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6 佈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6 佈局字體大小: A+
     

    46 佈局

    無疑,韓德廣便是殺害徐有才的真兇。(href=";天驕無雙)當然,這並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是,韓德廣很可能蓄養了大量的殭屍,而本地的駐兵只有一個連,而且分散在附近的各個村子,駐守在徐家村的只有兩個班,整整二十個人。

    很有可能,今天晚上韓德廣就會派他的殭屍隊進行反撲,到時候別說兩個班,可能整個連都會被不知不覺的變成殭屍!

    “報告!”賀普仁門口站了一個士兵。

    “李連長呢?他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來?”賀普仁皺眉道。從昨天開始,李繼海便消失了,今天一整天沒有見着他的人影。

    “報告,李連長說,他在馬家屯打土豪分田地,革命熱火朝天,在徐家村搞不起來,所以不回來了。還說……”

    士兵還沒說完,賀普仁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嚇得那兵不敢再往下說了。(href=";俗人回檔)

    “這個小李,還真把自己當幹部了!”賀普仁怒道:“他還說什麼了?”

    “他,他還說……”

    “照實說!”

    “是!”士兵做了個立正的姿勢,繼續說道:“李連長說,如果徐家村沒有什麼情況,歡迎賀老到馬家屯一起革命,一起建功!”

    “呸,這個李柺子,”賀普仁一屁股坐椅子上,說道:“罷了,你去把兩個班長給我找來,咱們的事自己搞定,不用他李柺子了。”

    幾分鐘後,一高一矮兩個兵走了進來,高個的姓孫,是一班班長,矮個兒的姓白,是二班班長。

    “兩位班長,請坐,請坐。”賀普仁站起來,笑容滿面道。

    “不,不,不,賀老,您坐,您坐。(href=";打工巫師生活錄)”兩個班長客氣了一番,還是坐下來。

    這兩個班長都曾經受過傷,是賀普仁給治好的,所以他們兩個人都對賀普仁感恩戴德,言聽計從。

    “二位,我們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瞞你們了。你們知道,林司令把我留在徐家村做什麼嗎?”賀普仁開誠佈公的說道。

    “知道。”

    “幹什麼?”

    “查殭屍傷人案!”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要知道,他們都是**員,殭屍是不能說出口的,但在賀老面前,他們並不避諱,可見對賀老的信任。

    “不錯,查殭屍案。在我們到來之前,徐家村發生了一起命案,相信你們也已經知道了,就是徐家村唯一的地主徐老根被人殺死在家中。(href=";九焰至尊)”賀普仁看了看白班長,又看了看孫班長,他們兩個人都面色堅毅,毫無懼色。沒錯,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不知在戰場上死過多少回來,已然沒有了畏懼之心。

    賀普仁繼續說道:“經過我多方查證,殺死徐有才的人如今就住在徐家村!”

    聞聽此言,兩個班長噌地一下站了起來,孫班長說道:“賀老,告訴我們他是誰,我們這就把他逮起來!”

    賀普仁擺擺手,示意他們坐下來:“二位稍安勿躁,聽我把話說完。這人倒沒有什麼,我自己就能對付得了,不過,種種跡象表明,他養了大批的殭屍,雖然還不敢肯定襲擊部隊的殭屍就是他養的,但我覺得**不離十,所以,我……”

    “賀老,這個人究竟是誰,您快告訴我們,就別繞彎子了。(href=";崛起商途之素手翻雲)”矮個的白班長性子急,忍不住破口而出。

    “好好,其他這個人你們都見過,他就是村裏的教書先生韓德廣。”賀普仁說道。

    “是他!”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說道。沒錯,韓德廣他們兩個都見過,而且打過交道。可以說,他們到徐家村之後,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韓德廣。因爲徐家村都是一大家族,百十戶人都是本家,完全是鐵板一塊,問個什麼都問不出來,韓德廣畢竟是外鄉人,而且是見過世面的,不像徐家村村民都小門小戶,沒出過門,甚至沒進過城。

    “賀老,這事好辦,我跟這姓韓的小子現在混得挺熟,我去把他騙出來,咱們立時就給他辦了。”高個兒的孫班長出主意道,他平時鬼點子就多。

    “這不失爲一個辦法,不過,這個人非常重要,我們必須要捉活的。”賀普仁手捏鬍鬚,若有所思道。

    “哈哈,他要是被老孫騙來了,就如同進了貓洞的耗子,到時候要死要活,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白班長樂呵呵的說道。

    賀普仁搖搖頭道:“不,這姓韓的不是凡夫俗子,否則人給捉住了,魂兒給他跑了,也沒用。”

    兩個人都聽愣了,孫班長訝異道:“什麼,魂跑了,人捉住了……賀老,您直說,別跟我哥倆打啞迷好不?”

    賀普仁見二人懵懂,也懶得解釋,便說道:“我的意思是說,孫班長把他引來是好的,但這個人確實很厲害,我事先得設置好機關,才能好將他活捉,否則他一逃,你們一開始,非給打死不可。”

    “哦,是這樣啊,那您設置機關需要多久啊?”孫班長問道。

    賀普仁看看天外,日已過午,而要想活捉韓德廣,最佳時間便是在子午時,如今午時已過,只好等到午夜子時再動手了,便說道:“你們先派人盯住他,不要打草驚蛇,等到夜裏快十一點的時候,把他請到我們預設好的地點就大功告成了。”

    兩個班長面面相覷,孫班長問道:“夜裏十一點?”

    “怎麼?害怕了?”賀普仁反問道。

    孫班長一聽這話,胸脯一拍,說道:“我老孫的字典裏從來沒有害怕這兩個字,不過,我們擔心的是,大半夜的,他會不會疑心啊?”

    賀普仁低頭覺思,確實如此,如果讓這韓德廣疑心了,不僅打草驚蛇,沒準孫班長的命還得搭上。

    “哎~老孫,你就說請他喝酒,他肯定不好拒絕。”老白出主意道。

    “大晚上的喝酒,還是會引起他的懷疑。”賀普仁搖搖頭道。

    “不,我倒覺得老白這個主意不錯,賀老,你看,我白天要工作啊,哪有時間喝酒,所以才晚上喝,我就說明天咱們部隊要撤離了,臨走之前請他喝頓酒,感謝他這些天來對我們工作的支持。而且,我之前也提過兩次請他喝酒的事。”老孫表示贊同老白的主意。

    賀普仁深思片刻,說道:“好吧,就按你們說的辦。對了,孫班長,你現在住什麼地方?”

    “村北徐家祠堂,怎麼了?”“既然你請他喝酒,自然是要請到你住的地方,我就在徐家祠堂設置機關,等他前來。”賀普二捏了捏鬍鬚,露出滿意的笑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