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05 死亡遺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05 死亡遺囑字體大小: A+
     

    05 死亡遺囑

    現在是上午十點鐘左右,茶餐廳裏除了徐子楓外,只有兩三個人,服務員聚在櫃檯那邊聊天,沒有人注意到徐子楓。(href=";情迷苗寨)他無聊的拿出手機隨便亂翻,翻着翻着,他看到一個名詞停住了——老婆。那是樑冰冰的電話號碼。他猶豫了一下,打開編輯模式,把名字改成了樑警官。

    幾分鐘之後,老羅提着一個約三十公分長的小木箱回來了,他將小木箱放到徐子楓前面,說道:“這是你師傅留給你的。”

    徐子楓沒有打開,因爲他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師傅臨死之前曾經提到過這個藥匣,說裏面有兩部書,一部《賀氏針經》,一部《賀氏藥經》,是他畢生的醫學成果。這件事徐子楓只跟樑冰冰說過,估計是樑冰冰告訴老羅的吧。

    “你不想打開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嗎?”老羅見徐子楓坐在那裏一動不動,便問道。

    徐子楓心中一動,老羅這樣問,顯然是不知道他已經知道了箱子裏面的東西。這麼說,箱子的事並不是樑冰冰告訴老羅的。那麼,老羅是怎麼知道賀普仁要把這個藥匣留給徐子楓而不是其他弟子的呢?

    老羅好像猜到了徐子楓的疑慮,說道:“我之所以知道賀老想把這個箱子留給你,是因爲他在遺囑中提到了。”

    “遺囑?”徐子楓詫異道,自從賀普仁去世後,到現在已經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了,他沒有聽到任何人提起過師傅有遺囑留下來。

    老羅說道:“是我們在收拾賀老遺物的時候發現的,在遺囑中他把所有事項都安排的妥妥的,他在鐘鼓樓那套房子留給了我,其他財產都詳細做了分割,其中一半劃給了賀氏慈善基金會,剩下的一半平均分配給你的六個師哥,留給你的只是這個小箱子。另外,賀氏濟仁堂作爲一個品牌仍然繼續存在,其中的股份你三師哥佔一半,剩下的一半你六位師哥均分,並且說明,這些股份只能你們師兄弟之間買賣,並不對外賣售。也就是說,其實相當於你師傅把賀氏濟仁堂留給了你三師哥。”

    徐子楓好像沒聽明白老羅的話,又問了一聲:“他寫了遺囑?”沒有等老羅回答,他又自言自語道:“這麼說來,他已經預先知道自己不久人世,並不是因爲救我才死的……”說到這裏,他又搖搖頭:“不對,不對,一個123歲的老人,寫遺囑交待後世再正常不過了,他並不知道自己要離世,他還是被我害死的,被我害死的……”

    說着,說着,徐子楓眼淚就流下來了。(href=";三國美人志)從師傅離世到現在,甚至在守靈、葬禮的時候,他都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但這個時候,他的眼淚卻像關不住的閘門噴涌而出。

    老羅一言不發的看着徐子楓,順手從桌子上抽出幾張餐巾紙遞給他,徐子楓接過去,擦完眼淚又擤了擤鼻子。等待他情緒穩定了,老羅才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哭呢。”

    徐子楓長呼了一口氣說道:“不好意思,見笑了,不知爲什麼,情緒不能控制……”

    老羅笑了笑,說道:“沒有什麼,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一個人總是扛着會被壓垮的,適當的宣泄一下,挺好。”說到這裏,老羅突然收起了笑臉:“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的猜測是對的,賀老事先知道自己的死亡時間,不僅如此,他連自己的死亡方式都明確寫到遺囑中了。”

    這句話聽到徐子楓的耳朵裏,與其說是驚喜,不如說是震驚。一個人,能夠如此精準的預料到自己的死亡。這說明,世界上確實有一張無形的大手,透過無所不在的能量在掌控着每一個人的命運。在徐子楓的意識裏,三層空間也是好不容易纔接受的,如今時間之軸與命運之環又被打破,他幾乎在那一瞬間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關於那份遺囑,是賀老用蠅頭小楷寫成的,字跡已經跟你六位師兄及賀老之前的筆跡覈對過了,所以它的真實性是不用懷疑的。”老羅又補充道。

