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7 祕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7 祕道字體大小: A+
     

    37 祕道

    窗外已經漸漸黑了下來,我看了看手機,剛剛五點半,東北還是比北京黑得早一些啊。(href=";鬼手天醫:火爆小妖妃 )

    馬駿不知不覺已經湊到了前面來,只有半個屁股貼着牀連,我也向前傾着,兩個人的臉相距不到三十公分,我幾乎可以感到到他呼出來的氣。

    我把椅子向後移了移,差不多和樑冰冰保持了平行。

    這時,樑冰冰問道:“即使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那和範耀祖被殺有什麼關係呢?”這也正是我想問的。

    馬駿又是一副無可救藥的神氣,瞪着眼說道:“這麼簡單的事還想不明白?賀神仙把福壽祿互轉的祕密告訴了範耀祖,他拿出100億扶助留守兒童,你以爲是單單想以祿換壽嗎,他是想換個千秋萬代子孫綿長啊,說白了,就是想破老巫婆那個詛咒,他這破咒不要緊,但卻動了別人的利益。”

    “這不是他的錢嗎?”我故意說道。用相聲術語,這叫“墊話兒”,意思是引出他後面的話。

    果然,馬駿瞪着眼說道:“他的錢,他都癌症了,都要死翹翹了。你說,他一死,這錢應該是誰的?”

    我說道:“自然大部分都會落到範青雲和範青林的腰包,有點良心的話還可能會給範青青和青山分一點。(href=";傲神武尊)”

    馬駿“切“了一聲,道:“範青雲就是半個傻子,現在範家大部分家業都握在範青林手裏。他基本已經把這些全都看成自己的私有財產了,你師傅想從中拿走100億,他會甘心嗎?在他看來,他老爹這是被人騙了,是瞎胡鬧,反正早晚也是個死,不如早死幾天,還能給範家保住這100億。”

    “哦,原來如此。”我點點頭道,繼續墊話兒。

    馬駿又道:“依我看,行兇者就是那個莫萬勇,而幕後指使則是範青林。莫萬勇得手後,估計已經潛逃到國外了。”

    聽馬駿這樣一說,我心裏一動,便不是覺得他說得對,但想到這裏離俄羅斯那麼近,如果兇手想逃的話,自然是往俄羅斯那邊跑,是不是需要派人守株待兔呢?然而,這個念頭在腦海中只是一閃,隨即便打消了。

    “可是,莫萬勇是範青青的男朋友啊,好像比我們還要早到了一個周。”我質疑道。

    “有可能是範青林安排的莫萬勇去接觸範青青啊,你想,範青青那個倒黴模樣,莫萬勇能看上她?不是懷有特殊目的,怎麼會跟她在一起?還有,你忘記了嗎,那天在興凱湖莫萬勇去扯青山的腿,自然也是範青林指使的啊,因爲青山多少應該會分走他一筆財產吧,哼,他是想殺人滅口,獨吞財產啊!”馬駿辯解道。(href=";盛寵世子妃)

    莫萬勇的特殊目的我倒是清楚,他去扯範青林的原因我也清楚,依當時的情形,他要想弄死範青林絕對沒有什麼難度,但他卻很快便放手了,但這些我卻不能對馬駿說。我隨便敷衍了他兩句,便和樑冰冰出了他的房間。

    我們剛走出來,便被大鵬叫住了:“冰冰,你們在這裏啊,也不說一聲,讓我好找。”這時,他突然意識到什麼,奇怪的看着我道:“瘋子,你他媽沒事啦?”

    我“啊”了一聲,道:“沒事啦!”

    “你他媽給我裝傻是吧?”說着,伸拳杵了我肩膀一下子,力道不是很大,但也有點吃痛。

    樑冰冰笑道:“好啦,雖說是沒事了,但身體還是虛弱,你就不要欺負他了。你找我們什麼事?”

    樑冰冰這話說得很自然,但估計大鵬聽了會刺耳,他皺了皺眉頭,說道:“晚飯做好了,你們是在三樓吃還是在大廳吃?”

    “啊?還有人做飯啊,誰這麼好?”樑冰冰心情不錯,雖然沒有笑臉,但語調中透着輕快。(href=";紅色權力)

    “是範耀祖的前妻高潔安排人做的,做了很多,家人和警察都有份。”大鵬說道。

    聽說是高潔安排的晚飯,樑冰冰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但我卻一點也不感到奇怪。從第一次見面,高潔這個氣質高雅的老太太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絕對是一個內心強大、能夠擔當的女人。我想,範耀祖把高潔休掉,娶了宮毓敏,可能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一個選擇。

    在一樓的大廳,我再一次見到了高潔,她的心情多少受到前夫被殺的事件的影響,雖然依然溫文爾雅,但臉上的笑容卻不見了,前面有幾根頭髮凌亂的支起來也沒有注意到。

    見樑冰冰從樓上下來,高潔親自裝了一碗白飯送到她手裏,以不卑不亢的語氣說道:“樑警官,你們辛苦了。”

