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9 殺人真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9 殺人真兇字體大小: A+
     

    39 殺人真兇

    現場勘察已經接近尾聲,法醫剛將範耀祖的屍**封存好,卻看到一個十**歲**孩突然出現在了房間,這個**孩正是鍾寧 品 文 吧緊接着,樑冰冰、大鵬、我、大勝禪師一個個相繼從隱祕別墅裏來到範耀祖的房間。

    法醫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士,她看到樑冰冰之後,神情纔有驚恐轉爲訝異。不過,她是個聰明人,並沒有多問。

    我們一行人出來範耀祖的房間,來到保安室商議對策,最後大家一致決定,讓樑冰冰來演一齣戲,揪出真兇。

    時間剛剛是晚上9點整,範家人和我們中華國學研究院的一幫人都集中在了一樓大廳。其他人除了在大門外守衛的密山警員和別墅保安,都被請進了三樓的保安室。

    大廳裏一開始熙熙攘攘,但很快便安靜下來了。當然,也並沒有靜到掉根針都聽得見的程度。

    高潔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看着樑冰冰問道:“樑警官,把我們大家如集起來,看來案情已經有進展了?”

    此時,高潔似乎已經成了範家的主心兼發言人。高潔說話的時候,我看到範青林的臉**搐了一下。

    樑冰冰並沒有正面回答高潔,而是一字一句說道:“兇手就在我們這些人當中!”

    這招叫作敲山震虎,換個文一點的說法,叫作一石激起千層**。果然,樑冰冰話音剛落,大廳裏出現了一陣**動,範家人神態各異。我一直盯着範青林,只見他的臉**鐵青,眉頭緊皺,一言不發。

    高潔變得異常嚴肅,目光銳利的看着樑冰冰,等大家又平靜下來,緩緩說道:“既然警方已經有了定論,爲何不遲遲公佈,好叫我們都知道,範耀祖倒底是命喪誰手?”

    樑冰冰用眼睛在屋子裏掃視了一週,她的眼睛裏滿滿的全是勝利者的自信,她的眼睛掃過之處,人們的神情也是各異,有的迎了上去,有的低下了頭。我看到,範青林低下了頭。

    樑冰冰看着範青林說道:“我想給他們一個自首的機會,因爲等我說出名字,這個機會也就消失了。”

    高潔道:“他們?難道兇手不是一個人?”

    這時,範青青突然跳起來,喊道:“你們這幫警察,就知道敷衍了事,找不到真兇就隨便抓個人頂缸……”

    範青青話還沒說完,便被高潔喝止了:“青青!”範青青先是一愣,隨即住口了,她心目中對這個老太太多少還是有點敬畏。只聽高潔說道:“樑警官既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是掌握了足夠的證據,我說的沒錯吧?”高潔老鷹一般的眼神盯着樑冰冰,這種眼神出現在那樣一張看上去和藹的臉上,顯得極不協調。看來,這範家人個個都不是好惹的。

    大廳裏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已經到了隨時都可能暴發的地步。正在這時,範青雲的**兒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這次我看清楚了,正是範青雲的老婆在孩子的****上隔着衣**狠狠捏了一把。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對着這位大少****說道:“這位太太,孩子也沒淘氣,**嗎那麼用力的捏她****。”

    大少****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想要反駁,但又怕被當場驗證後戳穿,所以只是低着頭不說話。這時,範青雲突然出手,啪啪大巴掌連聲落在他老婆頭上,罵道:“叫你打孩子!叫你打孩子!”

    **人悽慘地嚎叫,滿屋亂串,這聲聽得在場的人無不心動。眼看兩個人追打着就要跑出了門,賀普仁突然出手,首先制住了範青雲。**人還要往外跑,但卻瞬間便僵在了那裏一動不動,範家人都不明所以,但我們都知道,她是被賀普仁用銀針制住了**位。

    **孩還在媽媽懷裏不停地哭,我給鍾寧使了個眼**,鍾寧搶上前去把孩子抱過來,往樓上走去。

    這時,範青林的老婆終於熬不住了,站起來說道:“警官,我自首!”

    範青林眼睛瞪得老大,上面佈滿了血絲,大鵬就站在他旁邊,隨時防止他有異常舉動,但他卻瞪着老婆一動不動。

    這位二少****不敢看自己丈夫,眼光飄乎地說道:“範青林,你瞪我也沒有用,我自從被騙嫁你們範家,享過什麼福。”

    範青青冷笑道:“哥,我說過吧,不要相信外人,你就是不聽。”轉而對着二少****說道:“韓美麗,你他媽跟我在這胡勒勒,你憑良心講,我們範家給了你多少錢!”

    韓美麗慢慢地朝樑冰冰這裏移動了幾步,她害怕範青林,但卻不怕範青青。她直視着自己的小姑子,說道:“那些都是我應得的,是給我的青春損失費,現在不同了,我還是保命要緊。”

    樑冰冰走到韓美麗前面,把她拽到了身後,然後說道:“還有沒有人想自首,現在還來得及。”

    樑冰冰說完之後,屋內一**寂靜,她又走了兩步,已經來到了範青林面前,說道:“已經是這樣了,你還不自首嗎?”

