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2 家有活死人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2 家有活死人一字體大小: A+
     

    12 家有活死人(一)

    防盜門雖然是不繡鋼的,但徐子楓這一頭撞上去,後果不堪設想,就在徐子楓的頭即將要碰到防盜門的時候,有一隻手扳住了他的肩膀,又把他拉了回來。(href=";我的二戰不可能這麼萌)

    徐子楓在與殭屍搏鬥的時候,或者說被殭屍追趕的時候,襯衣被撕爛了,所以現在是**着上身,所以因爲用力過猛,指甲直接扣進了肉裏,疼得他哎呀一聲。回頭一看,把他拉住的正是友榕。

    “你他媽要幹什麼!”友榕怒斥道。

    “幹什麼?我要把門撞開!你幹嗎攔着我!”徐子楓也氣呼呼的嚷道。

    “大哥,你別在這添亂了好不好,這是鐵門耶,你撞得開嗎?”友榕一把把徐子楓推開,以防他再次以頭撞門。

    這個時候,徐子楓突然想起了大鵬,他只要用一根鐵絲,就能打開所有的鎖。他真後悔,技多不壓身啊,當時爲什麼沒有向他學學這開鎖的本事呢。

    很奇怪,房間裏已經沒有聲音了,難道花枝已經……徐子楓不敢想象了。

    不,花枝還沒有犧牲,因爲很多又傳出了搏鬥聲,剛纔花枝應該是摒主呼吸,殭屍一時找不到她。

    “啊——!”花枝又傳出一聲慘叫,聽得外面的人都非常揪心,但又無計可施。

    “對了,窗戶!”徐子楓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大聲喊道:“花姐,從衛生間的窗戶逃走!”

    花枝之所以不開門,就是害怕開門之後殭屍也跟了出來,再次襲擊徐子楓他們。可是,如果從窗戶逃走的話,即使殭屍體也跟了出來,一時半會也不會找到徐子楓他們,他們就有了逃跑的時間。

    自從加入了中華國學研究院之後,徐子楓養成了一個好習慣,每到一個新地方的時候,必然先仔仔細細的檢察一遍,何況此處是爸爸徐立柱買給他的婚房,他看得更仔細了。剛纔,他觀察到,這套房子用的是鋼化玻璃,而因爲冬天的關係,窗子都被鎖好了,但是衛生間有一個長約30公分,寬約20公分的窗戶因爲散氣的需要,是打開着的。(href=";赤腳仙尊)花枝因爲身材細小的關係,從鑽出去應該是不成問題的,那幾個殭屍肯定不行。因此,即使他們連窗戶都會開,跑到客廳去開窗戶,或者有能力撞破鋼化玻璃,至少也可以給花枝留出了逃跑時間。

    友榕雖然不知道徐子楓的心思,但一想到窗戶確實可以逃出來,而且三樓的高度跳下去對花枝來講如履平地,便也對着門喊:“廁所窗戶!”

    “什姐,跟芸姐的電話還沒有打通嗎?”徐子楓看珞什拿着手機焦急地在原地打轉,恨不得摔了手機的樣子。

    還沒等珞什回答,手機居然接通了:“喂,芸姐,有四個殭屍跟過來襲擊我們,你快點回來。”珞什臨危不亂,一口氣把事情說清楚了。

    珞什掛斷電話後,對徐子楓說:“芸姐說她馬上就到,讓我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們去哪裏躲比較合適?”

    房間裏沒有花枝的聲音了,只有重物撞擊的聲音,憑聲音判斷,徐子楓得出了三個結論:第一,花枝已經從衛生間的窗戶逃了出來;第二,殭屍不會開窗戶;第三,撞破鋼化玻璃的可能性比較小,或者至少需要一些時間。

    他本來是想帶着友榕他們跑到樓上某家,敲開門躲起來,這種方式是對大家最安全的方式,但友榕一定不同意,於是他說道:“花姐應該已經逃出來了,我們快去樓下匯合。”說罷,率先跑了下去。

