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老羅鬼話 » 18 私人飛機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老羅鬼話 - 18 私人飛機二字體大小: A+
     

    18 私人飛機(二)

    飛機平穩升空後,我又可以自由活動了,於是先跑到浴室去洗了個澡。昨晚的畫面又情不自禁的闖入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閉上眼睛,全是樑冰冰的音容笑貌,從第一次在金鐘城見到她,到後來的壩上草原相遇,以及我生病期間陪護‘牀’側,歷歷在目。

    猛的,一個聲音在我腦海中出現:徐子楓,你是不是真的愛上那位樑大小姐了?

    另一個聲音立即否定到:不可能,在昨天晚上之前,樑冰冰在你心中還是一個遙遠的陌生人。

    第一個聲音道:不要忘了,情‘欲’是愛情的土壤,你難道還在惦記着林小曼嗎,你的那個侄‘女’,她和葉鵬應該早就結婚了,沒準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另一個聲音道:關林小曼屁事,無論如何你是不可能愛上樑冰冰的,你想想,她可是首長的孫‘女’,中華國學研究院的副校長,特警大隊的大隊長,你呢,只是一個小小的學徒。依我看,鍾寧那小丫對你蠻有意思的,不妨試一試。

    第一個聲音道:愛情就是愛情,無關乎身份地位,愛了就要勇敢的承認,去爭取,這纔是真男人,好漢子。

    另一個聲音道:你是蠢啊,還是傻啊,居然說這樣幼稚的話來。再說了,人家樑大小姐心中早已被卓越佔滿,你根本擠不進去的。

    ……

    兩個聲音在腦中說急了,眼看就要打起來了,我突然發現飛機上的沐浴‘乳’用完了,於是匆匆忙忙擦乾身子,走出了浴室。剛打開浴室‘門’,迎面就撞上了那位漂亮的空姐。

    “你這麼快就洗完啦?”空姐問道。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問道:“你站在這裏幹什麼,不會在偷看我洗澡吧?”

    空姐居然沒有反駁,而是‘露’出曖昧的表情,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道:“剛纔你不是問我都提供什服務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在這個飛機上我可以爲你提供一切服務,打——飛——機是最基本的,想要的話跟我來。”

    如果在我洗澡之前空姐說這一番話,我可能會怦然心動,但此時我卻沒有一點興趣,高聲說道:“姐姐我剛纔就是開個玩笑,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

    空姐的臉‘色’瞬間變得冷若冰霜,我卻不去管她,匆匆往機艙走去。她本身的扯了一個我的胳膊,但被我掙脫了,在師傅旁邊坐了下來。

    師傅正在看書,見我過來頭也沒擡。空姐跟了出來,手裏拿了一個托盤,盤上襯着一塊紅綢,上有放着一瓶茅臺酒和一個酒杯,滿臉堆笑道:“賀老先生要不要來一點酒解解乏?”

    賀老頭平常沒有其他愛好,只是喜歡喝一點酒,尤其喜歡喝茅臺酒。我急忙說道:“我師傅不喜歡喝酒。”

    賀老頭沒有搭理我,只是擡了擡右手,對空姐道:“正好酒隱犯了,給我一小杯就好。”空姐把拖盤放在前面的平臺上,倒了一個滿杯遞了賀老頭。賀老頭接過酒杯,聞了一下,道:“好香的酒,不愧是國酒。”說罷,挼了一把鬍子,一口氣喝乾了。

    空姐豎起大拇指,道:“老爺子好酒量,要不要再來一杯。”

    賀老頭面帶笑容,點點頭,說道:“好,再給我來一杯。”

    空姐又倒了一杯,賀老頭又是一口喝乾,接着又喝了一杯。

    連幹三杯,賀老頭氣‘色’紅潤,殊無異常。我心道,難道是我猜錯了?對空姐道:“我還沒喝過茅臺,看師傅喝得這麼爽,也給我來一杯。”

    空姐臉‘色’有些異常,拒絕道:“這是專‘門’爲賀老爺子準備的,別人可沒這個資格。”說罷,扭頭就要往駕駛艙走去。

    賀老頭突然喝道:“姑娘慢走!”

    賀老頭話音剛落,空姐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手槍,擡手便‘射’。不過,她並沒有扣動扳機,便怔怔地僵在了那裏。我走上前去,發現她身上好幾處都紮了銀針,心道,師傅的神功真是出神入化,找機會要把真本事套出來纔好。

    我邊想去拿空姐手中的槍,沒想到她手勁‘挺’大,我使出吃‘奶’的勁才奪下來。空姐一臉怒容,但無奈,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這時,賀老頭走了過來,我問道:“你是怎麼發現這娘們兒有問題的?”

    賀老頭道:“不是剛纔你告訴我的嗎?”

    我點點頭道:“我剛上飛機的時候就到處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剛纔洗澡的時候,卻發現居然沒有了沐浴‘乳’。我猜測,像這種‘私’人飛,維護應該都是程式化的,不可能忘記灌沐浴‘乳’的。所以,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飛機有問題。於是便出來和你商量對策,沒想到這娘們在‘門’口守着,等我一出來就勾引我,我的猜測進一步得到了確認。剛纔,我還以爲你沒懂我的暗示呢,沒想道師傅給她來了個‘誘’敵深入。”

    賀老頭皺了皺眉頭,道:“怎麼着,你是人‘精’,你師傅就是傻瓜不成?”

