黑衣人走了進去看着她,等着她進來。劉芳菲感覺到自己心臟怦怦地快要跳出來了,她不得不和黑衣人同時待在一個不到兩平米的狹小空間裏。

    好在黑衣人並沒有盯着她看,劉芳菲退到最裏面的角落裏,儘量離他遠一些。黑衣人按了18這個按扭,他們要去十八層,不,18前面還有一橫,他們要去負十八層!

    然而,劉芳菲恐懼的苗頭還沒燃燒,電梯們便打開了,黑衣人走了出去便消失了,劉芳菲發現自己進了一間小劇場,只有一百來個座位,不用黑衣人指示,她自己便向那唯一的空位走去,因爲她清醒地看到那座位椅背上的名牌正是她的名字——劉芳菲。(href=";九流閒人)這是她自跟着黑衣人走出別墅以來,看到的唯一的漢字。

    話劇早已上演,劉芳菲很快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舞臺上只有四個人,中間擺了一張古式的八角案臺,一個滿臉絡腮鬍子中年男人端坐在案臺後面,他身旁還站了兩名變裝侍衛,右邊戴着牛的面具,左邊戴着馬的面具。案臺前面站了一位很有書香氣的年輕女子,她短髮齊肩,白襯衣,黑色裙子,光從背景看上去就很端莊,偶爾的一個回身,讓劉芳菲發現她面容嬌好,與她整個身體散發出來的氣質極爲相稱,唯一讓人感覺有些突兀的便是她的胸部極其豐滿。(href=";他從末世來)“至少應該是e罩杯,”劉芳菲這樣想道,心中涌起一股無名的羨慕加嫉妒,作爲一名當紅女星,她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段有身段,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自己的胸部,早年她還有過隆胸的計劃,後來什麼結塊啊,碎裂啊各種隆胸後的負面新聞不斷出現,才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歐陽靜,你有夫有子卻不守婦道,揹着丈夫與多名男子發生關係,你可知罪。”臺上鬍鬚男一拍驚堂木,問道。好像是在演古代審判的戲碼。

    歐陽靜似乎有些驚慌,她回頭看了看觀衆席,然後一咬牙,好像下定了決心一樣,說道:“大王,我以自己的性命起誓,從未做過有揹人倫之事,還請大王不要聽信旁人誣陷。(href=";最強神眼)“

    鬍鬚男雙目一瞪,驚堂木又拍了一下,說道:”哼,你以爲事情隱祕,便無人知曉嗎,你以爲我就找不到證據嗎,你看這是什麼!“說罷,他指着右手邊一塊像鏡子一樣亮晶晶的東西。

    隨着鬍鬚男話音落下,鏡子上出現了畫面,鏡頭拉遠,劉芳菲纔看清,是一個赤身**的女人,趴在一個帥氣的男人身上,在給他做乳交,女人不時傳來淫蕩的**聲!劉芳菲仔細一看,那女人正是站在臺上的歐陽靜,她的端莊淑雅早已蕩然無存,完全變成了一個如飢似渴的蕩婦。

    這還沒有算完,接下來的場景更是讓人不堪入目,她並非和一個男人發生關係,劉芳菲數了一下,前後一共有十五個男人之多。歐陽靜早已癱軟在地上。

    ”歐陽靜,我問你,這些男人都是你的丈夫不成!“鬍鬚男斷喝道。

    歐陽靜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跪倒在地,戰戰兢兢地說道:“大王民女知罪,甘願受罰。“

    鬍鬚男道:”本王秉公執法,既不姑息縱容,也不妄加刑名,前面六個男人是你在結婚之前發生的關係,中間兩個男人是你的丈夫,後面七個男人是你在爲人之婦的情形下做出的背倫之事,本王罰你受七刀割胸之刑。“

    說到這裏,鬍鬚男又是一拍驚堂木,叫道:”來呀,將這蕩婦**發醒割胸小地獄。“

    牛頭馬面走上前來,將歐陽靜帶走。

    接下來換了一個場景。歐陽靜**上半身,被吊在一個鐵架子上,面向觀衆席,旁邊站了一個戴着馬頭面目的劊子手,手中拿着把連把兒一尺的鋥亮水果刀。

    歐陽靜兩隻雪白的**袒露在外面,沒有任何拖襯仍然挺立。劉芳菲心中嘆道:”這位演員的乳型可真美啊,如果我要豐胸,就照她的來豐好了。“

    突然,馬面上前一步,伸手抻住歐陽靜左邊的**,手起刀落,“啊——”伴隨着歐陽靜一聲響徹舞臺的慘叫,鮮血像水槍一樣噴射出來,幾乎射到了第一排的觀衆席上。

    劉芳菲就坐在第一排正中央,她看到眼前地板上那幾顆因爲衝出太遠而斷裂的血珠,很想伸出手去摸一摸,辨認一下那究竟是不是真血。作爲一名專業演員來說,劉芳菲對任何形式的表演都充滿了好奇,她心想:“他們究竟是怎樣做到的,我離得這樣近,居然看不出絲毫破綻!”

    歐陽靜暈了過去,又被馬面用水噴醒了,接下來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到第七刀的時候,歐陽靜的兩個胸都已經被削平了,變成了兩個圓乎乎的血洞,最殘忍的是,每割一刀,她就要暈過去一次,然而還要被叫醒再割第二刀。雖然劇情極其簡單,甚至可以說一點劇情也沒有,但劉芳菲並不覺得枯燥。歐陽靜被帶了下去,又換成了剛纔的場景,一面鏡子,一個鬍鬚男人,身後跟着一雙牛頭馬面,只是沒有了犯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