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30 師傅猜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30 師傅猜疑字體大小: A+
     

    30 師傅猜疑

    今天是10月18日,明天便是範耀祖的六十大壽。(href=";水滸求生記)我和賀老頭一大早上起來朝管家老黑借了兩輛自行車,騎車在綠楓莊園裏溜達。綠楓莊園實際上是綠楓山莊,一幢幢別墅依山而建,山勢起起伏伏,每幢別墅都充分藉助了地勢,有的小橋流水、清靜典雅,有的氣勢磅礴、雍榮華貴。

    雖然建在山中,但交通還是很便利的,專門爲別墅開闢的道路寬敞而整潔,四通八達,可以任意通往一幢別墅。果然,今天已經有不少賓客到來了。我看到範家的私家豪華轎車一輛一輛的駛進駛出,估計都是去機場或車站接客人的。

    雖然莊園裏綠意盎然,但僞造出來的春色遮蓋不住蕭瑟的秋風,我穿衣服終於顯出單薄來了。不過,回頭看看賀老頭,他和我一樣,穿得是襯衣、單褲。

    “師傅,你冷不冷?”我放慢了速度,等他趕上來。

    賀老頭笑笑,笑得很慈祥,問道:“你覺得冷啦?那下車!”賀老頭後面這一句是命令的語氣。

    我雙腿岔開,支住車子,奇怪地問道:“怎麼了?”

    賀老頭道:“我教你一套導引法,可以調氣熱身,練一遍你就不冷了。(href=";王的殺手狂妃)”

    賀老頭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將自行車放到一邊,跨上一座涼亭,盤腿坐在石凳上。我也只好像他一樣,坐到另一個石登上。我本身穿的是單褲,剛纔還只是覺得有點涼,但一坐到石凳上,便如同坐到了冰山上,菊花都被冰痛了,沒準痔瘡又犯了。

    賀老頭卻不管這些,口中唸唸有詞:“賀氏導引聚氣功,共分六步。第一步:取端坐式,項挺直,閉目,閉口,舌舐上齶,全身放鬆,思想安靜、灑脫,自然呼吸,氣要均勻。第二步:以意領氣,先由會陰開始上入毛際,沿任脈的關元、神闕、膻中、天突、廉泉到頭頂;沿督脈由頭頂下行至風府、大椎、至陽、命門至尾閭骨歸會陰再上入小腹。”

    我順着賀老頭的指導,一步一步將體內真氣凝聚於小腹,直覺得小腹暖烘烘的,這種暖流由小腹而全身擴散。

    這時,只聽賀老頭又道:“第三步:由小腹向左行至氣衝、髀關,沿足陽明經直下到內庭,走足心涌泉穴,再從足三陰(大腿的內側)由下向上行,經陰廉到氣衝穴,右側循行路線與左側運行方向相同。第四步:由氣衝穴到任脈的曲骨穴,經關元、氣海、神闕、中脘、膻中到天突。(href=";月傍漓中)第五步:由天突向右經中府、俞府到肩井、巨骨、肩髃穴,再沿手陽明向下到陽池,再分別下行至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小指之後,從手三陰由下向上到極泉,經中府、俞府,到天突穴,再向右行與左側運行路線相同。第六步:由天突向上到廉泉穴,因舌舐上齶,使任督相通,經氣到頭頂,再向下到風府,沿督脈直下至尾閭,迴歸會陰,再上行至丹田而終止。”

    一遍結束之後,我感覺丹田熱量彙集,已經絲毫感覺不到寒冷了。正要睜眼,便聽賀老頭說道:“按照剛纔的方法,再練兩遍,鞏固一下。”我依言而行,但練到一半的時候,我偷偷睜眼,發現賀老頭已經不見了。我沒有聲張,等練到兩遍的時候,賀老頭已經回來了。

    “怎麼樣,是不是暖和了?”賀老頭捏了捏白鬍子,問道。

    我不置可否,說道:“師傅,您別告訴我您剛纔是找地兒解決生理問題了。”

    賀普仁老臉一紅,不服氣地說道:“哼,什麼也瞞不過你小兔崽子。”

    我不滿地說道:“師傅,您到現在還信不過你的徒弟,就是因爲我是冥教魔頭徐有才的兒子,對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您幹嗎要收我爲徒?”這番話實際上憋在我心裏已經很久了,賀老頭雖然表面上對我很好,但他對我的好不像老羅,他心中一直存在芥蒂,那種好是有目的的、假意的好。(href=";庶女狂妃)今天,我就把這層窗戶紙捅破了,大家說說清楚。

    賀老頭被揭老底,訕訕的笑了,說道:“子楓,不,瘋子,我算服了你了。好吧,從今以後,我們師徒戮力同心,共同輔佐老羅,維護世界和平。”

    如果是在一年前,我聽到“維護世界和平”這種話,非笑掉大牙不可,但經過這半年的歷練之後,我的三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相信老羅和賀老頭所做的事情,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說實話,我內心深處很願意真正加入他們。

    “我剛纔去見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賀老頭問道。

    這還用猜嗎,太小看我的智商了,我隨口說道:“不會是老羅吧?”