    我又道:“師傅,剛纔您那一抹嘴,是不是已經服了解‘藥’了?”

    賀老頭兒看了一動不動的空姐,道:“哼,給我賀普仁下毒,虧你們想得出來,老子研究毒‘藥’的時候,你‘奶’‘奶’還沒出生呢。”

    我粗算了一下,這空姐也就二十歲出頭,她‘奶’‘奶’頂多80歲。這樣算起來,她‘奶’‘奶’出生的時候,賀老頭已經43歲了。賀老頭確實沒有吹牛。看他興志這樣高,我又補拍一句馬屁,道:“師傅,您解毒功夫雖然天下無敵,但我認爲只要聞一下酒就知道是什麼毒‘藥’的識毒功夫更讓人匪夷所思啊。”

    這個馬屁果然拍到了點子上,賀老頭一張老臉樂開了‘花’。正當我準備再接再厲的時候,駕駛艙的‘門’突然打開了,從裏面突然衝出五名荷槍實彈的壯漢,五把槍都瞄準了賀老頭。在這種情況下,賀老頭不可能同時將五人制住,只要一人有時間扣動扳機,要麼就是將賀普仁打死,要麼就是賀普仁躲開,子彈打在飛機上,那麼大家同歸於盡。

    在這千千鈞一發之際,我突然伸手掐住了空姐的脖子,喊道:“把槍放下,否則我立時把她掐死。”說着把身子躲在了空姐的身後,用了三成的力道,她那粉白小臉蛋已經脹紅,幾乎喘不過氣來了。

    這樣一來,局勢立轉,幾個男人拿槍指着賀普仁,眼睛卻看着‘女’人。漸漸得有三個人做出了要繳械的動作,繳械的是三個年輕人,剩下的那兩個年紀都比較大,有四五十歲的樣子,喊道:“‘混’蛋,誰要是敢繳械,老子就斃了誰。”不過,他話剛說完,賀普仁便發動了,甩出十數枚銀針,先將兩個沒繳槍的男人定住。然後又將另外三人定住,這一變化太突然了,那三個人槍都還沒來得及把槍放在地上,便已經不能動了。

    做完這些,賀普仁沒有停下來,立即躥到駕駛艙,隨後又各處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其他人。

    這時,飛機突然顛簸了一下,雖然動靜不是很大,但也足夠讓人心驚‘肉’跳了。那三個年輕人,賀老頭並沒有封住他們的啞‘穴’,便問道:“誰是駕駛員?”

    兩個人沒有反應,另外一個人說道:“剛纔沒繳槍的那兩個人。”

    賀老頭把那兩個剛纔說話的老男人臉上的兩根針拔了,剛纔說話的那個老男人冷哼一聲道:“飛機現在是自動駕駛狀態,如果沒有我來‘操’作,大家遲早同歸於盡。”

    賀普仁想了想,指了指空姐,對我說道:“你把這位小姐抱到機艙後面,只要這裏一有異動,立即將她掐死。”

    在空姐的怒視下,我把她攔腰抱起。自從拜賀普仁爲師之後,我每天按他教給我的導引術練習,氣力大漲,空姐雖然有1米68,但很瘦,也就一百來斤。我把她放到了機艙的最後面,離賀老頭兒他們大概有十來米,他們動作太快也來不及搶救。

    我這邊安排停當之後,賀老頭在兩個老男人輕輕說了兩句話,然後把那三個小夥子的‘穴’道全解了。命令他們把兩個老男人擡到駕駛艙,放到駕駛座位上,又釋放了他們手部的‘穴’位,手也能活動了。然後,他又把三個小夥子叫出來,每個人分別說了幾句話,他說話的時候,小夥子不停的點頭,等他說完之後,小夥子又走進了駕駛艙。

    這一切都妥當之外,賀老頭才舒了一口氣,來到機艙尾部。

    我提醒道:“他們有可能改變航道,停到他們自己的地盤上。”

    賀老頭擺擺手,表示不用擔心,然後在旁邊的一個座位上坐了下來,說道:“那五個人左側腰部都有傷疤,顯然是冥教中人,現在我們該審一審這位漂亮的空中小姐了。”

    事實上,冥教之中只有徐有才的部下才會被摘一隻腎,這幫人又是徐有才的部下,賀老頭以明教代替徐有才,顯然是怕引起我的注意。對此,我只好裝作不知。

    “師傅,你猜剛纔那五個人當中,哪個人跟這小妞有一‘腿’?”我看着空姐漂亮的臉蛋問道。她杏眼圓睜,一臉的憤怒。不過,古人云“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摸’總相宜”,美‘女’如‘花’,無論是哭、是笑、是怒、是瞋、是羞、是惱,都是可愛的。甚至面無表情,支頜走神都是一道風景。

    賀老頭笑道:“是臉上有疤瘌的那位,對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