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3 師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3 師徒字體大小: A+
     

    43 師徒

    崔曉茹盤腿坐在炕上,大勝禪師被請進裏屋,其他人都在門口站着,徐子楓和彩芸站在門口最近的位置,再後面便是花枝和友榕,徐立柱則站在堂屋的門口,抱着肩膀,眉頭緊鎖。(href=";很純很賣萌:鑽石富豪來相親)

    徐子楓注意到,大勝禪師的胳膊有些顫抖,情緒好像有些激動。

    突然,崔曉茹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句:“你,還好吧?”

    徐子楓看了彩芸一眼,心道: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我奶奶認識大勝禪師。彩芸沒有理會徐子楓,繼續盯着屋裏的情形,她的表情看起來很平靜,似乎是在預料之中的。

    大勝禪師咬了咬嘴脣,欲言又止的樣子。

    崔曉茹又說道:“鍾寧這孩子是你和他生的?我看見她的第一眼便認出來了,她跟你長得太像了。(href=";丫頭你被算計了)”

    徐子楓更加糊塗了,鍾寧難道是大勝禪師的女兒?這怎麼可能!不過,這次他倒是沒有去看彩芸,而是緊盯着大勝禪師,看他有什麼反應。

    大勝禪師身子抖得更厲害了,突然,只見他跪在地上,帶着哭腔叫了一聲:“師傅!”

    這一聲徹底把徐子楓叫蒙了,這聲音根本不是一個男子發出來了,它輕脆纖細,完全是一個柔弱女子的聲音。難道,難道,大勝禪師是女扮男妝?!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然而,徐子楓內心的疑惑很快便有了答案,大勝禪師在自己臉上一抹,那個僵硬的男人臉不見了,變成了一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女性,她臉盤圓圓,眼睛大大,簡直跟鍾寧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href=";皇妻)

    崔曉茹長嘆了一聲,說道:“真沒想到,二十年之後,還能再聽到你叫我一聲師傅。”說罷,崔曉茹對站在門口的彩芸說道:“阿芸,過來把你彩霞師姐扶起來。”

    彩芸急忙走進屋裏,將彩霞扶起來,說道:“師姐,起來吧,師傅已經原諒你了。”

    彩霞滿目淚光,咚咚咚在地上嗑了三個響頭才站起身,額頭上都滲出血來了。

    “多謝師傅寬恕弟子。”彩霞說道。

    崔曉茹擺擺手說道:“罷了,罷了,過去的事都過去了,不提他了。你還肯認我這個老婆子作師傅,我便已經很滿足了。(href=";至尊邪神)”

    站在一旁的徐子楓這時纔算看明白來,原來彩霞是崔曉茹的大弟子,當年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誤,被逐出了師門。現在看來,這個錯誤可能與鍾寧的出生有關。

    頓了一頓,崔曉茹問道:“附在鍾寧身子裏的那個魂,是他嗎?”

    大勝禪師,不,彩霞點了點頭,說道:“二十年前,弟子離開師傅,害怕師傅追來,便跟他到了越南,後來又到了泰國,本想去臺灣的,但正好趕上鍾寧出生,便耽擱了下來。鍾寧才兩個月大的時候,有一天他出門看看能不能找點錢,結果與一個泰國巫師發生了爭執,被施了降頭,結果回來之後沒多久便全身潰爛而死。他死後,捨不得離開我們母子,便附在鍾寧身上,一路護送我們回到了國內。(href=";逆仙戰皇)爲了行走方便,我做了一個人皮面具,扮作一個和尚。後來,陰差陽錯,我認識了樑首長,進入了中華國學研究院……”

    徐子楓心道:怪不得鍾寧年紀輕輕就會隔空取物的本事,原來是她老爹的鬼魂暗中保護,她只要想一想,她老爹就按她的意思去做。

    崔曉茹搖搖頭道:“薩滿女巫不是不可以結婚,但是我一看榔頭那小子就是個短命鬼,所以才反對你跟他在一起,我當初也是爲你好啊……不過,現在想來,也是我的錯,這都是各人的命啊,我怎麼能夠違揹你的命運去做事呢?”

    彩霞低頭泣道:“不,師傅,是弟子的錯,當年沒有聽從師傅的話,所以才……”

    崔曉茹擺擺手,打斷了彩霞,說道:“不管是誰的錯吧,就讓他過去吧。現在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說到這裏,她對着外面喊道:“立柱,子楓,你們也都進來吧。”

    彩芸一聽這話,知道有要事相商,她吩咐花枝和友榕到外面守候,不容許任何閒雜人等靠近這個屋子。

    崔曉茹仍然盤腿坐在炕上,徐立柱坐在一把黃色木椅子上,彩霞和彩芸並排坐在一張斑駁的長凳上,徐子楓則坐在一米來高的木櫃上。屋子裏感覺很暖和,但每個人的臉上都顯得冰涼,尤其是崔曉茹。徐子楓發現,她臉上的每一條皺紋都刻着嚴肅二字。

    “子楓,那天我給你講到了,你師傅賀普仁帶着解放軍包圍了賀家養屍房,這前面的事情,彩芸、彩霞、立柱,你們三個人也都知道,今年我就從這裏開始講述。”崔曉茹不緊不慢的開始了她的故事。她眼光閃爍,彷彿回到了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

    自然,養屍房裏早已空空如也。不過,雖然打掃得很乾淨,但賀普仁還是在房間裏聞到了濃郁的屍毒的味道。他下令把徐家上上下下都仔細搜索一遍,哪怕掘地三尸,也要把殭屍給掘出來。

    “賀老,我們在徐家別院,找到了這個小姑娘。”李繼海拉着崔曉茹走到了賀普仁的辦公室。

    “哦,她跟那徐老根怎麼稱呼?”賀普仁看到崔曉茹眼睛一亮。

    “據僕人說,她不是徐家村人,是徐老根給他兒子徐有才買來的童養媳。”李繼海顯得也很興奮,他終於找到地主徐老根頭上的把柄了。童養媳,這是封建陋俗,是地主壓迫窮人的地證啊!

    “好了,你把她放這,忙去吧。”

    “不是,賀老,這孩子是咱們做思想工作的突破口,我們得……”

    賀普仁擺擺手,說道:“我知道了,你先忙去吧,”,把李繼海打發出去了。

    等李繼海走後,賀普仁取出熱水壺,給崔曉茹倒了一杯熱水,完了還特意放上兩塊冰糖,遞給她:“喝吧,這可是甜水兒。”

    崔曉茹沒有接,她也不看賀普仁,只是撅着嘴呆呆的站在那裏。賀普仁端着鐵缸子在半空中停了半晌,見小姑娘不領情,又把缸子放在桌子上,然後在椅子上一坐,說道:“說說吧,你們薩滿教跑徐家村幹什麼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