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7 那一夜他被殺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7 那一夜他被殺了字體大小: A+
     

    47 那一夜,他被殺了

    wωω▪ t t k a n▪ ℃ O

    範耀祖穿着睡衣斜倚在牀上,女人坐在靠椅上。(href=";武破魔天)豔妝,皮草,絲襪,紅鞋,女人看上去顯得異常妖嬈。不過,範耀祖此時對這些已經完全失去了興趣,他人生中正在面臨着一個重要的選擇。

    “他們真的想要殺我?”範耀祖仍然不敢相信,但已經由不得他不相信,因爲女人拿給他充分的證據。

    “你這人現在怎麼變得這樣婆婆媽媽,以前不這樣啊,剛纔是你親耳聽到的呀,要不要我再放一遍給你聽?”女人說着把耳塞遞過去,準備要啓動高檔的錄音筆。這種錄音筆收音效果極佳,範耀祖聽上去彷彿那幾個人就在自己面前密謀如何殺死自己的爸爸。

    範耀祖擺擺手,沒有去接耳塞:“不用了。”他顯得神情很低落,過了許久,擡起頭問道:“你說青青爲什麼也加入他們?”

    女人沒有理他,只是哼了一聲,範耀祖嘆了一口氣:“是了,她還在因爲青龍的事情生我的氣。”

    “你現在是不是後悔了?”女人似笑非笑的問道。

    “後悔什麼?”

    “當年你明明知道範青林是兇手,結果還替他遮掩,現在養虎貽患,他現在想要對你動手了?”

    範耀祖搖搖頭,說道:“一個人要想成大事,就得有那股狠勁,只不過當年他還是顯得嫩了一些,計謀差了些,留下太多的疑點。”

    女人有點不懈地說道:“現在他就有多高明瞭嗎,還不是一樣漏洞百出,如果不是我,你們範家老子被殺,兒女鋃鐺入獄,豈不是全毀在他手裏了?”

    範耀祖很無奈的看了看女人,露出憂愁的眼神:“是啊,我原本是想範家產業交到他手裏還算是不錯的選擇,但現在看來他小聰明倒是有一些,但缺乏大謀略,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唉,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年死在我手上的人也不在少數,我落得今天的下場,也算是罪有應得吧。”

    女人玩弄着自己的紅指甲,說道:“成王敗寇,什麼叫罪有應得,你現在只要聽我的,不僅可以重掌範家基業,而且還可以再享受幾十年的榮華富貴。”

    範耀祖還在遲疑:“你說的那個方法真的可靠嗎?”女人笑道:“當初你也不相信,結果怎麼樣,你的幾個兒子都成了gay,唯一不是的範青龍還被他哥哥弄死了。(href=";鬥界天尊)”說到這裏,女人突然意識到自己有點太過分了,急忙住口。

    果然,範耀祖罵道:“都是你媽那個老妖婆。總有一天,我會讓她後悔當初的。”

    女人走到牀前,靠在範耀祖的身上,撫摸着他的胸膛安慰道:“好啦,好啦,都是過去的事啦,不要再提他啦。就說眼前的,現在那個徐子楓已經人事不醒了,賀普仁這老傢伙今天晚上肯定要照顧他,不可能住在綠楓別墅,範青林他們也已經決定在今晚動手。而且,範青山被水一淹,病病怏怏的,陽氣正弱,正是李代桃疆的有利時機。這可以說是天意了,你不覺得嗎?”

    範耀祖冷笑道:“青山病病怏怏的,恐怕不只是被水淹的,這裏應該還有你的功勞吧?”

    女人擡頭看了範耀祖一眼,又趴下了,說道:“我做這些,還是不爲了你。”

    範耀祖嘆口氣道:“可惜了青山這孩子了,他倒是很孝順的。”過了一會,他又問道:“賀神醫說我這病可以治好,我們要不要再試一試,青林那邊只要把他們的陰謀戳破,他們也就不會動手了。”

    女人一推範耀祖,坐了起來:“好哇,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動這個心思。賀騙子的話你也相信,我都給你說過八百回了,你那個實驗就是他一手操縱的。”

