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5 又一個僞君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5 又一個僞君子字體大小: A+
     

    45 又一個僞君子

    我拿起望遠鏡向俄羅斯湖面方向望去。果然,剛纔一直靜止不動的五艘巡航船正朝我們開過來,而且速度非常的快,不出十分鐘,就可以到達我們面前。如果我們現在逃跑的話,也許還能逃上岸,但這樣一來,賀老頭他們必然會落入敵人手中。

    “現在怎麼辦?”我看着樑冰冰問道。畢竟,她是這裏的最高長官。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我此時心裏想的只有一條——趕快往回跑!

    “怎麼辦,兵來將來,水來土掩,當然打嘍!”身高不過一米的高爺雙目一瞪,趾高氣昂的說道。

    “人家可是巡航艦,是戰船,裝有大炮的,咱們這小小的旅遊船,一炮轟過來就灰飛煙滅了,怎麼打?”我質問道。

    大鵬哼了一聲,說道:“我就知道你膽子小,現在賀老他們生死未卜,你就想着逃跑了。而且巡航船上是不可能裝炮的,頂多有一些輕武器罷了。”

    我最忌諱人家說我膽子小了,尤其是這個時候,當着女神的面,怒道:“我膽子小,我是想保存實力,保存革命的火種,現在衝上去,無異於以卵擊石!這是愚蠢!”

    樑冰冰這時呵斥道:“好啦!現在跑也來不及了,高爺,你找兩名會駕船的陰兵,到另一艘船上去,往西北方向開,我們往東北方向開,這樣可以讓對方分散兵力。”

    樑冰冰話音未落,賀老頭他們那條船已經開動了。我看了看高爺,他一直站在那裏,還沒有取玻璃瓶啊。

    “不好!”我大叫一聲,跑進駕駛艙。果然艙內空空如也,大李和小李都不見了。估計是他們聽到我們談話,知道我們不是遊客,趁我們不注意,偷偷爬上另一條船開走了。

    大李他們駕的船是東北方向開的。這時,高爺已經從身上掏出五個玻璃瓶,每個裏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蒼蠅,差不多每個瓶子裏有一百隻蒼蠅。也就是說,高爺手上握着五百陰兵。

    高爺把瓶蓋全部打開,噼裏啪啦念動咒語,有一些蒼蠅便飛了出來,但飛出來的並不多,還不到五分之一。(href=";劍荒劫經)因爲高爺並沒有料到會遭遇水戰,所以帶的水鬼並不多。凡是識水性的都跳進了水裏。還有四隻飛進了駕駛艙,瞬間化作放了四團霧朦朦的影子,船立即開動了。好在今天是陰天,受過高爺特殊訓練的精魂在白天完全能夠自由活動。

    樑冰冰喊道:“我們向西北方向開。”遊艇立即遵照指示,調頭向西北方向開去。

    看到高爺手上的那五個玻璃瓶子,我心裏也稍稍安定了下來,腦子也清醒了一些。拿起望遠鏡,發現有兩艘船去追大李他們那條船了,只剩下三條船朝我們這邊開過來。

    雖然旅遊船全力行駛,但畢竟實力懸殊,幾分鐘之後,對方的船距離我們已經不到十米了。看來,大鵬說得沒有錯,對方的船上確實沒有裝炮。我透過望遠鏡,看到徐有才正站在船上一臉嚴肅的盯着我們,他身後站着不少冥教的嘍羅。金玉玲和林子豹分別指揮另外兩隻船。他們兩個是徐有才的左膀右臂。當年,身爲雙料間諜的金玉玲化名爲妓女彩月,曾經以艾滋病嚇唬我,差點讓我自殺。現在,閉上眼睛,當年與其在尋芳巷那張牀上與之纏綿肉搏的情形歷歷在目。

    這時,金玉玲那條船上的人羣突然騷動了起來。我知道,是高爺的陰兵上船了。與此同時,另外兩條船也有陰兵登錄了。

    高爺看時機已到,對着船艙大喊一聲:“調轉船頭,往回衝過去。”

