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4 兩情相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4 兩情相悅字體大小: A+
     

    34 兩情相悅

    綠楓別墅,三樓保安室,樑冰冰、賀普仁、大鵬和我。(href=";鳳御凰:第一篡後)我坐在一個老闆椅上,很吃力的看着大家。賀普仁和樑冰冰坐在我對面,大鵬站在樑冰冰旁邊。

    “這麼說,是莫萬勇與龍梅合謀把範耀祖殺掉了?”在我講述了那晚在別墅後面的小樹林裏偷聽的對話後,樑冰冰問道。

    我長喘了一口氣,才說道:“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雖然還不能斷定誰是真正的兇手,但我感覺兇手應該就是昨天晚上住在這幢別墅之中的人。”

    大鵬兩隻手抱在胸前,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道:“瘋子,這可是人命關天,憑感覺是不行的。”

    攝像頭被動過手腳的事情剛纔樑冰冰已經給我說過了,大鵬顯然是主張有人潛入楓林別墅,至少是裏應外合,否則一樓門口的那個攝像頭根本就沒有必要做手腳。

    樑冰冰和賀普仁都沒有說話,我看着樑冰冰問道:“範耀祖的屍體解剖了吧?”

    樑冰冰說道:“密山市派來的法醫進行了簡單的解剖,但這裏的設備太有限了,我正準備派人運到哈爾濱,同時從北京調人過去進行解剖。”

    我看了看賀老頭,他面無表情,好像對這件事無動於衷。(href=";傲神武尊)然而,從紫菊苑到綠楓別墅的路上,我便打定了主意,範耀祖誤診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包括中華國學研究院的人,包括樑冰冰,能瞞就儘量隱瞞。現在讓人頭疼的是,一旦範青林伏法,他很有可能招供出來。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死亡時間是不是已經確定了?”我問道。

    “昨天午夜12點到今天凌晨兩點。”樑冰冰說道。

    “死亡原因是……”

    “致命傷是胸口那一刀,穿透心臟,除此之外,死者腹部還有五刀,深淺不一,雖然都不是致命傷,但如果搶救不及時,比如到了今天中午的時候,自然也會失血過多而死。”

    “別墅裏的其他人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

    “這確實是讓人感到奇怪的地方,雖然這幢別墅的隔音效果很好,但如果是大聲的呼喊,外面的人一定會聽到的。”樑冰冰頓了頓,說道:“而且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

    “別墅的後面沒有攝像頭對不對?”這一點我之前就發現了。

    樑冰冰點點頭,道:“在這樣一個到處是攝像頭的房子,居然有這樣一個大的安保漏洞。(href=";劍荒劫經)”

    大鵬說道:“沒錯,這樣一來,兇手從別墅出來,饒到後院翻牆出去,也就解釋得通了。”看來,他依然主張兇手是從外面進來的。

    我沒有理他,對樑冰冰說道:“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屍體解剖所獲得的信息已經足夠了,如果再將屍體運到哈爾濱解剖,情況不容易掌控,反而可能會出變故。給我兩天時間,我相信我能把這個案子破了。”

    大鵬在一旁冷笑道:“瘋子,你又不是警察,你憑什麼破案?再說,你憑什麼就打包票兩天破案?延誤了破案時機,你負得起責任嗎?”

    大鵬今天好像處處跟我作對,我們兩個人之間好像隔了條鴻溝,突然生疏了起來。突然,我心裏咯噔了一下,我知道這條鴻溝是什麼了——樑冰冰。他一定從我和樑冰冰對視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麼。

    想到這一層,我突然火大了。大鵬,你他媽那麼多女人圍,我就這麼一個你還跟我搶,真他媽孫子。你不仁,別怪我不義。於是,看着這個以前是兄弟,現在是孫子的人冷冷的說道:“那你也不是警察,憑什麼幹豫執法。”

    樑冰冰看出苗頭不對,站起來說道:“好了,你們別吵了,子楓,你把你知道的都說清楚了,你好好休息吧,案子的事情不用你來操心。(href=";六朝清羽記)”說罷,走到門口喊道:“鍾寧,過來,把你瘋哥哥扶到他的房間去休息。”

    我一聽急了,努力地想要站起來,沒想到用力過猛,一下子暈了過去。等我醒來,發現躺在自己的房間。身邊坐着鍾寧,樑冰冰正要往外走。我連忙說道:“樑警官,等一等。”

    樑冰冰見我醒了,又走回來。我對鍾寧說道:“你先出去一下,我還有一些事情要給樑警官交待一下。”鍾寧站起來,二話沒說便走出去了,並且隨手關上了門。

    樑冰冰坐到我牀邊,眼圈突然就紅了。我趕忙制止她,看了看門口,她立即會意,悄悄走過去,突然打開門。鍾寧呀了一聲,便跑了。

    回來的時候,樑冰冰板起了臉,不坐牀邊了,站在旁邊說道:“你有什麼事,趕緊說,我外邊還忙着呢。”

    女人說變臉還真快,應該女警變臉更快,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剛纔還感動得要哭,轉眼便冷若冰霜。不過,對付女人,我還是有點招數的。

    突然,我雙手用力抱住頭,咬緊牙關,作猙獰狀,儘量不讓自己喊出聲了。(href=";界王)樑冰冰見狀,急忙撲上來說道:“你怎麼了,怎麼了?”

