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4 舌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4 舌頭字體大小: A+
     

    24 舌頭

    徐水靜夫婦本來是住二樓,驅魔之後的李瑞祥被臨時安置在了一層的西屋,這間屋子原本便是子楓曾經住過的房間 品 文 吧不過,他已經四年沒有在這裏睡過覺了。

    趙秀蘭仍然在客廳裏看電視,見崔曉茹和徐子楓兩個人進了西屋,她也跟着過來湊熱鬧。

    此時,徐水靜正坐在牀頭跟李瑞祥說話,見崔曉茹來了,連忙站起來,叫了一聲:“奶奶。”李瑞祥也要掙扎着站起來,被崔曉茹攔住了。

    “不用,躺着吧,現在感覺怎麼樣?”崔曉茹說着,用手掰開李瑞祥的眼皮看了看。

    “奶奶,我剛纔還在跟靜靜說,您太神奇了,我已經完全好了。”李瑞祥說話時中氣十足,臉色也顯得紅潤了很多。

    “沒事就好,”說着,崔曉茹回頭對子楓說道:“你是賀神仙的徒弟,多少也學了幾手,給你姐夫瞧瞧,看有什麼問題沒有?”

    徐子楓原本對李瑞祥十分反感,但崔曉茹的話就是命令,他不敢違抗。於是伸出右手切住李瑞祥的脈,按照賀普仁教的方法進行“望聞問切”四診當中的切診。

    兩三分鐘之後,徐子楓把手放下了,然後又讓他伸出舌頭,說道:“啊——”

    李瑞祥便是很聽話的“啊——”了一聲。

    “好了,奶奶,他全身上下沒有什麼大毛病,只是舌暗苔黃,脈弦數,有精道淤阻之症。”徐子楓無論如何也叫不出姐夫這兩個詞來,而且並沒有直接跟病人說。

    “精道淤阻,這是什麼意思?”徐水靜一聽弟弟說出這話來,驚訝之餘更添幾分驚奇。

    “精道淤阻,現代醫學又叫無精子症,不過是假性的,是精子被堵住了,跑不出來,有時候小肚子會脹痛。”徐子楓如實答道。他雖然臨牀經驗較少,但一方面賀普仁教導有方,講課時講得非常形象,另一方面徐子楓長期跟隨賀普仁侍診,所以他的水平已經比那些中醫藥大學的畢業生要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徐水靜聞聽此言,一巴掌打在李瑞祥的頭上,罵道:“混蛋,你還說我是不下蛋的雞,呸,你纔是只被閹割的驢!”

    李瑞祥被打了,雖然力量並不是很大,可自然心裏總是不舒服,但當着徐家人又不好說什麼,見徐水靜的巴掌又過來了,急忙往旁邊一側,便躲過去了,身手異常敏捷,看來他真的是沒有什麼問題。

    崔曉茹離開了徐家小樓,回到了老宅,眉頭一直緊鎖着。

    “怎麼了,奶奶,李瑞祥都沒事了,你還有什麼擔心的呢?”徐子楓在旁邊的炕上坐了下來。

    “正是因爲他沒事,纔會讓人感到奇怪。那隻中年食魂獸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的……”崔曉茹若有所思的說道。

    徐家村大部分房子都是坐北朝南,這樣便於採集光照,而徐家老宅則是全村中唯一一家坐西朝東的,所以一天當中,只有早到的時候,屋裏的光線是最好的,現在已經時過正午,所以已經略顯暗淡了。

    “呦,都快一點了,子楓,你想吃什麼,奶奶去給你做午飯。”崔曉茹從沉思中驚醒過來,說道。

    “奶奶做的什麼都好吃,”徐子楓隨口說道。

    “冰箱裏還有點豆角,咱們吃炒麪如何?”崔曉茹建議道。

    徐子楓心中一驚,他剛纔心裏想的正是炒麪!於是,崔曉茹便去東屋的廚房做飯了。

    彩芸還沒有回來,友榕已經在張羅給花枝開始用藥燻蒸了,徐子楓閒得無事,從口袋裏掏出那支斑駁的雙色筆,按了又按。

    徐立柱的屍體還在徐家小樓的院子裏放着,按照徐家村的習俗,要停靈七天才能下葬。雖然政府早就明令禁止土葬,但在農村,尤其是距離城鎮較遠的農村,大部分還是以土葬爲主。

    在認識老羅之前,徐子楓曾經聽過一個說法,說人死之後意識還在,時間不等,至少可以持續三天,最多可以持續七七四十九天,所以古代有停靈的傳統。現代人,尤其是城裏人,已經很少有停靈的之說了,一般是當天死了,當天就送火葬場,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現代大部分死人都是被活活燒死的。

    這個說法是徐子楓聽一個叫李牧野的同事說的,初聽之時不太相信,等回去之後一個人時回想起來,便感覺無限的恐怖,當天晚上便做了一個噩夢,夢見他死了,周圍圍着一圈人,目送着把他推入火葬場的焚屍爐裏,他大聲的呼叫,但是沒有人理他。

    知道三層空間之後,徐子楓對這個問題又重新有了認識,其實並不是屍體有意識,精魂在半個小時之後便被押往地獄,但精魂與肉身能夠感應,肉身被焚之時,精魂也如同歷經煉獄一般。可是如果是土葬就會好一些嗎,也未必。當屍體被屍蟲尸解之時,一樣是百爪撓心,撕心裂肺的感覺吧,這比火葬所受的罪反而會更長。

    想到這裏,徐子楓突然把雙色筆裝進衣袋裏,悄悄走出了徐家老宅。兩分鐘之後,他來到了徐立柱的棺材前,棺材仍然被一個棚子罩着,沒有人看到他進來。

    棚子被厚簾子捂的嚴嚴實實,原本是安有一個日光燈,但開關在屋內,徐子楓不想被人發現,便沒有去打開,他隨手找來一根木棍,把門簾在靠牆的位置支起了一個角,這樣透進去的光線完全夠用了。

    徐子楓先在地上嗑了三個頭,然後便去掀蓋在徐立柱頭上的黑布。徐家村的停靈有講究,棺材要離地一米高,不能接地氣,否則容易屍變。另外,屍體放進去不蓋嚴,露一個頭出來,頭上蓋一聲黑布,方便有特別想見屍體遺容的家屬參觀。等到出殯的時候,纔會?**錐ざぁ9撞牡納涎夭畈歡嚶幸幻琢熗⒅納碭咧徊還幻灼呶澹怨撞難匾丫攪慫齏降牟課唬枰謐漚挪拍芄壞叫熗⒅成系暮誆肌S捎詮撞謀詰惱詰玻庀弒閼詹壞焦撞睦錈嬀熳臃隳貿鍪只蚩值繽補δ埽荒芰街皇滯苯牘撞模源蛩閬認瓶熗⒅成系暮誆跡儆檬值繽餐錈嬲鍘爰熗⒅詈笠幻妗P熳臃沲謐漚牛延沂稚旖ィ湊帳孿擾卸ǖ姆轎幻ァ3齪躋飭希⒚揮忻講跡敲揭惶跏鹺醯畝鰲P熳臃閂鏡囊幌擄咽炙趿嘶乩矗靖芯跛濫鞘切熗⒅納嗤罰「詹趴疵髏饔幸豢楹誆幾竊諭飛希趺椿嵊猩嗤仿凍隼矗?/div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