    說實遲那時快,遊船調轉船頭,兩船轉眼間便相距不到五米。高爺做好準備,一等兩船相靠,便念動咒語,驅動大量陰兵參加戰鬥。大鵬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樑冰冰低聲道:“大鵬,一會兒你和瘋子留在船上,見時機不會,立即開船逃走,我們拖住他們。”

    我知道,樑冰冰的意思是讓大鵬保護我。大鵬不滿意的看了我一眼,說了一句:“累贅。(href=";帝尊)”大鵬這一聲累贅,讓我終於承認,我們的友誼碎了。自從在綠楓別墅見到大鵬後,他對我的態度便極爲惡劣,我一直當他是開玩笑。再在看着他那真誠的鄙夷的眼神,我才終於承認了這個早已存在的事實。

    “操,我用不着你保護!”我說道。心想,好歹小爺也學了兩個月的功夫,打不過咱還躲不開嗎?

    樑冰冰正要說什麼,突然看到徐有才身邊多出個人來。那人好像已經死了,被兩個人架着,一動不動的垂着頭。

    我大叫一聲:“師傅!”說着,便要衝過去,不料卻被人一把拉住,回頭一看,正是大鵬那廝。

    沒錯,從那一頭雪白的頭髮可以確定,那正是我的師傅——百歲神醫賀普仁!

    我瞪了大鵬一眼,沒有說話,怒視着站在那條船上的徐有才。

    三條巡航艦呈三角形,將我們小小的遊船牢牢包圍在中間,看來這次是插翅難飛了。

    樑冰冰問道:“你們把賀老怎麼樣了?”

    徐有才沒有理樑冰冰,而是揚聲對我說道:“子楓,上次在壩上草原我沒有把你救出來,這次我再也不會讓你受他們的折磨了。”

    我說道:“我很好,你不用擔心,你們把賀老頭怎麼樣了?”

    徐有才一把的的攥住賀老頭的白髮,把他的頭擡了起來,看了看,說道:“哦,還沒死。”

    聽徐有才這樣說,我感覺這邊船上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我又問道:“船上的其他人現在在哪裏?”

    徐有才三角眼眯了一下,好似在思考似的,過了一會才說道:“你說那個小女孩啊,他們都沒什麼用,被水鬼拖進水裏餵魚了。我看這賀老頭還有點利用價值,就把他救上來了。”

    此時,我壓抑着胸中的怒火,揚聲說道:“徐大魔頭,依我看,你還是乖乖把我師傅給放了吧。(href=";絕寵腹黑妃)”

    徐有才並沒有生氣,哈哈大笑道:“我是徐大魔頭,你不就是徐小魔頭,子楓,你是老子日出來的種,這輩子是改不掉啦。”

    徐有才氣力充沛,聽他說完,我不禁胸中一陣翻騰,似乎想要嘔吐。他說的話正好切中一直以來我的一塊心病,我將它深埋心底,任何人,甚至我自己都不會翻出來。沒錯,我是一次強姦帶來的孽種,我的生母韓慧英正當妙齡,卻慘遭徐有才這老惡棍的侮辱,生下了我。即使我將徐有才碎屍萬斷,也改變不了我是他兒子的命運與事實。

    “哈哈,孩子怎麼了,見了老子怎麼還不叫爸爸?”徐有才得意的笑道。

    我強打精神,揚聲說道:“我是你的種又怎麼了,這個世界上既有認賊作父,也有大義滅親。你們冥教多行不義必自斃,我纔不會跟着你像喪家之犬一樣,東奪西藏呢。”

    “哼,認賊作父,這句話說得好,你怎知道這賀老頭子便不是賊,你拜他爲師便不是認賊作父?”徐有才收起了笑臉,正色道。

    “我師傅一生不僅懸壺濟世、救人無算,而且不貪名利、廣施善行,所以才能123歲而不衰,你與他相比,提鞋都不配。”我說到激動處,不禁心中洶涌慷慨。

    徐有才倒也不惱,揪着賀老頭的頭髮,仰頭說道:“孩子,你太嫩了,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爲實,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現象罷了,世間那些僞君子,哪一個不是冠冕堂皇、受人擁戴,這賀老頭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別的暫且不論,不知你還記不記得,你們來綠楓莊園的時候,飛機上有六個人想要解救你,不料卻被賀老頭識破,你猜賀老頭是怎麼對待他們的?”