    三人人走出來才發現,居然已經下雪了,雖然只是地上薄薄的一層,但足以讓**上身的徐子楓立即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凍得直打哆嗦。衛生間的窗戶是朝東的,三人很快來到了窗戶的下面,看到雪地上有一團黑影。

    “是花姐!”友榕驚呼道。友榕是花枝從東北帶出來的,而且曾經又救過她的命,所以對花枝的感情非常深,雖然平時沒大沒小,直呼其名,但這個時候忍不住叫了一聲花姐。

    此時雖已至午夜,但被他們這一鬧騰,有不少房間都把燈打開了,再加上白雪的折射,所以光線並不算太暗。(href=";武破魔天)徐子楓檢查了一下花枝的傷情,發現她腿部有五道深深的劃痕,牛仔褲也被扯破了,估計是跳窗戶的時候,被殭屍扯住了腿,從而失去了平穩,一下子撞暈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裏。”說着,就要去抱花枝。

    “我來!”友榕說道,搶先把花枝抱了起來,問道:“現在去哪?”

    然而,還沒有等徐子楓回答,哐噹一聲巨響,差一點把大家的耳朵都震聾了。響聲是從右邊傳來的,也就是客廳窗戶的方位,徐子楓暗叫不好,殭屍把整個客廳的窗戶連窗框整個都撞下來了。

    果然,四個殭屍陸續出現在了他們面前。如今,花枝昏迷不醒,友榕和珞什又沒什麼本事,看來今天是死路一條了。

    “大家摒住呼吸!”徐子楓說罷,立即凝神閉氣,友榕和珞什也紛紛效仿。

    然而,殭屍還是慢慢向他們走來,徐子楓低頭一看友榕懷裏的花枝,知道沒有辦法了,喊道:“什姐,榕姐,你們帶着花姐先走,我來抵擋殭屍。”說着,一頭衝了上去。

    正在這時,一輛汽車駛了過來,芸姐迅速從車上下來,二話不說,直接就向殭屍攻去,在殭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腦門子上已經各自被貼了一道靈符,前後用的時間不到一分鐘。

    隨後,芸姐一手一個把殭屍提了起來,向樓梯口走去,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回頭說道:“子楓,珞珞,你們幫我把剩下那兩個活死人擡到房間來。”

    徐子楓一看,友榕抱着昏迷的花枝已經上了汽車,剩下的兩個殭屍自然是珞什和自己各負責一個。還沒等子楓反應過來,珞什已經抓起一個殭屍跟了上去,他走到剩下的那個跟前仔細一看,頭皮一下子炸了起來。

    這個正是剛剛被花枝摳掉眼睛的那位,雖然他一動不動的矗立在那裏,但兩個血窟窿再加上滿臉的血,看着着實讓人害怕。(href=";我的美女世界)不過,事以至此,他不能再丟人了。於是他壯了壯膽子,從後面把殭屍抱了起來,儘量不去看他的臉。

    雖說是殭屍,但因爲是活死人的關係,所以身體並沒有特別僵硬,而且所幸這個人也不是特別胖,大概也就120斤左右的樣子。徐子楓將其攔腰托起,深吸一口氣,然後用盡全力,準備一鼓作氣跑到三樓。

    然而,剛跑到二樓的時候,殭屍的腦袋突然轉了過來,露出一張詭異的笑臉。徐子楓一看,嚇住了,剛纔跑得太急,靈符不知道在哪給掉了。他大叫一聲:“好呀!”丟下殭屍,轉身就跑。然而,已經遲了,殭屍牢牢的扣住了他的雙肩,張大嘴巴就往徐子楓的腦袋上啃去。

    徐子楓心道:“完了,完了,這下要去見馬克思了。”他抱着腦袋蹲在地上,像駝鳥一樣等了很久,殭屍卻並沒有咬下來。回頭一看,芸姐提着那隻殭屍向上走去。

    徐子楓這才反應過來,急走兩步追上去,說道:“多謝芸姐再一次的救命之恩。”

    芸姐笑笑,說道:“這沒什麼,等你學好了本事,再來救芸姐好了。”

    非常神奇的是,經過這一番折騰,房間裏的蠟燭居然沒有熄滅。芸姐把四個殭屍安置在衛生間,然後上了鎖,說道:“我們先回徐家村,回頭我再來這裏收拾。”

