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23 剝皮老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23 剝皮老鼠字體大小: A+
     

    23 剝皮老鼠

    在崔曉茹回到老宅之前,徐子楓和彩芸早已經坐在院子裏交談起花枝的病情了。(href=";我的美女班主任)

    “你是說,可以製成一種膏藥,中了屍毒之後,直接抹上就可以了嗎?”彩芸露出誇張的表情。

    “理論上是這樣講沒錯,無非是把燻蒸轉換成膏方,只是藥物提煉的比例要求很高,有些藥物藥性不容易萃取,有可能導致膏方中藥量的減少,從而改變藥性,所以可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來研究,而且最重要的是,還必須要有人肯接受試驗。”子楓一邊說,一邊比劃,好像他已經是一個真正的中醫大夫,毫無疑問,他的動作也有些誇張。

    兩個人的對話就在花枝所在房間的窗戶底下,屋裏傳出花枝的聲音:“瘋子,你就拿我做實驗吧,我願意給你試。(href=";毒醫無二)”

    徐子楓趴在窗口,對着裏面說道:“這風險可是很大的哦,你要想好,如果出現失誤的話,你可能很快就變殭屍了……”

    話剛說到這裏,崔曉茹便走進來了。她好像並沒有發現徐子楓和彩芸的祕密,接口道:“要做試驗何必用人呢,回頭去楊橫的養豬場買兩隻半大小豬仔回來不就行了。”

    “咦,這個方法好,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徐子楓見自己行蹤沒有被發現,心中的石頭立即落了下來。

    這時,友榕也湊齊了藥回來了,徐子楓雖然在賀氏濟仁堂沒待多久,但對藥性的把握已經相當精準,他把每種藥都拿出來看一看,聞一聞,最後把白朮擇出來說道:“這個不對,是假藥,你是在哪買的?”

    友榕說道:“不會吧,家裏的藥不全,缺的就都是到伍仁鎮上的藥鋪買的啊,再說白朮也不貴,他們爲什麼要賣假藥啊?”

    崔曉茹拿過去看了看,說道:“確實是假藥,算了,你三爺家裏有白朮,你去朝他要一點回來吧。(href=";盛寵世子妃)”

    幾個人正說着話,三奶奶急匆匆的跑來了,她喘着粗氣說道:“嫂子,不好了,那狗它死了!”

    “三奶奶,什麼狗啊?”子楓奇怪的問道。

    這時,三奶奶才注意到子楓,隨口說道:“啊,子楓回來啦,啥時候回來的啊?”

    崔曉茹一聽便知大事不妙,她等不及徐子楓嘮家常,急忙問道:“那狗現在在哪?”

    “在我家東廂房,孩子們把它的皮剝了,”三奶奶說道這裏,想起了什麼:“聽勝子說,那狗是自己的牆上撞死的,撞了十幾下老死透。(href=";死神斷章之香獄)”

    “這下糟了!”崔曉茹原本黝黑的臉色,立時便失去了血色。

    自從徐有才離開徐家村之後,崔曉茹從來沒有離開過徐家村一步,不僅如此,她也很少到村邊去,甚至很少到前街,她除了偶爾會去一下徐立柱的二層小樓,幾乎是天天待在徐家的老宅,所以她從來也沒有見過那條黑狗。(href=";邪王追妻廢材逆天)

    如果那條黑狗只是單純的被殺死了,那麼用了它的血無非是中屍毒罷了,李瑞祥小命可能不保。但如今它以如此慘烈的形式自殺,必定是帶有強烈而恐怖的目的。它的背後一定有人指使,也許這個圈套早在很久之前便已經佈局了。

    “子楓、阿榕你在家待着,阿芸你跟我來,”說着,崔曉茹便風風火火的往外走,但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停了一下,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算了,阿榕,你在家照顧阿花,子楓,你也一起來吧。”

    “好!”徐子楓正準備等奶奶他們出去之後隨後跟上呢,沒想到奶奶居然把自己也叫上了,滿心的歡喜,但很快他便意識到了。奶奶其實早就發現他和彩芸在對面的房頂上偷看了,反正你也是偷看,不如叫你一起來好了,她一定是抱持這樣的心態。

    哼,不管什麼心態,反正不被追究就好了。徐子楓一邊走,一邊想,不知不覺,來到了三奶奶家。

    作爲村長的三爺也已經回家了,狗被拖到了院子裏,他盯着那隻被剝皮的狗,眼睛充滿了恐懼。

    “我的娘啊,這哪裏是狗,這明明是剝皮老鼠嘛!”徐子楓不禁脫口而出。與此同時,他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這不是什麼剝皮老鼠,而是食魂獸!上次,在北京南沙灘的房子裏,大鵬曾經讓徐子楓見過一隻像小老鼠一樣的食魂獸,相比之下,這條半米長的怪物顯然是個龐然大物了。

    難怪它的皮那麼容易剝下來,它實際上就是套了一張狗皮而已!崔曉茹拎起那張狗皮,剛拎到一半,啪嗒一下又掉到了地上,一撮狗毛留在了她的手中。那狗皮失去了食魂獸的滋養,立即變得腐朽不堪。

    “真正擁有這張狗皮的狗至少已經死了一年多了。”崔曉茹掏出一塊手帕,把狗毛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緩緩說道。

    “這麼說,它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那個姓高的老師。”三奶奶推測道。

    “沒錯,那個老師把校長殺死之後,被隔離了起來,幾天之後他便從精神病院裏失蹤了,奇怪的是,他失蹤的時候居然連一條內褲也沒有帶走,就這樣赤條條的消失了。”村長在一旁補充道。

    “後來,這條狗便到了楊橫村,”崔曉茹說道:“不,應該是到了徐家村,它的目標是徐家村。如此說來,立柱的死,瑞祥的瘋,以及讓我給瑞祥驅魔,都在對方的設計之中!”

    關於高老師的那一份遺囑,徐子楓曾經聽彩芸講過,所以他站在一邊,聽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也聽明白了一個大概。

    “奶奶,李瑞祥現在是不是很危險?”徐子楓突然提醒到。“沒錯,彩芸你現在把這死狗連皮一起,拿到村北的墳地裏燒了,一根毛也不準剩。子楓,你跟我來。”說罷,崔曉茹便領着徐子楓來到了徐家小樓。崔曉茹這樣安排是有她的考慮,墳地是通陰之地,食魂獸是陰界之處,把它的屍體在墳地裏燒掉,無疑是給地獄的長官們寫了一封信:食魂獸來人間作亂,該管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