    我想起來了,那天我很快便從飛機上下來,在下面等了賀老頭半天。等我們走出機場之時,有幾個軍人走上了飛機。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問賀老頭,艾曉他們怎麼處理,結果賀老對卻突然變臉了。(href=";女神農)

    我回答道:“自然是把他們藏在一個你們冥教找不到的地方,否則豈不早被你們殘害?”

    徐有才說道:“哪用得着我們殘害,賀老頭自己就先把他們殘害了。他不僅把他們殺了,還把他們的精魂收了,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你說這算不算仁慈。”

    不知爲什麼,我的眼前突然浮現出艾曉臨死前緊蹙眉頭痛苦的表情。我大喊一聲:“這不可能!”說着我朝高山看去,賀普仁收精魂一定是給他養起來。

    高山見我看他,昂然說道:“這有什麼,冥教就是要剷除,賀老收他們,是幫了他們。”看來,徐有才說得是實情。

    徐有才說道:“那麼普通老百姓呢,也是爲了幫而殺他們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此時,我腦海中如一團漿糊,一邊是向來和善的賀普仁的慈祥的笑臉,一邊是他殺人時的兇殘。在私人飛機上,他殺那名冥教的小頭目我是知道的,他說了一句話,至今歷歷在目——面對你的威脅,你只有消滅他,你才能夠真正安全。當然我雖然也是不舒服,但也並不認爲有何不妥,必然我們當面臨別人的威脅。可是後來艾曉他們已經歸順了,他也做出了承諾,還是殺了他們,這就讓我有點難以接受了。

    只聽徐有才又朗聲說道:“子楓,你還記得範耀祖爲了驗證賀頭所謂福祿壽互轉的謊話所做的五個實驗嗎?”

    這我當然記得,因爲我被震撼了,正是這五個實驗讓我相信了人世間確實存在着福祿壽能量流轉的信念。範耀祖用天降餡餅的方式分別給了五個人一大筆錢,想看這些人得到錢之後,福壽是否會減。第一個實驗對象是一個乞丐,他年輕時老婆被村長強姦,上訪無果,被送進精神病院,導致精神崩潰,淪爲乞丐。這乞丐拿到錢之後去**,連續半月,結果脫陽而死。死時,已身染包括艾滋病在內的數種傳染病。第二個拿到錢的是一個貧困大學生,父母雙亡,被一遠房姑媽養大。本來無錢上大學,但天降鉅款,順利上了大學,不料開學數日之後,溺死在學校假山旁邊的池塘之中。經警方多方查實,兇手爲遠房姑父,欲搶奪鉅款而行兇。第三個實驗對象是一個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女孩,女孩獲得鉅款後欣喜若狂,決定買房,丈夫堅持要以自己父母的名義在成都買一套,以便將父母接入城中,女孩不同意,於是產生口角,心中一急,病發身亡。女孩父母得信後,帶人將其丈夫打殘。第四個實驗對象爲放高利貸者,被人倒會之後,正準備跳樓之時,天降一千萬。不過,他並沒有拿這些錢去還倩,而是入了一個更有錢途的會,一個月之後得知會頭捲款逃跑,結果還是從樓上跳了下去。第五個人實驗對象是一個月薪三千的女上班族,得到鉅款的第一天,她便辭職,與男友分手,然後買了全套的裝備,準備做一個自由的揹包客,遊遍全國。一個月之後,她暈倒在攀登珠穆朗瑪峯的路上,所幸被人救了下來,但回來後在做身體檢查的時候,卻查出了胃癌。