    徐子楓趁芸姐鎖門的時間,跑去看了調在外面的電閘,發現只是他們那一間房間的線路被切斷了,說道:“芸姐你看,攻擊我們的不止有殭屍,應該還有人。”

    “何以見得?”芸姐鎖好門,和珞什一起來到了電閘處。

    “不管它是殭屍,還是活死人,連門窗都不會開,所以這個電閘肯定不是殭屍切斷的,而是人切斷的。”徐子楓斬釘截鐵地說道。

    芸姐說道:“有道理,這些殭屍能找到這裏,肯定也是受人控制的。我在藥王廟的時候便覺得那幾具僵體有些蹊蹺,本想過去再看一下,快到藥王廟的時候看到一個穿白衣服的人從裏面走了出來,便暗暗跟了上去,沒想到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href=";劍尊)

    徐子楓說道:“這就對了,藥王廟明明是五具屍體,到這裏來的只有四具,那具自然是想把你拖住,來不及救援。”

    芸姐道:“沒錯,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回徐家村再作計較。”

    三人走下樓來,徐子楓看着汽車問道:“芸姐,怎麼換了一輛汽車?”

    芸姐說道:“剛纔追那殭屍的時候,他拐進了巷道,車子進不去,便下車去追,但等將其制服之後,我的一輛車子已經被炸燬了,於是便借了一輛車趕回來了。”

    徐子楓摸了摸下巴,想了想問道:“不知道道芸姐借車的時候,車主在不在車上?”

    “在啊,我是在大街上攔下的,還要了他聯繫方式,用完再還給他,怎麼了?”芸姐問道。

    徐子楓說道:“沒有什麼,如果是車子自己停在路邊的,有可能是敵人設的陷阱,沒準開到一半就會出事故,既然有車主的聯繫方式,那就沒什麼問題了,我們上車吧。”說着,他爬上了副駕駛的位置,芸姐也沒有反對,在後排坐了,仍然是珞什開車。

    車子開動之後,芸姐查看了花枝的傷情,面露憂慮之色。

    “芸姐,花姐狀況怎麼樣?”友榕關切的問道。

    芸姐緩緩說道:“傷得倒不是很重,昏倒只是頭部撞擊所致,只不過她中了屍毒,極有可能會變殭屍,而一旦發生屍變,她的精魂不能控制肉身,和死掉也沒有兩樣了。”

    聞聽此言,友榕大驚,撫着花枝的身子哭道:“花姐,你不要死,你不要屍變,芸姐,你一定要救求花姐。”

    徐子楓見此情景,心裏極不是滋味,剛纔若不是自己貪生怕死,把門鎖上,花枝可能也不至於如此。

    芸姐說道:“我救不了她,不過我想你們師祖應該有辦法。”她所說的師祖,自然指的是她的師傅崔曉茹。

    夜路無車,珞什開得飛快,只用了22分鐘便到了徐家村。車,直接開進了徐家老宅。

    徐子楓已經兩年沒有回過這裏了,如今深深體會到了“近鄉情更怯”的忐忑之情,他不知道奶奶崔曉茹會如何對待自己。

    屋裏的燈亮着,芸姐率先走了進去,然後是友榕抱着花枝,友榕後面是珞什,徐子楓最後一個。

    衆人進來之時,崔曉茹正盤腿坐在大炕上唸經,汽車進門她應該便已經聽到了,但仍然不動聲色,友榕只能抱着花枝站在一旁。等到徐子楓走進來的時候,她突然開口說話了:“是子楓回來啦?”聲音蒼老而洪亮,極像一個男人在說話。

    崔曉茹雖然才72歲,但可能是操心太過的關係,看上去卻比一般人要蒼老許多,尤其是臉上的褶皺,像是用刻刀刻上去的。她平時戴着假牙還好一些,現在假牙摘掉,嘴巴一說話,就像一個正在下蛋的雞屁股。

    徐子楓不敢遲疑,連忙說道:“是的,奶奶,我回來了。”雖然,奶奶從小一次也沒有批評過他,更別說打他了,但在奶奶面前,他感覺有一種天然的壓力。

    “唉,”崔曉茹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回來晚啦,你爸沒啦!”