    “可是,他畢竟是中央領導人的保健醫生,放在古代就是正宗的御醫,多少會有點本事吧?”範耀祖皺眉道,他顯然不喜歡女人的態度。

    “切,古代皇上有從少御醫伺候着,你算算有幾個長壽的?”女人鄙夷道。

    範耀祖不說話了。女人又說道:“對了,那個小賤人想讓他男人藏在衣櫃裏,把範青林他們的罪行錄下來,她到是打的如意算盤。只要你一死,範青林他們一入獄,諾大的家產就是她的了。”

    範耀祖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好像沒有聽到女人的話,過了一卻說道:“那女人就是蠢,她以爲她男人以爲還會再要她,等她被利用完,那小子一定會把她一腳踢開。(href=";女神農)”

    女人陰陽怪氣的說道:“哼哼,被你睡了好幾年的女人,他確實不會要了。”

    範耀祖沒有理她,女人吃醋是男人的光榮:“你還別說,王小川這小子比他老子要強些,有膽量,有計劃,要是我兒子就好了,也省得他來奪了。”

    女人本想說:“那你收他當乾兒子不就得了,”但最終沒有說出口,而是說道:“你放心好了,等你借用了範青林肉身,然後娶了我,範家的詛咒就解除了,你到時候找哪個女人生兒子都隨你。誰讓你當初非要跟我媽鬥氣,死活也不娶我。”

    範耀祖看了女人一眼,說道:“其實我不是不想娶你,只是……”

    “只是我不能再懷孕了對吧?我都說了,你可以和別的女人生兒子。”

    “我和別的女人生兒子,你能同意他繼承範家的財產嗎?”範耀祖問道。他心裏很清楚,娶了這個可怕的女人,無異於將範家的億萬家財拱手讓給了徐家,別說兒子繼承不了家產,恐怕自己到時候也會被掃地出門,甚至命喪黃泉。

    女人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一直動着這個心思。範耀祖,我問你,自從我跟你在一起以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這樣不信任我。”

    範耀祖見女人生氣了,急忙說道:“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太怕你的爸媽了。”

    自以爲聰明的男人,永遠不瞭解女人背後的謊言。他始終不會相信,爲何有人把謊言說得那麼理直氣壯。事實上,能做的這一點的,80%是女人。

    過了一會,範耀祖又說道:“我說,給水月的那份能不能30%?”

    女人冷冷的說道:“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談過很多遍了,你再反反覆覆,我就不管你了,等你癌症發作,一命嗚呼,看那些家產是誰來享用。”

    範耀祖連忙說:“好了,好了,就這樣吧,但是我那份,你一個子也不能動!”

    女人看了看手機,說道:“時間不早了,一會賀騙子要來給你施針,施完針小妖精要給你喂藥,等她走後,估計範青林他們便要動手了。(href=";天道霸主)你一定要讓他們用你那套日本人送的匕首殺你。那匕首在鍛造時融入了日月精華,不會傷及精魂,最關鍵的是,他們還沒有用來殺過人,沒有怨魂附在上面,到時候附魂術施展起來不會受到干擾。”

    範耀祖見女人要走,心裏突然緊張起來。也是,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再有膽的英雄可能也會有那麼一絲害怕。他站起來,拉住女人的手,說道:“梅梅,我,我這就把自己交給你了,你可千萬不要騙我。”

    徐立梅給了老範一個擁抱,說道:“放心好了,我就在隔壁施法,等你精魂離開肉身的時候,我會事先把範青山的精魂驅離,把你引導過去。就如同一個遊戲,沒有那麼可怕。”

    說罷,徐立梅起身離開了。

    果然,沒過多久,範耀祖聽到有人按門鈴,時間正好的九點鐘,他打開門,賀普仁拎着藥箱走了進來。

    兩個人簡單的寒暄過後,範耀祖躺在牀,上,賀普仁開始從藥箱裏取出銀針,一根根紮在範耀祖頭上、身上、手上、腿上、腳上,範耀祖感覺周身從未有過的舒展。

    “我聽說子楓病了,情況怎麼樣?”範耀祖問道。

    賀普仁皺了皺眉頭,說道:“情況不太好,仍然昏迷不醒,等給你施完針,我還要回那邊,今晚就暫時住在那邊了。”