    賀老頭點點頭道:“沒錯,在我們到達之前,老羅已經帶人過來了。有人舉報冥教的人在附近出沒,老羅他們搜查了兩天,一直沒有收穫。不過無心插柳柳成蔭,雖然沒有找到冥教的人,但卻發現了另外一個人的下落。(href=";何處暖陽不傾城)”

    “老黑的兒子小濤找到了?死的,活的?”我急切的問道。事實上,在發現小濤失蹤那一刻起,我便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賀老頭的回答印證了我的猜測。不過,又一個疑問便產生了,既然小濤死了,那老黑怎麼還有心情忙進忙出的張羅範耀祖的壽宴!

    “師傅,你說範家人跟冥教有瓜葛嗎?”我問道。

    賀老頭捏着鬍子搖搖頭,道:“這很難說,畢竟我們發現冥教的行蹤是在興凱湖,而不是在綠楓別墅。由此可見,之前的情報是對了,冥教有一部分人躲到了俄羅斯。”

    看來,雖然我沒有明說,但賀老頭是心知肚明的。昨天的興凱湖之行,實際上是我自己主動將自己當成了誘餌,引誘冥教的人出現。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引誘出來的人居然是徐水月,我以前的表妹,現在的外甥女。

    我想了想問道:“師傅,如果你和老羅捉到了徐有才,你們會怎樣對他?”

    賀老頭沒有回答,反問道:“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我咬了咬牙,說道:“我要他死!”

    賀老頭對我的回答甚感驚訝,剛要追問,有一輛紅色轎車停在了旁邊。

    “瘋子,賀老爺子,你們在這幹嗎呢?”是馬駿,他旁邊的副駕駛上坐着一個美女。

    馬駿把車停靠在路邊,下車像個小跟班一樣,跑到另一邊打開車門。時尚女郎走下車門,和馬駿一起走了過來。

    “這位是……”我指着女郎問道。

    馬駿在一旁一直朝我使眼色,好像我說錯話了一樣,見我一臉茫然、不解其意,馬駿臉紅紅的,說道:“這位女士不熟悉嗎……唱歌的……很有名的……”

    馬駿比劃了半天,我雖然明白了這個娘們應該是個女明星,但還是想不起是誰來。這時,賀老頭伸出手道:“蔓蔓小姐,你好,很高興在這裏見到你。”

    蔓蔓,好熟悉的名字!我終於想起來了,大鵬曾經給我說過,當時和小綠一起在五道口合租的有兩個女孩,一個叫芽芽,一個叫蔓蔓。後來,芽芽和小綠兩個投靠了芸姐,芽芽改名爲珞石,小綠改名爲友榕,而另一位女孩蔓蔓則參加一個歌唱比賽,得到了冠軍,成了歌星。蔓蔓和賀老頭應該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的吧,沒想到今天在這裏見到她。

    蔓蔓沒有被認出來,絲毫沒有生氣,跟賀普仁敘完舊之後還是很大方的和我握了握手,說道:“真好,你不認識我。”搞得我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不不,我認識你,你唱歌很好聽的,只是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一時間沒有和本人對應起來。”我急忙解釋道。

    蔓蔓咯咯笑了起來:“徐先生,你好風趣哦,跟那個高大鵬說的一模一樣。”

    “哦,大鵬跟你說起過我嗎?”我詫異道。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有名,尤其是被女明星認識,確實有一種春風得意的感覺。

    “對呀,上次他去上海蔘加我的演唱會,我們便聊起你了,他對你可是讚不絕口呢。”女明星蔓蔓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應該是從金鐘城回北京之後,我生病一個月,大鵬好像跟友榕、珞石一起去了一趟上海,估計就是爲了參加蔓蔓的演唱會吧。

    “你那首《香豔》,很好聽啊。”我不適時宜的恭維道。

    蔓蔓笑道:“這首歌我也蠻喜歡聽的,是林鳳老師的詞、李鳴一老師的曲,有時間我們一起唱歌啊。”

    這兩個人名我都沒有聽過,不過應該是蠻厲害的樣子。我正要恭維兩名,不料蔓蔓女士扭頭對賀老頭說道:“賀神仙,我最近身子總是有些不適,能不能麻煩您幫我診一診?”

    賀老頭滿口答應道:“好啊,事不宜遲,我們這邊也沒什麼事,不如現在就去吧?”

    我猜測,看蔓蔓的表情,怕是有什麼隱疾,難怪賀老頭這樣積極。唉,這樣的老光棍,守身一百多年,還真是難爲他了。馬駿連忙道:“給蔓蔓安排的住所紫菊苑就在附近,不妨到那裏如何?”於是馬駿開車前面帶路,我和賀老頭推着自行車,蔓蔓在旁邊陪伴,來到了紫菊苑別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