    我的胸口立即被兩隻柔軟的器物包裹了,雖然隔着警服,但女人的體溫還是傳遍了全身。我突然伸出雙手,摟住女人的脖子,一用力,嘴巴便奔她的嘴脣而去,但力道小了,只咬住了她的下巴。

    女人立即醒悟過來了,把我的腦袋往牀上一丟,一巴掌就要呼過來,但呼到一半,看我無力的樣子,在半空中停了一下,隨即抱住我的臉親了一下,眼淚吧嗒吧嗒下來了,掉到了我的眼睛上,我的眼睛也溼潤了。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安慰道,但是我心裏其實一點底也沒有。無論是中醫和西醫,都查不出任何問題,只是出現一些諸如頭痛、發燒、無力等莫名其妙的症狀,都不能確診的病,是沒有辦法治的。

    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把範耀祖沒有得癌症的事情跟樑冰冰說了,依我現在的狀況,只能藉助她的力量才能把這件事情掩蓋住。

    樑冰冰果然大吃一驚,這不單單是職業道德的問題,而且是數額巨大的詐騙罪,根據我國法律,詐騙數額超過50萬就可以判死刑了,賀老頭如果定了罪,槍斃一萬次都綽綽有餘。

    “我也知道這件事我師傅處理得不是太妥當,但事已至此,我們總不能讓他因爲這件事身敗名裂吧?”我幾乎都已經是在哀求了。

    樑冰冰還在猶豫,正當我後悔把這件事告訴的她的時候,她突然說道:“從法律角度來說,賀老不僅沒有拿到錢,而且合同也沒有籤,只是口頭意向,不夠成犯罪。但事情揭發出來,無論是對他個人還是對研究院,對極爲不利。可是,目前知道這件事情的除了我們之後,至少還有範青林、威肯、葛洪傑,以及給範耀祖做過鑑定的那些醫生,所以我們也很難有把握把這件事情掩蓋住。”

    我點頭道:“沒錯,這也正是讓人頭疼的地方,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樑冰冰說道:“照現在的情形看來,那幕後主使肯定就是範青林了,只是不知道他的同夥到底有多少,真正動手的人是誰。你說,那個失蹤了的莫萬勇,是不是就是行兇者,現在或者被藏了起來,或者被滅口了,也說不定。”

    我緩緩說道:“莫萬勇和龍梅看上去是另外一夥,跟範青林有沒有勾結在一起還很難確定,但有一個人則肯定是他的同夥,不妨先從這個人着手調查。”

    “誰?”

    “範青青!”

    說罷,我看了看窗外,此時已入深秋,雖然豔陽高懸,但已經失去了溫度,我感覺到世界的溫暖在一點一點流逝。

    我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樑冰冰的手,女人的手通常都是涼的,但她的手卻是溫的,和她的臉和名字一點都不符。

    “你一定很少生病吧?”我問道。

    “你怎麼知道?”樑冰冰奇怪的看着我。

    “女人手涼是因爲血虛,易生婦科病,從醫書上看來的,而你的手是暖的。”我把手貼在自己臉上。我突然想起什麼,立即把手鬆開。

    “怎麼了?”樑冰冰詫異道。

    我看了看四周,問道:“對了,你們查沒查到這間屋子裏有攝像頭?”

    “臥室裏安攝像頭,怎麼可能,沒有啊?只是走廊和室外安了。”樑冰冰說道。

    果然馬駿說的是假的,我這才放心了,又去拉冰冰的手,不料她卻躲開了,冷冷的道:“我問你,這些天爲什麼連個電話也沒有給我找?”

    “電話?不是你說沒事不讓我……”說到這裏,我突然停住了。是啊,我也不是毛頭小夥子了,女人的心思還不懂嗎?她說沒事不讓你打,你就不會找點事打給她啊?!徐子楓,你好蠢啊!

    見我不說話,樑冰冰起身往外走,邊走邊說:“你好好休息吧,我現在就去會會那位範家大小姐。”“等一等,這位樑大小姐由我來會。”說罷,在樑冰冰奇怪的眼神中,我蹭的一下跳下了牀。說實話,我自己都感到奇怪,上一秒還是有氣無力、病入膏肓,下一秒便生龍活虎、神采奕奕了。對自己身體的這個狀況,說是奇怪,倒不如害怕。如同烏雲密佈的天空,一秒之中變得萬里無雲,難道你會對着湛藍的天空歡呼嗎,不會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