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5 同謀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5 同謀者字體大小: A+
     

    35 同謀者

    來爲範耀祖祝壽的各界名流登記之後大部分都離開了,除了與範耀祖關係特別親密的留下來做筆錄,還有一些好事的想看熱鬧,都被警察趕到了別墅外面。(href=";烈火軍婚)

    潘長年也想走,但卻被樑冰冰留了下來。

    “樑隊,現場幹警都由您指揮,我留在這也沒有什麼意義。您要是人手不夠,我回雞西再給你調一批人過來。”潘長年求饒道。

    綠楓別墅在修建過程中,潘長年在拔除當地釘子戶的事情上使了不少力,雖然沒有鬧出人命,但打傷打殘的確實免不了。當然,他沒有白費力,拿了不少好處。這件事要是捅出去,他此生就算完了。

    樑冰冰說道:“潘局,我用不了那麼多人,只用你一個就夠了。等那些記者來了,你去幫我應付一下。”

    潘長年苦笑道:“樑隊,你這不是難爲我嗎?”他躲記者還來不及,還去上趕着見記者。

    樑冰冰看到這樣一個老油條被自己難爲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便說道:“見了記者你就說,你聽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坐鎮指揮。不要對外公開提我的名字,我們都是你部下,回頭這個案子破了,都是你的功勞。(href=";鑄聖庭 )你這官帽兒啊,沒準還能再大一圈。”

    潘長年聽樑冰冰這樣說,一下子便喜笑顏開了,說着:“不敢居功,不敢居功”屁顛屁顛跑到大門口去迎接記者了。

    現在,範耀祖的屍體還在三樓上放着,家屬們被安排回到自己的房間。高潔在範青雲房間,宮毓敏在範青林的房間,呂若婷在範青山的房間。

    範青青的房間在二樓左側第一間,屋子裏只有她一個人,樑冰冰推門進去,我跟在後面把門關上。

    範青青正躺在牀上看電視,見我們進來便把電視關掉,但仍然躺在牀上。

    “你們煩不煩啊,我都說了八百回了,昨天晚上我早早就睡覺了,什麼都不知道。”範青青一臉的厭惡,顯然大鵬他們已經問訊過不止一次了。說罷,範青青抻送一張薄被蓋住了自己的上半身,穿着絲襪的腿仍然露在外面。

    “我們想知道,你和你的男朋友莫萬勇爲什麼吵架。”樑冰冰站在範青青的牀前問道。

    範青青突然把被子往下扒了一點,露出半個腦袋,盯着樑冰冰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樑冰冰聳聳肩,做了個無奈的表情,說道:“沒辦法,我們也是例行公事。(href=";打工巫師生活錄)”

    範青青看着樑冰冰,詭譎的一笑,說道:“莫萬勇那個傢伙啊,他大早上的跑過來要操我,我不讓他操,就吵了起來,他說他要去外面找雞,然後我就不知道了,行了吧?”

    樑冰冰回頭看了我一眼,顯然,她知道範青青在撒謊,但她卻無計可施。

    “你爲什麼要害我?”我走上前一步,突然問道。

    範青青好像沒搞清狀況,問道:“你說什麼?”

    “前天在興凱湖上旅玩的時候,你爲什麼打算害我?”我直視着範青青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

    範青青坐了起來,瞪視着我,說道:“你他媽胡說什麼呢,我害你,你配嗎?”

    我冷笑道:“你雖然沒有害成,但並不意味着你沒有害我的意圖。那天,你幾次三番想讓我下水,結果我死活不下。當時,我師傅在船艙裏,眼前馬駿和範青山非常礙眼,於是你和莫萬勇就使了一計,以比賽游泳的名義,讓馬駿他們離開遊艇,然後讓莫萬勇想辦法留住他們,你卻悄悄遊了回了,想把我弄下水之後加害。(href=";網遊之三國名將錄)但是你沒有想到,那時候我已經被另外一個人拖下來水,並不停地往俄羅斯那邊拖,同時我師傅也已經跳入水中相救。我被救了上來,你見沒有機會再下手,只好放棄了。”

    範青青臉青一陣,紅一陣,顯然是被我說中了,但她仍然嘴硬道:“你他媽有什麼證據,啊,都是你自己胡思亂想,誣賴好人!”

    我看着範青青的無理取鬧的表情,突然生出一絲憐憫之情。沒錯,她的內心還是一個孩子。我嘆了一口氣說道:“本來我也沒有懷疑你們,但後來馬駿告訴我,當時他看得清清楚楚,抓住範青山的腿不住往下拉的並不是別人,正是莫萬勇。回想起來,當時我被救上來之後說自己被往中俄邊界線上拉,莫萬勇也說自己被往邊界線上拉,他顯然是欲蓋彌彰,把我們的視線從你們二人身上移開。當然,你有可能針對的是範青山,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應該和莫萬勇一起,分別對付馬駿和範青山。但那時候你卻不見了,顯然,你是有其他的目標,而莫萬勇只是爲了把馬駿和範青山拖住而已。”

    範青青仍然不妥協,喊道:“你胡說,你胡說,我爲什麼要害你,你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href=";超級兵王葉謙)”

    我搖搖頭道:“你自然沒有理由害我,但你卻聽命於某個人,而那個人可以幫你報仇。”

    範青青冷哼道:“我有什麼仇人!”