    徐子楓機械的點點頭,好像漠不關心的問道:“羅叔,你說,一個人的命真的是可以被算出來的嗎?而且算的這樣精準。(href=";災後)”

    老羅嘆了一口氣,說道:“卜筮之術自古便與神仙學說並行不悖,卜筮之法更是五花八門,其始祖便是周文王姬昌,《史記》中說:“文王拘而演周易”,他利用的是錢幣來推演占卜,除此之外,卜筮代表人物還有東方朔,他撰有《靈棋經》,就是用特製的棋子來預測吉凶,而民間最常用的莫過於扶乩,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筆仙。不過,我並沒有聽說過賀老對卜筮有什麼研究,而且能算得這樣精準,也不是一般的卜筮手法所能達到的,所以對這件事,我現在也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徐子楓點點頭,說道:“關於測算卜筮之術,用現代所謂唯物主義的觀點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從概率學來講,做十次判斷,總有一兩次會中,再將這一兩次無限放大,就會讓人產生命定的錯覺。另一種說法是規律說,萬事萬物都有其規律,遵循規律做出判斷,正確的機率就會大大增加,比如雜技團的鬥虎表演,表演前必先讓老虎吃個飽飽的,這樣他傷人的機率就會大大降低,於是馴虎人就可以做出它不傷人的預測。”

    兩個人關於這個問題探討了很久,越扯越遠,但終究沒有一個定論。後來,又回到了賀普仁的話題。徐子楓把箱子推給老羅,說道:“我現在是居無定所,這麼珍貴的東西放我這也不安全,還是你替我保管吧,等我穩定下來再去你那裏取。”

    “這麼說,你已經知道箱子裏的東西了?”老羅奇怪的看着徐子楓。

    徐子楓喝了一口紅茶,說道:“實不相瞞,師傅臨死之前給我說過這箱子的事,當時也說是留給我,只不過後來我自己覺得沒什麼臉面得到它們,只是和樑警官提了一下,其他人都沒有說。我跟樑警官說的時候,告訴她不要跟別人說,我還以爲她自作主張,把這件事告訴了你。如今看來,不是那麼回事。”

    老羅是小孩子,徐子楓給他要了一碗甜粥,他端起甜粥喝了一口,點點頭說道:“好吧,這三部書我暫時先替你保管,等你需要的時候隨時朝我要。(href=";復仇三公主vs紫蘭三王子)”

    徐子楓驚訝道:“怎麼,裏面是三本書?”

    老羅道:“對呀,一部《賀氏針經》,一部《賀氏藥經》,還有一部《歧黃煉丹經》。不好意思,爲了確保物歸正主,我打開來看了一下。”

    “《歧黃煉丹經》?那是什麼東西?”徐子楓問道。

    老羅聳了聳肩,說:“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講道教的煉丹術之類的吧?”

    看到一個小男孩做聳肩的動作,確實是有夠滑稽,正好旁邊有一個女服務員從旁邊走過來,咯咯一笑,摸着老羅的頭頂說道:“小弟弟,你好萌哦。”搞得老羅滿面通紅。

    徐子楓看到老羅的窘態,忍不住嘿嘿一樂,籠罩在心頭的陰霾又掃除了不少。不過,他也意識到,這個地方確實不太適合談論要事,而且已經過了十一點,餐廳裏開始上人了。

    老羅也看出人越來越多的趨勢,說道:“咱們換個地方吧。”

    徐子楓點點頭,說道:“可是,去哪呢咱們?”雖然蔓蔓的公寓現在一個人也沒有,但他着實不想把老羅帶到那個地方。

    老羅說道:“這裏離鐘鼓樓不是太遠,咱們去賀老那裏吧。”老羅說習慣了,直接說出了“賀老那裏”,實際上那套房子已經在老羅名下了。

    不過,徐子楓並沒有點出來,而是隨口答道:“好吧。”

