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6 女人的謊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6 女人的謊言字體大小: A+
     

    46 女人的謊言

    當此之時,高山和大鵬已經攻入了金玉玲那條船上。(href=";殭屍農家樂)樑冰冰被子彈打中,撲倒在地上,但眼見徐子楓被擒,強支起身體撲了上卻想加以阻礙。不料,徐有才輕揮衣袖,一掌將其打入水中。

    徐子楓大喊一聲:“冰冰!冰冰!”拼命的掙扎,但徐有才作爲冥教三大天師之首,其力量豈是如徐子楓之流之比擬的。輕輕鬆鬆的便將徐子楓拎到了自己的船上,往艙裏一丟,與此同時,在後腦一拍,徐子楓只覺眼前一黑,便人事不醒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徐子楓感覺腹中飢腸轆轆,慢慢睜開眼睛。只聽一個女子清脆的聲音喊道:“醒啦,醒啦,水木哥醒啦。”這個聲音徐子楓非常熟悉,正是他的表妹徐水月發出來的。

    “水月,這是哪裏,你怎麼會在這裏?”徐子楓坐了起來,環顧一下四周。他發現自己坐在一個山洞之中。

    這時,一個風姿綽約的中年女人從旁邊走了過來,說道:“水木,沒想到吧,這麼快我就又見面了。”女人說話時帶着淺淺的笑。

    水月對中年女人道:“媽,你看着,我去給水木哥拿點吃的,我剛纔聽到他肚子叫了,估計是餓壞了。”

    女人點點頭,在徐子楓旁邊坐了下來,說道:“你去吧。”

    徐子楓往旁邊移了移,說道:“梅姑姑,水月終於找到你了,真好。”這位中年女人正是徐立梅,徐水月,不,應該是範水月的親媽。

    水月從小是由姥姥崔曉茹帶大的。平時雖然並沒有覺得委屈的地方,也不會有人敢欺負她,但畢竟是缺少父母的關愛,形成一種孤僻的性格。徐子楓從小便對這位表妹疼愛有加,一直希望她能和父母在一起,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水月的父親居然是一柆億萬富翁。

    徐立梅遞給徐子楓一瓶礦泉水,說道:“水木,既然你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就不要再叫我梅姑姑了,應該叫我梅姐姐纔對。水月也不是你的表妹,而是你的外甥女,應該管你叫舅舅纔對。”

    徐子楓腦子還是不太清醒,他低下頭緩了一下,才說道:“那好,梅姐,你也不要叫我水木了,我現在叫徐子楓。(href=";慢慢仙途)”

    徐立梅站起身,冷笑道:“子楓,子楓,楓之子,楓林酒店,看來你對你的生母韓慧英還是挺有情有意的嘛。”

    這時,徐子楓突然想起,韓慧英當年曾經給徐立梅下毒,逼迫徐立梅離開徐家村。現在看來,徐立梅離開徐家村之後跟隨了她父親徐有才。徐子楓將礦泉水瓶拿在手中,並沒有喝:“這麼多年了,你還在記恨她嗎?”

    徐立梅怒道:“要不是她下毒,導致我不能再生育,我已經給耀祖生了兒子,早就是範家的女主人了,哪還有什麼宮毓華和龍梅什麼事!”

    “你和她原本也沒有什麼仇恨,都是些家常瑣事、言語口角……”徐子楓說道。

    徐子楓還沒說完,便被徐立梅打斷了:“是誰告訴你只是言語口角的?”

    徐子楓想了想,好像韓慧英自己說過,是因爲徐立梅說將5歲的林小曼給自己作老婆的。而老羅檔案裏關於徐家的故事也有類似的記載。但看徐立梅的態度,顯然此事還有隱情。

    徐子楓沒有問題,而是反問道:“那是因爲什麼?”

    徐立梅冷笑道:“哼哼,是她自己想當範太太罷了。”

    徐子楓聞聽此言,大吃一驚,問道:“難道,韓……也是範耀祖的情人?”

    徐立梅點點頭,說道:“沒錯,否則憑她怎麼可能當上楓林酒店的老闆?”