    賀普仁把最後一顆銀針紮在腹部的期門穴上,說道:“好了,十分鐘之後調穴,現在靜心寧神,作腹式呼吸。”說罷坐在一旁,呆呆發愣。

    “現在是誰在那邊照顧子楓?”範耀祖一邊做深呼吸一邊發問。

    賀普仁回答道:“是馬俊,他之前和子楓便認識。”

    “哦,這個我知道,我們家青山跟子楓也算是朋友。那個馬秀蘭也來了吧?”範耀祖問道,但他用意在不在於對方的回答,因爲他很快便說道:“這個女人沒什麼才能,卻一直想忽悠我投資她的連鎖酒店,哼哼,她酒店什麼狀況我又不是不知道,拿我當二百五。”

    賀普仁擡眼,說道:“那點投資對你來說,就如同毛毛雨,何必跟她一般見識呢?”

    範耀祖說道:“我的每一分錢都是辛苦賺來的,所以每一分鐘都要花得有價值,在生意場上想騙我,門都沒有!”

    聽到這句話,賀普仁嘴角抽動了一下,但什麼也沒說。(href=";挑個王爺做夫君)

    根據子午流注,順應氣血運行規律,賀普仁給範耀祖十分鐘一調針,但都是微調,有時候針刺進去,轉兩下立即便拔出來,這叫閃針。只要把經絡打通即可。事實上,鍼灸的關鍵不僅在於在哪個穴位施針,而且最重要的還是手勁的輕重緩急,以及留針的時間。這就如同烹飪一般,同樣的食材與調料,同樣的鍋,但火候的不同,入材時間的差別,往往會影響菜餚的味道。

    一個半小時後,賀普仁施針結束,離開了綠楓別墅。沒過多久,龍梅便來了。

    “老公,今天感覺怎麼樣?”龍梅將熱好的藥膳放到了桌子上,走到牀前。

    範耀祖坐了起來,摸了摸她嫩滑的臉蛋,擠出一個笑容:“有賀神仙在,自然是越來越好了。賀神仙已經說過了,我這病有治。”說着,他故意在女人細膩的手背上摩挲。

    女人把範耀祖推開,端了藥膳過來,坐範耀祖身邊,正好擋住了他的視線,說道:“趕緊把它吃了吧,吃完病就好了。”

    範耀祖知道這個時間王小川在外面躲藏着,想找機會躲進衣櫃裏。於是他閉上眼,搖搖頭說道:“今天沒有什麼味口,我不吃了。”

    女人像哄孩子一樣,用湯匙端了一口湯送到他嘴邊,說道:“乖,好好吃,吃完病纔會好哦。”這情景就像女孩在嘴自己生病的爸爸吃藥,只不過他們是夫妻罷了。

    範耀祖聽到輕微的沙沙聲,以及衣櫃開合的聲音,知道王小川已經躲了進去。才張開眼,看了看女人,說道:“好吧,我自己來,”然後接過碗,三口兩口吃了個精光。

    龍梅走後,範耀祖心裏一直進行着天人交戰,他起初想給徐立梅打個電話,說自己打算放棄了,原計劃取消。然而,猶豫再三,他決定試驗一下自己的兒女,如果他們沒有動手,那麼找機會原諒他們也就是了。如果他們動手了,那麼就照計劃進行。

    他緩緩走到博古架前,從匕首套子裏抽出其中一把,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接下來的故事,就如同王小川用視頻記錄的那般……

    範耀祖隱隱的聽到老二媳婦哭訴道:“他已經死了……”接着身上又被插了一刀,便失去了意識。等他醒來,發現仍然在自己的屋子裏,腹部感到一陣巨痛,痛得他差點又暈厥過去,他低頭看去,發現腸子已經從肥厚的肚子裏擠了出來,血與屎混合在一起,髒得要命。

    範耀祖苦笑一下,心說:看來範青林這小子真他媽不能成事,殺個人都殺不好,幸好沒有把範氏集團交到他手裏。範耀祖發現匕首已經不在了,他蹣跚着站了起來,走到博古架旁,抽出了另一把匕首,對準自己的胸口,一刀插了下去,給了自己一個透心涼。

    範耀祖感覺身子一輕,低頭一看,那具叫範耀祖的屍體已經倒在了地上,胸口掏了一把匕首。他感覺隔壁有一股強大的吸力,讓自己如同鵝毛一樣輕的軀體無法抗拒的向牆壁撞了過去。