    範青林張了張嘴,但沒有發出聲音來,嚥了口吐沫,費了很大了勁,才用沙啞的嗓子說道:“你要有證據你就拿出來,沒有證據就不要在這裏虛張聲勢了。”看來,範青林這個上火上得不清。這時,我才發現,之前我是高看了他,沒想到他這樣不堪一擊。

    樑冰冰看了我一眼,我拿着攝像機走到壁掛電視前面,這個電視同時也是可以當電腦用,我把攝像機聯接上,大概鼓搗了五分鐘,電視上終於播出了攝像機上面的視頻畫面。

    畫面很清晰,裏面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背影,一動不動的坐在椅子上,好像心事重重的思考,又好像在等待什麼。男人旁邊有一張紅木要圓桌,桌子上放了一隻青花瓷碗。

    男人就那樣一動不動的坐着,過了許久才嘆了口氣,然後站起身,轉過來。這時大家纔看清他的面貌,正是在昨天夜裏被暗殺的億萬土豪範耀祖!

    此時,大廳裏靜極了,所有都摒住呼吸看着電視畫面。範耀祖走到衣架前,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裏掏出手機撥起來,好像是一個非常熟悉人,因爲他沒有從手機通訊錄裏找,而是直接在上面輸,但輸了幾個數字之後,他又放棄了,把已經輸好的刪掉,重新把手機放進上衣兜裏。

    他好像又想起了什麼,從博古架上拿起一把匕首,拔出鞘看了看放到了桌子上。正在這時,範耀祖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了,眼睛朝右側牆邊看去。

    “爸爸,”一個男人的聲音說話,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在場的所有人都聽清楚了,這是範青林的聲音。

    “今天來的都有誰,都過來吧,別藏着了。”範耀祖看着一個方向說道。

    過了一會,範耀祖又說:“很好,很好,你們都來了。”

    只聽範青林說道:“爸爸,那個賀老頭就是個騙子,你**嗎要相信他。”

    範耀祖說道:“是不是騙自己我心裏清楚,還用不着你來教我。”

    範青林又道:“爸爸,您把家族產業教給我,我一定會打理得井井有條,我一定會請全世界最優秀的醫生把您的病治好。”

    範耀祖道:“我的病已經有人治了,這你就不用**心了。”

    範青林怒道:“您就那麼相信那個老騙子!”

    薑還是老的辣,範耀祖依然心平氣和地說道:“他是不是騙子暫且不論,但總比你這個準?**彼濫闈椎畝骱靡恍!閉廡┗八檔眉降腖黨隼吹哪諶菁幌嚳7兌嬋贍茉詡ρ怪譜約盒鬧械姆吲?br/

    “這麼說,你全都知道了?是誰告訴你的?”

    “你以爲我是聾子嗎?啊?”範耀祖語氣終於顯出不耐煩了:“要把我你們密謀弒父的錄音放給你聽嗎?”

    範青林向前跨出兩步,出現在鏡頭之中,他站在位置正好可以摸到匕首。他說道:“你既然都知道了,爲什麼不報警。”

    “哼,報警,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那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

    “你們都走吧,從今天以後我跟你們的關係就都一刀兩斷。你**做什麼做什麼,都跟我無關了。”

    “爸——”是一個**人的聲音,聲音裏有些許哀求的意味。這聲音聽上去是韓美麗發出的,範耀祖擡頭看了看,沒有說話。

    “我和哥哥就讓你那麼失望嗎?”範青林擡頭看着範耀祖。

    範耀祖搖搖頭,說道:“說這些都晚了,都這樣了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們走吧。”

    範青林說道:“好吧……”說沒說完,突然抓起桌上的匕首狠命的**進了範耀祖的腹部。一個**人低聲“啊”了一聲,但立即被人捂住了。

    我注意到,範青林腰裏鼓鼓的,應該是事先準備好了兇器,那把匕首是臨時被作爲兇器的。而且很奇怪,範耀祖一聲都沒叫,好像已經做好了受死的準備。範青林本來是打算去堵他的嘴的,但見他沒出聲,但省了這道工序。

    範耀祖身**蜷縮成一團,雖然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一定是非常猙獰。只到此時,他仍然是一聲不發,甚至連呻**聲都是極力壓抑。

    範青林把刀子拔出來,遞給了後面一個人,說道:“該你了,用力一點。”

    第二個是範青青,她接過匕首,出現在畫面裏,說道:“這一刀算是替青龍刺的,你死了以後可別纏着我。”說完刀子也送進了範耀祖的腹部。

    第三個是老大範青雲,他繃着臉,張了張嘴,什麼也沒有說出口,迅速的一刀捅了進去。

    然後是範青雲的老婆,她膽子有些小,戰戰兢兢的走進了畫面,但在刺進去的時候,面目突然猙獰起來,狠狠的刺了進去。可想而知,當年範耀祖**着她借種生子,以及後面受到的侮辱,讓她仍然懷恨在心。

    範青林再次把匕首把出來,遞了出去,說道:“該你了。”