    徐子楓不說話了。想想也是,當年韓慧家領着林小曼從徐家村出走,身上不可能有多少錢,憑自己的力量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爲金鐘城最豪華的酒店的女主人。

    楓林酒店,綠楓莊園,楓樹——看來,直到被殺之前範耀祖也沒有忘記自己這位死去多年的昔日情人,將情人最喜愛的楓樹作爲自己最看中的別墅項目的主題。這份情意,任何甜言蜜語也無法比擬。看來,在這方面範耀祖確是一位至情至性的人,也難怪會有那麼多漂亮的女人死心踏地的跟隨他。(href=";都市魔聖)

    徐子楓自從得知了身世真相之後,唯一精神寄託便是已經死去的生母。他萬事都可以隱忍。他知道,自己便如同世界的一顆草芥,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讓人攔腰折斷,自然認識了老羅之後,尤其是在老羅的安排下成了賀普仁的徒弟,他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滋長,每天廢寢忘食攻讀醫書,想盡一切辦法學習功夫,就是想讓自己不斷強大起來,爲自己死去的生母報仇。可是,如今他卻得到了一個這樣的答案。

    過了許久,徐子楓才說道:“梅姐,自古有云,死者爲大,無論如何,她已經很悲慘的死去了,你又何必再記恨她呢?”徐子楓這句話既是說給徐立梅聽,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沒錯,一個人的功過是非,隨着他離開這個世界,便如果過眼雲煙一般,在歷史的長河中飄散,過多的去追究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徐立梅又說出了一句讓徐子楓更加大吃一驚的話來:“誰告訴你她死了?”

    誰告訴的?好像是老羅檔案裏記述的,韓慧英得知親生兒子徐水木自殺之後,奔到鐵軌上也自殺了。不過,後來徐水木得知金玉玲是徐有才的徒弟之後,便推斷出韓慧英是被金玉玲推到鐵軌上去的。慢着!老羅檔案的記述有問題——韓慧英不是自殺的,那麼爲什麼一定要認定她就是死於鐵軌上呢。徐子楓是被自己的思維定勢給矇蔽了。沒錯,除了老羅檔案中的記錄,沒有任何人告訴他韓慧英死了。可是,老羅檔案的信息又是從哪裏來的呢,它的記錄是不是也抱有某種目的呢?毫無疑問,它被放在南沙灘小區的閣樓裏,一定是專門給徐子楓看的!

    “難道?……難道,她還活着?”徐子楓感覺到自己的臉在抽搐,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徐立梅看着徐水木激動的表情,說道:“她當然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像個貴婦人一樣,整天被人伺候着。”

    “她,她現在在哪裏?”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梅,梅姐……”徐子楓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努力地想擠出一個奴顏婢膝的笑臉,但是沒有成功。(href=";都市魔聖)

    這時,範水月拎着一大塊烤得焦油焦油的肉過來了往徐子楓面前一遞,說道:“哥,趕緊的,熱乎的,野鹿腿,他們別人吃的都烤魚,只有咱們吃的是鹿肉。”徐子楓沒有接鹿腿,而是執着的對着徐立梅問道:“韓慧英現在到底在哪?梅姐,你告訴我吧。”徐立梅並不理他,擡腿便走,走出兩步,說道:“好好吃飯,一會爸爸過來看你。”徐子楓想追上去,徐立梅作了個stop的手勢,說道:“如果想知道,你就乖乖聽話。”

    徐子楓無奈,坐回剛纔躲着的石板牀上,實在是餓的狠了,聞到鹿腿誘人的香味,趕緊從水月手裏搶過來,大口大口吃起來。

    水月也在旁邊坐了下來,擰開礦泉水瓶子,準備着給徐子楓遞水。

    “水木哥,慢點吃。”水月說道。

    徐子楓嘴裏已經塞嘴了鹿肉,果真是被噎住了,給水月比劃,水月趕忙把水遞上去。徐子楓喝了兩大口水,才把氣順過來,又把水放在旁邊,說道:“叫我子楓,另外,我也不是你哥了,是你舅,你媽沒跟你說嗎?”