    自從賀普仁死後,徐子楓一次也沒有去過師傅生前的宅院,並不是宅院裏沒有人,除了三師兄、六師兄之外,其他幾個師兄都住在那裏。他不想去一方面自然是怕見師兄,另一方面也是怕賭物思人,徒增傷感。不過,如今它已易主,師兄們也離京,再加上老羅的陪伴,徐子楓並未覺得有何不妥,所以欣然答應了。

    二人打了一輛出租車,二十分鐘便到了。一切都沒有改變,門上仍然掛着寫有“賀宅”的牌匾,院內賀普仁每天練功的青石板還在,那棵皁角樹老實巴交的矗立在西廂房的門前……唯一改變的,只是房子的主人。(href=";花燭夜逃婚休夫傻妃太逍遙)

    “馮奶奶和李爺爺都離開了嗎?”徐子楓問道。馮奶奶是賀普仁的女傭人,已經七十多歲了,平時做做飯、收拾收拾屋子。李爺爺是賀普仁的管家,已經九十多歲了,負責日常的採買等事項。這兩個人因得到賀普仁的調養,雖年事已高,但耳不聾、眼不花非常健壯。

    “賀老在遺囑中給兩位老人各留了一筆錢,現在兩個人結婚了,卻夏威夷度蜜月了,等他們玩夠了,會和我一起住在這裏。畢竟他們一輩子都住在這裏,早就把這裏當成他們的家了。”老羅說道。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來到了正屋。徐子楓把藥匣子打開來,裏面果然有三本書,三本書全都是用蠅頭小楷抄錄。徐子楓直接拿起那本《歧黃煉丹經》,翻開一看,大吃一驚。只見開篇第一個標題便是——歧黃煉鬼術。其下的內容爲:

    凡修仙者,以煉丹爲要;煉丹者,以煉鬼爲要。精魂乃天地之精華,萬世之靈氣,聚而成一體,以丸藥服食之,則與主體匯一,能力倍增:得一精魂,則能力倍增,得十精魂,則能力十倍增,得千精魂,則仙氣可成矣……

    老羅見徐子楓臉色大變,額頭冷汗直冒,忙問道:“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徐子楓眼前浮現出成千上萬的精魂在烈火中被煉製的情景,他彷彿感受到了那無盡的痛苦與絕望。被老羅一叫,纔回過神來,連忙合上書,說道:“不,不,沒什麼,這是一本歧黃宗煉鬼的書。”說着,他遞給了老羅。

    老羅沒有接,說道:“哦,這樣啊,賀老把這書留給你,必有他的深意。”

    徐子楓說道:“我知道他爲什麼當時沒有提這本書了,和那瓶丹藥一樣,他是不想這個祕密被冥教的人知道。冥教的人對針經、藥經之類的書不感興趣,對煉鬼術則一定會感興趣。”

    老羅點點頭道:“我想,不只是冥教的人感興趣,你的幾個師兄估計也都很感興趣,你師傅怕他們來搶奪,所以其實並沒有在遺囑中提到這部書,只是說把這個藥匣留給你。不過,我想,他們已經知道書在這裏面了。那天,你的三師哥纏着我,非要打開藥匣看一看,如果不是你大師哥在,估計他就該動手搶了。”

    “有這事?”徐子楓疑惑道。記得師傅臨死前交待,在讀書過程中如有疑問,可以找三師哥請教。如今看來,師傅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老羅嚴肅的點點頭,說道:“沒錯,在你三師哥的鼓動下,除了你大師哥以外,其他人都要求打開匣子。最後,還是你大師哥把大家壓制住了。”

    徐子楓道:“這樣看來,這個藥匣就更不能給我保管了,只要你不在,估計不是被冥教搶去,就是被師哥們搶去。”徐子楓已經很多天不刮鬍子了,他不由自主的捏着鬍子說道:“羅叔,你看這樣如何,我把這套書再複印六份,六位師哥每人一份,這樣他們就不會給我爲難了。”徐子楓想起了首長處理《神仙傳》的方法。