    徐子楓不由自主的眼睛溼潤了,說道:“是,奶奶,我知道。”

    突然,崔曉茹瞪大眼睛,指着徐子楓說道:“不!你不知道!你遲早有一天會後悔的!”

    崔曉茹這一激烈反應,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大氣也不敢出。徐子楓本想說:“我現在就後悔了,”但他沒敢說出口,只是弱弱的說了一句:“是,奶奶。”

    崔曉茹又恢復了平靜,看着友榕抱着的花枝問道:“阿芸,這丫頭怎麼了?”

    芸姐說道:“在安國的時候,被幾個活死人襲擊了,好像……好像中了屍毒。”

    “哦?”崔曉茹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把她放到炕上來。”

    崔曉茹住的老宅子用的是大通炕,用土坯壘的,比城裏的暖氣要暖和多了。芸姐從友榕手中將花枝接過來,放到了暖炕上。

    崔曉茹扒開花枝的眼睛看了看,又看了看她腿上的傷口,沒有說話。薩滿巫師以鎮鬼爲主,對付精魂手到擒來,但對於殭屍卻沒有什麼辦法,所以對屍毒也不甚瞭解。

    這時,崔曉茹看了徐子楓一眼,說道:“你還站在這裏幹什麼,還不去看看你那死爹!”

    徐子楓“哦”了一聲,扭頭就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聽崔曉茹說:“阿芸,你隨他過去,待一會就把他領回來,別待久久。”隨後,芸姐便追了上來。

    從徐家老宅到徐立柱所蓋的新房其實只有兩百米,很快便走到了。新房是一幢二層小樓,因爲辦喪事的緣故,所以大門敞開。

    門口掛着招魂幡,地上扔得到處紙錢,晚上下得那點薄雪已經融化了,紙錢牢牢地粘在了地上,被踩得一片狼籍。徐子楓和芸姐徑直走進了院子,院子裏燈火通明,但因爲已過午夜,一個人也沒有,院子裏面靠近豬圈的位置用帆布搭了一個臨時的棚子,棚子被蓋嚴實了,看不到裏面的情形。

    徐子楓知道,那個棚子時停放的應該就是徐立柱的遺體,他緩緩走過去,心裏咚咚地跳個不停。說實話,他直到現在仍然不相信父親徐立柱是死了,他希望這是一場表演,一個騙局,就是爲了把他騙回來。

    距離棚子還有三四步的時候,徐子楓突然聽到裏面傳來嗚嗚咽咽的哭聲。這哭聲雖然不大,但綿長而悠揚,極具穿透力,它劃破夜空,刺讓痛徐子楓的隔膜,讓他又心驚肉跳了一次。

    徐子楓挑開帆布門簾,看到一個披頭散髮,渾身雪白的女人,忍不住叫了一聲:“媽!”

    沒錯,在棺木前痛哭的人正是徐子楓的養母趙秀蘭,她除了一身素服之外,頭髮也全都白了。這讓徐子楓看得頭皮發麻,彷彿見到了一個陌生人一樣,忍不住叫道:“媽,你的頭髮,怎麼……全白啦!”

    趙秀蘭仍然沒有反應過來,她回頭看了一眼徐子楓,又撲倒在棺木上悠悠地哭了起來。這時,芸姐看不過去,走上前去把趙秀蘭攙扶起來,說道:“嫂子,你看看是誰回來了,是你們家子楓回來了?”

    趙秀蘭好像反應有點遲鈍了,看着芸姐大聲道:“阿芸啊,你來給你師哥送終來啦?”

    芸姐在她耳邊大聲道:“是啊,除了我還有一個人,你最想見的子楓,也回來啦!”“誰?子楓!”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趙秀蘭身子一哆嗦,她扭頭看着徐子楓,伸出手去,嘴巴張了張,徐子楓趕忙迎了上去,大聲說:“媽!我……”沒想到,徐子楓剛走過去,趙秀蘭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臉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