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43 鬼上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43 鬼上身字體大小: A+
     

    43 鬼上身

    話說老白闖進了接待室,打斷了我和範青林的機智對話,樑冰冰急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新聞,新聞,”老白氣喘吁吁的說道:“看新聞就知道了。(href=";化星)”說罷,把我們帶到了前面的會議室。

    會議室已經有許多人,張小凱、大鵬、賀普仁、高山他們都在其中。會議室斜上方有一塊顯示屏,連上了電腦,正在在線播放央視新聞。

    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出現在畫面當中,她便是我以前的姑姑,現在同父異母的姐姐徐立梅,她站在中間,左邊站着一個女孩,便是她的女兒徐水月,另外一邊則是在所有在場者都大吃一驚的人——範青山!根據新聞報道,億萬富豪在家中被人謀害,現兇手已經全部落網,他們分別爲他的現任太太龍梅、大兒子範青雲、二兒子範青林、女兒範青青、大兒媳李玉芬、二兒媳韓美麗。在範耀祖遇害之前,他已經委託律師擬定了一份遺囑,將自己的遺產一分爲二,分別遺贈給範青山與範水月。據範耀祖的私人律師馮天有律師介紹,範青山是範耀祖的私生子,他的母親叫作呂若婷,而範水月則是範耀祖的私生女,她的母親叫徐立梅。在立遺囑之前,範青山和範水月都通過了dna檢測,確爲範耀祖骨血。據說,呂若婷與徐立梅都有深厚的背景……

    除此之外,在範耀祖被殺之前,他還與我國著名中醫學家兼著名慈善家、百歲神醫賀普仁教授簽定了一個總投入達100億的慈善項目,目的在於扶助因農民工入城而導致的留守兒童,使其與父母生活在一起……。

    據有關人士分析,範耀祖生前一直致力於慈善事業,而他的被害可能也與將大量財產投做慈善事業,而導致兒女得到的財產減少有關。好在他事先有所查覺,沒有讓鉅額財富落入歹人之手,據範青山透露,他的父親在被殺之前,實際上已經查出了肝癌晚期,所以纔會立下遺囑……範青雲等人殺害已經癌症的父親,簡直令人髮指……據有關人士透露,範耀祖被殺事件引起了世界多家媒體的關注,對此,中央高度重視,要求依法嚴懲兇手……

    中央臺關於範耀祖被殺案做了個專題,恨不得把範耀祖的八輩祖宗都刨出來研究一番,我得空把賀老頭拉到外面一個咖啡店裏。(href=";最強劍神系統)

    現在是上午十點半,咖啡店裏沒有幾個人,我們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賀老頭氣色比昨天更差了。也難怪,他以爲範耀祖沒有籤那份合同,但事實上已經暗地裏簽署了,只要他一簽字就有法律效力,等將來東窗事發,這個詐騙罪就成立了。

    “子楓,這件事你怎麼看?”我很少見到賀老頭這樣眉頭緊鎖的樣子。

    我啜了一口咖啡,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了另外一件事:“範青林不知道範耀祖是假癌症的事。”

    “哦,難道是範耀祖他自己設的局?”賀老頭白眉一挑,露出一對鷹一般的眼睛,他有生之年大概還沒有吃過這樣大虧。

    我搖搖頭道:“這種可能性不大,這對他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好處吧?”

    賀老頭急忙說道:“可能他就是想試一試自己得絕症之後周圍人的反應呢,俗語說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人都是用這種方法試人心。”

    我點頭道:“確實不排除這種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範青林動手殺範耀祖的原因可能就不單單是因爲那100億了,畢竟對於龐大的範氏集團來說,那100億還算不上什麼。如果範青林堅信範耀祖命不長久的前提下,促使他仍然痛下殺手的原因,可能還在於遺囑,我聽馬駿說,在我們到來之前那個馮律師便頻繁出現在綠楓別墅,範青林應該是擔心他老爹改遺囑。”

    賀老頭不置可否,我這樣雖說帶有安慰成份,但事實也許恰恰如此。這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問道:“聽樑冰冰說葛洪和威肯兩個人都死了,這是怎麼回事?”