    水月撇了撇嘴,說道:“說過是說過,但你永遠是我的水木哥,我就是要叫你水木哥。”

    徐子楓又吃了一口鹿肉,說道:“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反正我也無所謂。你現在是億萬富婆了,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嘍。”

    水月向徐子楓身邊靠了靠,笑呵呵地說道:“嘻嘻,哥,你沒想到吧,我有一個那麼有錢的爹。”徐子楓說道:“有錢的爹不算什麼,關鍵是這個有錢的爹死了,死之前還把遺產分了你一半。”過了一會,徐子楓又問道:“你拿到錢之後有什麼想法?”“我想,先給水木哥買套大house。”水月興奮的說道:“我記得哥以前給我說過,特別想在金鐘城有套房子。我當時就想,等我有了錢,一定給哥來一套。”

    徐子楓一愣,眼睛不由自主的溼潤了,說道:“我能改一改自己的理想嗎?”“什麼?”“我現在特想在北京城有一個大house。(href=";九陽帝尊)”徐子楓擦了擦眼淚,無恥地說道。

    水月跳下石牀,一跺腳,說道:“沒問題,金鐘一套,北京一套!”

    正在這時,徐有才從旁邊的樹林裏揹着手走了出來,說道:“什麼金鐘一套,北京一套啊?”

    水月叫了一聲:“姥爺!”便撲了上去。徐有才一改往日的嚴肅,突然變得慈祥了起來,這讓徐子楓感到有些迷惑——這難道就是樑冰冰他們口中所說的大魔頭。一時間,他愣在了那裏。

    徐有才笑着把水月轉了一圈,說道:“去找你媽玩去吧,我有事和你舅說。”

    水月也沒反駁,朝徐子楓吐了吐舌頭跑開了。看來,自從跟了她媽媽徐立梅之後,水月的性情變得好多了。這時,徐子楓突然想起了賀普仁那個100億的留守兒童扶助項目。確實,孩子和父母分居,是導致各種社會問題的根源。

    徐子楓仍然坐着,並沒有站起來的意思,徐有才也沒有在意,在他對面的那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兩個人就這麼坐看着對方,誰也不說過。

    最後還是徐有才打破沉默:“你就不想知道你那個女朋友後來怎麼樣了?”

    徐子楓心動一頭,問道:“她也被你們捉來了?”

    徐有才笑道:“看來,你對那小姑娘還是蠻有情有意的嘛。她被老羅救起來了,好像受了點傷,但應該沒有性命之憂,你放心好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

    “那我該謝謝你嘍。”徐子楓冷哼一聲。

    “這倒不必謝我,誰讓咱們是父子呢。”徐有才說得輕描淡寫,但在徐子楓心頭卻是一震。

    “後來戰況如何,這次你應該算是大獲全勝了吧?”徐子楓問道。

    徐有才穿了一件皮襖,他見徐子楓身上衣服少,便把皮襖拿下來,給他披上了,徐子楓也沒有反對,他不是一個吃眼前虧的愣頭。徐有才三角眼上洋溢了一絲笑容,說道:“我把你救出來,便是大獲全勝了,並沒有想把他們斬盡殺絕的意思。”

    原來,自從在壩上草原失利之後,徐有才便將主力遷到了興凱湖附近,一部分隱居在綠楓莊園,另一部分則從興凱湖進入俄羅斯界內,並很快控制了當地黑幫,並通過黑幫買通了官員,不追究他們的偷渡身份。自然,他們也不便於在村鎮出沒,便在這荒郊野嶺找了一起山洞當成了臨時住所。不過,隨着氣溫的降低,此地也不是久留之地了。另外,爲了打好這場水戰,徐有才從俄羅斯人手中搶奪了五艘巡航,殺了不少人,雖然在屍體處理上作了手腳,估計很快就會查出是他們所爲,所以也沒有辦法再待在俄羅斯了。

    “賀普仁還在你們手上嗎?”徐子楓問道。

    徐有才注意到,他沒有稱“師傅”,也沒有稱“賀老頭”,而是直呼其呼。這說明,自己的離間計算是成功了。

    “他還在,不過好像狀況不太好,你要見他嗎?”徐有才問道。

    徐子楓搖搖頭,說道:“我暫時不想見他,不過,我希望你們不要虐待他……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見見範耀祖。”