    樑冰冰接過青花小碗,說道:“多虧有太太的安排,纔會這樣井然有序,給我們查案子創造了這樣好的條件。”

    正當兩個女人客套的時候,潘長年從外面跑了進了,和樑冰冰打完招呼後,便對高潔說道:“老太太,你們家搖控呢,快開電視。(href=";李邪修仙傳)”

    有個女僕把搖控遞了過來,大廳裏55英寸壁掛彩電立即被打開了,正好是央視五套的《新聞直播間》,報道的正是範耀祖被殺事件,畫面切換到綠楓別墅門口,只見潘長年拿着麥克風信誓旦旦的說道:“這次事件是極其惡劣的,我公安幹警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正在進行嚴密的現場勘察工作,哪怕一根頭髮絲的線索都不會放過,立爭儘快給國家一個交待,給人民一個交待……”

    潘長年呱唧呱唧嘴巴不停地說道,說的全是廢話,一點實質性意義也沒有,但他說得非常有藝術,讓人抓不到一絲把柄,看來樑冰冰選他對應付記者確實眼光獨到。

    賀老頭一個人坐在角落裏,顯得無精打采的樣子,我剛要趕上去搭句話,高山突然從外面跑了進來,給樑冰冰打了個手勢便往外走。

    一定是有什麼重大發現,樑冰冰立即衝了出去,我和大鵬緊隨其後,潘長年也想出來湊湊熱鬧,但只是身子傾了傾,腳步卻沒有邁動。也許,他覺得現在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聞不問。

    屋外本來已經黑透了,但老白他們不知從哪弄來的照明設備非常給力,讓整個綠楓別墅亮如白晝。

    高山把我們帶到了別墅後面的泳池旁邊,泳池的水已經流乾了,露出一個大水槽。在高山的帶領下,我們順着階梯走下水槽。泳池的四個邊,每邊都安了一個照明燈,所以雖然是地下,也依然很明亮。

    然而,走到槽底的時候,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來走下去之前,泳池內空空如也,但當我們走到池底的時候,居然有一個人站在那裏!那人原本背對着我們,回過身上,正是大鵬禪師。

    “大師,你是從哪變出來的?”大鵬問道,這一問也問出了我的心聲。媽的,他說他不動移形換位的,怎麼轉眼間就出現在面前了?

    大勝禪師笑道:“不是我和尚厲害,是這機關厲害。媽的,老子闖蕩江湖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這樣奇妙的機關呢。”

    說着,大勝禪師站在池壁旁邊,蹲下身子在池壁上一陣亂拍,他突然就從我們眼前消失了,一點徵兆也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我和大鵬面面相覷,樑冰冰卻走過去,也是照樣蹲下身子一陣亂拍,她也不見了。這下我看明白了,池壁上雕着各種各樣的魚,大概距離池底60公分左右,有兩隻張大嘴的鯊魚,左邊拍一下,右邊拍一下,來回拍五下,人就不見了。

    我依樣畫葫蘆,各拍了五下,突然眼前一暗,到了另外一個空間。裏面雖然有光線,但相比外面耀眼的燈光卻暗淡了許多,我花了有半分鐘才適應過來。

    大鵬也已經進來了,但是不見高山。

    “高爺怎麼不進來,”我問道。

    “他說他在發麪把守,以防有什麼意外。”大鵬回答道。

    我心想,這高爺別看人矮、氣粗,但心有的時候還是蠻細的。

    “瘋哥哥,你好啦?”鍾寧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冒了出來,她手裏拿着一個高性能電瓶。這裏的光線,主要是這兩組電瓶發出來的。

    “唔,好了,原來你在這裏,我找半天都沒找見你。”我信口開河道,不經意間看見樑冰冰拿眼瞪着我,趕緊閉嘴。

    不過,鍾寧好像沒有看清形式,依然追着問道:“瘋哥哥,你找我幹什麼啊?”

    我敷衍道:“沒什麼”,然後接着問大勝禪師道:“禪師,這裏是什麼地方啊?”

    大勝禪師道:“我也不知道,是高爺偶然間發現的。看樣子好像是一個祕道,我們還沒有去裏面看過。”

    大鵬說道:“這次還多虧了高爺的身高啊。”對大鵬的話,我心裏表示贊同。一般正常身高的人,通常誰會蹲下來啪啪啪的拍池壁玩呢。所以,這個設計可以說是匠心獨具,既讓普通人容易操作,又不容易被人發現。

    祕道本身不算窄,可以並排站三個人,不過大家都擠在一起就有點透不過氣來了。我大聲說道:“這裏太悶了,去前面看一看吧。”我話音剛落,便聽樑冰冰“噓”了一聲,然後壓低聲音說道:“裏面好像有人。”大家立即安靜下來,果然有沙沙的腳步聲,前面沒有燈光的照射,一片漆黑,聽得我毛骨悚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