    撞上了,撞上了,範耀祖嚇得一閉眼,但並沒有疼痛的感覺,睜開眼,發現徐立梅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徐立梅說道:“怎麼這久,我還以爲你被黑白無常捉走了呢,差一點就要跑過去看你了。”

    範耀祖想說:“剛纔沒死透,暈過去了。”但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來。

    徐立梅作了個手勢,示意他不用擔心,他現在剛從肉身上剝離出來,雖然是在午夜時候,但仍然非常虛弱,可能一陣風都可以魂飛魄散。她拿了一顆夜明珠一樣的東西,不停地在範耀祖周身滾動。漸漸地,範耀祖感覺自己的身子又沉重了起來,不能在空中飄着了,而且身體也有了一些力量。

    範耀祖知道,徐立梅的巫術在起作用了,剛纔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下來。然而,這一放鬆不要緊,身子又飄起來了,徐立梅趕緊說道:“什麼時候了,你還敢泄氣,你現在就是一股氣,你再泄完了,就魂飛魄散了!”

    範耀祖感緊又讓自己的身體緊張起來,然後徐立梅又開始用夜明珠給他補氣。終於補得差不多了,徐立梅突然不理他了。然後開始對着樓下發功,樓下正是範青山所住的房間。此時,徐立梅所用的正是從崔曉茹那裏學來的薩滿巫術——攝魂術。

    範耀祖看來,有一顆頭從地板上冒了出來,他滿臉的驚恐。漸漸的,他的身子也出來了,他正是範青山的精魂。範青山看到了範耀祖,張大了嘴巴,從嘴形看,好像在問:“爸爸,這是怎麼回事?”但並沒有發出聲音。範耀祖做賊心虛,不好意思看兒子,扭過臉去。

    突然,範耀祖感覺自己在往下沉,往下沉,漸漸的穿過了天花板,飄落到範青山的房間。他看到自己的情人呂若婷正趴在牀邊,睡着了。

    “範青山就這樣被你和徐立梅謀殺了?”我看着範耀祖的臉,說道。

    “沒錯,那一晚,他被我謀殺了,用一種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手斷。”範耀祖低下頭,一臉羞愧的說道。

    “這對你來說也沒什麼,成大事是要不擇手段的。”我諷刺道。

    範耀祖沒有說話。我又說道:“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我一來綠楓別墅,就被安排到原本是葛大夫住的房間了。你說直到最後你還在猶豫,實際上你早就下了決心,在我和賀普仁來之前。因爲只有左側最裏面的房間和影子別墅有機關相通。”

    範耀祖搖頭道:“不,不,把你安排到那個房間,是梅梅的主意,我開始並不知道她是什麼用意,直到你暈厥在紫菊苑當中,我纔想道,她應該在你睡覺的時候,給你使用了什麼藥物,讓你有此反應。”

    我點點頭道:“也可以這樣解釋。”接着我又問道:“那座雙子別墅是你設計的嗎?”

    範耀祖搖頭道:“不,是青林設計的,他在這方面還是很有天分的。”

    我點頭道:“這樣我就清楚了。”

    “你清楚什麼了?”

    我冷笑道:“清楚你的兩個兒子搞基。他修建這個別墅不就是和哥哥背靠背的意思嗎,而且小濤被殺,一定是看到了哥倆的一些不雅舉動,我猜的應該沒錯吧?”

    範耀祖先是驚訝,隨即苦笑道:“這也是我放棄他的一個原因,這樣喪門敗德的事情,我怎麼能夠容忍。對了,你是怎麼猜到我不知道自己其實沒有得肝癌的?”

    我說道:“因爲我相信,一個正常的人,只有在面對生死的時候,纔會做出喪心病狂的舉動來。事實上,一切都在你的操控當中,但你仍然選擇將自己的兒女親人送進監獄,並且搶佔親生兒子的肉身,而做出這一抉擇的前提是,你堅信自己得了癌症。”

    範耀祖仰頭看天,流出兩行熱淚來。現在,他家毀人亡,畢生財富也即將落入他人之手,到了這種境地,顯然已經有了深深的毀意。

    我說道:“現在,你知道自己的癌症是被徐立梅這娘們編出來的,有什麼打算?”範耀祖還沒有回答,突然聽到叢林中有槍聲傳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