    匕首沒有人接,四個人惡狠狠的順着匕首看過去,態度很明顯,如果韓美麗不**一刀,她自己就會被**一刀。韓美麗哆哆嗦嗦的接過匕首,出現在了畫面當中。

    此時的範耀祖已經一動不動了,血水已經浸**了地板,向四周蔓延,可能是擔心鞋上沾上血跡,範青林向旁邊挪了挪。

    範美麗拿着匕首湊到躺在地上的範耀祖跟前,擡頭看了看範青林說道:“他,他,已經死了。”

    沒有人答理他,大家都目不轉睛地盯着她,如同好學生聽教師在課堂上講解那樣認真。韓美麗心裏很清楚,大家的意思是:即使死了,也不能少了她那一刀。

    終於,那一刀進入了範耀祖的身**,範耀祖一動沒動。這時突然聽見範青林說道:“誰在那裏!”說話的同時,已經奔向了攝像機,畫面戛然而止……

    大廳裏一**沉寂,突然有一個嘶啞的聲音喊道:“你不要過來,否則我就殺了她!”

    大家偱聲望去,只見不知何時範青林已經退到了門口,他手上有一把**,抵着高潔的腦袋,賀老頭正與之對峙。看來,是高潔發現範青林要逃,追了上去,不料反而被他制住。

    這一切宮毓敏都看在眼裏,她奔上前去,一巴掌打在高潔臉上:“你個老婊子,你**嗎攔我兒子。你兒子要死我管不着,你**嗎攔我兒子!”說着右手一翻,又是一巴掌。

    高潔本來很整潔的頭髮被宮毓敏打散了,兩邊臉上驀地紅了起來。她並沒有理宮毓敏,而是看着拿**的範青林,冷冷的說道:“青林,你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從小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裏清楚。你青雲哥是那個不爭氣的樣子,我也一直把希望寄拖在你身上,你現在不僅親手殺了你爸爸,還拿槍指着我,你覺得你應該這樣做嗎?”

    說着,頂着範青林的槍口向前走去。範青林大喊:“高姨,你別**我!你別**我!”說着一步一步往後退。

    高潔的臉上突然流下兩行清淚,她一步一步向前挪,一邊挪一邊說:“你殺父奪財,你爲什麼不自己一個擔下,爲什麼還要把你的哥哥****給拖下水!”說到這裏,高潔向着範青林撲了過去,宮毓敏也飛身撲上高潔,想要阻止她。就在這時,槍響了。

    範青林倒在地上,高潔怔怔的立在那裏,宮毓敏整個身子壓在她身上,宮毓敏的半邊腦袋被削了下去,血濺是高潔滿頭滿臉都是。

    範青林是被賀老頭的銀針刺倒的,隨即範青青也被大鵬給制住了。

    案子雖然破了,但仍然有很多疑點沒有被解開。根據錄像顯示,範耀祖只被刺了五刀,而那第六刀都是致命的,這第六刀最後到底是誰刺的,難道是範青林爲了確保最後又補了一刀,更是另有隱情?

    可想而知,這個攝像機一定是莫萬勇的,他當時就藏在範耀祖的衣櫃裏,但他最後是被誰殺死的,怎麼進入了被隱藏的那間別墅之中,這一切都還要經過審訊纔會清楚。

    不過,這一切還是丟給明天吧,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大家經過商議,決定案情進展先不對外公開。以防節外生枝,我們押着範青青等五位犯罪疑犯人先回密山市警察局,留下一部分公安**警留守犯罪現場,高潔等範家人帶着僕人保鏢暫時移到另外一幢叫****琴海的別墅居住。

    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我瞅着沒人的時候,湊到樑冰冰身邊,說道:“**王陛下累了吧,今天晚上卑職願盡心盡力,好好**勞一下**王陛下,如何?”

    樑冰冰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我心中暗喜——有戲!

    警車已經在外面等着了,賀老頭和大鵬他們已經出去了,我和樑冰冰回頭看了一眼,範家人還在收拾,我們正準備走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樑警官,不好啦!”

    等那人跑過來一看,正是管家老黑。

    “老黑,又出什麼事了?”我急忙問道。

    老黑看着我們,喘着粗氣說道:“青山,青山不見啦!”

    我這纔想起來,剛纔大廳裏一直沒有看到青山的影子。

    “什麼時候不見的?”樑冰冰問道。

    這時高潔領着呂若婷也趕來了,呂若婷哭哭啼啼說不出話來,高潔說道:“青山自從得知父親被害後,一直躺在牀上昏迷不醒。剛纔若婷回屋一看,發現青山已經不在了。”

    我看了一眼樑冰冰,說道:“影子別墅裏移動屍**的那個人?”

    樑冰冰沒有理我,對高潔說道:“太太,青山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現在時間已晚,你們還是按照原計劃先搬到**琴海去,明天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把青山找回來。”高潔點點頭,說道:“那就拜託樑警官和徐警官了,青山現在是範家唯一的希望了,我們都不希望他再出事。”我什麼時候成了徐警官了,離開綠楓別墅的時候纔想起來,記得在馬駿面前吹噓過自己的便衣警察的,估計他們把中華國學研究院的人全都當成便衣警察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