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6 跳神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6 跳神一字體大小: A+
     

    26 跳神(一)

    徐子楓哼着歌從小樓出來,正好撞見來叫他吃飯的友榕。(href=";魔天記)

    “天上掉餡餅咂你嘴裏了?這麼高興!”友榕調侃道。

    “這件事可比他們的餡餅牛逼多了。”

    “什麼事,說來聽聽!”

    “祕密!”

    “切~”

    兩個人回到老宅,崔曉茹和彩芸已經各端了一個大瓷碗在吃飯了。這大瓷碗是老年間留下來的,一共十二個,現在摔得只剩下五個人,而且其中三個還是被鉚釘鉚過的,崔曉茹一直捨不得扔。其實,老宅的任何東西她都當寶貝。

    “去看你爸了?”崔曉茹說話看了徐子楓一眼,然後咬了一口大蒜。北方人吃炒麪,通常都是要就着大蒜吃的。(href=";苗疆道事)

    “是,有一些心裏話,跟我爸嘮了嘮。”徐子楓這句話聽到別人耳朵裏,自然是認爲他在靈前對着徐立柱的棺材獨自傾訴,但聽到崔曉茹耳朵裏,她就明白徐子楓已經知道徐立柱沒死的事了。事實上,光看他那張喜悅的臉,她便已經猜到了。

    “哦,那很好啊,快吃飯吧,都要涼了。”崔曉茹隨口說道,並沒有表露出過多的情緒。

    徐子楓吃了兩大碗炒麪,一大碗粥,直吃得他走路都帶點喘了。他知道,奶奶對自己做飯的手藝很自信,雖然是家常便飯,但誰吃了都要豎大拇哥,她做好了飯你要是多吃一些,她心裏甭提有多高興了。彩芸她們並不知道這一點,一點爲了保持身材,二來也是有些客套,吃得很少。(href=";李邪修仙傳)

    吃完飯之後,徐子楓一直想找機會跟崔曉茹談談爸爸的事情,但彩芸卻一直在崔曉茹屋裏,直到下午快四點多的時候,她才走出來。

    “瘋子,我和友榕有事要辦,師傅和花枝就拖你照顧了。”還沒等徐子楓反應過來,彩芸已經叫上友榕開車走了。

    “奶奶,她們去哪了?”徐子楓來到崔曉茹的屋子。

    “這個不重要,你不是想知道你爸的事情嗎?”崔曉茹淡淡的說道。

    “是啊,他爲什麼裝死呢?”徐子楓小聲說道,生怕被人聽到。

    ……

    太陽紅彤彤的,既將落入地平線以下,火紅的晚霞映照在徐立柱的臉上,他推着摩托車,走進了徐家老宅。(href=";劍荒劫經)徐立柱有個慣例,每天早上出門之前要去跟崔曉茹道別,從安國回來也要先到老宅看看老太太。

    老宅東邊廚房裏燈亮着,老太太正在坐飯,徐立柱推門進去,叫了一聲:“媽。”

    “回來啦?”老太太正在用力的用擀麪杖擀麪條,她擡頭看了看兒子。

    “媽,天兒冷了,您就甭自己個兒做飯了,去那邊吃不就得了。”徐立柱埋怨道。這幾乎已經成了他的口頭語了,其實他心裏很清楚,老太太是不可能跟他們一塊吃的。

    “你今天生意怎麼樣?”老太太沒有接徐立柱的話茬,而是很奇怪的看着他。

    讓徐立柱感到奇怪的其實不是老太太的眼神,而是她居然關心起他的生意來了。(href=";天地塵絕)要知道,他們母子之間是很少提到生意這回事的。

    “今天生意很好了,遇到了一個大主顧,我那十斤穿山甲明天可以出手了,有什麼不對嗎?”徐立柱說道。這十斤穿山甲在他手裏已經有半年了,一直給不上好價錢,他打算換一根東北老山參給老孃補補身子。對薩滿女巫來說,人蔘無疑是最佳的補品。

    “沒什麼,不知道爲什麼,你剛一進屋的時候,我心刺疼了一下。”崔曉茹一邊切面條一邊說道:“我做得打滷麪,你要不要來一碗?”

    跟徐子楓一樣,徐立柱最愛吃的便是崔曉茹做的打滷麪,尤其是肉丁雞蛋滷的。滷子已經做好了,他掀開鍋嚐了一口:“嗯,好吃,給我做着呢嗎?”

    “那還用說,想吃多少都有。”崔曉茹得意的笑道。

    崔曉茹平時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跟趙秀蘭搶徐立柱的胃,如果徐立柱吃了她做的飯,而沒吃兒媳婦趙秀蘭的,她就甭提有多高興了。

    吃飯的時候,崔曉茹坐在炕上,徐立柱搬了一條長凳坐在旁邊陪着老孃。

    “你那穿山甲賣給什麼人了?”崔曉茹問道。

    “不是賣,是有一個東北藥商,想拿一根東北老山參跟我換,我說換回來給娘補補氣。”徐立柱說道。

    崔曉茹聽兒子這樣說,自然是非常高興,但她仍然說道:“你還覺得我氣不夠大啊,補什麼補!”

    崔曉茹話剛說完,臉色突然變得很看,徐立柱急忙把碗放在旁邊的櫃子上,向前問道:“娘,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崔曉茹搖搖頭,說道:“不是我不舒服,是你不舒服。”

    “我不舒服?”徐立柱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沒有啊。”

    “等一下吃完飯,我給你個仙兒來問問。”崔曉茹說着,將麪條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崔曉茹說的請仙兒在薩滿教中其實叫作跳神,傳統的跳神通常是在跳神之前點燃一種木本植物,發出香氣,淨化污濁空氣,以便神靈能夠到來。屆時,薩滿身穿神衣,頭戴神帽,左手持鼓,右手拿槌,盤腿坐在西北角的“塔了蘭”的專門位置上,雙眼半睜半閉,打幾個哈欠後,開始擊鼓,然後起身,邊擊鼓,邊跳躍,邊吟唱,音調極其深沉。薩滿唱一句,“扎列”(二神)和參加跳神儀式的人們伴隨着合唱。鼓聲漸緊薩滿下巴哆嗦,牙齒咬得格格作響,雙目緊閉,周身搖晃,表現出神靈附體時的痛苦情狀。這時有人拿出一團燒紅的火炭,放在薩滿腳前,爲神引路。薩滿鼓聲突停,混身大抖,這是神已附體的表現。神靈附體之後,便可以向神靈提出自己的請求了,可以治病,也可以問卜。不過,崔曉茹的跳神,實際上借鑑了道教的扶乩。扶乩,又稱扶箕、擡箕、扶鸞、揮鸞、降筆、請仙、卜紫姑、架乩,等等。在扶乩中,需要有人扮演被神明附身的角色,這種人被爲鸞生或乩身。神明會附身在鸞生身上,寫出一些字跡,以傳達神明的想法。信徒通過這種方式,與神靈溝通,以瞭解神靈的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