    徐有才聽子楓這樣說,先是一愣,隨即綻開笑容:“不愧是我徐有才下的種,既然你已經知道範耀祖的精魂附了他兒子範青山的身,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你跟我來。”

    說着,徐有才起身便往外走,徐青山急忙跟上。石洞外面本是雜草叢生,各種灌木枝枝蔓蔓,雖然被人簡單的開闢了一條小路,但仍然徐子楓仍然被劃傷了很多次。

    石洞在山上分散得很不均勻,有的五六個在一起,有的則隔得很遠。徐子楓所待的那個石洞算是避風效果最好的了。雨夾雪早就停了,但地面上卻溼乎乎的,徐子楓感覺既滑膩,又噁心。

    大概走了兩三分鐘,徐子楓被帶到了比自己所居大一倍的石洞。水月和徐立梅也在這裏。當然,還有範青山。

    範青山看到我之後眼神有些恍惚,但絲毫沒有訝異的表情。

    “水木哥,你怎麼來了?”水月興奮的說道。徐立梅則是一臉疑惑的表情看着徐有才。

    徐有才說道:“水月,你應該叫舅舅。”接着,轉頭對徐立梅說道:“耀祖的事情,子楓已經全部知道了,他想過來看一看。”

    徐立梅急忙問道:“你是說警方也知道了嗎?”

    徐子楓笑道:“梅姐不要緊張,那邊知道這個祕密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我,一個是賀普仁,現在這兩個人都在你們手上。而且,既然這消息透露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這麼詭異的事情的,所以遺產還是會順利的到你們的帳上,放心吧。”

    徐立梅想一想,確是如此,便鬆了一口氣,問道:“那你現在想要幹什麼?”

    徐子楓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說道:“關於範家的一些事情,以範耀祖被殺的一細節,我還有一些疑問,想跟範總求證一下。不能能否讓我和他單獨聊聊?”

    徐立梅和徐有才對視一眼,徐有才說道:“孩子,咱們是一家人,就不要這麼客氣了,什麼範總不範總的,不就是你姐夫嗎,你們聊吧。”說着,扭頭對水月說道:“水月,走,跟姥爺抓野兔子去。”

    徐有才三人離開了石洞,範青山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徐子楓,好像一點興致也沒有。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範青山的眼睛已經不是前幾天那種青純的少年的眼神了,而是一種老辣、渾濁的眼神。徐子楓斷定,他是範耀祖無疑。

    許久,範耀祖嘆了口氣,說道:“有什麼好聊的,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沒錯,數日之間,家敗人亡,妻離子散,雖然獲得了一個年輕的肉身,並且保有一半的身家,但他完全掌握到他人之手,確實沒有什麼好講的了。

    徐子楓剛纔吃的鹿腿油乎乎的,他擦了擦嘴巴說道:“範總,你被人騙了。”

    徐子楓這句話並沒有引起範耀祖多大的興趣,他搔搔頭髮,說道:“你怎麼知道是我被騙了,而不是別人被我騙了?”顯然,他雖然現在境況不佳,但仍然相信一切都是在自己的安排之中。

    然而,徐子楓接下來的這句話讓範耀祖徹底崩潰了。

    徐子楓說道:“你並沒有得癌症,都是那個女人一手安排的,什麼專家診斷,什麼國際腫瘤專家,都是他們冥教的人。”

    範耀祖瞪大了眼睛,緊緊抓住徐子楓的胳膊喊道:“你胡說!”如果是範耀祖本人,徐子楓已經被抓得不堪忍受了,但範青山的肉身,畢竟沒有多少力氣。他繼續說道:“賀普仁本來是想告訴你的,但他爲了騙你那100億,順水推舟,所以……”範耀祖眼中將要冒出血來,張嘴便要大聲嗥叫,徐子楓急忙把他的嘴捂上,說道:“噓,你現在暴露出來,咱們倆都沒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