    賀老頭道:“昨天晚上他們兩個也被安置在愛琴海別墅,因爲是重要人證,所以明令禁止離開綠楓別墅,而他們卻避開了警察,想要逃走,被老羅他們截住了,他們倆個人見逃不掉,紛紛自殺了。(href=";傾城國醫)”

    “啊?他們再怎麼樣也不至於自殺吧?難道他們是……”

    “沒錯,他們是冥教的人,是徐有才的手下,每個人都缺了一顆腎。”

    “真沒想到,那個魔頭還吸收外國人入教。”我皺眉道。

    “他們談什麼吸收,只要是對他們有用的人,便用卑劣的手法迫使別人入教。可能這二人也是不運,恰巧被這魔頭看中。”賀老頭分析道。

    “說得也是,”我隨口應付着。想一想這幾天連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我感覺背後肯定有一個重大的陰謀,但究竟是什麼樣的陰謀呢?此時,我腦海中有一個想法若隱若現,但去追尋它的時候,它卻又不見了。

    “師傅,我聽說民間有鬼附身的說法,是不是真有這種事情發生?”我看着賀老頭雪白的鬍子問道。

    賀老頭不知道我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還是說道:“鬼上身的事情確有其事,我自己便親眼見證多次。還記得那個叫李宏軍的出租車司機吧?”

    “當然,他老婆得了怪病,腹積水嚴重,肚子大得像一張鼓,是您給她治好的,所以感恩戴德,每天早上在門口守着送您上班。”我說道。

    說完,我自己便恍然大悟,道:“記得當時您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說李宏軍的老婆可不是用醫術治好的。難道她就是被鬼上身?”

    賀老頭挼着鬍子說道:“沒錯,李宏軍的老婆事親不孝,生生把自己的婆婆給氣死了。老太太死後精魂憋着一股怨氣,黑白無常沒有辦法將其帶入地獄,結果老太太就附在了兒媳婦身上,不停地折磨她。當時,李宏軍找到我的時候,他老婆已經氣息奄奄了,他老孃的精魂就坐在那女人的肚子上看着我笑……”

    當時,屋子裏還有不少人,賀老頭把其他人趕了出去,只留下李宏軍在屋子裏,便對老太太的精魂說道:“老太太,你有什麼冤情,跟我說說行嗎?”

    老太太兩眼一瞪,兩腿一盤,氣乎乎的說道:“你算老幾,我跟你說不着。”

    李宏軍平時也是相信神啊鬼啊的,他雖然看不見他娘,但一聽賀老頭說出這句話,立即便明白怎麼回事了,撲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哭喊道:“娘啊,娘啊,兒子不孝啊。”

    老太太見兒子跪下來,也哭了,從兒媳婦的身上跳下來,想去扶他,但她自己就像空氣一樣,一下子就穿透兒子的身體向前跌了過去。賀老頭順勢把老太太扶住了。

    “兒媳婦不孝,這兒子可是個好兒子啊。”賀老頭對老太太說道。

    老太太見兒子看不見自己,急得直跳腳,指着賀老頭說道:“你趕緊的,讓我跟宏軍說話。”

    賀老頭挼着白鬍子道:“這倒不難,但是你得答應我,放了這個女人,乖乖跟着黑白無常回地獄。”

    老太太眉頭一皺,又躥回了兒媳婦的身體上,說道:“那可不行,我要去就得帶着這個壞女人一塊去。”說罷斜着眼睛看天,不再搭理賀老頭。

    這時,李宏軍抹着眼淚站了起來,對賀老頭說道:“老神仙,我媳婦這病不治了,俗話說,自作孽,不可活,她當有此報。但我求你讓我再和我老孃見上一面,她死的時候我沒有趕回來,連最後一面都沒見着啊。”