    我說道:“那個人本來不是人的仇人,但你卻把他當成你的仇人,你覺得是他害死了你的雙胞胎哥哥和媽媽,那個人就是剛剛被人殺掉的,你的爸爸範耀祖!”

    “爸爸”這個詞我說得情真意切,希望能喚醒範青青心中的良知。她似乎有些動搖了,不再瞪着我和樑冰冰,而是低頭看着自己穿着黑色絲襪的腿。

    樑冰冰這時突然明白了什麼,突然問道:“瘋子,害你跟殺範耀祖有什麼關係?”

    我遲疑了一下,緩緩說道:“我自然是無足輕重,但是有我師傅這位老神仙在,他們敢輕舉妄動嗎?即使敢動手,而且也成功了,但全身而退的機率也會大大降低。他們搞不定賀老頭,自然拿他那不爭氣的徒弟下手。只要我死了,賀老頭心神大亂不說,必然會帶我的屍體回北京。這樣一來,就給他們留出了弒父的時間!”我說得咬牙切齒,其中除了對兇手的痛恨之外,還夾雜着對自己的不滿。如果不是我突然發病暈倒,師傅昨天晚上也不會滯留紫菊苑別墅,這樣範耀祖可能就不會死了,師傅也可以順順利利的拿到那100億去救助中國那數以千萬記的留守兒童。

    我喘了口氣,調整了呼吸,並在內心提醒自己,表演的關鍵時刻到了,千萬不能馬虎大意。

    範青青依然一言不發的坐在牀上看自己的腿,我扯了個凳子坐下來,說道:“我給你說個故事吧,一個聰明的男孩,他的爸爸很有錢,他的爸爸也很疼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他的身上,他自然是一心想着長大後繼承那諾大的家業。然而,世事難料,突然有一天他和媽媽同時失去了爸爸的寵。爸爸和媽媽離婚了,說不好聽一點,是爸爸把媽媽給休了,娶了他的一個情人,這個情人早已給他的爸爸生了一對龍鳳胎。對這個男孩來說,自然是一下子從天堂到了地獄,你猜,一旦他長大有了能力之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我看到範青青的眼睛裏泛出了淚花,慢慢地眼淚低落了下來,她一邊搖頭一邊低喃:“不,不是他,一定不是他,我那麼信賴他,他對我和哥哥那麼好,他一定不會做出那種事來。”

    我雖然有些不忍,但還是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哥哥範青龍死後,誰真正成爲了你爸爸的繼承者?還有,爲什麼你哥哥的屍體最後卻出現在了家裏,在衆目睽睽之下,你以爲綁架者會有那個閒心把屍體給送回家嗎?不是你爸爸不救人,是他在接到綁架信的時候,你的哥哥早就已經死了。”

    樑冰冰遞給範青青一張紙巾,範青青沒有接,而是用用擦掉眼淚,狠狠地看着我,說道:“你是說,我爸爸知道誰是真正的殺人兇手,而他卻包庇了他,對嗎?”

    我搖搖頭道:“雖然我並不敢確定,但我相信他應該是知道的吧,他的一個兒子殺了另一個兒子,而大兒子腦袋又不是很聰明,從家業傳承的角度考慮,我想如果是我,我也會想辦法給那個殺人者留一條後路,以觀後效。後來,殺人者痛改前非,積極向上,自然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繼承人。”

    範青青道:“如果是這樣的話,範耀祖這老東西也是死有餘辜。”說這句話的時候,範青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潛意識裏一定不認識這是對的。

    “現在,你應該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們了吧?”我看準時機追問道。

    範青青看了我一眼,露出鄙夷的表情:“什麼真相,我什麼都沒說,徐子楓,我承認你確實很聰明,但想把我們範家連鍋端,你做夢去吧你。”

    我嘆了口氣,說道:“看來你不是一般的蠢,”說着,我拿出手機晃了晃:“居然不知道現在的手機都有錄音的功能。”

    範青青見狀,撲上來就要搶,樑冰冰手疾眼快,點中她腦後的風池穴,立即便萎靡了。

    我哼哼兩聲,打開手機一看,我操,剛纔忘記按開始按扭了!樑冰冰看我臉色不對,連忙問道:“怎麼樣?沒事吧?”我說:“沒事,沒事,這是證據,我先收起來”說着,順手把手機塞到了自己口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