    老羅連忙搖頭道:“不,不,不,這本書和《神仙傳》不同,《神仙傳》是有人擔心三層空間的祕密泄露出去,而想奪回去銷燬,而這本《歧黃煉丹經》則是一本修仙書,許多人慾得之而後快。而且書中所述,皆是煉精魂之法,如被不善之輩得去,而爲了得到精魂而濫殺無辜,那罪過可就大了。”

    徐子楓搔搔腦袋說道:“是哦,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層呢。”

    這時,老羅突然問道:“瘋子,你是不是已經打算離開研究院了?”

    徐子楓看了看老羅,奇怪地說道:“我離開?我不是已經被開除了嗎?”

    老羅說道:“有誰說開除你了嗎?”

    徐子楓想了想,無精打采地說道:“那倒是沒有,可是無論如何,師傅是因我而死,大家又對我那樣,我難道還有什麼臉面留在那裏嗎?”

    老羅說道:“身正不怕影子歪,不管別人怎麼看你,關鍵是你自己怎麼看自己,懂嗎?事實上,你現在仍然是研究院的成員,這個月的工資已經打到你的卡里了,兩萬塊,扣完個人所得稅和五險一金,還剩下15669元,回頭你查一下。”

    徐子楓又忍不住罵髒話:“操,怎麼交這麼多稅。”

    老羅搖搖頭,說道:“咱們雖然是國家工作人員,但是研究院卻是以私人的名義註冊的,本來賀老正在跟上面運作這事,要求轉成國家機構,但某些領導以宣傳封建迷信爲由加以阻撓,所以一直沒辦下來。如果我們都成了國家公務人員,就不用交稅了。”

    徐子楓還在心算自己的交了多少稅款,根本沒聽老羅在說什麼,過了一會,他說道:“我操,我一個月就給國家貢獻了四千三百三十一塊大洋,老天爺,你吃了我吧!”

    老羅無可奈何的笑笑,說道:“既然你不打算離開研究院,那麼我就也實話跟你說了吧,中華國學研究院進來很難,但要想出去卻更難,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說到這裏,老羅不往下說了。

    “死!”徐子楓把老羅沒說出來的那一個字補上了。他眉頭緊皺,如果是在去興凱湖之前,他一定會認爲老羅在開玩笑,但見到賀普仁那種視人命如草芥的態度,他對研究院的性質已經不再具有任何懷疑了——它其實和冥教並沒有本質的差別,只不過一個“居廟堂之高”,一個“處江湖之遠”。

    老羅從蒲團上站起來,說道:“這一規定當年還是首長親自定的,因爲任何一個祕密組織要想保持其機密性,就不得不防止成員外流。事實上,每個人在進入研究院之前,都會進行嚴格的考慮,確保其忠心,你是因爲情況特殊,所以才……”

    “這麼說,我終究是走後門進的研究院是嗎?”徐子楓冷笑道。

    老羅搖頭道:“其實並不能這麼說。事實上,你是研究院的核心,研究院沒有我和賀老都沒有關係,但是沒有了你,就失去了它存在的價值。”

    徐子楓心頭一震,冷笑道:“說得倒好聽,其實我不過只是你們研究的物品罷了,我這麼說,應該沒錯吧?”

    老羅皺眉,盯着徐子楓說道:“關於這件事,你究竟知道多少?”

    徐子楓搖頭道:“你不用擔心,我其實並不知道什麼,只知道從一開始你讓大鵬接觸我就是有目的的,就是想一步步的把我拉到研究院,但是你們究竟想拿我做什麼,我卻一點也不知道。”老羅沉默了片刻,說道:“知道了也沒有關係,我本來就是要對你開誠佈公的,只不過賀老一直要再考查一段時間。”房間裏的氣氛突然凝重了,不知老羅接下來將來說出什麼樣的驚天祕密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