    賀老頭拍了拍李宏軍的肩膀。這時,精魂老太太突然哇哇大哭起來,說道:“兒子,我治你媳婦,不是因爲我被她氣死了啊,我是爲了你好啊,她是個悍婦,經常甩你耳刮子,讓你跪搓衣板,嚇得你都不敢回家啊,我把這個悍婦帶走了,你再娶個對你好的,好好過日子,將來給我生個大胖孫子。”

    賀老頭這才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他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他隨手抽出一根銀針,扎進病人的太陽穴,唸了兩句驅魂咒。(href=";大地尊皇)病人病了這麼長時間,所以很容易便精魂出竅了。

    兒媳婦的精魂一離開身體,便跪在婆婆前面,哭道:“媽,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就饒了我吧,我以後一定和宏軍好好過日子,再也不打他了。”

    老太太雞屁股一樣的老嘴一撅:“哼,你有個改!”

    賀老頭見老太太態度有所緩和,便勸解道:“老太太,佛法有云:饒人一命,勝造七級。古人云:浪子回頭金不換,既然你兒媳婦有了悔意,就饒她一次如何?”

    老太太是個沒文化的,原本生活在農村,兒子實際上算是上門女婿,她聽賀老頭胡謅一氣,根本聽不懂是怎麼回事,呵斥道:“滾犢子,看你也一把年紀了,怎的不說人話。”

    賀老頭被頂撞了回來,顏面無光,正在無計可施之時,兒媳婦說話了:“媽,我死了不要緊,您想想,憑您兒子的本事,還能再娶個媳婦嗎,再說了,就是他長本事了,有人肯嫁給他,就一定能保證比我好嗎?媽,經歷過這些事,我什麼都明白了,我要是再像以前一樣,我死了也得進油鍋不是,您就相信我一回,我保證安安生生和您兒子過日子,給您生個大胖孫子。”

    老太太聽兒媳婦這樣說,低頭不語了,她心裏盤算着,兒子開出租車,一個月也就落個三千塊錢,這房子本身是兒媳婦的爸媽買的,讓他們住着,兒媳婦一死,兒子連個睡覺的地兒也沒了。而且又是二婚,誰願意嫁給他呀,別說孫子了,兒子可能就打一輩子光棍了。再說,兒子這份工作也是親家公給安排的……

    想到這一層,老太太看了跪在地上的兒媳婦一眼,問道:“你真能改好呀?”

    兒媳婦急忙說道:“一定,一定,我將來要是不好好對宏軍,讓我不得好死。”

    老太太老嘴一撇:“哼,起來吧。”然後扭頭對賀老頭說:“好吧,我再見見我兒子,就走了。”

    賀老頭將自制童子尿在李宏軍頭上一灑,終於母子相見,失聲痛哭……

    “當時,已經有一對黑白無常在門口守着了,等老太太怨氣一消,便將她帶走了。”賀老頭看着窗外,意境深遠的說道。

    “我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香港的老電影,男主人公住在一鬼屋之中,前屋主是一個男主人屋子青睞的女作家,因夫妻失合導致雙雙罹難,最後結局是,女作家的精魂把男主人公的精魂勾走了,而男主人公的肉身被女作家丈夫的精魂給佔了。也就是說,鬼上身之後,取得了肉身的所有權,反而把肉身原有的精魂擠走了。師傅,在現實世界中,這種情形是不是有可能會發生?”我一口氣說完,差點沒把我憋死。

    賀老頭端起咖啡在嘴邊放了一放,並沒有喝,此時咖啡已經有些涼了。過了一會,他才說道:“這種情形發生的機率比較小,除非是搶佔肉身精魂比肉身本身的精魂強大太多。當然,如果有馭鬼術士的幫忙,就簡單多了。”