    這幾個人的遭遇,像過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中閃過,都是命運使然,雖然與金錢有關,但卻與他人無關。我便問道:“這個實驗跟我師傅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他讓那些人倒黴的,是意外之財帶來的悲劇罷了。”

    徐有才嘿嘿冷笑道:“孩子,你太年輕了,其實你需要跟你師傅學的不是醫術,而是厚黑術。一定要臉厚、心黑,他臉不厚,就不會撒彌天大謊來騙取鉅額錢財,他心不黑,也不會用無辜者的生命來幫他圓謊了。你倒那個乞丐是真的**無節制嗎?還是賀老頭給他吃了春藥,讓他欲罷不能。你道那個大學生的姑父真的有膽去殺人嗎,他本一家公司的會計,還不是賀老頭派人設計讓他用公款炒股,結果賠個精光,爲了補窟窿纔不得不下殺手。解決那個心臟病的女孩就更簡單了,賀老頭看準時機一個冰塊撞在心口便搞定了,事後警察什麼也查不出來。還有那個放高利貸者,把他那一千萬捲走的人自然是賀老頭安排的,而且,自殺也是需要勇氣的,當一個沒有勇氣的人站在樓上彷徨時,後面的一隻手便伸出來了。最慘的就是那個上班族了,只不過是輕微的胃炎,便被人認定爲胃癌,結果一緊張,一害怕,一絕望,便自殺了。”

    聽完這些,我震驚了,腦海中出現了兩個聲音,一個說,別信他,他是個大騙子,真正的說謊專家。另一個說,有可能,他說的是真的。

    正在這時,我聽到樑冰冰說:“大魔頭,你不要在這裏蠱惑人心了,我們是不會相信你了。你還是乖乖把賀老放了,否則你們休想離開這興凱湖!”

    我擡眼看去,在冥教三條俄羅斯巡航艦外面,又圍上了五艘中國的巡航艦。這是老羅的人到了。我跟徐有才磨嘰這麼半天,就是爲了拖延時間,等待老羅他們的救援,但此時我心中一片空蕩蕩,一點喜悅的感覺都沒有。我敬愛的師傅,五分鐘前還是一個大善人,五分鐘之後便成了一個大惡人。

    這時,我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搖頭看到,好像是鍾寧,她旁邊站着大勝禪師和賀淳剛。看來,他們被水鬼拖下水之後,又被老羅他們救了起來。可是,賀老頭怎麼會落入他們手中呢。此時,我們腦袋已經不夠用了,不能去思考這些問題。我看到剛纔徐有才船上停止的廝殺又開始了。

    雙方都有陰兵,都有槍,人數也相當。可以說是勢均力敵。我感覺到有一個影子從耳邊飛速滑過。樑冰冰大喊一聲:“瘋子,趴下。”我這才意識到,那是子彈,急忙撲到在甲板上。

    高山的陰兵全部出動,但很快被對方的陰兵截擊。看來,徐有才這次是做了充分的準備。剛纔在我故意拖延時間之時,他不是沒有注意到老羅他們趕來,但卻並沒有在意。這說明了一點,他這次要勢在必得。

    此時,追逐大小李的那兩條俄羅斯艦船來趕來加入了戰鬥。看來,那叔侄倆已然慘遭受不測。五條巡航艦對對五條巡航艦,圍着一條遊船,在興凱湖上展開了激戰。不過,雙方都不想讓我死,所以儘量都避開我們這條船。但是子彈不長眼睛,我不時聽到噹噹子彈撞擊船身的聲音。駕駛艙前面的防護罩早就被打爛了。畢竟徐有才是早有準備,要打一場水戰,所以彈藥很充沛,火力極猛,而老羅他們是倉促籌集,再加上中國船本來也不如俄國船,漸漸的處於了下風。我一直趴在甲板上,一動不敢動。這時,我耳畔生風,聽到一個聲音:“走起!”就感覺身子一輕,如騰雲駕霧一般,被人拎了起來。我大吃一驚,扭頭看時,正是徐有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