    說到這裏,一個四方臉的大個子朝我們走了過來,他穿着一身乾淨的中山穿,四十歲上下的樣子,看上去很精神。他走到跟前,說道:“師傅,原來你在這裏。”

    賀老頭看到大個子,一直冷峻的表情突然緩和了一下,站起身說道:“淳剛,你來了。”然後轉頭對我說道:“子楓,這便是你的大師兄賀淳剛,現在是咱們濟仁堂東三省的總負責人。”

    我師賀老頭說過,大師兄賀淳剛今年已經58歲了,沒想到看起來這樣年輕。在家裏,中國人講究長兄如父,在江湖上,大師兄則如同師傅一樣,見面要行跪拜禮,現在雖然不太講究這些了,但畢竟是第一次見面,我站起身便跪了下去。

    賀淳剛連忙拖住,笑道:“子楓,不必,不必,”我感覺一股深厚的力道如鐵鉗一般將我的雙臂卡住,無論如何也跪不下去。

    賀老頭在一旁笑道:“子楓,在外面,這套禮數就省了。”

    賀淳剛見我不再往下跪了,才鬆開手,笑容可掬的說道:“子楓,上次在北京舉行拜師大典,我沒有趕上,這次聽說師傅帶你來興凱湖,便專程趕過來見一面。”

    賀老頭搭話道:“你大師兄是專程從哈爾濱趕過來的,昨天晚上便到了。”說到這裏,笑了笑不說了。賀老頭這裏跟我打啞謎呢,他笑臉的背後隱藏着這樣一句話:“你大師兄昨天晚上就來了,但知道你和樑大小姐忙着滾牀單,不好意思打擾,便等到了現在。”大師兄還要寒暄,但我心裏卻已經如熱鍋上的螞蟻。說了聲的抱歉,便衝出了咖啡館,正好樑冰冰也從對面的公安局過來,估計是來找我和賀老頭的。我打了個手勢,讓她在對面等我,然後急忙穿過馬路,差一點被一輛bmw給撞到。

    “潘局長現在在哪呢?”我問道。

    樑冰冰說道:“他今天一早便去哈爾濱了,他說要到省公安廳彙報。”

    “趕緊給他打電話,讓他派人把徐立梅他們給扣下。”我說道。

    樑冰冰問道:“出什麼事了?”

    我說道:“來不及解釋,把他們扣下就對了。”

    樑冰冰遲疑了一下,說道:“可是,我說過,半年之內不會找徐立梅的麻煩。”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徐立梅纔敢在公共場合露面的吧。難道她在很久之前便預計到會有今天這個局面?這個女人太可怕。

    我說道:“放走徐立梅沒有關係,但是得把範水月和範青山扣住,趕緊的,遲了就來不及了。”

    樑冰冰見我神色緊張,知道事關重大,急忙給潘長年打了個電話。打完電話之後,我對樑冰冰說道:“我們現在也趕去雞西市。”

    這時,賀老頭和賀淳剛也趕過來了。賀老頭似乎已經明白了,把我拉到一邊,問道:“難道,範青山被鬼上身?”

    我點點頭:“只有這樣,一切才能夠解釋得通。這個狡猾的老狐狸,設計了一個天大的陰謀,不僅把他的兒子女兒全都葬送了,而且還讓我們成了他的幫兇,我們一定不能放過他。”

    大鵬站在一旁,聽得雲山霧繞,不解道:“你們在說什麼啊,誰是老狐狸?”

    這時,樑冰冰開車過來了,車上除了駕駛員,還有四個坐位,我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高爺、大勝禪師、鍾寧坐在了後排,還剩下賀普仁、大鵬沒有坐位。正在這時,大師兄賀淳剛開車過了來,說道:“上車。”賀、鵬二人紛紛上車,高爺見此情形,說道:“我不跟你們擠了,”說着,跳下車,鑽進了賀淳剛的奔馳。兩輛車,一行八人,向雞西市進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